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都市小说 > 神级农场 >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达成共识
    规模至少十几个亿的制药集团,在刘老爷子看来却只是细枝末节的问题。

    实际上但凡是涉及到钱的问题,在刘老爷子眼中就根本不算问题,更何况这个制药集团在刘家的产业当中也算不上是最重要的,虽然每年能产生可观的效益,但却并非刘家产业的主营方向。

    直接舍弃掉虽然有点心疼,但却不至于伤筋动骨。

    只要能保住性命,别说一个制药集团了,就算是把刘家主营的产业割出一部分来,刘老爷子也是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

    他更关心的,并非这些经济利益上的事情。

    夏若飞想了想,试探性地说道:“刘老,您和宋爷爷也是老战友,彼此之间有这么多年的交情,这次来之前宋爷爷也一直在劝我,让我尽量在能力范围内为您治疗……”

    刘老笑呵呵地摆了摆手,说道:“小夏,我对老宋那个老家伙太了解了,他是不可能说这种话的,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耍小聪明了!”

    夏若飞不禁有些尴尬。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也许你的敌人反而是最了解你的人。

    虽然这话套用在宋老和刘老身上不太合适,因为两位老人可不仅仅是敌对的关系,但也能从某个角度诠释刘老和宋老的关系。

    夏若飞说道:“刘老,宋爷爷是比较尊重我的意见,所以也不想影响我的决定。不过他的确说过,如果您老人家这次有个三长两短,他心里头也会空落落的,很不是滋味!”

    “这话倒像是老宋说的!”刘老哈哈一笑说道,紧接着又注视着夏若飞的眼睛,说道,“小夏,我知道你想什么……不过,那是不可能的!”

    夏若飞微微皱眉,说道:“为什么呢?刘老,你们刘家和宋家都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如果两家联合起来,那就是强强联手,我想对于你们两家都是有好处的吧!”

    夏若飞刚才虽然没有明说出来,但刘老爷子显然是已经猜到了,夏若飞是希望刘家能够和宋家化敌为友。

    当然,刘老爷子几乎是不假思索就拒绝了。

    听了夏若飞的这番话,刘老爷子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说道:“小夏,这里面有十分复杂的原因,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楚的……”

    “那您就长话短说呗!”夏若飞说道,“有我在这里,您的身体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咱们有很多时间。”

    说完,夏若飞还走上前去,在刘老爷子身上几个穴位处轻轻揉捏了几下,顺便输入了一小股真气,去刺激这几个穴位。

    刘老爷子顿时感觉到一股股暖流在经脉流动着,原本被病魔折磨得虚弱无比的身子,似乎一下子轻快了许多,感觉身上都有力量了。

    饶是刘老爷子经历过许多的大风大浪,但在此时也依然忍不住有些失态,脸上震惊的神情久久没有消散。

    半晌,刘老爷子才喃喃地说道:“这……这是真正的回春妙手啊!小夏,我现在对你的治疗手段已经越来越有信心了……”

    夏若飞刚才没有用针,也没有用药,光靠徒手的穴位按摩,居然有如此奇效,这让刘老爷子大开眼界,同时也生出了强烈的生之希望。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这只是雕虫小技,治标不治本的……通过适当的按压刺激特定穴位,能够激发您身体的潜能,让您感觉到精神变得比以前好一些,但效果也仅此而已,并不能对您的病情有什么帮助!”

    “这已经很神奇了!”刘老爷子感叹道,“查出这个病之后,我就从来没有感觉到像现在这样浑身充满力量……”

    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刘老,您还是先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吧?刚才您说刘宋两家不可能结盟,到底是有什么顾忌呢?”

