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都市小说 > 神级农场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手段用尽
    说完这番话,夏若飞就微笑着迎上了刘老那有些锐利的目光,脸上的神色平静如常,并没有因为老爷子爆出的惊人气势而有任何的拘谨或者不安。

    其实夏若飞还有一句潜台词并没有说出来

    ——从某种意义上说,刘家同样也是宋家的敌人,按照刘老爷子的理论的话,刘家也应该十分敌视夏若飞才是,那么自己若是救治了刘老爷子,那岂不是凭空给敌人的实力加强一大截?凭什么?就凭老爷子空口白话?他又不是傻子。

    刘老爷子眼中的锋芒很快就隐去了,脸上也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显然,他也没有天真到自己能够简简单单就说动夏若飞,但是他也知道,夏若飞今天愿意过来跟他见个面,就说明事情还存在转圜的余地,否则夏若飞根本必要多此一举。

    刘老爷子望着夏若飞,说道:“小夏,听说浩凡在你这边吃了个暗亏?”

    夏若飞扬了扬眉毛说道:“刘老,吃亏谈不上吧!就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令孙拍下那块地之后,又对地块的发展前景不怎么看好,所以低价转让给我们了,这在地产行业应该是很正常的操作啊!”

    刘老爷子眼中露出了一丝笑意,说道:“真的这么简单吗?那块地莫名其妙的闹鬼,你应该不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夏若飞一脸无辜地摊了摊手,说道:“我还真不太清楚,这种玄学的东西我哪里懂啊?不过听说勇军大哥他们倒真是请了港岛著名的风水大师过来帮忙布置了一番,可能人家水平比较高吧!令孙估计是没找对人?”

    刘老爷子一脸无语的表情——凭借刘家的情报能力,怎么会查不出港岛风水大师徐朗到底有没有在这件事情里发挥作用呢?

    不过刘老爷子显然也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纠缠,洒脱地摆了摆手说道:“无所谓了,一块地而已!浩凡这小子一向眼高于顶,多碰碰壁也能磨炼他的心性!说起来我还真要感谢你呢!”

    “刘老客气了,感谢我可担不起,毕竟我也做什么。”夏若飞的回答滴水不漏。

    就在这时,刘老爷子突然问道:“小夏,我们家浩军在三山出了一些事情,这件事跟你有关系吧!”

    刘老爷子说完,目光就死死地锁定夏若飞,想要从夏若飞脸上的细微表情变化发现一点端倪。

    实际上刘浩军的事情闹得这么大,刘家自然是倾尽全力去进行了一番调查,而当初夏若飞的安排实在是太缜密了,刘家并没有查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可以说这件事情就是一桩无头公案。

    不过刘家内部也有人分析,这件事情恐怕夏若飞脱不了干系,当然,这样的判断主要是从动机出发的,毕竟夏若飞、吴丽倩乃至刘浩军之间的关系以及发生的一些事情,是根本瞒不过刘家的。

    那件事情之后,获利最大的无疑就是吴丽倩了。

    因此,刘老爷子也是想利用这次机会,来一个突然袭击,只要夏若飞的心性稍微不坚定,就很有可能露出破绽。

    以刘老爷子跟夏若飞这短短一会儿的接触,他其实也没抱太大的希望,毕竟夏若飞之前的应对实在是太严密了,而且根本不像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那稳当劲儿在刘老爷子看来,恐怕都不输他的儿子刘群峰等人了。

    然而,刘老爷子万万没想到的是,夏若飞居然并没有矢口否认,反而是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反问道:“但你们并没有证据,对吗?”

    刘老爷子一下子愣住了,他眼中锋芒大盛,双目紧盯着夏若飞的眼睛,而夏若飞也没有丝毫退避,平静地和刘老爷子对视。

    刘老爷子淡淡地说道:“这么说,你是承认了?”

    夏若飞耸了耸肩说道:“刘老,您听错了吧?我承认什么了?我只是说您刚才的那番话纯属臆测,根本没有任何证据,不是吗?”

