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开苞(中)

    硕大的阳具抵在宁小纯的嘴边,头上还沾着几滴水珠和晶莹的不明体。宁小纯无奈地张大嘴巴,澈见状把阳具塞进她的口中。

    他的阳具很大,宁小纯已经拼命地张大嘴巴,仍然觉得很吃力,感觉它快塞爆她的口腔了,她呼吸有点困难,而且有点想吐的感觉。

    舔!澈命令道。

    她只能忍住恶心反胃的感觉,顺着本能动起来。她利用她的舌头从底部开始往上舔,来回几次,她已经受不了了。她推开他的阳具,呼吸新鲜空气。

    她忍住眼泪说:对不起,我不懂得技巧,很难受。

    澈瞧着她,不出声,随后猛地抱起她,踏出浴缸,朝室内走去。宁小纯的赤裸身子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中,她的脸又忍不住红了。澈把她扔在床上,站在床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说:你自己过来取悦它!

    宁小纯被巨龙塞进嘴里的感觉吓坏了,她突发奇想,把他的毛抚平,用手握住他的,舌头轻舔睾丸。睾丸逐渐被她的唾湿润,然后她将它们全部含入口中,让它们好好沐浴一番。她不小心按住了他的会处,澈忽然轻轻地呼了一口气。

    随后她极不情愿地将湿润的唇含住他的头,绕着头后段缓缓旋转。连续不断地在这处吮吸,还顺应本能上下晃动她的头。

    宁小纯笨拙地进行着,却不知道她自己已经找到了他最敏感的地带。她不需要太多技巧,却已经很有效地令澈欲仙欲死了。

    她慢慢地含入他的阳具,让舌盖住他头的一侧,用手握住他余下的部上下搓动。她一边干活一边回想色情片里的场面。应该是这样做的吧,她之前认真地看了几遍了。澈闭上眼睛,尽情享受宁小纯的服务。

    硕大的阳具顶端冒出了晶莹的体,宁小纯用舌舔了舔,味道怪怪的。突然间阳具从她手里抽离,她被推倒在床上。澈爬上床,拍拍她的屁股说:半趴在床上。

    宁小纯闻言,自觉地执行命令。当她的身体成为拱桥姿势时,澈的大手就袭击上她的私处。

    澈拨开她的唇,让部露出,此时蒂部份较为突出,他马上凑上去用舌头舔弄、吸吮。宁小纯此时处于被动的姿势,单纯享受他的取悦,但她自觉地将腰部挺直,这样子让快感更集中。她感觉到自己那里已经是湿淋淋的状态了。

    澈已经欲火焚身了,他停止舔舐,将她的双腿抬起,双腿交错夹住他的腰部。宁小纯情不自禁地用双手缠住他的颈部。他再用手抱住她的腰部,然后猛地入她的湿润花。

    啊……痛……宁小纯皱着秀眉,忍不住呼叫。硕大的巨龙猛地冲进她的私处,差点撕破她的花了,疼痛迅速在下体蔓延。

    澈卖力地抽送着,用九浅一深的方法狂。阳具先浅进九次,使宁小纯春意荡漾,心猿意马,然后再作很深入的一掣。她感受到温柔的摩擦快感后又受到狠命的一,心动气颤,呻吟连连。

    他的头直抵户深处,冲破薄薄的膜,直捣黄龙。她即时痛得大喊出来,眼泪都顺着眼角流了出来。

    他快速抽送着,随后她又陷入了一种极度的兴奋状态中,道发生反复膨胀及不断紧缩,她体会出交合的快感。她此刻痛并快乐着。

    他的阳具还左冲右突,摩擦她户右边三次,再左边三次。此时,她又感受到来自道两壁的不同快感,欲更是高涨,不能自己。

    他的阳具在进出道时像鳗鱼游进,横向摆动身体,她的道上下壁能明确地感受到阳具擦快感,神魂颠倒,乐不可支。

    满室旖旎,春光无限,呻吟声不断。两人交合处流出很多水,混合着她的处子之血,黏黏地沾满了下体。

    她的力气逐渐被消耗掉,开始手脚发软,突然身子痉挛了一下,她达到了飘飘欲仙的无限舒服感。

    澈忍耐已久,见她已经达到高潮,就不再压抑自己,他低吼一声,猛地把炙热的情欲种子洒入她的体内……

    17开苞(下)

    澈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懒懒地拥着宁小纯,侧躺在床上,阳具还在她的花里。他闭上眼睛假寐,宁小纯忍不住转过头,细细地打量着他的俊脸。嗯,的确是一张迷倒万千少女的俊脸。

    是因为钱?旁边的男人突然说道。宁小纯一惊,连忙低下头,垂下眼眸。随后她轻轻地说:我需要钱,意外得到这个差事,能够解决我十万火急的事,所以我来了……

    房间里除了彼此的呼吸声就静悄悄了,宁小纯勇敢地抬起头,望进澈睁开的眼睛里。他的眼眸深邃得像一潭幽深的池水,波澜不惊,仿佛世间没有东西能够打乱他的平静。她试着问道:那你呢,为什么想买一个处女的第一次?

