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请用力吻我

    顾铭宇紧紧地拥抱着怀里的女人──洛希希,深情地看着她,温柔地吻着她红若樱桃的小嘴。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温润炽热的唇压着她的,唇瓣仿佛有电流划过,酥酥麻麻的,洛希希陶醉在其中,扭动抵抗的身子也逐渐安静下来。

    顾铭宇见她不再抗拒,由原来轻柔的吻变得激烈,嘴唇紧紧地压迫着她,辗转厮磨,释放压抑已久的激情。右手托住洛希希的后脑,左手拦腰拥住她,舌头撬开贝齿,长驱直入。唇舌柔韧而极具占有欲,洛希希的丁香小舌被顾铭宇引导着,灵活地与他的舌在口腔中你来我往,开始追逐。在唇舌来往中,洛希希的身子渐渐发热,莫名的骚热与躁动在腔迸发,呼吸声越来越重。

    顾铭宇利用灵活的舌,去舔舐洛希希的唇、舌、牙龈等处,极具逗煽情。这个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他们都像与对方依依不舍般,不断地索取,不断地用力。

    洛希希忘情地把手放在顾铭宇脖子上。顾铭宇的呼吸越渐急促,他的嘴唇由洛希希的唇瓣上移到她的面颊,她的耳朵,含住她的耳垂,轻轻地啃咬着,吸吮着。他的大手轻轻地揉捏着她的脖子。

    大手顺着脖子往下,情不自禁地来到部,隔着衣裳,大手紧紧地握住酥。宽大的手掌盖不住整个大大的房,两边的从手掌里跑出来,随着顾铭宇揉捏丰的律动,在衣服里头左右晃动,甚是诱惑。

    顾铭宇的手在洛希希的丰上兴风作浪,连续抓了十几下,暴的快感激发了欲,洛希希竟然情不自禁地嘤嘤出来:啊……啊……啊……

    两人吻得忘情,完全忽视了他们这是在广场上。当洛希希低声地呻吟着的时候,顾铭宇的吻顺着脖子下来,正要隔着衣裳吻上洛希希的时,不合时宜的童声响起:哥哥,叔叔阿姨他们在干什么?怎么这么兴奋?

    两人的激情动作骤然停止,难为情地转过来。只见一个小男孩拍了拍小女孩的头,声气地说:他们是在打啵啵,我见过爸爸妈妈做过呢。晚上他们躲在房间里,就是做这个事。他们好像还脱了衣服,在床上滚来滚去,嘿咻嘿咻……小男孩认真地回忆着。

    好像很好玩很快乐的样子哦,哥哥,小女孩讨好地拉着男孩的手说,我们可不可以做呀?我也想很快乐呢。

    小男孩拍拍膛说:好,为了妹妹你的快乐,晚上的时候,我们也试一试。

    那我们快回家。小女孩迫不及待地拉扯着男孩要走了。

    不待他们离开,顾铭宇和洛希希已经满脸绯红,尴尬地逃离现场。都是情欲惹的祸。光天化日之下,公共场所上,做完全不符合他们身份的事情。上流社会的严格家教修养荡然无存。

    两人走了很远后,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运动的激烈没有平息他们的欲火,反而火中浇油,欲火更上一层楼。顾铭宇看着满脸潮红的洛希希,心猿意马,气血冲上脑门,拉着她跑进了对面的大酒店。

    07请用力爱我

    顾铭宇拿了房间钥匙,拉着洛希希快步走进电梯里。两人在电梯里就迫不及待地拥抱在一起,激吻起来。两人扭扭歪歪地出了电梯进入房间。一进入房间,顾铭宇把门反锁,然后把洛希希按在墙上。

    顾铭宇右手移到洛希希纤细的长颈,缓缓地抚向上,碰触她发烫的脸颊,舌尖探入她张着的小口,碰触香舌。他的舌头灵活地挑动,鼓舞丁香小舌随之共舞。舌尖交缠,在彼此的口腔中来来去去,共享甜美蜜津。

    他的双手沿着玲珑曲线上下游移,抚过丰满的部,平坦的腰腹。她不由自主地双手揽住他的颈,让彼此的吻更加深入。上衣因她抬手的动作而上移,纤腰的细致肌肤裸露在衣服之外。他趁隙碰上她柔嫩的肌肤,并大胆的将衣服往上推,直至口。诱人的蕾丝内衣在他掌心下慢慢被拉高,饱满的雪跟随着他大手的揉捏而痛苦变形。手指指腹擦过蕾,转了一圈后用力夹紧,逼它苏醒绽放。

