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祭炼山河 > 第1473章 进帝都
    百溯真圣嘴角抽了一下,“虽说本座能够体谅,黑暗主宰你此时心情,但堂堂观海城之主,便是我也不愿轻易招惹,所以言辞之间最好还是,能多几分尊重为好。”

    黑袍下,秦宇阴沉着脸,根本没理会他的提醒,别管今日之事起因为何,他的儿子跑到自己面前闹事,终归是不争的事实,莫非还不许他骂上一句?

    念头快速转动,秦宇深吸口气,沉声道:“百溯真圣,接下来一切就听凭你安排了。”

    对面百溯真圣脸上表情顿时僵住,眼眸微微瞪大,静静看了秦宇好一会,轻叹着吐出口气,“黑暗主宰阁下,你这是吃定本座了?”这当然是相对委婉的说辞,百溯真正想说的是,世道如此艰难,汝之面皮何其厚也!

    秦宇面无表情,只当并未听到他的嘲讽,如今在西荒之中,他便是一只无根的浮萍,自然要紧抓住百溯真圣,否则真想凭一己之力,去与那各方强敌拼杀?别闹了!

    所以他沉默着一言不发,黑袍下平静眼神,与百溯真圣安静对视,将心意表达的一清二楚你说的没错!

    百溯真圣暗感恼火,却发现如今局势下,面对秦宇他竟毫无办法。

    脱身而走,远离这方泥潭自然是很简单,可若秦宇出了事……哼哼,真以为搬出帝宫的那位老人家,已衰老到没有半点力量了?

    可别忘了,六殿下一而再再而三的得到机会,其根源皆在上任荒皇!而帝族内部,向来是稀缺孝道这种东西,尤其是坐在椅子上的那家。

    这本身就表明,对于西荒内部事务,那位老人家依旧有着不小的话语权,便是陛下也需要做出退让、容忍。

    死了秦宇,六殿下万劫不复,他就能落得好去?需知老人家有了意见,依旧会死人的。

    所以百溯真圣无奈且悲惨的发现,他刚才说的那句话俨然就是事实秦宇的确吃定了他!

    而此刻,看着对面百溯真圣脸上,精彩万分的情绪波动,秦宇心头悄然松了口气。虽说开口之前,他便已做了预判,可如今才能真正确定,果然一切如他所想。

    只要拿住百溯真圣,安全方面暂时应不会出问题,至于以后如何……便等活到那时再说吧!

    这实在是个悲观至极的灰暗念头,可这狗曰的现实哦,根本就让人看不到希望。

    深吸口气,接着重重吐出,满脸郁郁之色的百溯真圣缓缓开口,“我得承认,现在的确不能让你出事,但这件事牵扯太大,我要保住你的命,却不能因此招惹太多麻烦,否则会很麻烦!所以主动给予保护这种事情,我是不能做的,只能顺便借力达成目的。”

    秦宇道:“说重点。”

    虽说确定眼下,能够抓住百溯真圣,可想想未知的阴暗将来,心情实在好不起来。

    这种情绪状态下,秦宇自然没心情,去听他长篇大论。

    被噎的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翻了白眼,百溯真圣咬牙开口,“我们在观海城多留一日,后天我家中一位长辈,恰好将要归返帝都,我会请他绕一段路带上你我。”

    这是眼下,百溯真圣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即便被猜到心思,也没人能多说什么,归根究底他只是迫于无奈下的自保。

    黑袍下秦宇皱眉,“多待一日?”

    来此不过短短半天,就掀起了偌大风波,城主府那老东西的笑容,如今还历历在目,鬼知道继续留在这里,还会发生什么事。

    “放心!陈元慎既然察觉到了危险,无论出于哪方面考虑,都不会允许再有第二次!否则他对观海城的掌控能力,就会受到各方质疑……在如今这种情况下,他不会再给人攻击他的机会。”