    澈眸光一闪,捏起她的下巴,淡淡地说:难道没有人教过你不要随便追问顾客的私事吗?他不待她回答,就用嘴巴堵住她的嘴。他的舌头在她的嘴里上下翻飞,销魂极了。

    他的手顺着她的曲线上下抚,引起她的一阵阵颤粟。他的嘴唇也跟在手后面,顺着曲线吻下去。亲吻她的嘴唇、耳珠、颈部、房、小腹、腰,然后到达私处。

    他抬高她的腿,亲吻她的大腿部,她觉得由上自下道口部分开始酸麻。他再用湿润的舌头轻舔她的会,她感觉到有种由下自上的舒坦的扩张感了。

    她再一次陶醉在这种美妙的感觉中,澈突然用袭击的方式,用舌头贴到她的肛门上舔触,这时候宁小纯大呼小叫,兴奋无比。

    他由会向上一路舔到她的唇处。这时候她那里已经开始水如泉涌了,透明稀释的水不断流出来。他见此状,迅速把枕头塞到她的腰下,然后挺身一冲,巨龙再次在花里腾飞。爱的腐糜气息再一次弥漫在室内。

    待再一次满足澈的欲望时,宁小纯已经筋疲力尽了,下身酸痛无比。夜幕开始降临,她赤裸地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景物发呆。

    澈头发湿湿地从浴室里走出来,看见发呆的宁小纯,内心突然闪过一丝怜惜。他眸光一闪,清清嗓子说:天黑了,该回去了。

    宁小纯慢慢地爬起来,朝浴室走去,进入浴室时她回望了一下房间。偌大的房间,被褥凌乱,衣服枕头散落在地。她撇撇嘴,笑了。

    宁小纯离开酒店的时候,已经繁星满天。她饿得前贴后背,手脚无力,懒懒地坐在公交车里,腰酸痛得很。窗外夜风吹来,很清爽。她望着倒退的景物,心里无意识地默念着一个名字:澈,澈……

    离开酒店,就应该把两个陌生人曾经的温存忘记掉,重新开始,重新生活。这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梦醒后没有掉下床就好。

    但是,有时偏偏天不如人愿,在这个安静寂凉的午后,或许注定要结束一些东西,开始一些东西。这当然是后话了。

    宁小纯回到家,打开手机,涌进来很多短信,都是陆子轩的,问她去了哪里,为什么关机了。

    她很累,懒得应付他了,干脆关机了。找点东西填饱肚子,然后上床睡觉了。次日还要回乡下的家呢,父亲要做手术了。

    18沦为情妇

    宁小纯带着钱赶回乡下,看着被推入手术室的父亲,不禁落泪了。父亲很瘦很苍白,岁月的痕迹布满脸庞,双目失去神采,疾病折磨着他,让他痛苦不堪。

    她静静地坐在走廊外,握紧了双手。母亲挨着她坐下,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道:不用担心,没事的。她转头看着母亲憔悴的脸,猛地扑进母亲的怀里,呜呜咽咽地哭泣着。她没用,现在没能力让父母安享晚年。她发誓,她一定要向上爬,她不要再让他们受苦了。

    母亲突然问道:你的钱从哪里得来的?宁小纯怔了怔,扯出一丝笑容道:向同学借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中彩票得来的。她调皮地眨眨眼,我很幸运呢,没想到一买即中。

    母亲呵呵地笑着,拍拍她手,真是老天保佑啊。

    在手术室外等了几个小时,终于等到白袍医生出来了。宁小纯跑过去问情况,医生说,父亲的手术很成功,但是过段时间还需要进行二次手术,日后需要好好调养才能恢复身子,费用应该不菲。

    宁小纯舒开的眉头又皱起来,哎,无论怎么样,父亲现在已经渡过难关了,日后的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fighting!!!宁小纯你一定要加油!!她在心里为自己打气。

    父亲在病房里熟睡,她便回家准备食物和衣物。这时候宋咪咪打来电话:小纯,你父亲的手术怎么样了?

    谢谢咪咪妈咪的关心,父亲已无大碍了。妈咪可不可以给我多安排几场登台,父亲二次手术和术后调养需要很多钱……宁小纯诚恳地说。

    小纯,登台唱歌解决不了高昂的手术费的。现在有个机会在,你能捉住它,就不需要太担心钱的问题了。宋咪咪试探道。

    宁小纯心中有不安的感觉,她迟疑地开口:那是什么?

