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陆子轩像欣赏珍品一样盯着宁小纯的私处,黑色的毛浓密,覆盖着私处,让人更想一探究竟。陆子轩情不自禁地跪在床上,低下头,开始用舌头轻点轻扫宁小纯的大腿,然后从她的大唇外侧大腿部的骑缝处由下自上轻舔至她的髋骨部位,重复近十遍。

    宁小纯觉得很痒很麻,近道口部位有酸胀的感觉。她忍不住抓住他的头发,嘤嘤地低声叫着。他顺着大腿用舌头一路轻扫到膝盖下足三里位置,来回亲了几下,随后往回亲。回亲到大腿部,再重复上面的动作。

    宁小纯开始蜷动,腿不自主地摆动,发出呻吟声。敏感的她,道口附近开始湿润了。

    他抬高她的腿,张开它们,开始进攻重要据点。他用舌头把她的大唇分别向二边撬开,含住她的一片唇,用舌头扫动已经含在嘴里的它,将唇的里外二面都扫过。

    然后他换一片唇,动作依然。最后他身体稍侧,自已的嘴唇与她的唇呈平行状态,轻轻地把她的二片唇同时含进嘴里,一起吸住,舌头从二片唇中间做入抽出横扫动作。

    宁小纯感觉到欲仙欲死,舒服极了。他又开始从她的会处向蒂方向往上轻舔、慢点,舌头到达道口时左右拨动,把唇的一边拨开一边向上继续舔,一点点向蒂部位接近。

    她舒服得忍不住喊了出来,心里呐喊着:快点,快点亲我的蒂……无奈陆子轩怎么样也不去亲她的蒂,把她半吊在那里。她不想向他提要求,拼命在心里告诉自已:到了,会快亲到的。

    陆子轩看着宁小纯痛苦的表情,心里偷乐,就是偏不亲到蒂那里。宁小纯已经禁不住挑逗了,充满情欲的声音响起:快点,快点含住它,求求你……她一急,兴奋就加了几分了。

    他觉得差不多了,轻轻一笑,用湿润的舌尖轻轻地在她的蒂上轻扫轻点一下。他开始集中力夺取珍珠了。

    他一边舔她的蒂,一边用手去挠她的毛,让她加倍舒服。他把舌头从蒂下面向上挑动,随后用舌头左右地拨动她的蒂。他时不时用舌头压她的蒂,还用舌头在蒂四周搅动。宁小纯已经十分投入和兴奋了,他可以感觉到她的蒂下似乎有点筋会在跳动。

    宁小纯的春水已经泛滥了,顺势流下来。陆子轩舔了舔她的春水,满足地低吼一声,然后加快节奏,舔上一轮。宁小纯猛的一阵抽搐,看着她快到高潮时,陆子轩轻轻一放,离开她的蒂,看着她要叫喊的时候,马上含上去,她一舒服又喊不出了。他看到自己可以控制她的情绪,是多么自豪啊,满足了他的男尊严!

    他一边晃头晃脑一边用舌头飞快舔动,她的大腿越夹越紧,然后来了一个强烈抽搐动作,最后身子就放松下来了。

    陆子轩知道宁小纯的舔高潮来了。他看过书,知道女舔高潮过后,非常渴望有类似茄子的物体即时入她的道的。虽然这是他的第一次实战,但这就不用教了,他知道这年头茄子是靠不住的了,还是得靠他自己。

    12

    陆子轩坐言起行,立即用右手抚蒂,她的私处有爱流出。他再慢慢旋转式的方法触到她的道,沾湿的中指轻轻地提上去,一击即中,就碰到目标蒂。

    他小心翼翼地,像拿荔枝的力道差不多,轻轻地刮蒂,让她感觉若有若无。当然他的嘴和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亲吻她的樱桃小嘴,抚她的脖子和房。

