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抉择

    澈饶有趣味地看了洛希希一眼,放开她,整整衣领,清清嗓子,然后说:进来吧。

    顾铭宇进来的时候,洛希希正正襟危坐地坐在沙发上,一瞬不瞬地盯着地面。顾铭宇状似无意地瞧了她一眼,看着她微微凌乱的长发和微肿的红唇,握住文件夹的手青筋暴露。

    他在办公室的时候突然接到洛希希的电话,接通后那头却无人回应,当他准备挂掉的时候,突然传来洛希希的惊叫声,随后变为嘤嘤的轻喘声,以及澈的说话声。他的心一下子慌了起来,澈这个时候是在公司的,那么他们一定是在总裁办公室里,他不知道这通电话是洛希希打来求救的还是无意中按错的,无论怎么样,他都不能静坐下去了。他随便拿起桌上的文件借故跑来这儿了。看情况,应该没有什么严重越轨的事情发生。

    越轨?!他突然无比沮丧,她是澈的未婚妻,做亲密的事情应该不能称为越轨。唉。

    有什么事吗?澈打断他的沈思,不耐烦地问道。

    哦,总裁,这是这次招聘助理筛选出来面试的名单,请过目。顾铭宇低着头双手呈上。

    澈接过文件,悠闲地坐在办公椅里,随手翻开看了看,状似随意却隐含威严地说:这等小事暂时不需要我过目吧,顾经理。

    对不起,总裁。这次总裁也需要添一位助理,所以我自作主张拿来给您看看有没有合眼缘的。顾铭宇搪塞着,冷汗津津。

    哦,这样啊,顾经理还真体贴。澈意思意思地瞧了几眼,最后目光停留在一张清秀的脸蛋上。他眸光一闪,顿了顿,把文件夹放在桌上,随意地点了点,嗯,这个挺合眼缘的。认真选拨一下人才,事后拿面试录像给我看看。

    顾铭宇目光落在那张照片上,心领意会地点点头。

    澈瞧了洛希希一眼,对顾铭宇说:你帮希希叫部车来,送她回家。

    是,总裁。顾铭宇走到洛希希身边,做了个手势,道:洛小姐,请。

    洛希希抬起头看着澈,欲言又止,最后站起身,跟在顾铭宇身后走出去。澈的声音在他们的身影快要消失在门外的时候响起:公司要的是实力,不是合眼缘就行,知道吗。

    他身为寰艺的总裁,公私分明,张弛有度,有着超人的谋略思维,确实是令人佩服。顾铭宇在心里赞叹。他转过身,对他点点头,然后和洛希希一起走出去了。

    澈转过椅子,望着落地窗外的世界,阳光洒在身上很舒服,他慵懒地闭上眼睛。

    顾铭宇打算亲自送洛希希,他和她走出大厦,来到停车场才一把拥抱着她,着急地问道:有没有事?

    洛希希靠在他的怀里,摇摇头。她轻轻地说:宇,我很辛苦。我不想待在澈身边,但我又不能逃跑,这种生活何时是尽头?

    顾铭宇怜惜地着她的头发,柔声道:待我帮寰艺完成几桩大生意,然后向澈挑明我们的事,相信他会成全我们的。

    真的吗?洛希希问。

    嗯。他点点头。其实他心里也没有底,不过没有尝试过就不会知道结果,为了怀里心爱的女人,他只能拼命地为寰艺卖命工作。

    22良辰美景

    宁小纯走出寰艺大厦的时候,太阳正好升到头顶,阳光毒辣辣地倾洒下来。她抬手遮住耀眼的阳光,心里一阵雀跃。昨晚她接到寰艺的电话,通知她今天来面试。那一刻,她兴奋得在室内转圈。

    你想呀,寰艺是这么知名的大公司,单单是凭她的学历,都很难入人家的眼呢,想不到她竟然过了寰艺的最初简历刷选的一关,她能不惊喜吗?因为心情雀跃,面试时的状态还是挺不错的。即使面试不能成功,她也满足了,毕竟是高手云集,她能挤进去也算不错了。