    刘老爷子精神变好之后,似乎心情也好了很多,他说道:“小夏,政治这个东西实在是太复杂了,没有一个非黑即白的标准。你知道,我们两家已经斗了这么多年了,彼此之间虽然没有什么血海深仇,但结下的梁子可是数都数不清了。我跟老宋可以相逢一笑泯恩仇,但我们的子女呢?孙子辈呢?还有庞大的家族成员,以及和我们家族关系密切的势力、盟友……这些人都跟宋家不是一条道的,尤其是我们的盟友们,基本上都是跟宋家有一定过节的,刘宋两家结盟,我们的那些盟友又该置于何地?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

    夏若飞闻言点了点头,虽然他并不是特别了解大家族之间的事情,但听了刘老爷子这番话之后,他还是隐隐有所启发的,也知道的确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刘老爷子笑了笑,继续说道:“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原因。”

    “哦?什么原因?”夏若飞有些好奇地问道。

    “你刚才也说了,我们刘家和他们宋家都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刘老爷子说道,“现在我们两家彼此谁都不服谁,互相之间斗来斗去,反倒是相对安全的。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刘家和宋家真的结盟了,那么这个联盟的影响力是不是太恐怖了?甚至于会凌驾于国家之上了!你觉得,这样的联盟有可能存在下去吗?”

    说到这,刘老爷子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目光投在了夏若飞的脸上。

    夏若飞闻言也不禁心中微微一凛,刘老爷子这番话才算是真正说到了点子上,之前说的那些原因恐怕都不是主因,唯有这一点,才是真正切到了要害。

    夏若飞默默地点了点头,他的确已经认同刘老爷子的说法了。

    不过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次过来之前,他实际上已经想好了要些什么,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促成刘家与宋家的联合,现在看来这一点还真是难以实现。或者说,是他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想到这,夏若飞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来。

    刘老爷子说道:“小夏,你提的这个条件我肯定是无法做到的,如果在这一点上没有转圜的余地,那我这把老骨头就只能躺在这里等死了……”

    刘老爷子这就是把话给说死了,他宁可病重不治,也不能让家族处于极度危险之中。

    跟宋家结盟,对刘家来说就是一个风险巨大的赌博。刘老爷子显然并不愿意赌上自己的家族,因为他已经知道,真要按夏若飞说的那样,赌输的可能性是极大的。

    夏若飞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当我没说吧!”

    刘老爷子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小夏,结盟肯定是做不到的。我最多能够答应你,从今往后只要宋家不主动挑衅,我们刘家也不会故意针对宋家进行斗争;另外,宋家和其他势力的冲突中,我们刘家会保持绝对中立!”

    夏若飞微微点头,说道:“行!那就一言为定!”

    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写什么合约的,因为根本没有法律效力,即便有合约,也不会有任何约束作用。所以,在这个时候,夏若飞也只能选择相信刘老爷子不会出尔反尔。

    当然,更重要的是,夏若飞随时都拥有反制的手段,倒也不怕刘家出尔反尔。

    刘老爷子微微一笑,说道:“说说你的其他条件吧!”

    夏若飞耸了耸肩,说道:“没了,就这些啊!”

    “没了?”刘老爷子露出了十分意外的神色,问道,“真的就这么简单?”

    夏若飞摊了摊手,说道:“实际上我给宋爷爷治疗的时候,是分文不取的。您这可是相当于一下子付出了十几个亿的诊金,这还不够高的?”

    夏若飞如果不是为了减少一些麻烦,可能都不会考虑过来见刘老爷子一面就直接拒绝了。在他心目中,刘老和宋老的地位显然是截然不同的,所以他才会收取一家完整的制药集团作为诊金。

    刘老爷子哈哈一笑,说道:“十几个亿算什么?如果不是你,我就算是一百亿、一千亿撒出去,也没法救回我这条老命!老宋这家伙运气是真不错!当年那样的伤都没死,临老了又能遇到你这样的奇人……”

    夏若飞淡淡一笑说道:“您谬赞了,我可算不上什么奇人。”

    说完,夏若飞站起身来说道:“那好吧!刘老,今天的会面非常开心,那我就先告辞了,过几天我会如约前来为您治疗的。”