    随后他左手扶着她的小腹,右手干活,他用食指和中指并拢从她的背后入,做快速抽,这时候宁小纯再一次感觉到欲仙欲死。

    他为了持久点,尽量让大臂贴住自己的身体,快速抽送了2分锺左右。宁小纯爽极了,她的春水源源不断地流下来,伴随着他抽送的速率,发出啧啧的声响,分外惹人脸红心跳。

    他小休息一下,继续接着用慢近慢出的方法,把她的兴奋再带动起来。他在她耳边说着荡的话:小纯,你的部真美,让人欲罢不能。是男人的都想干你!来,待会**死你……

    宁小纯正在飘飘欲仙中,听到他的话,忍不住皱起眉头,平日斯文温和的他,与现在的他相差十万八千里。难道,男人都是禽兽,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他的手指完全被她的春水弄湿了,他知道现在就可以真正的入了。他迅速抽离手指,站起来,解开皮带,脱掉裤子和内裤,巨龙已经高高昂起。

    他一鼓作气势如虎,冲进了甬道,用三浅一深、五浅一深的方法抽送着。她的道很紧,给他的带来压迫感,舒服极了。他努力地将巨龙往壁内推送,深入深处。他一直寻找着那片薄薄的膜,却找不到那个触感,他心生疑惑,是自己的方法不对,找不着北?

    他抬起她的双腿,放在他的臂弯处,把她的腿向前推,这时候她的道几乎是向上的,姿势变换的过程中他尽力不让他的滑出来,趁机下猛药,继续狂猛抽。

    宁小纯尽情地叫出来啊……啊……好舒服……啊……我不行了……慢……慢一点……

    陆子轩把顶到最深处,狂了3分锺。她双腿夹紧他,让他紧压着她的身体。他们身下的床单已经湿透了,房间里弥漫着情欲的腐糜气息。

    宁小纯再一次到达了高潮,今晚她吃的东西都消化了,现在她累得没有力气了。做爱,的确是一件消耗体力的苦力活。

    陆子轩的重气息喷在她耳边,痒痒的。她突然感觉到他颤抖了一下,然后一股热流在道里喷开来,两人同时达到高潮了。

    他直直地扑在宁小纯身上,发出满足的低吼。一些从她的私处里流出来,流到大腿部,温温热热,湿湿黏黏。

    陆子轩躺在她的身侧,一边着她的子,一边沈思:最近宁小纯对他的态度有所改变,感觉疏远了,陌生了,没有了以往恋人的亲密感。他想通过恋人间特有的方式来找回以前的感觉。更何况,他一直没有越轨,没有碰过她,他不想有一天分开了,他还没有尝过她的鲜,那就遗憾了。所以,他今晚先下手了……

    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连忙坐起来,瞧着身下的床单看,没有找到他想要的鲜红。他的眉皱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他知道有的女确实没有发生过生活,却因一些意外而使得处女膜发生了破裂。也有一些女的处女膜在破裂时出血很少,并不一定会流出道外。但是他没有看到那鲜红的象征,心里始终有疙瘩。

    宁小纯看着他蹙着眉,心如明镜,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毕竟在中国传统文化下长大的男子总有着处女膜情结,那是不是那片薄薄的膜比爱情更加珍贵?

    她累了,不想去考究,干脆侧过身睡觉去。

    13不能说的秘密

    午后的阳光,从葱郁的树叶间洒落下来,影子铺了一地。天空是难得的干净,湛蓝。偶尔飘过一朵白云,阳光倾城……

    宁小纯懒懒地坐在房间里,轻轻地点击鼠标,浏览网页。临近暑假,她开始寻找暑期工。点开一条招聘信息,她一看就有了兴趣。是寰艺金融公司招助理,寰艺是金融业的领头军,她很多同学最大的梦想就是打拼成为寰艺的一员!

    一家势力雄厚的公司即使是招聘实习助理,应该也不会聘请她这样无经验的新人的,她压就没想过会成功,但是出于侥幸心理,她还是决定待会投一份简历过去。关掉网页,她继续接着浏览实用的内容。

    突然间,电话铃声响起,打破了午后的宁静,宁小纯拿起一看,不是陆子轩,竟是宋咪咪?那晚过后,她刻意和陆子轩保持距离,陆子轩被工作室的事烦着,也没时间找她,她反而落得轻松。

    宁小纯和宋咪咪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联系了,她为什么会打电话给她?