    虽然不知道,百溯真圣说的究竟是什么,但从他语态之中,秦宇感受到了自信与底气,想了想并未再说什么。

    事实证明,百溯真圣说的并没有错,接下来的一日,观海城中安静无比,没有任何意外出现。

    而狼藉一片的临月楼,经过紧急整理、修葺后,也恢复了几分往日清幽,便是那片被打碎后近乎干涸的湖泊,如今也重新变的水波悠悠。

    原本以为,安静会一直持续到,百溯真圣口中那位长辈到来……敲门声突然响起。

    秦宇皱了皱眉,旋即归于平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便像是没有听到。

    院外,敲门声响了好一会,才安静下去。

    可没等秦宇喝完杯中茶,它就又响了起来,而且比之前变得更加急促,透出几分惶急。

    秦宇眼中露出些许无奈,想了想放下茶杯,扬声道:“让她进来。”

    院门打开,脚步声由远及近,云姑娘神色匆匆进来,只过了一日时间,她就像是秋日中枯萎的花朵,苍白面庞上嘴唇微干生裂,给人一种狼狈不堪的娇柔感觉。

    看到秦宇,迎着他淡然眼神,云姑娘急促喘息两口,“噗通”跪在地上,“公子,我知道您高抬贵手,不追究我的责任,已经是宽宏大量,实在不该再奢求什么,可我真的没办法了!”

    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滚落下来,云姑娘伏在地上,“求您救救蝶儿,她就要死了!”

    敲响这座院门之前,云晴已尝试了所有办法,可平日里亲近她、巴结她的人,如今一个个避之不及,就好似她身上生了瘟疫。

    事实上,在如今的临月楼,她的处境比这更惨。城主府那位贵公子,当众挨了一记耳光,可谓是颜面扫地。虽说这一切,与云晴并无关系,但迁怒这种事情,根本就没道理可讲。

    被陈商略记恨,云晴日后下场可想而知?如今但凡跟她有些牵扯的,都恨不能割裂的干干净净,更别说再帮她治病救人。

    蝶儿那丫头死了好,最好连云晴一起也死了,免得继续做那招惹祸事的扫把星!

    秦宇皱眉想了想,才猜到蝶儿可能是那个,被陈商略踹了一脚的丫头。他看了一眼云晴,实在想不明白,这女人为何敢求到这里来,让他去帮着救人?

    云姑娘没有抬头,却像是感受到了,如今落在她身上的眼神里,流露出的惊诧不解。

    事实上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要求到这里来……她跟秦宇之间,严格来说就只是一顿饭的交情,比陌生人稍好一些罢了。

    房间内一片沉默,伏在地上的云姑娘,脸色越发苍白起来,虽说她只是一青楼女子,但平日里也是被追逐、赞叹环绕,何曾想过会在一日之间,就沦落到这般地步。

    眼眸露出绝望,她擦了擦眼泪,艰难从地面站起来,对秦宇行了一礼,转身就要离开。

    这一刻,秦宇从她眉眼之间看到了死志,想来这位临月楼的红姑娘,已存了寻短见之念。

    看着眼前这张,与廖师一模一样的面孔,以及如今心怀死志下,脸上露出的悲伤、绝望,不知为何秦宇心头突然生出触动。

    在她转身离开时,摇了摇头轻叹,“人在哪里?”

    云姑娘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猛地转身双眼露出光彩,怔怔看着秦宇眼泪又滚落下来。

    蝶儿受伤很重,没有及时进行医治,如今已是濒死状态。但对秦宇而言,当然不算严重的事,挥手召出一片黑暗,将她全身上下遮掩在内。

    几息后,秦宇转身离开,黑暗退去后露出蝶儿身影,她脸色虽然依旧苍白,呼吸却变得缓和下去,睫毛动了动缓缓睁开眼,“小……小姐……”

    云姑娘将她抱在怀里,抬头看着秦宇背影,“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旁边几个满脸惶恐婢女,此时心绪激荡下,也忍不住跟着哭了起来。

    走出残破小院,听着来自身后的哭声,秦宇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自嘲,心想我果然是个看似良善的无情之辈。

    今日救活了那女子又如何?得罪了城主府,日后等待她们的,不知会是何等遭遇。

    所以活下去,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秦宇摇摇头,将翻滚念头压下,他如今都是朝不保夕,不知日后或落得何等地步,哪里还有资格再去顾及别人。

    他迈步离开,将身后哭声抛开,回到院中等待百溯真圣传信……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

    事实上在同一时间,百溯真圣正神色恭敬,与一位须发皆白老者交谈。此人面相虽然苍老,可一双眼眸炯炯有神,散放着惊人的威慑气息,令人凛然生出敬畏!

