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都市小说 > 神级农场 >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争分夺秒
    “我一定会的,宋爷爷您放宽心。”夏若飞说道,“到了三山,有任何情况,我会第一时间向您汇报的!”

    “好,随时保持联系!”宋老说道。

    接着宋老又问了一句:“对了若飞,你要临时离京,刘家那边什么反应?”

    夏若飞嗤笑道:“刘群峰心不甘情不愿,还酸溜溜地说了一些怪我,被我给怼回去了!我说了,他们刘家要是觉得吃亏了,诊金我如数奉还,治疗的事情就此作罢!前面一个星期的治疗就算是我白送给他们的!”

    宋老闻言不禁哈哈笑了起来,说道:“怼得好!真要那样的话,刘家的诊金不要也罢!我们这边随时做好跟他们重启战端的准备,反正斗了这么多年,我们宋家也没吃过什么亏!还怕他不成?”

    “宋爷爷,刘家也就是发发牢骚,现在刘老爷子的治疗渐入佳境,他们不敢半途而废的。”夏若飞笑着说道。

    “你说的也是!不过老刘那家伙虽然老奸巨猾了一些,但还是比较大气的。”宋老说道,“估计这是他那个儿子的个人态度,那个刘群峰……格局还是小了些……”

    刘群峰堂堂部级领导,在宋老眼中也只不过是个格局一般的晚辈罢了,而且在宋老看来,刘群峰的前途也基本上止步于此了,格局决定高度,他和宋启明相比,还是差了不少的。

    一想到宋启明,宋老又觉得一阵揪心。

    宋启明虽然不是他的嫡亲后代,但感情上却和宋家嫡系是一样的,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在个人发展方面,宋启明也是后劲十足,如今在宋家也仅次于在湘南省任职的宋老长子宋正平。

    宋老又嘱咐了夏若飞几句,就挂上了电话。

    夏若飞把手机收起来的时候,看到宋薇已经睁开了眼睛。

    他带着一丝歉意说道:“把你吵醒啦?”

    “本来也没怎么睡着……”宋薇说道,“是宋老给你打电话?”

    夏若飞点了点头说道:“嗯,宋爷爷已经接到消息了,他找我估计就是想请我赶回去协助救治,他还是非常关心宋叔叔的!”

    从辈分上说,宋启明是宋老的侄孙,宋薇比宋睿还差了一辈,而夏若飞又跟宋睿是兄弟,称呼宋老也是“宋爷爷”,这样算起来宋薇也要比夏若飞晚一辈了,但两人如今又是这种关系,想想都觉得有点乱。

    宋薇轻轻点了点头,说道:“他老人家确实是对我父亲非常好……”

    也许是想到了父亲如今正挣扎在生死线上,宋薇的眼眶一下子又泛红了。

    夏若飞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柔荑,说道:“薇薇,别太担心了,宋爷爷说了,他会亲自给东南省那边下指示,不惜一切代价,至少要稳定住宋叔叔的生命体征,只要他能撑到咱们抵达医院,一切就有挽回的余地……”

    “嗯!”宋薇重重地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车子就已经抵达机场了,武强直接把车停在了专机楼前。

    夏若飞牵着宋薇的手一起下了车,他吩咐武强直接开车回四合院,另外如果秦亚楠跟何雨要用车的话,也要保障好。

    然后夏若飞就和宋薇一起迈步走进了专机楼。

    两人都是一接到消息就直奔机场,连随身的行李都没带。

    机组的刘安机长和郑达铭机长已经在安检口等候了,在他们的协助下,两人迅速通过了安检。

    一行人迅速通过专机楼的内部通道前往停机坪。

    刘安说道:“夏先生,我刚刚正想跟您汇报呢!今天京城机场流量管制,说是空军在搞一场小规模演习,不少原来开放的空域今天都封闭了,机场这边滞留了不少飞机,因为我们是临时插队的,所以起飞时间也一拖再拖……”

    夏若飞不禁皱眉说道:“怎么会这样?”

    刘安连忙说道:“夏先生别担心,事情已经解决了!”

    “哦?”

