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夜色阑珊,春光无限

    夜色正浓,一片静谧,昆虫鸣叫。洁白的月光潮水般漫进窗户,微凉的风捎来淡淡的花香。房间里一片黑暗,只有电脑屏幕闪烁着微蓝的光。忽然间一阵刺耳的按门铃声在寂静的空间响起,惊醒了伏案而睡的人儿。

    宁小纯猛地惊醒,揉揉双眼,茫然地面看着墙上的锺。这么晚了,是谁来扰人清梦啊?她睡眼惺忪,在夜色里缓缓地走向大门。咔嚓一声,大门打开了,随即一个黑影钻了进来,门被关上的同时,宁小纯被人按在墙上。

    黑影缓缓地贴近宁小纯,属于男气息扑面而来。下一秒,温热的唇瓣就贴上她的,不容她拒绝。灵活的舌霸道式地长驱直入,撬开她的贝齿,与她的丁香小舌游戏。她的双手抵住男人的,企图推开他,但男人却如泰山般丝毫不动。她的娇喘在男人眼中却是妩媚的音籁,致命的诱惑。他加深了吻的力度与深度。

    黑暗中的男人像头野兽,尽情地索取。宁小纯被吻得情迷意乱,眼神迷离,双脚不能支撑整个身体的重量,只好整个人紧紧地攀在男人身上。

    男人的唇从宁小纯唇上移开,拨开她的发丝,暧昧地朝着她耳窝吹气,然后唇瓣重新回到她的肌肤,顺着脖子一直吻下来。他的举动引起宁小纯的阵阵颤抖。

    从脖子吻到她致的锁骨,他伸出他的舌头轻舔她的肌肤,手不安分地上她的大腿,渐渐向上移动,撩起她的睡裙裙摆,来回抚大腿内侧。他绝对是情场高手,宁小纯几下子就被他弄得情迷意乱,面泛绯色,不停地轻喘着。

    女的白滑皮肤触感给了男人抚的快感,他的手慢慢地接近那神秘的地带,与此同时他的嘴也不闲着,隔着雪纱睡裙吻上了雪峰,不顾外物疯狂地吮吸。

    宁小纯的小红豆挺立起来,男人吮着不放,轻轻地啃咬着,她发出嘤嘤的娇喘。男人的手抚上了那神秘的三角地带,准备从内裤一侧伸入,直接感受那片密林。

    宁小纯突然间一激灵,连忙用手按住男人的手,沙哑着声音说:不要!男人眸子一沈,厉声说:宁小纯,你不要忘记了,你已是我的女人了,为我解决生理问题是你的职责。

    她咬着嘴唇,小声说:我知道。随后她的手放在他的腰间,帮他解开皮带,缓缓地脱下他的裤子,男人的阳具已经勃起,即使隔着内裤也要冲破而出。她细声地道:我那个来,

    2

    宁小纯跪下来,头倾向男人两腿间,握住他的硬,举起他的硬现出他的蛋蛋,用舌头从他的蛋蛋底部径直向上舔,直到头顶部,上下来回舔,像舔糖一般。然后慢慢地含入他的,舌头盖住他头的一侧,双唇围绕着头向外一点的部转,用手握住他余下的部,左右扭动头部,而她的舌始终覆盖着头膨起的边缘,同时她的手开始上下搓动。

    男人倚在墙上,喘息着。欲的快感让他全身充满力量。他轻笑,技术进步了哦。宁小纯不说话。男人的越来越膨胀,他向前倾,想把阳具往她的口腔深处塞入。无奈的是,宁小纯没有把嘴最大程度地张开,没有完全将他的阳具含住,相反的她轻舔他头的最边缘,这可更大程度低刺激了他的快感。

    他有抽搐状,作出的条件反。宁小纯用么指摁住的最部,堵住前进通道防止他。她继续努力吮吸他的头,延迟他的喷。最终宁小纯停下动作,允许它出来了。男人一发力,如火山爆发般喷泄而出,那是多么长久而强烈。