    “百溯,如今局势湍急,继续纠缠其中,并非好的选择。”白发老人看了他一眼,“何不选第二条路?我可请大人出面,想来那位老人家,终归会给几分颜面的。”

    百溯真圣苦笑,恭敬道:“江叔叔所言有理,可这世上的事,又哪里能说的清楚?毕竟您是知道的,那位老人家当年的作风,若因我导致六殿下彻底沉沦,此事可大可小啊!”

    江城子微微皱眉,旋即点点头,“你考虑也有道理……不过看你脸色,此事似乎还有别的缘由?”

    百溯真圣躬身,“不敢隐瞒江叔叔,我之所请您来此,带我跟黑暗主宰进入帝都,另一个原因便是小侄很看好此人!”

    江城子手指轻敲桌面,沉默几息后道:“你叔叔曾夸赞过你的眼光,希望这一次也没看错。”

    百溯真圣面露愧疚,“劳烦江叔叔了。”

    江城子笑了笑,道:“无妨,想来我这张老脸,多少还能吓住一些人。”他摆摆手,“去吧,稍作准备后,我们即刻动身。”

    “是!”

    百溯真圣执礼退走,出门后有一名修行者,快步走到他身边低语几句。

    听清此人所言,百溯真正嘴角抽了下,露出几分古怪……黑暗主宰这家伙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啊!都这种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思怜香惜玉,莫非真的是雏?对一欢场女子动了心?

    站在自身角度考虑,若非是这点,百溯真圣实在想不通,秦宇为何要多此一举。

    竟还是个多情种子!

    目光闪了闪,百溯真圣压低声音,在此人耳边吩咐几句,等他起身匆匆离开后,口中轻轻一叹。

    刚才他所说的,十分看好黑暗主宰,确是他心中所想。

    尽管接触不多,可不知为何,对此人他总觉得有些莫名亲近……更隐隐有种,十分想要结交的冲动。

    若非如此,以百溯真圣的地位、背景,岂会如此主动的,便对秦宇表露出善意。

    既然想要交好,那就不妨再给对方一个人情,想来他对这个安排,也会非常满意。

    唔,那就先不告诉他,毕竟惊喜这种事情,总要在恰当的时候出现才会更加完美。

    敲开秦宇的院门,百溯真圣直接道:“我族中长辈已经到了。”

    秦宇道:“走吧!”

    两人出了临月楼,队伍已经整顿好,百余骑士跨坐在战马之上,沉默不语尽显肃杀。

    只是一眼,秦宇便从这些骑士身上,感受到了无尽血腥与杀戮味道,心头不由凛然,看向队伍最前那辆黑色的车驾,露出几分沉凝之意。

    百溯真圣小声解释,“我族中这位长辈,是来自军中。”

    没说更多,眉眼间却露出几分傲然。

    见他没有上前介绍的意思,秦宇想了想,对着黑色车驾遥遥拱手,算是表示感谢。

    如今他莫名其妙的,就多了不少强敌,正是急缺朋友的时候。

    而百溯真圣及其背后的势力,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秦宇如今最好的选择。

    为此,他不介意主动表露善意。

    但很可惜,马车中的主人,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只是淡淡吩咐,“走吧。”

    黑色车驾在“咕噜噜”滚动声中,最先向前行去,接着是百余名冷酷肃杀骑士,后面还有十几辆马车,队伍拉成一条长线。

    百溯真圣拍了拍秦宇,眼神示意后,两人闪身飞入其中一辆。

    坐在舒适柔软的靠垫上,他重重吐出口气,“好了,这下安全方面,应该是没问题了。”

    秦宇目光微闪,看来那辆马车中的主人,很是非比寻常啊!

    对他而言,这自然是好事,只不过想想以百溯真圣的身份,都要找这般强力人物护送,才敢踏入帝都之中……秦宇突然就觉得,自己进入帝都的举动,怎么看都像是羊入虎口,在自取死路啊……

    呸呸呸……打住赶紧打住!

    老子不会死,肯定不会。( 祭炼山河 http://www.xiashu7.com/1_1756/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