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都市小说 > 神级农场 >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神秘矿石
    夏若飞之所以会突然对这个还没有亮相的拍品突然兴趣大增,原因非常简单——这个拍品一出现,夏若飞掌心处的灵图画卷竟然产生了一丝颤动,这可是久违的反应了。

    以前只有当附近出现界石的时候才会有如此反应的。

    而界石实在是太稀有了,可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必须有足够好的机缘才可以得到,平时主动去寻找根本不可能。

    因此,灵图画卷已经很久没有主动发生反应了。

    而且,这次灵图画卷的反应还特别的强烈,和之前几次有所不同的是,夏若飞随身佩戴的感应玉叶却没有任何的变化,温度还跟之前一样——如果是附近出现了界石,感应玉叶也是会发热的,而且距离越近热量也越高,这种反应是最直观的。夏若飞也是考虑这次汇聚了如此多的修炼者,会不会有可能出现界石,所以一直随身带着感应玉叶。

    然而,那玉叶没有任何反应,倒是灵图画卷本身开始震颤起来了。

    而且这种震颤就是在郝青松示意落叶宗弟子将拍品呈上来之后发生的,想必落叶宗为了拍品的安全,应该是将这些拍品都一个个存放在了具有屏蔽和防护功能的容器中,有可能直接就是存放在储物戒指中,等到要拍卖的时候才取出来你,所以当这个拍品一出现,灵图画卷马上就产生了反应。

    夏若飞经过短暂的惊异之后,脸色马上就恢复正常了,不过却第一时间释放出精神力扫向了托盘中的拍品。

    在精神力查探下,一张普通的红绸布自然是遮挡不住的,夏若飞立刻就查探到,在托盘中的是一块成年人拳头大小的黑色矿石。

    夏若飞已经接触过很多界石了,对于界石的气息也十分熟悉,经过精神力的探查,他可以确定这块矿石并非界石,但灵图画卷却会对这块矿石产生如此强烈的反应,这让夏若飞感觉十分的奇怪。

    不过不管这块矿石是不是界石,既然能让灵图画卷自主震颤,夏若飞就肯定不会放过,在一瞬间他就做出了决定,哪怕是后续因为灵石不够而与那一对储物戒指失之交臂,他也不能错过这块特殊的矿石,必须不惜一切代价拿下它!

    这时,郝青松已经让落叶宗弟子掀开红绸布,托盘中的拍品也呈现在了大家面前,就如夏若飞刚才探查的结果一样,就是一块黑黝黝的矿石。

    其实不光是夏若飞,在拍品登场的时候,不少其他包厢的修士也都习惯性地用精神力扫了一下,然而包括柳曼纱、周炳轩等见多识广的顶级宗门高层在内,这些修士居然没有一个人认出这块矿石来。

    大家自然也都有些好奇。

    当然,不认识的东西也未必就是好东西,尤其是大家虽然认不出这是什么矿石,但也依然能够感应到,这块矿石没有散逸出丝毫的灵气波动来,看起来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所以,很多人也仅仅是好奇,想要听听郝青松的介绍,至少知道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而真正下定决心要不惜一切代价买下来的,除了夏若飞之外,基本上没有别人了。

    这时,郝青松微笑着说道:“接下来要拍卖的,就是道友们看到的这块未知矿石。”

    各个包厢中的修士一听,居然连主办方也不知道这块黑矿石具体是什么,居然就把它拿到拍卖会上来拍卖了,这是什么操作?

    郝青松并不是专业的拍卖师,而且修炼者都有自己独立的判断,所以他也没有卖关子,直接就解释道:“我们当然不会随随便便就让一块来历不明的矿石登上拍卖台,实际上这是天一门的陈玄道友委托拍卖的,关于这块矿石的情况,我们还是请陈玄道友亲自和大家说一说吧!”

