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都市小说 > 神级农场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神不知鬼不觉
    夏若飞一直站在不远处的柱子后面,这个地方有一个垃圾桶,不少坐飞机憋了一路的烟民在离开机场禁烟区之后,都迫不及待地拿出香烟在这边吞云吐雾。

    夏若飞的手里也夹着一根烟,看起来跟一般的烟民无异,只不过他的精神力始终都朝着刘浩军与刘枫的方向辐散,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直到两人寒暄几句之后,到停车场去开车,夏若飞才把手里的烟头在垃圾桶上面掐灭,然后走到路边排了一小会儿队,坐上了一辆出租车。

    “去哪儿?”司机是一位西北大汉,看了夏若飞一眼问道。

    “往市区方向开。”夏若飞淡淡地说道。

    出租车司机有些奇怪地瞥了夏若飞一眼,这样的乘客可不多见,都没有明确要去的地点,就叫人往市区开……不过只要对方付钱,司机也不想多问,反正都是打表的。

    所以他点了点头,启动车子缓缓地驶向了机场出口。

    夏若飞的精神力始终都在监视着刘浩军与刘枫,所以很清楚他们坐上了一辆白色的别克GL8商务车,此时也刚刚驶出机场出口。

    离开机场之后,夏若飞指了指前边的商务车,说道:“师傅,跟着前面那辆车。”

    出租车司机终于忍不住说道:“兄弟,你到底想去哪儿?我先声明啊!犯法的事情咱可不干的!”

    夏若飞淡淡地说道:“放心,我也是守法公民!只是前面车上那人欠了我一大笔钱,我这一路从外地追过来,总得知道他去哪儿吧?”

    出租车司机心里嘀咕道:难道这家伙是讨债公司的?看起来也不像啊!细皮嫩肉的,哪有什么威慑力?

    在他印象中,讨债公司的人一个个都是满脸横肉、凶神恶煞的,像这位乘客这样的人去讨债,恐怕那些欠债的人根本就不会怕吧!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夏若飞随意地从钱夹里掏出了一叠钞票,淡淡地说道:“跟住那辆车,这些钱就是你的了!”

    出租车司机飞快地瞥了一眼那叠钱,全是一张张红通通的百元大钞,从厚度判断这一叠钱至少有一两千块。

    前面车上的人到底欠了他多少钱啊?这跟踪一下就给这么多钱……出租车司机一边在心里嘀咕,一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这时,夏若飞说道:“师傅,再不做决定,前面的车子可就要跟丢了……”

    出租车司机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踩下油门,车速一下子提了起来。

    他义正词严地说道:“小兄弟!我最讨厌欠钱不还的老赖了!你放心!我一定把那辆车盯得死死的……”

    夏若飞有些想笑,有钱能使鬼推磨,如果不是那叠百元大钞,出租车司机估计就是另外一番说法了。

    司机一通操作,把车速提得很快,两车之间的距离也迅速接近。

    夏若飞立刻出言提醒道:“别跟太近了!对方会察觉的!”

    “是是是!我有点着急了……”出租车司机干笑了一声,稍稍降低了车速。

    夏若飞的感觉是十分准确的,刘老爷子既然能派刘枫出来执行这样的任务,一方面说明了他对刘枫的绝对信任,另一方面也说明刘枫的能力一定非常强。

    实际上刚才出租车突然加速,迅速逼近别克商务车的时候,坐在车内的刘枫已经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他两次回头望去,虽然出租车距离他们还隔了好多辆车,但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这是一种直觉。

    刘枫皱了皱眉头,对司机说道:“加快速度!”

    刘浩军在一旁有些好奇地问道:“枫哥,怎么了?你赶时间?”

    刘枫面色凝重地说道:“我怀疑有人跟踪我们……”

    “我擦!什么人这么大胆子!”刘浩军立刻叫道。

    刘枫摆摆手说道:“说不定是我感觉错了呢!反正小心无大错,先加快车速,看看对方会不会跟上来!”

    刘浩军点点头,说道:“老徐,加快车速!”