    情妇。宋咪咪说出的两个字吓得宁小纯就要把手中的手机扔出去。她不可思议地说道:妈咪,这超出我的底线了。

    宋咪咪在那头不屑地道:小纯我和你说,这个世上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寸步难行啊。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你父亲想一想,手术做了一半,难道就拖着不做了?你父亲的老骨头熬不了不久的啊。你已经为了手术费出卖了初夜,那么还有什么底线可言?

    宁小纯听着,不发一语。宋咪咪继续说服她:你要知道,不是谁都有资本当情妇的。大顾客是看中你的初夜给了他,身子还是干干净净的。有钱人都是喜欢养着情妇给自己解决生理问题,不谈感情只谈钱,对他们来说很方便,你也能解决燃眉之急……

    宋咪咪后面说了什么,宁小纯已经听不进去了。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名字在荡漾:澈!

    他为什么要买一个女人的初夜,为什么要找情妇?为什么要找上她?她不是天香国色,不是倾国倾城,他英俊潇洒,应该还是有财有势的,他为什么会做这些事?

    宁小纯在家待了几天,看着父亲逐渐红润起来的脸色,她才放心离开。她回到城市的第一件事就是去crown俱乐部见金主。

    呵,金主。以前她绝对不会想到今后她也会有金主。她宁小纯要成为金主的女人,像菟丝花一样附在大树上生存,紧紧地缠绕着它,无论用什么方法。因为没有了大树的依赖,它恐怕也就活不成了。

    谁知金主没有见到,却见到了顾铭宇。顾铭宇说澈正在和顾客谈生意,他是澈的手下,负责来同她签合同。

    果然,商人就有商人的本色。好,签合同就签合同,以后银货两讫,她落得轻松。于是就这样,宁小纯她成为了澈的情妇,开始了另一种生活。

    19包袱

    烈日当空,日光倾城。宁小纯感觉到有点晕眩,才发觉自己站在帝都门前回忆往事了。她抹了一把汗,推门走进帝都。

    帝都里很安静,没有晚上的灯红酒绿,只有几个清洁工在干活。宁小纯熟门熟路地穿过大厅,来到后台。宋咪咪正披头散发,坐在躺椅里吞云吐雾。宁小纯恭恭敬敬地站在门边喊了一声:咪咪妈咪。

    宋咪咪灭了烟头,朝她招招手,过来坐下,好久不见,变美了?

    妈咪你取笑我……宁小纯说。

    宋咪咪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递到宁小纯面前,说:你之前来不及拿的工资,钱不多,但也是你的血汗钱,拿着。宁小纯点点头,接过。

    还有,你留在这儿的东西在储物间里。宋咪咪递给她钥匙。

    闲聊了几句,宁小纯觉得意兴阑珊,就向宋咪咪道谢后去储物间拿东西,在走廊的时候,看见一个男子摇摇摆摆地从另一头走来,浑身酒气。宁小纯贴边而走,避开他。男子走了几步突然转过身,拦住宁小纯,朝着她嚷嚷:你是不是那个什么小纯,曾在这儿驻唱的?

    宁小纯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你认错人了。说完就继续往前走。男人借酒发疯,摇摇晃晃地跑过去,使用蛮力把宁小纯按在墙上,你一定是那个小纯纯,我记得你的美丽脸蛋,还有诱人的樱桃小嘴,我还没有品尝过你的滋味,你就已经离开了,真可惜啊。他傻笑着,指腹轻轻地擦过她的唇瓣。

    宁小纯恶厌地撇过头,用手抵住他的口,尽量隔开两人的距离。她怒道:你放开我,不然我喊了。

    嘻嘻,没有人理你的,大家都在睡觉。让我尝尝你的味道我就放开你,来,亲一个。男子嘟着嘴凑近她的脸。

    她的胃里一阵翻腾,真是令人恶心的家伙。她记得他了,他是在帝都负责酒水的服务员,以前一直用色迷迷的眼看着她,还想毛手毛脚,但一直被她避开了。

    眼看着他的臭嘴就要接近她的嘴了,她猛地使出杀手!,用膝盖狠狠地撞向他的裤裆,再用力推开他。看着他蹲在地上痛苦地狼嚎的样子,宁小纯心里那个爽啊。她已不再是任人宰割的无力少女了,有仇必报,以牙还牙是她的处事方式。

    她绕过他走向储物间,储物柜里放着几件廉价的感衣服和一本笔记。她翻开笔记,看到以前自己写下的日记,撇嘴笑了笑。在帝都的惶恐不安日子已一去不复返了,她跳出了这个笼子,继而跳到另一个牢笼里。

