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超凡贵族 > 第617章 歼灭
    食人魔督军已死,岗比斯先锋军在下午向灰狗村的兽人发起总攻。

    披挂重甲的迅龙骑士冲锋在前,他们排成一列,驱策六足迅龙在开拓者修筑的道路上奔跑。也许这不叫冲锋,迅龙骑士们尽量避免战兽踩踏麦田,只是迅龙此刻的奔跑速度比战马冲锋还要快一些。尽管骑士们为了保护麦田,甘愿受道路的限制,但异化战兽骇人的外形、恐怖的嘶吼、凶狠的气势足以震慑灰狗村的兽人。

    惊恐的兽人四处乱窜,有地精想进村,有豺狼人想外逃,它们寨墙的两处破口挤成一团。

    迅鸟轻骑从两翼包抄过去,他们才是真正的冲锋。两条腿的陆行猛禽对麦苗的破坏最小,兰德尔亲卫骑着它们在麦浪中高速穿梭,用紫檀战弓精准射杀那些试图外逃的兽人,迫使它们逃进灰狗村的围栏。

    近千名骑兵最后一个出场,他们不紧不慢地进入灰狗村的外围,跳下战马,手持盾牌和精铁战戟,结成战阵将灰狗村团团围住。

    领主挑选最精锐的封臣士兵作为骑兵,他们能够熟练使用长短兵器和远程弓弩,精通骑战,更擅长步战,称得上全能战士。大多数情况下,骑兵一般选择下马步战,战马主要作为负重机动,保持骑兵体能的工具。偶尔会有骑射,但绝对没有骑兵集群冲锋的战法。因为地精、狗头人和豺狼人都不喜欢密集阵型,喜欢集群冲锋的只有半人马。

    食草的战马相比杂食的半人马,无论力量、体能还是灵活性都差距明显。人类骑兵向半人马发起集群冲锋,非常愚蠢;向食人魔发起密集冲锋,那纯属自杀。

    数千兽人挤在狭窄的灰狗村,反而不利于食人魔发挥它们令人畏惧的力量。即便普通的食人魔蛮兵对青铜骑士也构成致命威胁。

    先锋军完成了部署,战斗很快就打响了。

    不过,这伙盘踞兽人的抵抗意志特别顽强,毕竟它们兽多势众,还配有简单的武器装备,整体实力堪称强大,甚至能击败一个伯爵领主,就算四个标准的高阶骑士战队也很难一鼓作气地拿下灰狗村。最主要的原因是它们已无路可逃,除了拼死反抗别无选择。

    其实从一开始,岗比斯先锋军就准备全歼这伙兽人盘踞势力,但要尽量保护麦田和灰狗村剩下的寨墙。否则,应该先驱散盘踞兽人,再从后方追杀,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减少士兵伤亡。

    强攻被困的大股兽人肯定是一场硬仗。

    种族战争没有投降者,兽人负隅顽抗实属必然,可它们的组织性却令人意外。

    迅龙骑士把食人魔督军的脑袋插在村外的木桩上,预想中的混乱并没有发生。兽人本来就是乱糟糟的,它们看到首领的头颅,依然乱糟糟,那两个白银阶的狂暴食人魔似乎不打算现在就竞争首领的位置。

    食人魔督军的大地精奴隶暂时接管兽人部族,它命令地精奴隶搬来杂物堵住栅栏的两处破口;龙脉狗头人喷吐火苗,点燃障碍物,烈焰熊熊,热浪滚滚;地精甩弓投掷的石块从寨墙后面雨点般的抛射出来,其中还夹杂着熊地精投掷的大石块。先锋军战士高举盾牌,被砸的节节后退。

    兽人士气大振,许多兴奋的地精爬上围栏,想要居高临下地射击人类战士,却被利箭贯穿身体,惨叫着摔下栅栏。村子里的地精先是一阵大呼小叫,旋即又愤怒地发起更加猛烈的反击,抛射的石块由大雨变成暴雨,从远处看,简直如同水柱倾泻横扫。盾牌防御肯定是不管用的,先锋军战士纷纷避让,还故意大声惨叫。

