下书网 > 穿越小说 > 寒门祸害 > 第935章 陈情奏疏
    徐爌回到房间,将门窗关紧,当即便来到书桌前。

    在战场中,第一个时间获取到军情讯息是极其重要,这一点往往能决定双方的胜负。而官场同样如此,早一步得知对手的动向,往往能够后发先至。

    他的恩师徐阶是当朝的次辅,在内阁拥有很大的票拟权,几乎所有的奏疏都要经他之手。而林晧然弹劾的事情,早在昨天他便已经知晓,可谓是获得了第一手的军情。

    虽然那小子踩了狗屎运,年纪轻轻便官居正四品的顺天府丞,但究竟是一个官场新丁。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惹到他徐某人的头上,那小子只能是被他给玩死了。

    徐爌心中早有了应对之策,甚至在昨天晚上的时候,陈情奏疏便已经有了腹稿。只是担心节外生枝,他才没有写到纸上,亦还没有将陈情奏疏准备好。

    现在圣上的口谕已经下达,那他就能够将腹稿光明正大地写下来,将这个麻烦事处理得干干净净,让那小子明白官场远没有他想象般简单。

    “微臣两淮巡盐御史谨奏!”

    徐爌铺好纸笔,提笔便写了开头,嘴角噙着一丝得意的微笑。

    这个毛头小子竟然胆敢弹劾于他,可谓是在以石击卵,当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由于意念通达,很快便将腹稿一气呵成地写在纸上。在写完之后,他还精益求精地仔细地润色了一番,力求将这份奏疏做到最完美。

    接着,他从书架上取下一份空白的奏疏,按着奏疏的格式抄写了一遍。

    只是突然间,他的笔停了下来,眉头微微地蹙起,总觉得这道奏疏还不够完美。

    吱……

    一个老鼠的声音突然从房间传起,放眼望去,却又是一只小灰鼠。只是这只小灰鼠比先前那只敏捷很多,一口叨着地上的一颗干枣,飞窜般地逃回了老鼠洞。

    看到这一幕,徐爌的脑海当即闪过一道灵光,当即明白这道奏疏还缺什么。

    他微微凝神思索片刻,便是提笔在奏疏上直接写下:“微臣任监察御史已逾六载,以清直而闻名,但难免得罪于人。今小错已经铸就,然有人吹毛求疵,实乃有报复之嫌,望圣上明察!”

    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徐爌的脸色浮现灿烂的笑容,对这道陈情奏疏显得极为满意。

    在洗脱自己的同时,更是给那小子狠狠地开涮一番。

    你不是要弹劾于我吗?你不是要揪着我的小毛病不放吗?那很好!老子就指责你“吹毛求疵”和“以公挟私”。

    他将手上的狼毫笔轻轻地放回笔架上,将那一份笔迹未干的奏疏置于一边,然后拿起桌面上的草稿到暖炉中烧成了灰烬。

    在完成一切后,他回到书桌前,将那份晾干的奏疏揣进袖子里面。

    这才轻轻地关上房门,出了家门乘坐那辆不显眼的马车,直接朝着通政使司衙门而去。

    到了通政司衙门口,门前显得很是清静的样子,远不如往年般热闹。

    只是他心里却很是清楚,这不过是暴风雨来临的宁静罢了。侍到他恩师真正开始动手,那这里必然会人满为患,无数的奏疏会送到这里。

    徐爌进入通政司衙门,登记名册,便递交了奏疏。

    从圣上的口谕下达,到他上奏疏陈情,这可谓是神速。

    徐爌交了奏疏之后,却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朝着都察院而去。

    言官系统早已经自成一系,在吃了无数个单打独斗的亏后,他们已经领悟到群战的奥妙,开始团结一心一致对外。

    事实亦是如此,他们这帮监察御史只是区区的正七品官员。只是想要上位的话,那他们就要踩死几个大官员,干的正是得罪大人物的活。

    若是他们不进行抱团的话,当真会死得很惨,根本承受不住大人物的雷霆之怒。

    徐爌到了监察院,当即就找到一些“志同道合”的同僚。他在都察院的资历不算浅,又仗着徐阶得意门生的身份,在监察院中拥有很强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在徐爌的诉苦和鼓动下,有八位监察御史或给事中显得很民愤慨,当即便扬言要“教训”林晧然,一股风浪即将朝着大明最璀璨的新星拍过去。

    夜幕降临,整个北京城亮起了灯火。

    日忠坊,一个胡同的深处,毅然挂着一个“林府”的新牌匾。已经到了晚饭时分,这里的饭厅飘起了一股浓郁的香饭香。

    林晧然负责着北京的治安后,手头上的工作亦是不少,特别下个月初便是会试之期,这期间难免会更容易出现斗殴事件。

    在临下衙的时候,却又发生了一件治安事件。定国公的子侄在东城酒后闹事打人,赵龙领着人过去要将他擒拿,结果反被他仗着人多给打了。

    林晧然并没有前往东城,而是直接乘坐轿子返回家里。跟着以往的习惯般,他回到房间将官服换下来,换上一套士子的便服。

    洗了手后,他来到饭厅前,打算跟等候在这里的虎妞一起用餐。

    虎妞身穿着那一套斗鱼服,手里摆弄着那一把从城隍庙淘回来的青铜剑。经伍掌柜的修复,这把青铜剑已经恢复了昔日的神采,那条纹显得古朴而华美。

    虽然经过岁月的侵蚀,但刀锋还保持得很锋利,这是一把宝剑无疑。

    “哥,今天有你喜欢吃的北京烤鸭哦!”

    虎妞正把玩着手中的青铜剑,看到林晧然从外面进来,当即神采飞扬地脆声道。

    林晧然的目光落到桌面上,果然有一盘香喷喷的北京烤鸭,可谓是色香味俱全。只是面对着这道美食,他却没有太强的食欲。

    咦?

    阿丽就坐在隔壁食桌用餐,却是发现了林晧然的情绪不佳,那双漂亮的眼睛却是疑惑地打量起这个男人,隐隐间竟然透露着一丝关切。

    “哥,给!”

    虎妞自然看出哥哥的脸色不妥,很是乖巧地夹一块烧鸭腿给他,以示安慰和鼓励,那双漂亮的大眼睛还认真地观察着哥哥的反应。

    林晧然勉强一笑,只是眉头仍然紧蹙,显得心事重重的模样,心不在焉地吃着饭菜。

    “哥,是不是因为那个徐爌反过来说你不好,所以你不开心呀?”虎妞是一个藏不住话的人,这最美味的鸭腿送到哥哥面前竟然还是无动于衷,当即便是关心顾询问道。

    在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睛一直认真地盯着林晧然,充满着关切之情,似乎都已经认定就是这一个答案。

    林晧然闻言抬起头,看着虎妞和阿丽等人的反应,不由得哑然失笑,发现她们都误会了。他哪里是在烦心徐爌的事,实质心思还在工作上。( 寒门祸害 http://www.xiashu7.com/0_364/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