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都市小说 > 神级农场 >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枭雄迟暮
    夏若飞淡淡地说道:“刘部长误会了,我这次过来只是和刘老见个面,至于其他的事情,可不能说得太早,毕竟刘老的病情十分严重,没有人敢打包票的。”

    刘群峰神情微微一滞,他本来也仅仅是客气一句,没想到夏若飞根本不松口。他心里虽然感到了一丝不快,不过在这种时候也不敢表露出来。

    即便他贵为部级领导,在夏若飞面前也没有任何拿捏的本钱。

    这次宋老用自己的座车,还把身边的警卫主管派来贴身保护夏若飞,这已经是非常明显的一种姿态了。

    说白了,刘群峰官再大、刘家势力再强,对于有宋家庇护的夏若飞也没有太多的对付手段,更何况刘老爷子一旦仙去,他们刘家韬光养晦都来不及,哪里还有精力再挑起事端?

    相反,夏若飞倒是有足够的资本拿捏,原因无他,一条就足够了,那就是刘家老爷子的病如今已经回天乏术,这个星球上最牛的专科医生也没有办法挽回他的生命,而夏若飞却极有可能掌握了逆天手段,能够让刘老爷子神奇地恢复。

    对于这一点判断,刘家还是比较有把握的,毕竟当初宋老的病情也不比刘老爷子的轻多少,甚至宋老都已经到了弥留阶段,却被夏若飞从鬼门关硬生生拉了回来,不但如此,而且宋老还越活越硬朗,看样子活到一百岁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这让刘家人又羡慕又嫉妒,面对夏若飞的事情,心情就更加热切了。

    刘群峰目光略一闪烁,就笑着说道:“那是那是……面对这样的病,哪有人敢打包票呢?我也就是希望夏先生能尽力帮帮家父,这也是身为人子的恳求吧!关心则乱,还请夏先生不要见怪。”

    夏若飞对刘群峰打的感情牌无动于衷,他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刘部长,我还是先见见刘老吧!一切等见面之后再说!”

    “好的!我父亲刚刚输完液,现在精神尚可。”刘群峰说道,“夏先生,这边请!”

    说完,刘群峰亲自带路,领着夏若飞和方仲铭走进了楼内。

    这栋楼外观上看起来十分普通,不过楼房周围密布的岗哨以及进门时严密的警戒线,已经显示出它的不一般了。

    这栋楼在301医院被称为“南楼”,是专门接待一些重要病人的,而且还有不少离休的老首长常年在此休养。

    刘家老爷子退休之前的级别和宋老是一样的,所以他自然也能享受到最高等级的医疗保障。

    刘老的病房位于南楼的第6层,最北边的一个大套房,除了宽敞的病房之外,还有几个附属的房间,身边的工作人员、护工之类的,都能住在套房里,方便为首长服务。

    刘群峰带着夏若飞和方仲铭乘坐电梯来到六楼的病房门口,夏若飞就站住了脚步,望着刘群峰说道:“刘部长,我希望和刘老的会面是没有任何人打扰的,这个没问题吧?”

    刘群峰犹豫了一下,说道:“夏先生,我父亲的病情比较严重,平时都有医生在旁边值守的,就是为了防止出现突发情况……”

    夏若飞有些不客气地打断了刘群峰的话,说道:“有我在,不会有什么突发情况的,如果连这点都有所怀疑,我想刘家又何必请我来呢?”

    刘家请他来,就是为了救命的。若是谈话过程中病情出现突变夏若飞都处理不了,又谈何攻克病魔呢?

    道理很简单,刘群峰自然也不会不懂,他略一沉吟就点头说道:“我会让所有人都撤出来的。”

    夏若飞微微点了点头。

    刘群峰说道:“夏先生,请稍等片刻,我去看看我父亲的情况。”

    说完,刘群峰就朝夏若飞和方仲铭两人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

    一会儿工夫,刘群峰带着几个医护人员鱼贯走出了病房,他对夏若飞说道:“夏先生,请进吧!”