    地精甩弓的威力其实相当惊人,抛射的石块有成人的拳头大小,三十米内能砸断碗口粗细的小树。士兵的头部要害被地精甩弓直接命中,头破血流都算轻的,就算带有钢盔,脖子说不定也会骨折。当然,甩弓抛射的威力要小很多,可如此密集的石块攻击,铠甲骑士都不愿意硬接。

    不仅狼狈,还有危险。

    熊地精扔出来的石头足有圆瓜大小,几十磅重,而食人魔丢出来的石头干脆都是二百多磅的大家伙,凭惯性落在地上就是一个坑。

    双方隔着高高的围栏,人类的“惨叫”让兽人越发兴奋,投掷石块更加卖力,但惨叫声传来的方向也引起了大地精的注意,几只豺狼人冒头瞄了一眼,立刻被神箭手集火。气急败坏的兽人马上换一个方向,拼命投掷石块。

    兽人混乱狂热的天性使得大地精无法有效控制手下跟风的行为。如此几轮之后,从灰狗村里丢出的石块变得稀稀拉拉。

    它们没有足够的石头了。

    装备特制的护甲的六足迅龙一头撞开地精布置的障碍物,暗红的炭火漫天飞舞,异化战兽的震天嘶吼象征着白刃战的残酷序曲。

    几十头迅龙冲进灰狗村,吉莉安和荣耀骑士团的两位地元素亲和的大骑士带领骑士小队紧随其后,立刻陷入了兽人的围攻。

    主要是地精。

    这种平均身高1.3米,瘦骨嶙峋的类人生物是孱弱、怯懦的代名词,可当它们的数量占据优势,或者无路可退时,便会展现出兽人的野性和强烈的攻击欲望。地精的一生不是在逃跑,就是在追逐食物的路上,体力差的,速度慢的家伙统统被淘汰了。

    事实上,地精的身手和头脑一样灵活,某个同类被杀死,其余的地精尖叫着四散奔逃。满地乱窜的绿皮矮子在对手的眼中长的都差不多,它们潮水般散开,潮水般聚拢,叫人眼花缭乱。就像一只斑马受惊,整个斑马群都开始跑动,类似的斑纹会使得掠食猛兽晕头转向,跟丢目标。地精不是斑马,它们是彻头彻尾的掠食者,当看到猎物的屁股,总是忍不住地发起攻击,远处的地精用甩弓把石块从四面八方射过来,那些拿着短木矛和简陋短刀的地精干脆扑上去,来一下狠的,如果敌人没有反应,那就再来一下,或者跳到敌人的背上嗷嗷叫,直到敌人回头,它们又尖叫着散开,拼命缩到食人魔的脚下。

    食人魔蛮兵身高2.7米,矮小的地精对它们没有任何妨碍,它们也不在乎踩死了几只地精。它们挥舞着大棍,逮到那些被地精的分心的六足迅龙就是一顿猛砸。这些可怕的怪物力量雄浑无匹,只要一击就能把铠甲骑士打飞出去,可大木棍子抡到同伴身上,只是让它摔个跟头,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肉盾型的暴力输出单位。

    骑士当然不会被食人魔打中,他们的主要对手是熊地精。

    怪物学有种论调,食人魔和地精同出一源,是因为熊地精可以视为缩小的食人魔。它们同样的坚韧,同样的力大无穷,同样的蠢笨无脑,同样是兽人的战斗主力。自古以来,杀死骑士最多的兽人就是熊地精,它们拥有五倍于常人的力量,虽然不具备战斗直觉、狂暴或嗜血之类的种族天赋,但它们神经迟钝到不怕疼,头脑蠢到不惧死,身体坚韧到很难被一击毙命。擒抱、拖拽、撕咬是它们最常用的攻击手段,已用的炉火纯青。