    顾铭宇用手指推高她的下巴,吻她敏感的喉心,她浑身一阵轻颤,喘息声不自觉地加重,浑身充满难以言喻的紧张感。

    希希,你好美。他轻声呢喃。他慢慢蹲下来,以吻膜拜她的美丽,细密的吻落在她身上,直到可爱的小肚脐。在肚脐下有碍事的牛仔裙阻止他的膜拜之旅,他不慌不忙地用牙齿咬开铜扣,镂空的蕾丝小裤随着拉链的往下而害羞露脸。

    他的唇隔着细致的蕾丝吻着她未曾为人所见的秘密花园。舌尖舔着花缝,藏于花唇里的花核感受到压力而硬挺。他如隔靴搔痒般的动作让她情不自禁摆动纤腰,下意识想邀请他更加深入的抚触。她的喉头发出沉重的喘息,两手揉乱了他的发,要求他给她更多的快感。

    顾铭宇的手指抚着底裤一处,恶意地突刺,刺激着洞口。她心中的渴望引发花壶深处的热潮,内裤开始湿热了。唔……洛希希抵着墙,扭动着腰,雪白的肌肤染上激情的艳色。

    顾铭宇拉下她的内裤,手指拨开花唇,火热的舌尖围住颤动的花核,双唇含入,用力吸吮。

    啊……洛希希的腰摆动得更大力,情不自禁仰首娇吟。快感一波波不断涌上,如气球膨胀般在她体内累积,直至再也承受不了,炸裂成最绚烂的花火。高潮让她的花壶收缩得更为强烈,春潮不断往外溢出。

    顾铭宇舔了下不断涌出的甜美爱,舌尖刺入口,诱引更多的爱涌出。透明的体沿着大腿内侧往下滑落,在地上形成一滩小小的水渍。

    顾铭宇褪下身上所有的衣物,他知道她的身体已经做好万全的准备,随时可以迎接他的进入。他身下的欲龙充满活力地高高昂起,急切地想要畅快驰骋。

    他迅速地把她抱到床上,然后覆上去,抬高她的雪臀,伞形前端在微颤的花口磨蹭了几下,沾满晶莹爱后,方一鼓作气推入她的湿滑甬道。她的花径紧窒而富有弹,顾铭宇一进入即被嫩壁紧紧包裹住,舒服得让他大吐长气。

    8

    他的硕大让洛希希感到不舒服,有些疼痛,但因够湿润,不会让她太痛苦。当他不断推入,直至将她的花径整个充满时,她不由自主地嘤咛一声。纤腰微动,在他体内的巨龙也跟着移动,摩擦着敏感的内壁,带来阵阵快感。

    红唇轻轻喘息,半张的眼眸笼罩着浓浓的情欲,妩媚动人,让他血脉喷张。他低低地闷吼一声,抬高纤长玉腿,以勇猛的姿态尽情捣弄脆弱的内壁,狂抽猛送,突破薄薄的珍贵的膜,长驱直入,直捣黄龙。分身一进一出,将花唇摩擦得红肿,发出羞人的交合声。

    啊啊啊……红唇不断溢出娇吟,与他的速率相应和。

    他抽送得如此狂猛,她整个人几乎快散了,放浪叫声不断溢出唇瓣。他一手扣住她的纤腰,另一手推开丰软的花唇,捏住充血紧绷的花核,拉扯揉弄。

    啊……不要……啊……娇吟完全脱序,红肿的花径奋力地吸吮他越来越巨大的欲龙,哀求着他一遍遍顶击花壶深处。她全身的血在逆流,汹涌热潮转眼间将她淹没,高潮的快感将她带上天堂。

    强烈的颤动刺激着他的分身,他低吼一声,迅速将分身抽出,将炽烫的情欲种子喷在洛希希的口上……

    顾铭宇握着分身,满足地看着白色粘稠体布满洛希希的口。因为没有戴安全套,他不敢放肆。

    洛希希用手沾了沾,放到嘴里一舔,酸酸甜甜的味道,一种全新的体验掠过味蕾。顾铭宇受到鼓励,握着巨龙靠近洛希希的嘴巴,轻轻地抖动,将余下的悉数喂给她。洛希希张大嘴巴,顺势咽了下去。

    顾铭宇看着洛希希的嘴边沾满白色的,莫名的男喜悦掠上心头。他长呼一口气,侧着身躺在洛希希身边,手不忘抚上她的丰,任意揉捏。

    洛希希伸手抱住顾铭宇,羞答答地说:现在下面有点痛……顾铭宇突然坐起来,眼角瞧见床单上的几滴鲜红,不禁烦恼地挠头。

    洛希希心慌地坐起来继续抱着他,柔声问:亲爱的,怎么了?

