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都市小说 > 归一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有求于人
    虽然嘴上说的是想办法,但吴中元却想不出什么办法,至少目前还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熊族的粮食短缺问题,这时候生产力极低,温饱问题本来就没有解决,便是不打仗食物都不够吃,更何况大规模的战争所导致的额外消耗。

    此外,五道封印即将消失一事已经世人皆知,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会屯粮备荒,这时候想要易换米粮,其困难程度比平时要大上数倍。

    通过竹简汇报和请示的问题都差不多,就由掌簿书写回复,吴荻趁机将木箱里的木板拿出一些,解开捆扎的绳索,拆掉蜡封交由吴中元审阅。

    吴中元本来就犯愁,再看这些木板,越看越烦,这些机密奏折汇报的并不是政务,而是勾心斗角的小报告,张三告李四小黑状,李四举报王二麻子违法乱纪,都是类似的内容,争宠表忠的也有,这些奏折唯一的价值就是能够通过奏折的内容看出每个人的脾性以及他们跟谁关系比较好,除此之外屁用没有。

    耐着性子看完,吴中元离座起身,长出了一口粗气,“走吧,陪我出去走走。”

    这时掌簿也已经将吴中元的赈灾旨意书写完毕,吴荻命人将竹简抬下去分头传发,然后为吴中元披上披风,陪他离开了王宫。

    不同颜色的披风是勇士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三族勇士一年四季都披挂披风,四月到十月披挂的披风比较薄,属于真正意义上的披风,十月到来年四月披风比较厚,称之为大氅更为贴切。

    吴中元披挂的这件披风是全新的,两袖带有熊族巫师标记,身后刺绣的不是熊头而是龙头,他昨天才跟老瞎子议定登基黄帝,由此可见,这件带有龙头刺绣的披风是大量绣工昨晚连夜赶制出来的。

    吴中元本想跟吴荻说以后别搞这些,想了想又没说,眼下再怎么困难,身为黄帝,像样的衣服总得有一件。

    阴天,天上正飘着雪花,吴中元没有去左辅殿,也没有去右弼宫,离开王宫之后直接去了城中民居,这时候除了王族和贵族,普通族人一天只吃两顿饭,他想去看看族人都吃的什么。

    城里的情况比他预想的要好一点儿,粥饭不算很稀,量也不是很少。

    都城的族人相当于现代的城市人口,他们主要是工匠和兵卒,他们的情况没什么代表性,想要看真实情况得往下面去,吴中元转头冲吴荻说道,“你回去吧,我去别处转转。”

    “你要去哪儿?”吴荻问道。

    “我去下面的邑城和围城看看。”吴中元说道。

    “我陪你去。”吴荻说道。

    吴中元想了想,点头同意。

    二人是往南去的,晋身太玄之后,凌空飞渡一次借力可以达到八里,南面的雪比北面的要大,二人冒雪掠出几百里,来到大田地界。

    大田是有熊的粮食产区,他想来看看这里的情况,顺便看看城主吴守正有没有言过其实。

    二人没有往垣城去,也没有去邑城,而是来到了一处围城,这个村子很小,也就几十栋房舍,二人来到这里的时候是中午时分,由于雪下的很大,外面没什么人,村民都待在家里,吴中元推开房门之后险些被呛了出来,屋子里全是烟。

    见有人开门,屋里的人走了出来,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日子过的好坏一眼就能看出来,一家四口衣衫褴褛,实则衣衫褴褛尚不足以形容她们的贫苦和窘迫,因为这一家四口不是衣服破,而是压根儿就没有衣服,她们身上裹的是破麻布,兽皮和稻草。

    除了衣衫褴褛,吴中元脑海里同时浮现出的还有另外三个词汇,面有菜色,小萝卜头,灰头土脸,实际上现代人对面有菜色是没什么概念的,因为现代没有面有菜色的人,面有菜色不是消瘦,而是浮肿,脸色发青。

    由于长期的营养不良,三个孩子的脑袋都很大,与渣滓洞小萝卜头的形象差不多,也可能脑袋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大,只是因为四肢过于消瘦而显得脑袋很大。

    灰头土脸则是因为屋子里有烟,一家四口在屋里生火取暖,烟大是因为没有木炭,只能焚烧稻草取暖御寒。

    妇人并不认识吴中元和吴荻,但她却知道穿披风的都是官儿,穿紫色披风的是最大的官儿,殷勤且惶恐的邀请二人进门,然后手足无措的不知该拿什么待客。

    妇人没见过外人,很紧张,跟吴中元说话更紧张,吴荻知道吴中元想知道什么,便由她发问。

    经过交谈,吴中元知道这户人家是有男人的,但男人出去打仗还没回来,围城的勇士也出去打仗了,也不在村里。这里距大丘很远,按照时间推算,当日前往大丘参加战斗的士兵此时应该还在回城的途中。

    粟谷收割之后,一直到下雪的这段时间本应该是男人修房子,砍柴,渔猎的时间,由于男人出去打仗了,这些事情就只能由女人来做,但女人在体力上处于先天的劣势,怎么可能取代男人的角色。