    她用袋子装着那几件衣服走出帝都,经过街道垃圾桶的时候,顺手把袋子扔进去。这些不必要的东西留着没用,碍地方,碍眼。

    抛下包袱,轻装上阵,是她目前需要的状态。

    她脚步轻快地走向公交车站。

    20惹火烧身

    这是一间豪华气派的办公室,四周墙壁上悬挂着不少古今文人墨客的字画。门口旁边,是一套阔大的米黄色的意大利真皮沙发,左边是一排整齐的书柜,柜里放着很多专业书、简单的工艺品摆设,和几个奖杯。

    豪华的办公桌后是一扇宽阔的落地窗,站在这儿能俯瞰全市,看尽美景。阳光透过玻璃穿进室内,暖暖地洒在埋头工作的澈身上。门口传来敲门声,澈头也不回,喊了一声进来。

    厚厚的泛着菱形方格的黑水晶门被轻轻推开又轻轻合上,洛希希轻轻走了过来,她穿着波西米亚长裙,相貌俏丽,她在沙发上坐下。

    有事?澈抬头问道。

    洛希希紧张地拉扯着长裙,鼓足勇气说:我,我想和你谈谈我们的婚事。

    嗯?他眸子一闪,不解地说。

    我不想和你结婚!她大声喊出来,随后低垂眼眸看着地面。

    诡异的寂寞在室内蔓延,几十秒过去后,他略嫌清冷的声音响起:过来!

    洛希希偷偷地瞟了他一眼,看不出他的心思,她听话地走过去。刚靠近他的办公桌,她的腰身就被横伸出来的手臂揽住,跌入他的怀抱里。鼻间有淡淡的清凉的香气,清爽怡人,她有些眩晕。

    为什么?澈低沈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洛希希胆怯地说:我,我不爱你……

    商业联姻本来就不牵涉感情,利益使然,别无选择的。澈的大手抚上她致的小脸,解除婚姻,你家就没有了家提供的资金了。

    但……洛希希的小嘴被澈的嘴封住,来不及说出口的话被他全数吞入口腔。他紧紧地扣住她的腰,嘴唇轻轻触碰她的舌尖,细细品尝她的滋味。

    澈浅尝了一会才放开她,沙哑着声音说:我不做亏本生意,你解除了婚姻,那我们家的颜面何在?他再次封住她的嘴,手从裙下伸进去,来回抚大腿嫩白的肌肤。

    洛希希浑身一颤,惊得用尽吃的力推开澈,后退几步,却被澈捉了回来。她被困在办公桌和他的膛之间,她扯过自己的包包用力地抵住他的膛,企图隔开他们之间亲密的距离。

    澈着她的头发说:我亲爱的未婚妻,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洛家需要我们家的赞助,你这么任的话,怎么向洛家交代?

    洛希希红唇轻颤,说不出话。她不想因为家族利益而亲手毁掉自己的幸福,但是呢,她又不能弃洛家于不顾,她该怎么办?

    澈趁她分神,一把扯掉她的包包,紧紧地拥抱着她,封住了她惊叫的嘴巴。他用舌头去接触她的的口腔、舌头和嘴唇,为双方增添亲密感。他时而温柔,时而暴,法国式接吻让洛希希全身颤抖。澈的手袭上她的丰,隔着衣裳肆意揉捏。她嘤嘤呜呜地喘息着,声音分外诱惑人。

    洛希希坐在他的大腿上,全身发软。突然感觉到下面有东西顶着她的屁股,灼热灼热的。她利用空闲的小手往下一抓,触碰到了一条硬邦邦的铁。她已经经历过爱之事,顿时明白那是什么了,她的手急急地离开,谁知被澈的大手握住,强迫着她去握住硬。洛希希羞得满脸通红,呼吸更加急促。

    澈的唇离开她的樱桃小嘴,她方能大口大口吸气。手下的硬越来越壮,灼得她手心发热。她想要甩开他的硬,手不安分地动着。

    不要动!!澈低吼出来。这个女人真的是自己惹火上身,不值得同情。难道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动来动去,就是帮男人活动活动阳具吗?都快要勾起他的欲火了。

    洛希希怔住了,不知所措。澈低下头,隔着衣裳吻上她的丰。她再一次惊呼起来,用手推他,却被他反手按住,动弹不得。

    正当她惶恐不安的时候,不合时宜的急促敲门声打破了满室的暧昧。澈抬起头,不满地道:谁?

    总裁,是我,顾铭宇。门外的人回答道。( 桃色公寓之很纯很热烈 http://www.xiashu7.com/4_4570/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