    顾铭宇她的头发说:你是澈的未婚妻,第一次却给了我。他知道后,你该怎么办?

    宇,我爱你,我只想把我献给你。我不要和澈结婚,我不想自己成为家族利益的筹码。我们走吧,离开这里!洛希希哀求着。

    希希,我们是不能不顾一切逃跑的,我有我的责任,你也有你的责任,逃不掉的。顾铭宇痛苦地说。

    宇……洛希希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人。

    乖,我会想办法的。顾铭宇怜惜地拥着她,吻上她的樱桃小嘴,把哭声尽数吞入口中。

    夜幕已经降临,窗外星空非常美丽,星星在一闪一闪的,就像是在眨眼睛似的,可爱极了。又大又圆的金黄色月亮挂在天空中,月光倾城。但良辰美景尤在,赏心乐事却不知在谁家谁院。

    09夜色迷情

    陆子轩与兄弟合伙的酷色视觉工作室已经做好筹备工作,下周就正式开业。为了庆祝工作室的成立和犒劳成员最近的辛劳,大伙准备吃饭、唱k、宵夜直落,好好放松一次。宁小纯也被邀请。

    大伙们去吃粥火锅。用粥做锅底,宁小纯还是第一次见到,很好吃的,她埋头吃得津津有味。突然听到邻桌的女生说电视上的男人真帅,她好奇地扭头一看,就看到了电视上神采奕奕的男人。电视上字幕介绍他是全国金融业十大经济新闻人物。

    陆子轩用羡慕的口吻说:多金又帅的富二代,这个澈命真好。如果我也生在那样的家庭里,肯定能够大展鸿图,干出一番事业。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是,是……他们应和着。

    宁小纯看看他们,情不自禁地说道:如果没有才能,也不能当选为十大新闻人物。与其羡慕别人不如付诸行动,努力往上爬。

    她话一出口,桌上的气氛就变了样。一个尖嘴猴腮的男生盯着宁小纯,取笑道:难道嫂子认识那个澈?

    宁小纯夹着的菜差点掉了下来,随后她淡淡地说:不认识。

    陆子轩看了宁小纯一眼,又瞧了瞧兄弟们,他是拿点乐子来打趣而已,谁知宁小纯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他无奈地笑着说:来,吃菜,吃饱饭咱们去唱k,high一下!众人闻言笑了笑,也继续大喝大吃。

    夜幕降临,繁星满天,饭局也落下帷幕,大伙们吆喝着去了钱柜唱k。宁小纯看着一大群男生在那里乱吼乱唱,噪声源源不绝,忍受不了,借尿遁走了出来。她在厕所里洗了洗脸,然后走出来,冷不防,手臂被人一扯,连带拉扯带到了安静的转角处。

    宁小纯抬起头,看见是陆子轩,还来不及责问,嘴巴就被人封住了。陆子轩把唇压在宁小纯的嘴上,不停地在唇上蠕动,时而轻轻地咬磨着,时而又伸出舌在宁小纯的唇上舔舐着。继而,竟然轻轻地扣开她的牙关,舌便伸入她湿润的嘴中……

    陆子轩看到她的眼里雾蒙蒙,水润润的,脸上泛了红潮,清纯同化着妩媚,那惹人怜爱的样子让他情难自禁地绕住她的舌尖,与丁香小舌追逐游戏。

    随后他用舌探索她的牙及牙龈的内外两侧,用舌尖稍用力的舔她的舌部内侧,由里向外滑舔,慢慢刺激着她,诱惑着她。宁小纯的身体微微颤抖着,气息越来越急促。

    陆子轩用唇含住宁小纯的舌,轻轻地吸吮她的舌头,动作缓慢而轻柔。大手在宁小纯背后来回抚,仿佛带有电流般,引起她一阵阵颤粟。他的舌依依不舍地从宁小纯的口中离开,跑去舔吻她的下巴。

    他的舌在下巴处久留不去,宁小纯被吻得又痒又难过,不知道该制止还是催促他往下去。陆子轩眼里充满笑意,随后将吻移往下方,一路滑吻下来,停留在诱惑人的酥前。

    陆子轩盯着宁小纯大小适宜的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嘴巴急急地凑过去,隔着衣服,落下细细密密的吻。宁小纯依着墙,微张开樱桃嘴,满脸潮红,尽量忍着欲呼出口的呻吟。