    他的欲得到释放,慵懒地靠在墙上。宁小纯跪在地上,看着地面上的那一团粘稠的,表情复杂。男人嘴角扯出一丝坏笑,嘶哑着声音说:你过来把我小弟弟上余下的吮吸干净。

    她仰着头看着男人,不作声。男人倚在墙壁,俯视着她,目光炙热。她慢慢地爬过去,仰起头,右手抓住男人的硬,嘴巴凑上去,伸出舌头像舔冰一样把上的吸干净。她的唇角沾着男人的白稠稠的。末了,她伸出舌头往唇瓣舔绕一周,好像意犹未尽。男人看着她的享受模样,哈哈大笑起来,然后熟门熟路地走进浴室。宁小纯忽然胃里一阵翻腾,把吞下的体吐了出来。她用手背擦了擦嘴,站了起来。

    男人沐浴完毕,穿着浴袍走了出来。坐在电脑前的宁小纯对他说:今晚在这儿留宿吗?男人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她转过头继续盯着电脑屏幕,专心做自己的事。先前因为太困而趴在电脑前睡着了,后来又因为要解决这个男人的生理问题,耽误了时间,如果不熬夜完成论文,明天一定会被教授骂了。她叹了叹气。他今晚在这里留宿,明天又得清洗床单了……

    寂静的空间只有敲打键盘的声音和男人均匀的呼吸声。她偷偷的将目光转移到男人熟睡的脸庞上,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心里百感交集。

    她甩甩头,走向厨房。此时的她需要一杯提神的咖啡。打开橱柜却发现速溶咖啡已经用光了。她无奈地将空罐子扔进垃圾桶。现在这么晚了,绘里姐的咖啡店应该打烊了,今晚只好与瞌睡虫作斗争了。她在心里想着。

    她走回房间,重新坐在电脑前,快速地敲打着键盘。

    03公交咸猪手

    天空已亮,窗外传来车水马龙的声音。宁小纯从电脑桌悠悠地醒来,抬起头,揉揉双眼,伸了伸懒腰,目光转移到床铺上,那里已经空无一人,只是枕头上微微凹陷的痕迹和床上留下的余温,才让人觉得有人在此睡过。

    宁小纯站起来,走到窗户,拉开窗帘,太阳的光投过来,亮亮的,她不由得眯起双眼。又是新的一天,要努力啦。她轻快地走向浴室,洗澡换衣服。

    她走出家门,不停地打呵欠。看来她需要一杯香醇的咖啡醒醒神了。于是她改变方向,脚步转向街尾的咖啡店。

    叮铃铃清脆的风铃声响起,她走进安绘里的店里,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

    小纯,要照旧吗?安绘里拿着餐牌走过来。

    哦,是的,绘里姐,一杯卡布奇诺和一块抹茶蛋糕。她向安绘里微笑。

    安绘里看到她,惊道:你昨夜睡得不好吗,都有熊猫眼了。

    宁小纯表情夸张地捧着自己的脸,大叫:不是吧?唉,都是昨天熬夜赶论文的后果……

    安绘里笑了笑,走开了。

    宁小纯撑着头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陷入了沈思。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将她拉回现实,她从包里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男生的声音就从那头传来:懒虫,起床了吗?

    宁小纯笑了笑,说:在吃早餐呢,不要将我当做爱睡虫好吗?