    郝青松直接说出了委托人的名字,自然也是事先得到对方允许的。

    实际上,当郝青松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在场的修士们心态就一下子发生了变化,再也没有人认为落叶宗将这块矿石列为拍品是儿戏了。

    原因很简单,这位陈玄以及他所在的天一门在华夏修炼界那都是大名鼎鼎的。

    天一门掌门陈南风的修为达到了金丹后期,传闻陈南风是修炼界中最接近元婴期的修士了,除了一些隐世散修之外,陈南风也隐隐稳坐修炼界的头把交椅。

    天一门也是华夏顶级宗门之一,而且实力在顶级宗门中也是名列前茅的。

    天一门除了陈南风这个金丹后期高手之外,还有金丹中期长老两名,金丹初期长老四名,炼气期的弟子中,有十五人都达到了炼气9层,这些人可都是有机会突破到金丹期的。仅仅是这一组数字,都能看得出天一门的实力有多么恐怖。

    而郝青松说的这个陈玄,就是天一门掌门陈南风的独子,他也是天一门的长老之一,修为达到了金丹初期,而年龄也才四十岁左右,这在金丹初期修士中,已经算是极为年轻的了。

    如果说陈南风基本稳居修炼界头把交椅的话,那陈玄就隐隐已经成为第二代修士的领军人物。

    这样一个修为强大、家世显赫的修士,自然是有着无以伦比的影响力和话语权的。

    大家都先入为主地感到,陈玄既然将这块矿石提交给拍卖会,那自然是有过硬理由的。

    郝青松说完之后,一号包厢中传出了一个沉稳的声音,正是来自陈玄的。

    他笑呵呵地说道:“诸位道友,其实事情很简单,这块矿石是我两年前在东海一处古修遗迹中发现的,我翻遍了宗门典籍,也没查出这块矿石到底是什么,这两年来我也一有空就在研究它,不过却始终没有任何发现,它既没有任何的灵气波动,也不是我们已知的任何一种炼器材料,如果不是它的确是来自古修遗迹,我甚至都会以为这就是一块普通石头了。”

    说到这,陈玄稍微顿了顿,话锋一转道:“当然,严格来说,两年来的研究也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发现的。”

    本来众修士听了陈玄的话之后心中都有些失望,对这块矿石的兴趣大减,可是听到陈玄后面这句话,又不禁打起了精神来。

    陈玄继续说道:“也许这是唯一的发现吧!我研究了很久都没有任何进展,不久前我干脆拜托我们炼器堂的古长老试着炼化这块矿石,却发现我们的炼器炉根本无法融化它,而且古长老也做了一些试验,发现这块矿石的硬度极高,使用极品飞剑也无法切割分毫。”

    陈玄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这就是所有的发现了,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用处……后来我想到今天刚好要举行拍卖会,干脆就把这块矿石送到拍卖会上,一来是想群策群力,看看有没有道友能够认出它来;二来我觉得这块矿石可能跟我无缘吧!也许拍卖会上能为它找到有缘人呢!所以,我干脆就决定今天拍卖了它,至于能拍出什么价格,那就随缘吧!嗯……这块矿石起拍价为零,大家可以随意出价!我唯一的请求,就是哪位道友拍得了它,并且最终研究出了什么来,能够和我分享一下。”

    陈玄说完之后,修士们也是恍然大悟。

    显然陈玄这样的修炼世家子弟是不会缺灵石的,他把矿石送来拍卖根本就不是为了赚钱。

    一方面就如陈玄所说,希望其他修士如果能研究出什么成果,能够和他分享一下,满足一下好奇心。

    另一方面,估计也有为拍卖会捧场的意思,毕竟天一门在修炼界是处于领军地位的,而这拍卖会在修炼界也举办了很多届了,拥有比较深的历史,于情于理天一门都应该用实际行动支持拍卖会。

    不过,大家虽然理解了陈玄的做法,但却依然对这块矿石兴趣缺缺。

    原因也很简单,以天一门的资源和实力,研究这块矿石两年都没能研究出什么来,其他修士拍回去之后,又能研究出什么花来呢?