    “有区别吗?”刘老爷子的声音变得有些阴沉,“小夏,说实话我挺佩服你的胆量的,敢当着我的面亲口承认这件事情……你知不知道,浩军是我们刘家重点培养的第三代子弟?他的政治生命在这次事件中几乎已经宣告终结了!”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刘浩军的事情我倒是在网络上有过一些了解,我只想说: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啊!这样不成器的子弟,就算强行扶上高位,将来还不是一样会成为你们家族的一颗定时炸弹?如果到那个时候再引爆,恐怕伤害会大得多吧!”

    刘老爷子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个弧度,望着夏若飞的眼睛,问道:“小夏,你是不是觉得这里只有你我二人,你说什么话都不会留下任何把柄?你也把我们刘家想得有些简单了吧?”

    夏若飞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他笑吟吟地问道:“刘老,您是想说我身后五点钟方向和七点钟方向的两个隐藏摄像头吗?哦对了,还有您床头右侧半米位置的一个录音装置?如果仅仅只是这些,其实你们刘家也真的谈不上太复杂啊!”

    刘老爷子终于动容了。

    上午在接到吕主任电话之后,刘家就安排顶尖的情报专家在病房里进行了一番布置。

    夏若飞明确提出要和刘老爷子单独会面,但出于多方面的考虑,刘家还是决定更要把会面的全过程录制下来。

    这也是刘老爷子主动要求的,他当时就想要拿刘浩军这件事情做文章,一旦夏若飞亲口承认了的话,那么录音录像自然就会成为证据。

    到时候不但刘家对付夏若飞就有了法理上的合理性,他们甚至还可以光明正大地将事情交给公安机关来处理,毕竟夏若飞当时命令老兵们对刘浩军进行了全面监控,甚至还进入家中布置了摄录设备,这些显然都是违法的。

    刘老爷子没想到的是,前面一直都滴水不漏的夏若飞,在刘浩军的问题上居然连犹豫一下都没有,直接就承认了。

    而且更让刘老爷子震惊的是,夏若飞对于这个病房内临时加装的那些小玩意儿竟然了如指掌,连它们的具体位置、功能都一清二楚。

    这些都是临时布置的,而且布置完之后情报专家就留在了不远处的一个空病房里,操作信号接收设备,在此期间根本没有办法跟外界联系,所以消息从刘家这边泄露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唯一的可能,就是夏若飞在进入病房之后,自己发现了这些摄录设备的存在。

    可是夏若飞从进门到现在,眼睛也没有四处看,甚至进门之后就直接坐在了床边的凳子上,也根本看不到身后的情况。

    但他却偏偏能够如此准确地说出摄像头的位置来。

    这让刘老爷子有些措手不及。

    而且他也清楚,既然夏若飞敢说那些话,就说明夏若飞有绝对把握让那些摄录装备完全无法发挥作用。

    这手段,就有些神乎其神了……

    实际上,刘老爷子根本不知道,这对夏若飞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

    他进门的时候就用精神力对整间病房进行了全面的检查——毕竟刘家对他是隐隐存着敌意的,他不可能掉以轻心。

    而查到摄像头、录音设备的存在之后,夏若飞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是不动声色地跟刘老爷子周旋。

    他唯一做的一件事情就是,随手布置了一个隔音结界,把他和刘老爷子都包在这个结界的范围内。

    这样一来,床头的录音设备自然就录不到任何声音了,而他身后的摄像头也不可能拍到他的正面,解读唇语之类的可能性也就不存在了,至于拍到他的背影,却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的。