    刘枫在一旁补充道:“加速猛一些,一下子拉开距离的情况下,对方容易露出破绽!”

    “是!”司机老徐点头说道。

    然后他重重地踩下了油门,别克商务车的引擎发出了轰鸣声,车速猛地提升了起来。

    后面出租车上,司机看到别克商务车突然加速,下意识地也想要把车速提起来。

    然而夏若飞却高声说道:“别加速!对方很可能已经发现不对劲了,你一加速,他们就会立刻得到准确的判断!”

    司机已经踩下的脚马上又收了回来,出租车的引擎轰了一声马上声音又小了下来,车速并没有明显提升起来。

    出租车司机看着前边变得越来越小的别克商务车,有些着急地说道:“小兄弟,咱们再不加速,那辆车可就看不到啦!”

    夏若飞冷静地说道:“不用管,你就保持现在的车速行驶!”

    出租车司机不甘心地说道:“可要跟丢了……”

    “跟丢了算我的!”夏若飞说道,“这叠钱一分都不少,全是你的!”

    “那就行!”出租车司机咧嘴一笑说道。

    反正他只是想赚这笔钱而已,至于车子会不会跟丢,他根本不在乎。跟丢了说不定还更好呢!毕竟跟踪这种事情是存在一定风险的,尤其是跟踪对象如果是那种穷凶极恶之徒的话,那就更危险了。

    出租车司机保持着车速平稳地行驶在环线上,而那辆别克商务车则在视野内越变越小,拐过一道弯之后,彻底从两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小兄弟,那辆车看不到了……”出租车司机苦笑着说道。

    “没关系,你继续往前开,听我指令就行了。”夏若飞平静地说道。

    虽然被弯道阻拦了视线,但实际上两辆车之间的距离并不算特别远,至少是没有超出夏若飞精神力感应的范围,所以哪怕视野中那辆车已经消失不见了,但夏若飞依然能够准确地感知到它的位置和行驶动态。

    出租车司机点了点头说道:“行!老板你说了算!”

    白色的别克GL8商务车内,刘枫回头看了好几次,他发现自己这边车子突然提速之后,那辆出租车并没有什么反应,依然在以平稳的速度行驶着,直到最后那辆出租车已经从视野中小时了,他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来。

    “难道是我多疑了?”刘枫自言自语道。

    “枫哥,有什么发现吗?”刘浩军问道。

    刘枫摇了摇头说道:“暂时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儿……算了,不管这些了!徐师傅,你可以稍微减速一些了,开太快了不安全。”

    “好嘞!”司机师傅老徐笑呵呵地点头说道。

    别克GL8商务车也结束了飙车模式,重新以一个相对比较安全的速度在环线上行驶着。

    出租车上,夏若飞突然开口说道:“前面路口进辅道……然后在转盘第二个口出去……接着左转!”

    出租车司机有些奇怪——这位乘客看起来应该是第一次来长安市啊!听口音也不是本地人,怎么好像对道路这么熟悉的样子?

    要知道夏若飞就坐在副驾驶座上,司机能够看到,夏若飞并没有使用手机查看地图。

    “好的!”司机虽然心里有些好奇,不过还是马上应道。

    接下来,夏若飞不时就会给出租车司机发出一条指令,指挥着这辆出租车在市区里左弯右绕,足足开了四五十分钟。

    最后,夏若飞眉毛一扬——他的精神力已经感应到别克GL8商务车停在了一家酒楼的门口,而此时出租车和商务车的直线距离大概也就几百米,当然因为道路绕来绕去,实际上两辆车可能差了一两公里。

    夏若飞立刻说道:“师傅,找地方靠边停车吧!”

    出租车司机感觉今天这趟活拉得最为诡异,乘客也是性子古怪,指挥着自己在城里绕来绕去的,开始还说要追踪那辆商务车,结果没跟一会儿就跟丢了,从此视野里就再也没有出现那辆商务车的影子。

    如果不是始终看不到那辆商务车,出租车司机甚至会以为夏若飞就是在指挥他追踪商务车——虽然事实就是如此,但夏若飞也不会跟司机说那么多,再说即便是说了,司机也肯定不相信的。

    司机找了一个出租车停靠位,驾驶车子靠边停了下来。

    夏若飞直接把那叠钱递给了司机,淡淡一笑说道:“辛苦你了,师傅!”