    “就在几分钟前,管制方面给我们传来消息,我们可以随时起飞。”刘安说道,“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空军那边对我们大开绿灯,所有的空域都对我们开放了。”

    夏若飞心知肚明,一定是宋老那边打过招呼了,所以军方反应才会这么迅速的。

    夏若飞是不喜欢享受特权的人,如果是平时,他觉得就算等待一会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事急从权,今天的情况不一样,他必须尽快赶回三山去。

    夏若飞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咱们尽快起飞吧!一路上也尽量加快速度,不要考虑什么经济油耗,能多快就多快!”

    “明白!”刘安说道,“一切都准备就绪,一上飞机就可以出发!”

    大家说着话,很快就来到了停机坪。

    桃源号公务机静静地停在停机坪上,因为两名乘务员都赶不过来,今天的机组只有三个人,除了两名机长之外,还有一名空勤机械师。

    夏若飞和宋薇脚步匆匆地踏上舷梯,空勤机械师迅速把舷梯收起来,关闭了舱门。

    刘安和郑达铭两人进入驾驶舱,用最快的速度重新检查了一遍起飞前的项目,然后就通过通信频道向管制员提出了放行申请。

    “京城放行,Z999TY,停机位E9,前往三山,申请放行!”负责通讯联络的郑达铭说道。

    Z999TY其实是这架飞机的注册号,这个注册号也挺有意思,李义夫选择了Z这个最大的字母以及999这个最大的三位数,寓意是师叔祖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最高,至于TY则是桃源公司的拼音首字母,在注册的时候李义夫就已经想好了要把这架飞机送给夏若飞的。

    频率中第一时间传来了管制员的声音:“Z999TY,可以沿计划航路飞行至三山,起飞跑道36R,紫石口32D离场,应答机6430……”

    郑达铭飞快地记录着管制员给出的信息,同步收听频率的刘安则开始进行应答机设置等等程序。

    郑达铭复述了一遍确认无误之后,就立刻申请后推。管制方面同样是第一时间就批准了申请。

    这让频率中不少苦苦等待的航班都相当不满,一个个都在腹诽这个插队的家伙。

    推出之后就是滑行,塔台同样也第一时间批准了滑行申请,并且一路上还让滑行道各节点的飞机停下等待,这架湾流G650公务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跑道口,中间为了让它穿越跑道,塔台甚至还暂时压住了那条跑道上一架等待起飞的飞机,等湾流公务机穿越过后才批准起飞。

    很快,湾流公务机在跑道口稍作停留,就已经获准起飞。

    飞行前的准备早已完成,负责起飞操纵的刘安立刻将油门推自起飞推力,郑达铭则负责监控仪表数据。

    “V1……抬轮!”

    刘安轻拉操纵杆,飞机以一个轻盈的姿态从跑道上跃起,冲入了京城灰蒙蒙的天空。

    “京城离场,Z999TY,跑道36R离地,正在过500上1500。应答机6430,听你指挥!”郑达铭开始联系离场管制。

    “Z999TY,雷达识别了。”离场管制员说道,“紫石口32D离场,继续上1500。”

    “继续上1500,Z999TY”郑达铭复述道。

    飞机起飞后一切正常,通过既定的离场程序后,飞机也渐渐爬升到了巡航高度。

    这时,频率中传来了一个声音:“Z999TY,直飞LADIX!”

    刘安和郑达铭两人都楞了一下,不约而同地转过头来对视了一眼,均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如果按照频率中的指示执行,飞机可以缩短不少航程,因为根据飞行计划,飞机的航路是由一个个航路点串起来的,所以飞行过程中并不是许多人想象的按照直线一飞到底。

    天空中虽然一望无际,但每天那么多航空器在天上飞,自然要遵循一定的规则,飞行的航路、高度都是有严格要求的,否则天上就乱套了。

    可以说,航路点就相当于一个个结点,连接在一起就形成了一条条无形的“公路”。只不过这“公路”跟地上的公路还有点不一样,这是在三维空间里,除了航速、航向之外,还有高度的区别,相当于是一个立体的交通网。

    京城附近的空域禁区比较多,飞机经常都要在上空绕大弯,现在频率里的指示等于是截弯取直了,去掉了好几个中间航路点。

    可是,刘安清楚地记得,如果直飞过去的话,肯定是要经过空军划定的禁飞区的,而且这还不是今天小规模演习划定的临时禁飞区,而是常年设置的禁飞区,属于空军训练空域。

    郑达铭怀疑自己听错了,问道:“请问,是直飞LADIX吗?”