    豺狼人永远是最残忍,最狡诈的嗜血杀手,它们在战场的外围趴地梭巡,绿油油的眼眸透着杀戮的欲望,时刻准备着把受伤的敌人拖过来咬死,品尝他的血肉。豺狼人出手一定有把握。如果战士的意志不够坚韧,被豺狼人盯住,难免会分心,结果就是遭到熊地精的擒抱。

    不过,最致命的兽人居然是狗头人。

    它们是兽人中的矿工和铁匠,有着怯弱又残暴的矛盾天性。作为矿工,它们不缺乏力量,还会食用某些矿物,让它们的爪子坚硬锐利,能够石壁上刨下矿物,撕开敌人的甲胄和血肉当然也没问题。

    幸好狗头人的谈不上灵巧,对身手矫健的战士没什么威胁。它们混在地精中间,爬上六足迅龙的背,用爪子撕开迅龙的锁甲和内甲防具,挖出坚韧皮肤下的肌肉。迅龙疼的满地打滚,碾死背上的狗头人和地精,却被熊地精抱住了腿脚。

    超凡骑士和神职者在战场上的作用没有想象中那样大,维克多第一时间跃上灰狗村最高的仓库顶部,射杀了三只大地精,可杀红眼的兽人该怎么打,还怎么打,它们凭本能配合作战,根本不需要什么指挥。

    这就难怪神选者能够碾压兽人,巫师一个大火球下去,立刻清空一片地精,而超凡骑士和高阶神职者都没有范围杀伤技能。维克多的怒风领域倒是可以大量杀伤地精和狗头人,可那非常消耗精力。他必须在战斗中注意保存精力,否则也不会只具现五道虚空风元素去击伤食人魔督军。

    所以,全副武装的精锐士兵继骑士之后,一队队的开进灰狗村战场。而罗兰早已带领四位高阶女骑士,翻越围栏,从后面摸进灰狗村,先诛杀那两只白银阶的狂暴食人魔,没给它们施展狂暴天赋的机会。

    也幸好,维克多提前在兽人老巢中击杀食人魔督军,否则三头狂暴食人魔带领数千兽人足以正面击溃岗比斯先锋军的攻势。

    它们拿的可都是金属狼牙棒。

    理论上,维克多一个人可以全歼这股兽人,如果它们不逃跑的话,大概要杀两个多月。它们要是逃跑,那就没办法了。

    现在,皮糙肉厚的迅龙充当肉盾,吸引兽人的火力,骑士乘食人魔和迅龙相互厮杀,用盾牌挑起几百公斤重的巨怪,顺手一剑斩下它们的脑袋;秘法战士保护精锐士兵免遭熊地精的伤害,结成十人的战斗单位,把兽人挤压到中间;高阶骑士们一剑就能带走一大片兽人的性命;纳尔森是战场上最耀眼的一个,他毫无顾忌地使用旋风斩,两把斩首巨剑所向披靡,所过之处尽是腥风血雨。

    这头笨熊嗜杀成性,不好好教育他,就算自己不死,也会把牧师累死的……维克多摇了摇头,随手一记螺旋重箭,射爆了一只拿着大棍子准备打陀螺的食人魔蛮兵。

    纳尔森的身上被白金色的光辉包裹,那是战斗牧师的神术为他补充生命内潜。旋风斩非常耗体力,还特别容易遭到食人魔抽打。

    维克多一直认为旋风斩华而不实,只能欺负地精和狗头人。但他现在深刻的认识到,无论是战斗还是后勤,地精都是最大的麻烦制造者,没有地精,任何兽人都不值一提。

    普通人类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最后一头食人魔轰然倒地,战斗接近了尾声。士兵们挺着长枪,无情地屠杀被逼到角落里的绿皮地精和狗头人,骑士小队在破损的建筑区搜索漏网之鱼。那些逃出去的豺狼人自然有迅鸟轻骑负责追杀。

    半晚时分,夕阳似血,灰狗村的战斗宣告结束。村内充斥着难闻的血腥恶臭,士兵们用毛巾挡住口鼻,开始打扫鲜血淋漓的战场,战斗牧师忙着救治伤员,而骑士贵族全部移到村外的湖泊边,扎营休整。