    司机拿到这一叠钞票,自然喜笑颜开,连声称谢。

    夏若飞下车之后,观察了一下这边的地形,基本上就判断出,如果刘枫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完成任务的话,应该不会选择这个地方下手。

    因为这里人来人往的,而且监控探头密布,再加上他刚刚从机场出来,就被刘浩军接到了这里。如果刘浩军在这里出事,他是肯定逃不脱嫌疑的。

    不过夏若飞有足够的耐心。

    此时正值中午,酒楼的生意看起来很不错,进进出出的客人很多。

    刘浩军已经带着刘枫走进了酒楼。

    夏若飞的精神力探查到,刘浩军和刘枫两人来到了酒楼三楼的一个大包间里,刘浩军点了一桌好菜在给刘枫接风。

    夏若飞不禁在心中暗笑:如果刘浩军知道刘枫此行的任务就是除掉他,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酒楼对面刚好有一家咖啡厅,夏若飞干脆走进了咖啡厅,点了一杯卡布奇诺之后,就坐在靠路这一侧的落地玻璃旁边,一边品尝着咖啡,一边欣赏长安市的街景。

    当然,他的精神力始终保持着辐散的状态,监控的目标就是对面酒楼三楼大包厢里的刘浩军和刘枫。

    这两个人从中午十二点半左右,一直吃到了两点多钟,两人都喝了一些酒。

    夏若飞的精神力没有松懈,始终监视着包厢的情况。

    所以,他也很清楚,刘枫并没有向刘浩军透露分毫,连一丝口风都没有露。

    夏若飞也不禁感慨:果然是刘老爷子信任的心腹,刘浩军一口一个“枫哥”叫得那么亲热,而且亲自到机场接机,然后到豪华酒楼为他接风洗尘,而他心中却是在盘算如何杀掉对方。

    夏若飞换了第三杯咖啡之后,刘浩军与刘枫两人总算是出来了。

    夏若飞拿出两张百元钞票,压在咖啡杯下面,然后起身离开了咖啡店。

    这次两人没有再去别的地方,刘浩军把刘枫送到了他居住的万豪酒店,然后就告辞离开,乘坐别克商务车返回平安县了。

    果然不出夏若飞所料,刘枫并没有在两人接触的时候动手。

    夏若飞始终在酒店外面保持着对刘枫的监视——他没有去管刘浩军,因为只要刘枫不折不扣执行刘老爷子的命令,那最后刘枫肯定是会去找刘浩军的,所以现在根本不需要跟着刘浩军。

    夏若飞的精神力探查到,刘枫回到酒店房间之后,直接就躺下睡觉,直到夜幕初降他才用房间电话叫了一份餐。

    吃完之后,刘枫又十分正式地沐浴、更衣,看起来非常有仪式感。

    当然,刘枫洗澡的时候,夏若飞是收回了精神力的——他可没有偷看大男人洗澡的特殊癖好。

    刘枫换上干净的黑色衣服之后,又刮了胡子,最后才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双黑得铮亮的皮鞋。

    换上之后,刘枫这才拎着一个小手提箱离开了房间。

    夏若飞下午一直在酒店不远处的一个老旧小区里呆着,他找了一个面向酒店,同时门禁并不严的住宅楼,直接上到了顶楼天台,然后就坐在天台上,始终保持着精神力的探查。

    直到刘枫收拾立整,拎着手提箱离开房间,夏若飞这才从对面天台上站起身,脚步轻快地下了楼。

    刘枫在楼下拦了一辆出租车,连夜前往刘浩军所在的平安县。

    夏若飞始终用精神力监视着刘枫,自然也“听”到了刘枫说出的目的地——平安县的一个高档公寓小区,刘浩军在这边的临时住所。

    于是他也立刻拦了一辆出租车,同样朝着平安县赶去。( 神级农场 http://www.xiashu7.com/1_159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