    不仅如此,隔音结界可以完全隔绝,让结界内的声音一丝都传不出来,这样即便是有人在隔壁房间用特殊的装备贴着墙壁录音,也不可能采集到一丁点儿声音。

    刘家想要通过这次会面留下一些证据,注定是要做无用功的。

    所以,夏若飞甚至是带着一丝促狭,故意在刘老爷子提出刘浩军的问题时,没有像之前一样矢口否认,反倒是变相承认了下来。

    只要不留下证据,夏若飞并不担心刘家知道了这件事情是他策划的——今天过来无非就是两种结果,第一,他放手不管,那刘老爷子就时日无多了,失去顶梁柱的刘家想要对付他也是力不从心;第二,他介入治疗,那么一切就是按照他的计划在进行,到时候刘家就已经对他没有任何威胁了,刘老爷子也绝对不会为了刘浩军就鱼死网破。

    所以夏若飞看似很轻易就承认了那件事,但实际上他来之前就已经在脑子里预演过无数遍了,对于刘老爷子可能做出的反应,他都有了预判。

    刘老爷子愣了半晌,终于露出了一丝苦笑:“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刘老过奖了,我只是比较谨小慎微而已。”夏若飞微笑着说道。

    刘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疲惫,说道:“小夏,看来我真是小瞧你了……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再藏着掖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不妨摊开来讲吧!说说你的条件?”

    刘老爷子很清楚,夏若飞既然愿意见面,那就说明还有得谈,而且夏若飞肯定是会有自己的条件的,无非就是讨价还价而已。

    既然所有办法都尝试过了,依然没有效果,那就不如干脆摆开车马来谈价码。

    夏若飞也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说实话他真正见到刘老爷子之后,对这位曾经功勋卓著的老人印象并不差,虽然今天不出所料使用了一些话术以及手段,但总体来说并不会像他来之前脑子里的那个人物画像一样阴翳狠辣。

    相反,也许是因为即将走到人生终点,这位老爷子给他的感觉还有些洒脱,即便不如宋老那样一身正气,但至少也算是拿得起放得下。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刘老,说是条件也谈不上,毕竟您的病情还是比较复杂的,我能不能治疗都还两说呢……”

    刘老摆摆手说道:“这些就不必说了,如果你都治不好,那别人也不会有任何办法,所以对我来说结果都是一样的,还是说说你的条件吧!”

    “首长爽快!”夏若飞竖了竖大拇指说道:“我可以试着为您进行治疗,不过来之前我了解过您的病情,想要短时间内完全康复,可能性并不大,即便我能通过中医手段控制病情,恐怕也是需要长期服药……”

    刘老爷子目光微微一凝,他其实早已经想到了这一点,不管夏若飞有没有把握,恐怕都不会轻易就完全治好他的,因为只有这样,刘家才会一直都被掣肘,而夏若飞也才会立于不败之地。

    所以,夏若飞这番话的真假,根本毫无意义。

    刘老爷子自然也不会纠结这些,他微笑道:“好死不如赖活着,能多看看这个世界总是好的……”

    “您有这个心理准备就好。”夏若飞微笑着说道。

    “小夏,请你出手治疗,这诊金恐怕不会太便宜吧?”刘老爷子淡淡地问道。

    夏若飞微笑道:“刘家在华东地区有一家制药厂……”

    没等他说完,刘老爷子就直接说道:“没问题,三天之内,制药厂会过户到桃源公司名下!”

    夏若飞想过刘老爷子会答应,但却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爽快。

    要知道,刘家的这个制药厂,规模可不是桃源制药厂可以比的,准确地说,这应该是一个制药集团,在华东几个省范围内有多家分厂。

    每一家分厂的规模都是桃源制药厂的数倍,算上制药厂中那些昂贵的进口设备,以及地皮的价值,这一家制药集团,整体价值恐怕比如今的桃源公司还要高。

    夏若飞在去见宋老之前,就分析过刘家的情况,对于刘家的制药厂也是志在必得,因为一旦拿下制药厂,只要稍加改造,就能立刻改为生产养心汤和玉肌膏。

    而且届时这两种供不应求的产品的产能都能至少提高十倍!

    刘老爷子淡淡地说道:“小夏,你有什么条件还是一口气说完吧!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不用浪费我们太多时间……”( 神级农场 http://www.xiashu7.com/1_159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