    “正确!”频率中的声音淡淡地说道。

    “可是那会闯入禁飞区!”郑达铭忍不住提醒道,他以为是管制员出现了指挥失误。

    没想到,频率中的声音直接说道:“我得到空军的指令,指挥你直飞LADIX,前方2海里你会看到两架歼10飞机,跟着他们就行了!”

    刘安和郑达铭都不禁张大了嘴巴,不过职业的素养还是很过硬的,他们立刻在飞行电脑上改变设置,点击确定之后,原本各种弯折的航线一下子变成了一条清爽的直线。

    飞机也在自动驾驶仪的控制下缓缓改变航线,按照新的计划航线飞行。

    两人都专心地向着外面望去,果然,两架歼10飞机出现在了视野中。

    这两架战斗机显然也发现了湾流G650,他们一左一右分开,其中一架跟湾流飞机并排飞行,另外一架则晃动了一下机翼,在湾流飞机的前面引路。

    刘安立刻改为手动驾驶模式,跟在歼10飞机的后面。

    两位资深机长坐在驾驶舱内,心情都无比的激动和震撼。

    他们这么多年的从业生涯中,这样的事情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这算是战机护航了吗?这待遇简直快赶上国家领导人了。

    实际上,两架歼10飞机只是在这个空域进行正常的飞行训练,他们得到指令,一架湾流公务机因为紧急情况需要横穿禁飞区,让他们过来引导飞行,免得影响空域内其他飞机的训练,完全只是顺便罢了。

    很快,在两架歼10飞机的伴飞下,湾流G650公务机接近了禁飞区边缘,这时,战斗机上的飞行员才朝着湾流摆了摆手,然后迅速转弯脱离。

    刘安和郑达铭仿佛经历了一场神奇的梦。

    接下来的飞行虽然没有“战机护航”这么夸张,但同样也让刘安和郑达铭啧啧称奇,因为沿途的区调不时就指挥他们直飞某个航路点,感觉这一路上从京城到三山,基本上是在飞直线了。

    本来两个小时左右的航程,这样一路直飞过来,才一个小时多一点,飞机就已经接近三山了。

    而且降落的过程也没有丝毫等待,直接就加入了序列,完全没有任何盘旋、绕飞的过程。

    下午三点左右,湾流公务机已经平稳地降落在了三山的长平国际机场跑道上。

    落地之后,一辆引导车直接领着飞机滑行到了一个很近的停机位。

    夏若飞透过舷窗看到,一辆空军的猛士越野车已经在停机坪等候了,他知道这一定也是宋老安排的,一切的目的,都是在跟时间赛跑!

    宋薇起身的时候,也许是因为紧张,脚下一个趔趄,夏若飞连忙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说道:“不用担心……今天飞行过程很顺利,至少节省了一个小时,宋叔叔一定会没事的。”

    宋薇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若飞,我们快走吧!”

    机组也知道夏若飞赶时间,所以飞机才挺稳,还在进行落地后检查单,空勤机械师就已经第一时间过来打开舱门,放下舷梯。

    夏若飞和宋薇迈步下了飞机,一名空军中校快步走了过来,敬了个军礼问道:“是夏若飞先生、宋薇女士吗?”

    “我们是!”夏若飞说道。

    “我奉命接二位前往军区总医院!”空军中校说道。

    “辛苦了!”夏若飞点点头说道,“时间紧迫,我们上车再说!”

    “好的,两位请!”空军中校干脆利落地说道。

    夏若飞和宋薇坐进了越野车,空军中校上车之后对司机说道:“开车!用最快的速度!”

    “明白!”开车的士官班长沉稳地说道。

    越野车的引擎发出了巨大的轰鸣,直接冲向了出口处。

    这肯定是超过停机坪的限速规定了,不过现在没有人会在意这些。

    事急从权,一切都是为了争夺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

    毫不夸张地说,这就是在跟死神赛跑!

    军方已经提前办好了手续,夏若飞和宋薇也省去了过闸口的程序,直接乘坐猛士越野车离开。车子冲出了机场禁区,然后朝着三山市区的方向开去。( 神级农场 http://www.xiashu7.com/1_159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