    她刚接听,宋咪咪慵懒的声音就从那头传来:小纯,我是咪咪妈咪,本来你已经离开我们这儿了,我是不应该来打扰你的,但是呢,我是来告诉你,你还有半个月的工资没拿,还有东西落在我们这儿,你可以抽空过来吗?

    宁小纯恭恭敬敬地说:妈咪,你这是什么话呢。你对我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我应该多多问候你才是呢。我下午有空,可以过来拿。

    嗯嗯,我等你。小纯啊,你是个好孩子,真的苦了你了。宋咪咪惋惜地说道。

    妈咪,我现在很好。我待会给你带你最喜欢的葡挞……

    你真是乖孩子,妈咪没白疼你,快点过来哦……

    宁小纯和宋咪咪瞎侃了一会,然后收拾一下,就搭车过去帝都夜总会。

    帝都夜总会位于市中心繁荣地带,建筑独特,装潢华丽,富有特色。白天的帝都是寂寥空虚的,晚上却是另一番风貌,是激情的,喧闹的,腐糜的,很黄很暴力。

    宁小纯是第一次穿着白色长裙在白天出现在帝都,以前她都是出没在黑暗里,浓妆艳抹,穿着感的服饰,站在舞台上唱着暧昧的歌,接受底下男人如狼扑食的赤裸裸的注视。为了生存,她没有办法。她只能压下心里的厌恶,在舞台上尽情歌唱,发泄内心的愤懑。

    她上了大学之后,就不伸手向家里人拿钱,一直在打工养活自己。她大二的时候,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差,已经不能再干苦力活了,还经常卧病在床,这是劳过度导致的。她不仅要养活自己,还要给家里津贴,压力很大。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宁小纯认识了宋咪咪。那时宁小纯在酒楼里当服务员,刚好在走廊里碰见宋咪咪,看到她的裙子被勾破了还不知道,便主动上前告知,还把自己存物柜里的衣服给了她,解决了燃眉之急。后来,宋咪咪知道了宁小纯还是学生,但要起早黑忙生计,就介绍她到帝都驻唱。

    因为宋咪咪是那里的领班,有她罩着她,应该不会有事的。所以,宁小纯思考再三,就去了帝都。那时她刚刚和陆子轩在一起,她知道陆子轩一定不会同意她去帝都的,所以她一直瞒着他,这是她在这场感情里的心结。但是,因为后来发生的事,她的心结仿佛解开了,释然了。

    她在帝都驻唱了大半年,虽然受到了顾客的骚扰,但是都能全身而退。她不仅解决了自己的生活费,还有余钱给家里,日子仿佛好起来了。谁知,天有不测之风云,父亲突然得了急病,需要马上做手术,但是因为手术费昂贵,家里一时间凑不了那么多钱,妈妈急得如热窝上的蚂蚁团团转。

    宁小纯打算向男朋友陆子轩借钱,那时他正有一大笔前用来投资工作室。谁知,宁小纯吃了闭门羹,陆子轩左拖右脱,就是不想错过这场合伙的机会。宁小纯伤心欲绝,难道一条人命比不上一次机遇?

    宁小纯因为太担心,晚上在帝都唱歌时,频频出错,被宋咪咪叫去训话。

    人不会无端犯错。她为生计发愁,筹划着如何尽快的弄到一笔数目可观的钱熬过难关。时间,地点合适,以及措手不及的意外,再加上一点点加速反应的催化剂,渐渐将她拖入深渊。宋咪咪便是这适时的催化剂。

    当宋咪咪听完宁小纯的倾诉后,就朝宁小纯一笑,你帮我应付一个大顾客,就能解决你的燃眉之急……

    宁小纯静静地听完后,震惊在原地,目瞪口呆。

    原来是有人要收购初夜!!!