    夏若飞微微点头,把目光投向了方仲铭。

    方仲铭淡淡地说道:“夏先生放心,我会一直守在门口,不让无关人员靠近的。”

    刘群峰脸上的肌肉微微抖动了一下——合着他作为刘老爷子的亲儿子,倒是成了无关人员了?

    刘群峰心中是有些不爽的,不过多年的官场历练早已让他喜怒不形于色,他就如同没有听到一样,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径直走到旁边的长条椅上坐了下来。

    夏若飞推开病房门,迈步走了进去。

    病房里布置得十分温馨,而且空气中也几乎闻不到医院里常见的那种消毒水的味道;窗帘开了一半,午后的阳光洒在窗台上的一盆绿植上,显得生机勃勃。

    病床上,一位形容枯槁的老人静静地躺着。

    夏若飞走进房间的时候,那位老人的目光就落在了夏若飞身上。

    而夏若飞也没有回避,而是直接迎上了他的目光。

    夏若飞可以看到,这位穿着病号服的干瘦老人脸色呈病态的蜡黄,一头白发显得十分的稀疏,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个病入膏肓,一阵风就能吹倒的普通老人。

    不过枭雄虽然迟暮,那眼神却依然带着一股子锋锐,浑浊的眼球迸发出的精芒,仿佛能看透人的内心一般。

    两人的目光相交,老人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笑容,有些虚弱地说道:“夏先生,请坐。”

    夏若飞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淡笑,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到了病床前,微微躬了躬身子,说道:“刘老,您好!”

    然后他在病床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目光投向了躺在床上的刘老。

    刘老眼中的锋芒收敛了回去,带着一丝笑意打量了夏若飞一会儿,然后才问道:“听说你想单独跟我见一面?”

    夏若飞不卑不亢地说道:“刘老曾经立下赫赫战功,身为一名曾经的军人,我对刘老也十分敬仰,只是一直无缘得见,这次也是借此机会,完成自己的一个夙愿。”

    刘老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容,说道:“曾经的虎将,如今却是上不了马,拿不动枪,就连走路都费劲啰!”

    说完,刘老又望着夏若飞,说道:“有时候我真羡慕老宋,能结识到你这样的奇人……其实关于我的治疗,我的那些子女晚辈们也是有分歧的,有的人把你当成了救命稻草,主张竭尽全力把你请来为我进行治疗;也有一部分人认为那都是以讹传讹,根本没有科学依据,他们更希望我能出国治疗,让这把老骨头再多苟延残喘一段时间……”

    也许是一口气说了太多的话,刘老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他大口地吸了几口气,然后继续说道:“从你进门的那一刻起,我就坚信,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够治好我的病,那一定就是你!”

    夏若飞淡淡地说道:“刘老谬赞了,我也仅仅是略同医术,还不至于狂妄到能够治好任何病症。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有些病即便是我,也同样无能为力的。”

    刘老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问道:“那我是有缘人吗?”

    有意思的是,他并没有问自己的病算不算“不死病”,而是直接问自己算不算“有缘人”,显然他已经认定只要夏若飞愿意出手,那他的病就死不了。

    而夏若飞愿不愿意出手为他治疗,自然取决于他是不是“有缘人”了。

    夏若飞露出了思忖的神色。

    刘老看在眼里,也没有急着得到答案,反而是闲聊一般地说道:“我和老宋也算是老战友了,我们年龄相仿,不过他入伍比我早……那一年打平川县城,我所在的团负责侧翼掩护,而老宋和老高所在团则是主攻团,我们三个人曾经在一个连队服役过,那场战斗结束之后,我才知道,老宋在战斗中这里被子弹击中……”

    说到这,刘老指了指自己胸口的位置,继续说道:“而且是大口径的机枪子弹,甚至都形成了贯通伤,当场就休克了,是老高拼死把他背下来的。大家都以为他活不成了,结果到了野战医院一检查,发现居然没有伤到主要内脏,当然即便是如此,情况也非常危险,因为那么大的伤口很容易感染,而且从前线下来他流失了大量的鲜血。因此……手术过后他足足昏迷了六天,最后才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你说……这老家伙的命是不是够硬的?”