    男生朗朗笑声传来:你快吃吧,我在学校等你,你不要迟到了。

    嗯嗯,那我挂了,88。挂了电话,咖啡就送上来了,她对安绘里微笑点点头。端起瓷杯,细细地缀了一口卡布奇诺,香醇的体顺着喉咙缓缓地流入胃里,好舒服啊!宁小纯的样子像小猫得到主人的抚般享受。

    公交站牌下站满了等车的人,宁小纯好不容易才挤上车,车内挤满了人,空气不流通,宁小纯艰难地握住吊环站着。车子一刹车,由于惯向前冲,她撞到了前方的大叔,大叔满身汗臭味,她条件反地与他尽可能保持距离。

    车子在路上前进着,她望着窗外一掠而过的景色,心里感慨:如果我有钱了,一定不会再和别人挤公交了。忽然间她察觉到背后有东西在自己的屁股上游离,轻抚。她心一惊,莫非是传说中的公交咸猪手?!

    大手从屁股上游离,往下,慢慢移到大腿部。大手糙,轻轻摩挲宁小纯的皮肤。手茧摩擦皮肤,带来微微刺激感,宁小纯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大手似乎感觉到宁小纯的变化,更加肆无忌惮地转到大腿内侧,直往上钻,想直捣黄龙。

    宁小纯今天是穿a字裙,宽松自由,容易下手。怎么办?绝不能让他得逞的!!前方就是红绿灯,公交车刹车停下,宁小纯佯装站不稳向前倒,脱离魔爪,然后稳住身挪回原位,脚跟往后一踩,狠狠地踩在某人的脚背上,随后手自然晃动,往某人胯下一撞,再收回手,若无其事地站着。背后传来了男子倒吸气声,他痛得呲牙咧嘴,宁小纯嘴角向上扬,正偷笑着。

    哼,知道本小姐的厉害了吧。我宁小纯可不是这么容易被人欺负的。

    下一站那色狼夹着尾巴灰溜溜地下车了,宁小纯心情愉悦,哼着小歌一直坐到学校。

    04花树下拥吻

    看着手表,离上课时间还有5分锺,她急急地朝着教学楼跑去,气喘吁吁地出现在教室门口。推门走进去,一个男生坐在后面向她挥手,她走到男生旁边的座位坐下。

    看你跑得满头大汗的。男生体贴地递过纸巾。

    宁小纯抽出纸巾,说了声谢谢。

    你昨天熬夜了是吧?男生皱着眉,语气有点责备的意味。

    宁小纯朝他笑了笑,说:昨夜要完成论文,没办法啦,不过以后不会的啦,子轩。

    男生还想说些什么,老师已经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他只好闭嘴,他是宁小纯的男朋友,陆子轩。

    宁小纯在课堂上昏昏欲睡,神不济,无奈这堂是人称梅超风老师的课,半点不能怠慢,只好与瞌睡虫作斗争。她在心里暗骂昨天的男人,如果不是他的到来扰乱了她的心神,她也不用熬到凌晨四五点,但她不能阻止他的到来,她无奈地叹口气。

    终于熬到了下课,她的瞌睡虫也跑光光了。陆子轩对宁小纯说:一起吃午饭?宁小纯点点头。

    两人步行到学校的水上餐厅,所谓的水上餐厅是依湖而建的饭堂,坐在室内可以看到窗外的清澈湖水,赏心悦目,偶尔吹来微风,更是舒服怡人。

    伯父最近好吗?陆子轩停下筷子说。

    哦……手术后情况很稳定,身体在休养中,逐渐恢复了。宁小纯看着餐盘中的米饭说,并没有抬头看他。

    三个月前父亲得了急症,病情严重,要马上做手术,需要一大笔钱,她家境不好,生活拮据,一下子筹不到那么多的钱。那段时间母亲急坏了,满脸愁容,宁小纯恨自己没用,没法筹到钱,夜夜以泪洗脸。不过,已经过去了,一切会好起来的。

    那就好了,有什么事可以找我。陆子轩扯出一丝微笑。

    宁小纯不语,突然间话题一转,抬头看着陆子轩,你的工作室筹划得怎么样?