    当太阳落山的时候,战报送到了为维克多的手上。

    此役,岗比斯先锋军歼灭了1456只地精,3只大地精、82只熊地精、398只狗头人、177只豺狼人,45只食人魔,2个狂暴食人魔和1位食人魔督军。除了那些不在村里的兽人和少数几只成功潜逃的凶暴豺狼人,盘踞灰狗村的兽人势力被彻底铲除。

    先锋军投入50头六足迅龙参战,死了4头,重伤9头,其余都负轻伤;45名士兵当场战死,重伤37人,轻伤135人,大多是被地精用甩弓石块砸伤的;骑士和神职者没有人重伤或死亡,维克多和罗兰主要维护的对象就是他们。

    这无疑是一场辉煌的胜利,战士们欢欣鼓舞,维克多心里却是沉甸甸的。

    夜风徐徐,银月的光辉洒满静谧的湖面,士兵们围着篝火大声谈笑,维克多举足朝重伤员的帐篷的走去,听到压抑的呻吟和昏睡的呓语又听住了脚步。这37位重伤的战士有一大半是被牧师救回了性命,那些喝酒吃肉的轻伤员当中也有几十人曾身负重伤。佛利德斯牧师安排给岗比斯先锋军的12位战斗牧师已精疲力竭,依然坚持给牺牲的战士举行安魂仪式。而维克多也已经尽力了。

    这只是一场战斗,后面还有更多的战斗等待着人类国度的战士。在血肉横飞的战场上,谁敢说自己能活到最后?谁又敢说能保护自己的战友活到最后?

    维克多从来就不是一个冷酷的人,但也与高尚无缘。他经历过战斗,却是第一次见识到种族战争的残酷。英勇牺牲的战士令他感伤,但他无能为力。正如西尔维娅的希望,只求爱人毫发无伤的回家。这一点愿望,西尔维娅和普通战士的妻子并无不同,维克多和普通战士也没有区别。

    距离休息区下风处的战利品营地,一些人还在不停地忙碌着,他们当中一位身材格外高大的人正单手提着食人魔的尸体,用尖刀剔割强韧的筋腱。他的动作娴熟流畅,充满了独特的韵律感,却无人围观称赞。魁梧的身影显得沉默而哀伤,其他人的身上也都透着一股沉郁的气息。

    卡里古拉力量强横却不敢战斗,他的心灵善良单纯,这时候,通过拼命干活来消除避战的负罪感。夏洛特、银月庄园的侍从骑士、水银庄园的凶暴战士、蔷薇庄园的骑士小队、鹰狮民兵和炼金士兵全都没参加灰狗村之战,他们现在和那些负责看守坐骑的士兵一样的难堪,炼金人类除外。

    维克多微微一笑,这是他的命令,因为在这种规模的战斗中,他保护不了每一个嫡系手下。而他们中的一些人还没有做好战斗的准备。以其被他们牵扯精力,维克多还不如多保护几名参战的骑士。虽然夏洛特他们终究要参加战斗,但不该死在这里,而是在没有后援的情况和主君共同消灭兽人盘踞势力,获得成长的机会,或者像牺牲的战士那样葬于地下,甚至葬身兽腹。

    身为岗比斯王国的守护者、人类国度的传奇殿下、炼金帝国的继承者,维克多如果连庇护手下成长的能力都没有,他要力量和地位又有什么用?

    维克多不会为了挽救手下而牺牲自己,也不会像佛利德斯牧首那样公正无私,连自己的儿女都可以不闻不问。

    既然是兰德尔家的人当然会受到兰德尔殿下的额外照顾,他们至少要有成长的机会。

    维克多和西尔维娅一样的护短……好吧,不护短的领主不是好领主,自私的神职者不是好神职者。

    维克多稍稍感怀了一下英勇献身的士兵,决定去安抚一下自己的手下,心灵受挫折可不是一件好事。

    然后,他看见罗兰和吉莉安两个人一同往战利品营地走去。( 超凡贵族 http://www.xiashu7.com/3_3083/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