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都市小说 > 神级农场 >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夏若飞的反击
    “不用了,老板!”徐友刚连忙说道,“您给我们的已经太多了……”

    夏若飞笑着摆摆手说道:“这都是你们该得的!这个问题就不要讨论了,再说你也不能替兄弟们做决定啊!回去以后跟他们一起商量一下,有了决定之后告诉我,你们哥几个一起找个风景秀丽的地方放松放松,回来之后我还要用你们呢!”

    徐友刚见夏若飞这么坚决,也只好说道:“行!那谢谢老板了……”

    夏若飞微笑说道:“以后私底下见面的时候,你们就跟雷虎一样,叫我‘夏哥’就好了!”

    “好的,夏哥!”徐友刚说道。

    其实徐友刚的兵龄比夏若飞还长几年,算年龄的话应该也比夏若飞大两三岁,不过他依然叫得十分自然。

    实际上在打电话的时候,虽然被人监听的可能性极小,但徐友刚依然十分谨慎,一般都只称呼夏若飞为“老板”,并且尽量不在电话里交流比较敏感的字眼。

    徐友刚没有在茶楼里呆太久,喝了几杯茶之后,就起身告辞离开。说是后面还要安排调查刘栋的事情,实际上也是不想被有心人注意到他跟夏若飞的接触。

    徐友刚回去之后,将其他几个战友也召集在了一起,把夏若飞的指示传达给了他们,然后重新调整了工作重心——刘浩军和方晨晨那边就不专门安排盯梢了,而是让一个人来专门盯住西湖公馆小区,因为他们想要幽会的,绝大多数情况下,肯定都是来这里的。

    剩余三人则全力调查刘栋的情况。

    当然,大家依然是采用轮流值守的方式,否则留守出租屋的人需要盯着1902室的动静,那基本上24小时都不能休息,就算是铁人也受不了。

    重新安排人手之后,调查也是卓有成效的,徐友刚他们差不多花了一天半左右的时间,就把刘栋的情况摸得很清楚了。

    听雨茶楼。

    徐友刚再次把夏若飞约到了这里来。

    一般的情况在电话里就可以沟通了,但这么多资料,在电话里汇报不清楚,而且还容易泄密,再加上他还需要夏若飞的下一步指示,所以还是选择了出来谈。

    徐友刚一进包厢,就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牛皮纸大信封,双手递给了夏若飞,说道:“夏哥,刘栋的资料基本上都在这里了……”

    夏若飞点点头,伸手接过信封打开来。

    里面有一叠纸质资料,还有几张照片,夏若飞先浏览了一下照片,然后又飞快地看了一遍那些资料。

    思忖片刻,夏若飞问道:“老徐,现在了解了刘栋的这些情况,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徐友刚也是有过思考的,他开口说道:“夏哥,从我们掌握的情况看,刘栋是个性格比较老实的人,而且跟方晨晨是大学同学,当初追求方晨晨的时候就费了很多的心思,婚后方晨晨也一直都是强势的一方,再加上方晨晨最近事业上风生水起,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事业编技术人员,总的来说就是在家庭生活中,他显得有些……窝囊!”

    说到这,徐友刚话锋一转,说道:“不过我觉得这些都是表面现象。”

    夏若飞微微一笑,饶有兴致地说道:“继续往下说!”

    “是!夏哥,我是这么认为的,刘栋之所以对方晨晨千依百顺,主要是因为在乎她,而一旦当他发现自己被妻子背叛,这种爱很可能就会转化为浓烈的恨意,越是老实人,在这种时候可能反应越激烈!”徐友刚说道,“而且,我们还注意到一条可能比较重要的信息……”

    “先别说,让我来猜一下!”夏若飞微笑着说道,“你说的,应该是刘栋的家族背景吧?”

    “是的!”徐友刚说道,“刘栋老家是三山平彰县的,虽然不是什么豪门望族,但家里的宗亲盘根错节,基本上整个镇的人都有七拐八弯的亲戚关系,从小在这种宗族氛围很浓厚的环境下长大,刘栋这个人骨子里肯定是非常传统的,对于妻子出轨这种事情,容忍度一定是极低的!”