    14初见

    宁小纯需要钱,立即马上急切需要。父亲的手术不能一拖再拖了。人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只能自救。

    妈咪,我需要钱。宁小纯看着宋咪咪的眼睛说,你和我说一说注意事项,我不太懂。

    宋咪咪她的头发说:乖,你的那片膜比什么都珍贵。你只需要据男人的引导来就行。花哨技巧都是虚的,男人要女人的初夜,就是瞄准你的青涩。顺其自然就行。事成之后,妈咪把全部钱都给你,我不拿回扣。

    宁小纯点点头。她回家后,一直惴惴不安,就拿出从宋咪咪那里借来的色情片放来看,观摩观摩。

    脸红心跳的画面令宁小纯的心像被猫抓了一样,痒痒的,麻麻的。她烦躁地关掉电脑,上床捂头睡觉。

    周末,风清气爽,日光倾城。黄道吉日,宜开苞。

    宁小纯穿着清凉的衣服来到豪华的酒店,打开房门进去。房间很大,都是豪华的家私。白色纱帘在微风的轻轻吹拂下,在窗边翻飞,引动人心底想飞翔的欲望。柔软的大床安静地立在房间,等候主人,但是房内并没有男人。

    宁小纯踱步到落地窗前,眺望远处的美景。她发觉她的皮肤在空调的吹拂下起了**皮疙瘩,手心沁出一层薄薄的汗。

    原来,她是害怕的。走到这一步,很多东西将会发生变化,再也回不去了。

    不待她多想,大门咔嚓一声开了。她僵硬地立在原地,没有勇气转过头。身后的人一步一步地走近他,男人的冷冽气息扑面而来。她感知他是一个气场很强的男人。

    温醇如酒般的声音传来,麻醉了宁小纯的神经:要不要洗澡?

    她扯着衣袖慢慢地转过身,脑海里闪过无数个男人的样子?是肥胖的,还是高瘦的?是英俊的,还是普通的?是木讷的,还是明的?

    她慢慢地抬起眸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剑眉星目,鼻梁挺直,带着好看的弧度。一袭黑色的西服称得英俊的脸庞越发帅气。阳光透过窗棂投进房间,在朦胧之中,光线勾勒着他的轮廓,半透明的,模糊纯白,柔化了他的刚硬冷冽,有种微醺慵懒的美丽。

    她的心突然急促跳动起来。脸红红的,像只透露芬芳的红苹果。

    男人看了宁小纯一眼,解开领带,走进浴室。

    宁小纯忐忑不安地立在原地,不知所措。犹豫再三,她轻轻地跟随男人走进浴室。男人正在脱衣服,露出宽阔的膛,结实的腹肌。她看见男人壮的身躯,脸红心跳。

    接着男人把裤子脱掉,一丝不挂,男人的私密领域一览无遗,宁小纯紧张地转过身。男人看着她的动作,轻轻地笑了出来,然后一脚踏进放满水的浴缸里。

    他舒服地躺在浴缸里,感受水流的温柔触碰。他看着宁小纯仍然一动不动地直立着,轻声说:过来,我习惯makelove前要洗澡。

    宁小纯慢腾腾地转过身,男人忍受不了她的慢动作,一把把她扯进浴缸里。湿透了的衣服瞬间透明化,将她的完美女人曲线展露无遗。他不禁眸光一闪,喉结滚动。

    脱掉!他命令到。

    宁小纯手颤颤地解开扣子,脱掉上衣,露出蕾丝内衣。丰满的房在水流中晃动,令人血脉奔腾。男人手一伸,把内衣扯掉,覆上白嫩嫩的房,左右揉捏,弄成各种形状。宁小纯第一次被男人触碰,害羞地叫出来:先生,不要这样……

    叫我澈!男人说道,不要这样,那要怎么样?难道是这样?澈一说完,立即低下头含住滴水的鲜嫩惹人的小樱桃,疯狂吮吸啃咬。

    大手潜入水中,钻进裙子里,隔着内裤一把按住私处,猛地抚,蹂躏。

    15开苞(上)

    宁小纯还是未经人事的女生,第一次被男人这样触碰,又不能抗拒,忍不住颤抖起来。澈伸出舌头围着小樱桃打转,然后疯狂地吮吸着它,敏感的小樱桃瞬间硬了,直立起来。他浅浅一笑,转战房其它地方。他吻得很用力,发出啵啵的声响,宁小纯被弄得满脸绯色。