    夏若飞听得挺过瘾的,这事儿他听宋老提过,不过却没有说的这么详细。

    夏若飞点了点头说道:“宋爷爷运气是挺好的。”

    刘老听了夏若飞“宋爷爷”这个称呼,眼中精芒微微一闪,随后又笑了笑说道:“这老家伙休养了几个月之后,居然又活蹦乱跳恢复了过来,这次战斗也让他赚了个一等功,而且不久就调到了我们团来。后来他当上了参谋长,而我则是副团长。从那开始,我们两个人就竞争不断……”

    夏若飞静静地听着,没有去打扰这位老人的回忆。

    刘老继续说道:“后来他当上了团长,而我竞争失败,去了另一个团当政委……以后的几十年里,我们工作经常有交集,可以说是斗了大半辈子啊!没想到临了,这老家伙还活得有滋有味儿的,而我……却是病入膏肓了……”

    说到这,刘老不禁露出了一丝感慨之色,他见夏若飞没有说话,突然问道:“小夏,你知道老宋这个人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吗?”

    “什么?”夏若飞下意识地问道。

    刘老微笑着说道:“他太正直了!”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首长,我可不认为这是什么毛病。”

    “刚过易折!”刘老说道,“老宋这个人一直都是这样,眼里揉不得沙子!否则以他的能力,说不定还能达到更高的高度!也正是因为他的臭脾气,所以他这一辈子树敌不少。宋家现在是如日中天,不过盯着他们的势力也绝不在少数,老宋这棵大树要是倒了,宋家的情况一定会比刘家失去我这个老家伙要困难数倍!”

    夏若飞问道:“刘老,您说的这些,似乎跟我没什么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呢?”刘老笑呵呵地说道,“我听群峰说了,这老家伙还专门派了自己在座车,以及他的警卫主管,亲自把你送过来。他这是想干嘛?向我示威吗?”

    “您误会了。”夏若飞说道,“宋爷爷只是对我比较关心……”

    刘老摆了摆手,说道:“小夏,我对这老家伙太了解了,他肚子里有几根蛔虫我都一清二楚!不过也难怪他得意,听人说这家伙越活越年轻了,而我却躺在病床上等死。所以我们之间的争斗,终归还是他赢了我,活得久就是最大的胜利啊!”

    刘老一边感慨,一边还摇着头,露出了自嘲的笑容来。

    接着,他又说道:“小夏,老宋对你的关照已经是摆在明面上了,京城大大小小的家族、势力估计都非常清楚。在外人看来,你和老宋,和整个宋家,就是一体的。那么,宋家的那些敌人……恐怕对你也……”

    “怎么会没关系呢?”刘老笑呵呵地说道,“我听群峰说了,这老家伙还专门派了自己在座车,以及他的警卫主管,亲自把你送过来。他这是想干嘛?向我示威吗?”

    “您误会了。”夏若飞说道,“宋爷爷只是对我比较关心……”

    刘老摆了摆手,说道:“小夏,我对这老家伙太了解了,他肚子里有几根蛔虫我都一清二楚!不过也难怪他得意,听人说这家伙越活越年轻了,而我却躺在病床上等死。所以我们之间的争斗,终归还是他赢了我,活得久就是最大的胜利啊!”

    刘老一边感慨,一边还摇着头,露出了自嘲的笑容来。

    接着,他又说道:“小夏,老宋对你的关照已经是摆在明面上了,京城大大小小的家族、势力估计都非常清楚。在外人看来,你和老宋,和整个宋家,就是一体的。那么,宋家的那些敌人……恐怕对你也……”( 神级农场 http://www.xiashu7.com/1_159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