    “还有……”徐友刚继续说道,“刘栋虽然是个老实巴交的技术员,但他有个亲戚叫刘达,论辈分刘栋还是刘达的族叔,这个刘达在三山还是很混得开的,早些年就从平彰到市区来混生活,听说很能打,深得老大的器重,这些年赚了不少钱,也开始渐渐洗白了,但这种人不管怎么洗,他骨子里那种混社会的习性是改不了的,如果能让这个刘达介入到这个事情里面来,就很可能把影响力搞大……”

    夏若飞满意地看了徐友刚一眼,说道:“不错啊老徐!就凭手中的有限资料,你能分析出这么多来,不简单哪!”

    徐友刚有些惭愧地说道:“如果不是夏哥提醒我去重点搜集刘栋的情况,我也不可能想到这么多,按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把咱们得到的那些照片、视频一股脑往互联网上一扔,至于成不成就听天由命了……”

    夏若飞哈哈笑道:“对付刘浩军这种人,太过简单的手段不会起什么作用的……”

    说到这,夏若飞一边轻轻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一边说道:“根据你提供的这些资料,我有一些想法,咱们探讨探讨啊……”

    “夏哥您说!”徐友刚连忙说道。

    ……

    半个小时后,徐友刚望向夏若飞的目光充满了敬佩,他比夏若飞先拿到刘栋的资料,而夏若飞仅仅是看了几分钟,居然就设计出了这么一个几乎是天衣无缝的计划来,如果换成他,恐怕想破脑袋也不可能把方方面面的可能性都想到。

    同时,徐友刚心中也生出了一丝寒意,心里暗暗庆幸自己是和夏若飞一伙的,如果是夏若飞的敌人,那真的会是一辈子的噩梦……

    “看着我干嘛?”夏若飞笑着问道,“我说的这些,你都记住了没有?”

    徐友刚回过神来,连忙说道:“记住了,记住了,夏哥,我给您复述一遍!”

    “不用了,记在心里就好了!”夏若飞摆手说道,“具体实施的时候,还可能会有其他的一些突发情况,那就需要你们随机应变了!”

    徐友刚心说基本上能出现的情况都已经被你考虑到了,如果按照你那个计划去实施,出现意外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啊!

    不过他还是恭敬地说道:“我知道了,夏哥!如果没有其他指示,那我就回去准备了!”

    夏若飞微笑点头,说道:“嗯!开始实施的时候,给我来个信儿,说不定我会去瞧瞧热闹……”

    “好的!”徐友刚站起身来,朝夏若飞微微躬身,然后悄无声息地退出了包厢。

    ……

    接下来几天,有时候刘浩军和方晨晨也会利用中午时间到西湖公馆来幽会,不过老周的车子都是停在楼下等着的,所以徐友刚他们并没有轻举妄动,只是搜集到了更多香艳的素材而已。

    直到第三天傍晚,负责监视方晨晨的张爱军传来了消息——方晨晨已经开车从市电视台出来,前往西湖公馆了,而且十分确定的是,方晨晨今晚要在西湖公馆过夜。

    这几天里,徐友刚他们已经找了个几乎,在方晨晨的车里安装了一个微型的窃听器,这种采用高密度锂电池供电的窃听器,可以连续工作一个星期左右,而且只要在信号范围内,就可以随时将声音信号无线传输到接受装置上。

    今天方晨晨在车上给她老公打电话,说今晚要加班录节目,可能会搞到很晚,而且还有一些素材需要连夜整理,所以今天就住在单位了。

    再结合她下班时间还没到,就直接驱车赶往西湖公馆,徐友刚他们自然很容易就做出判断了。

    而且,差不多同一时间,在长平县负责盯刘浩军的王冲也打了电话过来,说刘浩军的车子也已经离开县委大院,看样子是往市区方向来。

    徐友刚和曾亮两人立刻精神一振,等了这么多天,就为了等这对奸-夫-***在西湖公馆过夜啊!

    他们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说道:“开始计划!”