    而且按照陈玄所说,这块矿石除了坚硬以及高温无法融化之外,并没有其他的特点,那就更是无用的鸡肋了。

    硬度那么高,而且无法融化,就算是想要在炼器的时候加入一点儿矿石的成分做个试验都无法做到,难道买回去当个摆设吗?或者……比斗的时候用它来砸人?

    只要稍微用脑子想一想,就知道这的确就是个无用之物。

    当然,一个人除外。

    夏若飞听了陈玄的介绍之后,内心是欣喜异常的。

    他自然能够猜测到其他修士的想法,那么这样一来,会跳出来和他竞争这块矿石的人应该不会很多,就算是有人愿意出价,多半也是为了卖天一门一个面子,免得东西流拍了陈玄脸上不好看。

    那么只要自己多加几次价,多半人家也就放弃了。

    想到这,夏若飞都忍不住马上就想要出价了。

    不过,他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个时候千万不能表现得很急迫,这些修炼者无一不是人精一样的,自己如果急冲冲地表现出强烈的购买意愿,马上就会被人察觉到异常了。

    这些修炼者很快就会想,此人如此急切想要购买,莫非是认出了这块矿石,而且这块矿石十分珍贵?

    到时候,自己可能付出更高的代价倒是其次,怕就怕连天一门的陈玄也抱着这种想法。

    陈玄可是研究了两年,他一定非常想要知道这块矿石的秘密——如果它有秘密的话。

    因此,夏若飞如果不小心行事,很有可能会招来天一门这样的大敌,那就得不偿失了。

    实际上,不管夏若飞如何小心,只要最终是他拍到这块矿石,都是一定会引起陈玄注意的。不过这块矿石能够引起灵图画卷的强烈震颤,夏若飞觉得冒一些风险也是值得的。

    此时郝青松已经宣布开始竞拍了。

    夏若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决定先按兵不动,观察观察场上的形势再说。

    虽然天一门陈玄大名鼎鼎,但大家的灵石也都不是大风刮来的,所以一开始的时候确实出现了冷场的情况。

    这些修士来参加拍卖会,基本上都提前看好了心仪的宝物,所以他们的灵石自然都是准备用来竞争自己看好的宝物的,除非出现像夏若飞提供的聚气丹、聚灵阵符之类非常实用的药物和宝物,否则他们是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计划的。

    至少光靠陈玄的名头,还不至于让大家无端耗费灵石去捧场。

    当然,有求于天一门或者是想要刻意与陈玄交好的人除外。

    在冷场了几十秒钟之后,15号包厢中传来了一阵笑声,一人高声说道:“这可是陈少门主在古修遗迹中发现的矿石啊!就算是暂时没有研究出什么结果来,想必价值肯定是极高的。既然诸位道友谦让,那我们灵鹫山就当仁不让了!乌某出价1000枚灵石!”

    夏若飞刚才等了好一会儿,刚想要出价,却冷不丁被15号包厢的人横插了一杠子,也忍不住眉毛一挑。

    听了15号包厢修士的话之后,夏若飞眉头微皱,问道:“灵鹫山?清风,这个说话的人……”

    洛清风连忙说道:“主人,听声音应该是灵鹫山的少掌门乌铭,也就是您打听到的几个对储物戒指比较感兴趣的修士之一!”

    夏若飞嗤笑道:“这个乌铭也巴结得太明显了吧!出价就出价呗!居然还自报家门!”

    洛清风笑着说道:“花1000灵石买这么一块啥都干不了的矿石,这乌铭又不是冤大头,自然要报上名号,博取陈玄的好感,否则这1000灵石岂不是白花了?”

    李义夫在一旁说道:“师叔祖,这是好事儿啊!这乌铭买一块矿石就花了1000灵石,马上储物戒指开始拍卖了,他的资金不就少1000灵石了吗?要有人跟他抬抬价就更好了!让他尽量多花点儿钱!”

    夏若飞闻言不禁暗暗苦笑……( 神级农场 http://www.xiashu7.com/1_159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