    大田的土地非常适合耕种,但这时候粮食产量很低,谷物收割之后大部分都要上缴,剩下的那些根本不够支撑村民过冬,得加上狩猎所得才能勉强维持生计,但今年男人被征调打仗去了,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而眼下大雪已经封山了,打猎的难度大大增加,水面也已经结冰,捕鱼也更难了,她们怕是要饿死了。

    妇人一边说一边哭,哭的吴中元好生难受,虽然目前这种处境不是他造成的,但是这些都是他的族人,眼见自己的族人,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女人的哭声引来了村里其他妇人,见二人穿戴紫色披风,知道是本族高官,纷纷冲他们哭诉,希望能够得到救助,只道自己是死是活不打紧,只要别饿死了孩子就好。

    情绪这东西是会传染的,众人哀伤哭泣,吴中元的心情也无比沉重,在此之前他经历过许多磨难,也遇到过无数危险,但不管什么困难,他都能克服,可是此时他却感到力不从心,自己的灵气修为再高也没用,这些事情不是武力能够解决的,当务之急是给族人找吃的,不然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撑不过这个冬天。

    从进村到离开,二人停留了半个时辰,但直到临走他都没有勇气去掀开那户人家的锅盖,他不知道锅里面有什么,却知道肯定不是他想看到的东西。

    “还要往别处去吗?”吴荻轻声问道。

    “再走走。”吴中元沉声说道。

    路线是由吴中元选择的,他选择了往东南方向移动,沿途自五处围城进行了停留,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所有的围城都缺少过冬的柴草和米粮,跟有熊一样,下面的人最多也只能撑到月底,如果得不到救助,年后就得开始死人。

    到得这时他终于明白老瞎子为什么不让他再乱跑了,目前的情况也不允许他再去干别了,寻找通灵神兵一事可以后延,寻矿冶金也可以往后拖,不惜一切代价先保住族人的性命。

    入更时分,吴中元来到了大傻所在的山林,这里也下雪了,山里见不到什么活物,只有大傻在夜色之中冒着严寒开山辟路。

    大傻没有黄毛儿那么桀骜高冷,见他来到,便凑过来与他亲近,吴中元探手抚摸的同时感知大傻的情绪,除了久别重逢的欢喜,还有强烈的疲倦和耐受寒冷的痛苦。

    大傻是只昆虫,昆虫都是冷血动物,最怕的就是寒冷,这么冷的天不应该遣它劳作,在此之前吴中元的心情已经很坏了,见到大傻之后心情更是低落到了极点,眼下大傻已经超前许多,便是继续往前开辟,夷人也跟不上清理,天太冷了,不干了,带它走。

    吴中元没有回有熊,而是与吴荻乘着大傻往东去,夷人今年没有向鸟族进贡,他们肯定有多余的粮草,得厚着脸皮过去讨要一些。

    虽然此前他已经答应庇护夷人,但双方达成的共识是夷人为他们提供守城用的弓弩和一定数量的盐巴,其中并不包括粮食,这次过去属于额外请求,有求于人,如何开口?

    往夷人城池去的途中吴中元想的最多的是师兄林清明,师父死后他和林清明的日子过的也很艰难,但林清明从未让他为钱发过愁,他从未跟别人借过钱,也没拖欠过学费,上了大学之后的生活费也都是林清明给的,有句话说的好,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他之前之所以能够不尴尬,不窘迫,全是林清明在照顾他。

    而今事情轮到自己头上了,不但没有人照顾他了,还有数万人等着他来照顾,此刻他感受到了前所未为的压力,原来人生并不只有快意恩**打打杀杀,还有度日过活和柴米油盐。

    知道吴中元要往夷人的城池去,吴荻猜到他想要去干什么,见他情绪低落,便好声宽慰,“待得咱们恢复了元气,多报偿他们一些也就是了。”

    吴中元苦笑摇头,没有接话,他现在的心情就跟要到别人家借钱是一样的,除了不好意思还是不好意思,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天气寒冷,大傻飞的就慢,直到三更时分方才赶到夷人城池。

    寒冬雪夜,谁不早早歇息,二人来到的时候夷人早已睡下了,城中漆黑一片。

    到人家家里借钱已经不好意思了,半夜三更的再把人叫起来更不礼貌,踌躇良久,吴中元转头看向吴荻,“太晚了,别去打扰他们了,这附近有处山洞,咱们去那里歇一晚吧。”

    “好。”吴荻点头答应。

    吴中元送出意念,指挥大傻往不远处的山洞去,他曾经和黎别来过这里,知道东山有一处可以住人的山洞。

    山洞挺大,大傻也能进去,山洞位于东麓,生火的光亮也不会被夷人见到。

    吴中元收拾柴草,自洞口点上篝火,然后坐着火堆旁看着篝火出神发愣。

    “若不接任大吴,便不会有这些难处。”吴荻说道。

    “我是熊族仅存的王族,保护他们是我的责任……”( 归一 http://www.xiashu7.com/2_2948/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