    徐友刚感觉走向了工作台,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高明的导演一样,而刘浩军、方晨晨、刘栋,甚至包括那个刘达,都在自己的要求上开始上演一出好戏。

    准确地说,徐友刚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执行导演——因为真正的总导演,那是根本没有露面,却对事态掌握一清二楚,一直在运筹帷幄的夏若飞。

    ……

    刘栋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着晚餐,四岁的女儿萌萌一个人在客厅用ipad看动画片。

    其实他知道这么小的孩子,看手机、看平板其实非常不好,不但非常容易影响视力,而且对孩子的注意力影响也很大,经常玩手机的小孩,以后注意力会很分散,非常难集中起来。

    但是刘栋也没有办法,他母亲本来一直帮着照顾孩子,可是不久前却心梗发作,虽然发现得及时,而且处理得当,并没有出现生命危险,但身子骨却大受影响,而且医生也特别吩咐老人以后不能过于劳累,不能熬夜。这种情况下刘栋肯定是不能再让老人帮着接送孩子、做饭什么的了。

    而老人住在这里又闲不住,看到什么活儿都想着搭把手,所以刘栋上个礼拜干脆把母亲送到平彰老家去休养了,在老家还有几个兄弟姐妹,老人家也不会没人照顾。

    这样一来,孩子就只能自己带了。

    妻子方晨晨工作又越来越忙,不但每天很晚下班,甚至有的时候还彻夜加班,直接住在单位里头,那照看孩子的重任,也只能落在刘栋身上了。

    他们的女儿萌萌甚至都快忘记妈妈长什么样子了,因为基本上方晨晨回家的时候,萌萌都已经睡了,而她早上一早又赶着出门上班,实际上小家伙可能好多天都见不到妈妈一面。

    今天又是这样,刚刚方晨晨打电话过来,说今晚又要加班到很晚,不回家住了。

    刘栋一边准备晚餐,一边暗暗叹气。

    两人大学刚毕业的时候,生活虽然艰苦,但感情却很好。

    方晨晨是娇气了一些,生活中他也总是让着妻子,但两人的恩爱是毋庸置疑的。

    这几年方晨晨当外采记者,经常风餐露宿的,他也是十分心疼,这几个月方晨晨时来运转,事业上可以说是芝麻开花节节高,从不名一文的小记者到知名女主播的华丽蜕变,仅仅花了几个月时间而已。

    方晨晨事业上越来越成功,收入也越来越高,但刘栋却似乎找不到以前那种感觉了,总觉得跟妻子之间似乎隔了一层膜,两个人仿佛很近,但却始终有着无法逾越的距离。

    甚至在夫妻生活方面,有时候刘栋有这个想法,方晨晨经常都是以工作一天太累为由,直接就拒绝了。

    刘栋有时候甚至想,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当初让方晨晨跟自己一起考到环保局来呢!这年头,专业对不对口也就那么回事,他当初也不是学环保专业的,现在干技术工作不也可以吗?

    这工作是感觉没什么实权,但清闲哪!那么努力工作为了什么?不就是一家人团团圆圆、健健康康的吗?

    就在刘栋思绪万千的时候,他放在灶台边的手机响了一下,收到了一条新的短信。

    刘栋正在炒青菜,这对火候的要求很高,所以他暂时也就没有搭理。

    毕竟现在大家越来越多都是在用微信,短信的使用频率已经非常低了,大多数情况下,收到的短信要么是各种通知信息,什么银行扣款、房贷金额之类的,要么就是各种垃圾短信。

    刘栋把炒好的青菜倒进盘里,又把锅洗干净之后,这才想起来刚刚那条短信,于是他在围裙上擦了擦手,随手拿起手机划开来看了一眼。

    “居然还是彩信……”刘栋自言自语道,“这年头还有人发彩信?”

    彩信的加载需要一点时间,刘栋在等待加载的时候,心里还在想不会又是什么广告海报之类的吧?不过反正在家里用的是流量,所以他也没有直接关闭掉。

    一会儿工夫,彩信加载完了,刘栋点开来看了一眼,整个人顿时如遭雷击一般,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手机屏幕,脸上的表情也已经完全呆滞了……( 神级农场 http://www.xiashu7.com/1_159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