    澈的大手潜入水里,从内裤的缝隙边强行钻入秘密花园,直往她的私处侵略。手指触碰到花,轻轻地抚着它。因为在水里,他不知道她那里是否已经有蜜汁溢出。从缝隙里钻进去,束缚太多,他干脆抬起她的双腿,把碍事的内裤扯掉,未被人探索的领域展露无遗,两人裸裎相见。

    浸在水中的毛湿润柔滑,触手感很好,澈忍不住来来回回了几遍,还轻轻地扯了扯毛。轻微的疼痛让宁小纯皱起眉头,澈低头吻住她欲呼出口的呼声。

    他将另一手掌放在她的毛小山丘之上,手指轻轻置于唇上,么指分别置于她的大腿内侧。动作轻缓地将手按在她的小山丘上,并作圈状运动,重复这个动作十几次。

    他用手指轻拍她的唇,以每秒一次的速度进行着。然后把手重新放回她的小山丘上休息片刻,再重复前面的圈状运动和轻拍动作。宁小纯感觉到全身酥酥麻麻的,无力感油然而生。

    他轻轻地将一手指深深入她的户,慢慢抽动,然后再入另一。随后将他的么指抵住她的肛门,用力地按它,专注于活动在户中的手指。

    宁小纯被突如其来的手指吓坏了,不安地扭动身子,却让手指得更深入。下体既痛苦又愉悦,她感觉到自己要抽风了。

    他的手指在道里来回滑动,带出甜蜜的蜜汁,增加了润滑度。她的内壁很紧,紧紧地吮吸着他的手指,如果他的巨龙被这样吮吸着,一定很爽。

    他扭动手腕来增加刺激,手指不断进出刺激她的道。宁小纯被吻得喘不过气,呻吟无处释放,憋得小脸通红。

    他的手指如小鱼儿一样,游向秘密深处,寻找到g点,有力按住她的g点,像揿门铃那样,按下,松开,不断重复。两手指在道内上下按摩,每个方向按几次。宁小纯的身体不断颤抖,呼吸声越来越急促,细细密密的的汗珠布满全身,与水珠混在一起,晶莹剔透。

    澈的唇离开她的樱桃小嘴,还给她一片呼吸的天空。她急急地吸了几口气,随后伴随着手指抽动的韵律,呻吟声情不自禁地呼出口。她羞得满脸通红,全身的肌肤就像煮熟的虾子一样。

    他用另一只手拉起她的手,握住自己水下的巨龙。他的巨龙火热热的,即使在清凉的池水里也解不了渴。她的手就像被针刺了一样,急急地离开,澈早就料到她的行动,紧握着她的小手,不让它逃离。

    它是不是很可爱?我相信你会很喜欢它的。澈笑着说。

    宁小澈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感觉到手下的巨龙在慢慢发热,慢慢变大,由柔软的细变为硬硬的。

    手动起来,让我的弟弟舒服舒服。你不动我也不动,我不做亏本生意。澈背靠着浴缸边笑着说,他的手指静静地停留在秘密花园里。

    宁小纯感觉到内心很空虚,需要用东西来填满,却又不知所措。她顺着本能反应,手握住上下滑动,由缓慢到快速,美妙的速率感让澈忍不住呻吟出声。因为在水里,湿润润的,滑滑的,她有几次都快要握不住了。

    澈非常满意她的服务,也把舒服感回馈给她。手指重新工作,快速抽动起来,又快又深又充满活力地抽,带出了春水,伴随着水声和抽动速率,发出诱人的啧啧抽动声。

    宁小纯一边呻吟着,一边努力握住,为他服务。她每叫一声,手就重重地握了一下,突如其来的舒服感卷席澈全身。

    他的阳具变得巨大,胀痛感令他难受。他撤出自己在秘密花园的手指,把宁小纯推倒在浴缸的另一边,然后欺身骑上去,将巨龙握住,推到宁小纯的嘴边,命令道:含住!( 桃色公寓之很纯很热烈 http://www.xiashu7.com/4_4570/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