    陆子轩看着她澄澈的眸子,竟有些不敢直视,他淡淡地开口:顺利进行中,再过一个月就可以成立了。

    哦,那恭喜了,努力吧。宁小纯笑着说。

    陆子轩愣了愣,点点头。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站起来到外面接听,在他转身的瞬间,宁小纯的笑容没了,一脸冷漠。她的心情突然间变得很坏,看着陆子轩的背影若有所思。

    五分锺后陆子轩走回来了,对着宁小纯说:工作室有急事,我要先走了。

    宁小纯点点头,说:那你先走,我待会自己回家。陆子轩在她的额头轻轻一吻,然后走了。

    宁小纯在饭堂坐了很久,然后起身离开。六月的骄阳火辣辣地笼罩着这座城市,不遗余力地散发出热量。她撑着伞走在校园内,午后的校园人很少,很安静,只有夏蝉在树上不停地鸣叫着。

    她站在花树下,微微仰着头,以45度仰角望着花树盛开的花朵,阳光透过树桠的缝隙星星点点地洒下来,伸开手掌,手掌上便有了斑斑驳驳的阳光,鲜亮而清澈。

    就在这棵花树下,她第一次和陆子轩拥吻。当时的她踮起脚尖,双手攀着他的脖子,闭上眼睛,感受陆子轩的温度。唇瓣温暖而湿软,他的鼻间气息喷在她的脸上,痒痒的。那一刻,她很幸福。

    猛地,她收回思绪,转身离开。

    她离开学校,去了银行,昨夜男人和她说:钱已经存入你的账户了。她点点头,继续在电脑前写论文。现在看着账户里多出的钱,她微微一笑,心头却是涩涩的。她按下转账作,把钱转去父母的账户里。转账完成后,她走出银行。

    05路遇熟人

    宁小纯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换床单、清洗床单。这是她的习惯,每当男人在她这留宿,第二天她一定会清洗床单。她不想男人的味道萦绕在周围,把这气味消灭掉,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

    其实这是自欺欺人的做法,一旦沦陷下去,就拔不出来。在漩涡里浮浮沉沉,怎么样洗清也抹不掉痕迹的,他的气味始终在空间萦绕,这样做只是给自己一个心安的理由。

    忙碌了大半天,看着阳台上随风飘扬的干净床单,她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电话响起,她擦干手拿起电话,来电显示是家里的,喂。她说。

    小纯吗,我是妈妈啊,我收到你的钱了,你不用给家里寄钱了,家里很好,你留些钱给自己花。

    妈妈,我在做兼职,还有我开始在一家公司实习了,收入不错的。你拿钱买点好吃的,不要省啊。还有爸爸恢复身子需要摄取营养的。你不用担心我,我很好。宁小纯说得有点心虚。

    和母亲唠叨了一会儿,才挂了电话。如果家人知道自己的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宁小纯不敢想下去。她甩甩头,把这些想法甩走,不要想太多,走下去就是了。只要家人过得好,她所付出的便是值得的。她决定今晚做一顿丰盛的晚餐好好慰劳自己,于是下楼去超市买材料了。

    她步行到附近的超市,途中经过一个小广场,已是黄昏,红霞满天,广场上只有零零散散几个人,其中一对男女吸引了她的目光。

    男人和女人在说话,言语间男人有些不满,眉头紧皱,声音分贝高了些许。女人姣好的面容变得扭曲,说了几句便掉头就走。男人走过去拉住她,两人便拉扯着,纠缠在一起。

    宁小纯心生疑惑,他们怎么了,为什么会争执了?她觉得那个男人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宁小纯眯了眯眼,瞧着男人看,男人的面貌闯进脑海里。原来是他呀,顾铭宇。只见过一次,她就记得他了。他给人一种清爽,平易近人的感觉。

    男人一把把女人拢进怀里,双臂紧紧地钳住女人的腰身。女人扭动着,大声叫着,挣扎着要离开他的怀抱。男人一气之下用嘴堵住女人的嘴,女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宁小纯看了一眼,笑了笑,离开了。( 桃色公寓之很纯很热烈 http://www.xiashu7.com/4_4570/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