    刘老爷子见夏若飞突然就要走,忍不住说道:“小夏,你……能不能先给我开点儿药?这病疼起来是真要命啊!感觉全身都像是被蚂蚁在噬咬一样,五脏六腑没有一个地方不疼的……”

    现在想起来那种感觉,刘老爷子依然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因为那实在是太痛了,以至于他这样从血与火的战场上生存下来的老兵,都会忍不住痛的失声叫出来,只能依靠止痛药来保证一定的睡眠时间。

    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几天时间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而且这几天我都在京城,真的病情出现恶化的情况,直接给我打电话就好了,我一定第一时间赶过来……”

    刘老爷子知道,夏若飞在没有见到真金白银之前,是不会出手的,毕竟刘家和夏若飞的这次合作,更像是一笔交易——既然是交易,那自然不存在说钱都没到位的情况下,就先把货给发出去了。

    即便如此,他还是忍不住问道:“那……那你刚才那种舒筋活络的推拿,能不能再来几下?我感觉你按摩过后,浑身都舒服多了……”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行啊!就当是附送的赠品吧!”

    说完,夏若飞笑呵呵地走到刘老爷子面前,伸手准确地找到几个穴位,一边轻轻按压,一边分出一小缕真气透了进去……

    几分钟之后,夏若飞推开病房的门走了出来,朝着门口的方仲铭微微点了点头。

    坐在旁边长条椅上的刘群峰见状立刻站起身来,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来。

    夏若飞朝刘群峰微微一笑,说道:“刘部长,那我就先告辞了!”

    刘群峰愣了一下,他也看不出来到底夏若飞和他父亲在病房里谈了什么,到底有没有达成共识。

    就在这一愣神的工夫,夏若飞已经朝方仲铭摆了摆头,迈步朝着电梯口的方向走去。

    刘群峰下意识地叫道:“夏先……”

    “群峰!”病房里传来了刘老爷子的声音,“你进来一下!”

    “好的!”刘群峰连忙应道。

    他又看了一眼夏若飞的背影,然后才带着满腹的疑问快步走进了病房。

    “爸,他答应了吗?”刘群峰一进屋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刘老爷子却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淡淡地说道:“你先去那边房间看看,上午他们安装的设备有没有录下什么内容来。”

    刘群峰即便是满心的疑窦,也不敢追问自己的父亲,只能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然后又离开了病房。

    过了一小会儿,刘群峰带着一丝古怪的神色回到了病房。

    刘老爷子看到自己儿子的脸色,心中就猜到了几分,他淡淡地问道:“是不是什么都没录到?”

    刘群峰微微皱着眉头说道:“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就是……没有任何声音,而且……两个摄像头拍到的画面也非常模糊,就好像光线扭曲了一样,画面中您的嘴型都完全看不到,姓夏的小子背对着摄像头,更是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

    实际上这就是阵法结界的效果了,夏若飞并没有刻意去做更多的防范,但刘家安排的摄录装置却成了瞎子聋子。

    刘老爷子其实早有所料,闻言也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刘群峰自言自语道:“这也太奇怪了……上午调试过好几遍了,都是好好的呀!而且……我查看了一下,在那个姓夏的小子进门之前,声音和画面都是正常的,但他到这边坐下之后,画面一下子就变糊了,而且自始至终都有录到一些环境音,就是没有你们两人谈话的声音。”

    夏若飞并没有对录音装置做什么,他只是在自己和刘老爷子这个小范围内设置了一个隔音的结界而已,所以那录音装置依然可以录到一些诸如窗外鸟叫声之类的环境音,但却录不到两人说话的声音。

    这在刘群峰看来就完全无法理解了,除非刚才夏若飞跟刘老爷子两个人一言不发,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坐了将近半个小时。

    可是这也太荒谬了!刘群峰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刘老爷子淡淡地说道:“群峰,不要纠结这些小事了……你去把在京的家族核心成员都叫过来,我有话要说!”( 神级农场 http://www.xiashu7.com/1_159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