    嘴唇与丰间隔着布料,不够过瘾,陆子轩开始去解宁小纯衣服上的扣子,解开两颗,已经看到约隐约显的粉嫩肌肤。他心一喜,手指却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解扣子的动作慢了下来。他声音沙哑,染上情欲的色彩,喃喃道:我想要你……

    突然间,从转角处传来脚步声,伴随着男生们的狂吼声,宁小纯一激灵,用尽仅余的力气推开浸在情欲中的陆子轩。她背过身扣好扣子,清清嗓子,然后往k房走去,边走边说:回去吧,这儿,不好……

    10燃烧的欲望

    夜空挂着一轮大大的月亮,月亮透过云片的空隙倾泻下皎洁的光芒。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天地笼罩在迷离的气氛里。

    陆子轩把宁小纯送到桃色公寓楼下,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浸在月色中的宁小纯。此时的她周身笼罩着淡淡的光晕,迷离的醉眼分外勾人。潜伏的情欲在此时突然腾升,陆子轩舔了舔嘴唇,沙哑着声音说:不请我上去喝杯茶?

    宁小纯醉眼朦胧,挑起几头发绕在手指上玩,慵懒地说:你这几天不是很累吗,还喝什么茶?

    陆子轩凑近她,扶着她的腰,轻声细语地说:乖,我上去借个厕所,可以不?宁小纯的大脑被酒侵略了,点点头:可以,那我们上去。陆子轩的嘴角翘了起来,连忙拉着她上楼。宁小纯回到k房后,被陆子轩的兄弟们轮流敬酒,所以被灌得迷迷糊糊了。

    陆子轩从宁小纯家的厕所走出来时,正好看见宁小纯在换衣服,衬衫已经脱掉,映入眼帘的是白皙光滑的后背和黑色的蕾丝罩,他下意识地伸手触碰了自己的裤裆。嗯,已经开始硬了,巨龙想要高高昂起,像世人展示它的力量。

    陆子轩快步走过去,从后面搂住宁小纯,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的后背。宁小纯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酒也醒了几分。她挣扎着说:你干吗呢?

    陆子轩现在满脑都是旖旎的画面,他紧紧地抱着她,不让她转身。嘴唇吻上她的锁骨,她的脖子,带给宁小纯酥酥麻麻的感觉。

    他撩起她的头发,往她的耳朵里吹气,温温热热的气息,弄得她心里痒痒的。随后,他含住她的耳垂,啃咬吮吸。

    宁小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存着疙瘩,不想就这样给了他,她不安地扭动着身子。衣料摩擦间,她听到陆子轩微弱的呻吟声,她一惊,才感觉到他的已经勃起,顶着她的屁股。即使隔着裤子,她仍然感觉到它的灼热。

    陆子轩不满于现状,转过她的身子,吻上她的嘴唇。右手紧紧地搂住她的腰,左手上她的脯。

    大手隔着罩,狠狠地捏了几下,感受着这特别的柔软弹。嘴唇从樱桃唇上移下来,顺着吻到房上。他的舌头围着罩一圈圈地转着,然后又跑去舔沟,湿润润的感觉让宁小纯心猿意马。

    他趁她分心的时候,迅速解开罩的扣子,把碍事的罩扔向远处。宁小纯来不及惊呼,就被他推倒在床上,随后他的身躯覆了上去,亲吻她的房。他利用湿漉漉的舌头舔了舔晕,然后用力地吻着房,还发出诱人的吮吸声。

    宁小纯全身无力地躺在床上,任由他摆布。陆子轩用手指指尖轻触她的粉嫩头,随后再温柔地挤压,只见小樱桃立马坚挺起来,他兴奋地吸吮着她的头。他轻轻地啃咬着,她快忍不住要呻吟了。

    陆子轩的手偷偷地钻入裙子里,抚上她的大腿,嫩滑的触感让人欲罢不能。他的手在大腿上来来回回地抚着,逐渐靠近秘密花园。他一边吻着她的丰,一边隔着蕾丝底裤隔靴搔痒地着她的私处。

    他的嘴唇离开她的丰,转向肚腹和肚脐,一路吻下去。碍事的裙子被他一下子摘掉,黑色毛在蕾丝内裤下若隐若现,他的嘴巴忍不住凑过去。舌头调皮地挑了挑内裤的边缘,企图钻进去一舔方休。宁小纯难耐地扭动身体,微张着嘴吐气。

    他抬起她的双腿,把内裤扯了下来,秘密的花园一览无遗。( 桃色公寓之很纯很热烈 http://www.xiashu7.com/4_4570/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