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穿越小说 > 寒门祸害 > 第1370章 手腕
    “下官不敢劳烦师兄!只希望事情被曹县丞捅破之时,师兄能够伸以援手,保住下官的声名!”石松拱手进行推辞,然后一脸乞求地道。

    蒙诏却是莞尔一笑,这虽然是推辞之词,但选择在林晧然面前挑明事情的缘由,其实还是希望林晧然能够伸出援手。

    只是换作是他的话,他恐怕亦会这么说。毕竟石松现在身处于泥潭中,林晧然出现在这里,给予他走出泥潭的一个契机。

    “我不会帮你出面对曹县丞进行施压!”林晧然放下茶盏思忖了片刻,却是缓缓地摇头,正是石松感到失望之时,他又是补充道:“这剩下一千两的空缺,我会派人给你填补上!”

    “师兄,这怎么可以?”石松当即大为惊讶地望向林晧然道。他不孝敬这位上官亦就罢了,反倒还让林晧然掏钱,天底下哪有这种荒唐之事。

    “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不过是些铜臭之物!今日相助于你,一是看在我们同门的情谊,二是希望你能够专心造富泰兴百姓,而不是眼睁睁看着曹县丞和张家将泰兴县搞得乌烟瘴气!”林晧然轻轻地摆手,并一本正经地说道。

    石松心中大为撼动,当即从座位上站起来,跪在地上表示效地道:“如此大恩,下官不敢言谢,今后定以钦差大人马首是瞻!”

    “你若是真的感谢于我,便好好地治理一方,让泰兴百姓得以安居乐业。待到下次外察之时,人家知道你是我师弟,师兄亦是脸上有光!”林晧然端起茶盏,认真地说教道。

    “下官谨遵师兄教诲,定竭尽所能将泰兴治理妥当!”石松的眼睛泛起眼花,由衷地为这位师兄的品德所折服,认直地拱手许诺道。

    林晧然轻轻地点头,又是云淡风轻地道:“曹县丞如此胡作非为,且嫌弃贪墨库银,不宜继续在这个位置上!你收集一些实证,上疏弹劾于他吧!”

    石松知道那个他原本感到畏惧的曹县丞的仕途已经到头了,同样深切地感受到这位大人物的可怕,他们这些地方官员的生死当真仅是一念之间。

    只是想到若是除掉曹县丞,那他无疑能够更好地掌控县衙,甚至比较轻松地将张家人清理出县衙,便是兴奋地拱手道:“下官遵命!”

    “起来吧!”

    林晧然对着跪在地上的石松,显得淡淡地说道。

    他深知大明的官员都是读圣贤书出身,初入官场几乎都想要做一个清官。但奈何,这个官场早已经变得乌烟瘴气,致使很多官员不得不身陷其中,最终沦为一个贪得无厌的官员。

    正是这时,一名仆人从外面进来禀告道:“老爷,黄主薄求见!”

    石松听到黄主薄到访,正想要出言拒绝,但话到嘴边却是咽了回去,扭过头小心地望向了林晧然。

    林晧然当即猜到了石知县的小心思,轻轻地呷了一口茶水,便是淡淡地询问道:“这黄主薄跟曹县丞不是一伙的?”

    “不是!他算是中立派,在泰兴有些威望,若是能让……”石松显得吞吞吐吐地道。

    林晧然当即明白他的意图,便是对石松说道:“让他进来吧!”

    仅是一会,黄主薄手里攥着一份邸报,显得极是兴奋地大步走进来道:“县尊大人,邸报到了!果真如传闻一般,前来整顿盐政的正是林文魁,跟你可谓是师出同门!”

    关于整顿盐政的人选早就在扬州府传开,只是这里离京城有数千里之遥,很多消息难免要滞后。现在邸报终于到了泰兴县衙,黄主薄亦是兴致勃勃地汇报这个大好消息。

    林晧然则是饶有兴致地打量这个小老头,却是注意到他跟徐阶竟然有几分相似。不过前者是高高在上的首辅,后者则是小小的正九品主薄,当真是同人不同命。

    咦?

    进来之后,黄主薄发现坐在堂中的是一个公子哥,而知县石松则坐在旁边。如此的坐次,他难免多看了一眼林晧然,便是疑惑地扭头望向了石松。

    若非亲眼所见,他断然不会相信堂堂的知县大人坐在次席,而主席竟然是坐着一个公子哥,只不知这个年轻人是哪位大佬的公子。

    石松将黄主薄的惊讶看在眼里,显得很是自豪地介绍道:“黄主薄,这位便是我的师兄,此次前来两淮负责整顿盐政的钦差左都御史林大人!”

    “下……下官拜见林大人!”黄主薄听到这个身份,当即扑通地跪倒在地上道。

    他的心脏扑通地强烈跳动,刚刚还想要传递林晧然要前来整顿盐政的消息,但想不到知县大人已经跟传闻的大人物坐在这里喝茶聊天了。

    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正九品主薄,跟着林晧然这位正三品的左副都御史有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心里既是激动又是忐忑不安,甚至害怕得脸色微微发白。

    林晧然看着扑通跪在地上的黄主薄,倒没有过于咄咄逼人,而是淡淡地说道:“黄主薄,起来吧!”

    “谢……谢钦差大人!”黄主薄从地上站了起来,又是小心地瞧了一眼林晧然。发现这个年轻人当真不得了,年纪轻轻便宛如一个看不见底的深潭般,不愧是大明近百年最耀眼的奇才。

    黄主薄站到旁边,却是不敢坐下。

    林晧然轻呷了一口茶水,对着黄主薄淡淡地询问道:“本钦差此番是微服私访,并不想将行踪透露出来,还请黄主薄代为保密!”

    “下官谨记,断然不会泄漏半句!”黄主薄急忙又朝向林晧然,并认真地施礼道。

    林晧然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又是抬眼望着黄主薄道:“泰兴县的事情我已经知晓,刚刚子节兄还提及了你,夸你做事妥当,今后还需要继续协助于子节兄!”

    石知县的本意便是想要扯上林晧然这面大旗,现在林晧然这么说,只要黄主薄还想着仕途,便不可能敢跟着他对着干了。

    “石知县谬赞,下官定谨遵钦差大人教诲!”黄主薄感激地望了一眼石松,又是认真地打下保票道。

    到了此时此刻,他知道曹县丞的好日子一去不复返。石松有了这位大人物的支持,曹县丞简单是土鸡瓦狗,而他只能用心协助于石知县,他必定能够摆脱万年主薄的命运。

    林晧然说完这些话后,便是不再吭声,慢悠悠地喝着茶水。

    石松递向了黄主薄一个眼色,黄主薄心知他们还有话要说,便是主动告辞道:“钦差大人,下官不敢叨扰,先行告退了!”

    蒙诏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很是佩服地扭头望向这位老师,并没有运用自身的权威,而是很平和地收拢着人心.

    林晧然轻轻地点头,看着显得眉道:“子节兄,我想要帮我查实一事!”

    “师兄,请说!”石知县的脸色当即凝重,一本正经地询问道。

    林晧然对着林福轻轻地点了点头,林福当即将一小包盐拿了出来,正是从农户那里要到的盐,将它直接送到了石松的手里。

    石松是一个聪明的人,在接过盐看了一看,当即便是极其认真了点了点头。。

    树欲静,风不止。

    有一个衙差从外面匆匆地跑进来,显得慌张地通禀道:“大人,不好了,张家人领着几十号人将我们县衙大门给围住了。”( 寒门祸害 http://www.xiashu7.com/0_364/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