    中午好好地犒劳了自己,她就卯足全力复习,期末考试不能挂科,她还要拿奖学金呢。正当进入学习状态时,手机就响起来了。

    是陆子轩。自那晚起,他们已经差不多一周没见面了。不知道是他忙于工作室的事还是有意不见面。唉。

    今晚一起吃饭吧,陆子轩在那头说,老地方等。

    嗯,好的。宁小纯答道。

    话不到几句,就结束了这通电话。似乎有更大的鸿沟横隔在他们之间了,哎。宁小纯甩甩头,继续专心埋头于书堆里。

    傍晚时分,宁小纯梳洗了一番就坐上公交去老地方。老地方是他们初次见面的地方,位于学校的临街,是一间富有特色的自助餐厅。

    那时候宁小纯所在的社团在这儿聚会,宁小纯端着盘子在菜点台徘徊,眼尖地看见最后一块提拉米苏蛋糕,正当她对蛋糕垂涎三尺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先下手为强,把提拉米苏夹走了。

    她怒气冲冲地抬起头去瞪程咬金,陆子轩清秀干净的脸就映入眼帘,他清澈如池水的眼眸里清晰地倒影着她目瞪口呆的傻样。她突然羞红了脸,支支吾吾地说:那,那蛋糕是我,我看中的……

    陆子轩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突然笑了,把盘里的蛋糕递给她,笑道:还给你了。宁小纯接过,点点头,轻声说了声谢谢就掉头走人了。于是两人就这样相识了,后来就开始了恋爱,一切顺其自然,是那么的简单。

    她下车后就看见了站在门外的陆子轩,他穿着一身休闲服,干爽帅气,夕阳余晖投在他身上,他周身笼罩在光辉中,朦胧梦幻,吸引了不少花痴女生的目光。

    她快步走过去,喊了他一声。陆子轩她的头发,拉起她的手,说:进去吧,我饿了。

    宁小纯托着盘子站在菜点台边,目光快速扫视食物。陆子轩突然把手里的托盘放到她眼前,里面放着两块美味的提拉米苏蛋糕。她的心弦突然被轻轻地拨动了,她朝他露出一个微笑。

    在饭桌上,陆子轩说:这几天我都快被工作室的琐碎事缠死了,没时间陪你,你不会生气吧?宁小纯摇摇头。

    今晚我陪你去看音乐喷泉,好不好?他问。她点点头。

    结束晚饭后,两人相携走在海滨边,晚风习习,很舒服。在堤岸边有几对情侣在窃窃私语,或在偷偷接吻,气氛很暧昧。陆子轩的手不自觉地从宁小纯的肩膀下移到她的腰。

    两人一路沿着海滨行至市中心,音乐喷泉准点开始表演。千变万化的喷泉造型及五颜六色的灯光变化与音乐保持同步,达到了喷泉水型、灯光及色彩的变化与音乐情绪的完美结合,使喷泉表演更加生动更加富有内涵。

    良辰美景,纯色无暇,春光无限,春宵一刻。突然这几个不搭边的词语撞进了陆子轩的脑海里,他侧头看着宁小纯映在彩光里的脸蛋,心痒痒的。

    不待喷泉表演结束,陆子轩就拽着宁小纯离开了。两人再次沿着海滨走去车站,海风夹杂着淡淡的不知名香气飘来,刺激人的嗅觉。顺着风速,传来了令人脸红心跳的女子嘤嘤低吟声,刺激着人的听觉。

    陆子轩一把扯过宁小纯,把她带到旁边有大树遮挡的岸边,在月光的照下,他看准她的小嘴,猛地吻上她。舌头突破贝齿的阻扰,成功钻进口腔里,采集她的甜蜜。灵活的舌在她的口腔里辗转舔舐,随后离开小嘴亲吻她的下颚,还亲出一些声音。

    这种愉悦的和声震动通过她的骨头传递到她的内耳,同时刺激到皮肤上,她的身子有点无力。他按摩她后颈发际线的地方,从头发向脖子的方向抚,增加她的快感,带她悄悄进入快乐的境界。

    陆子轩沙哑着声音说:今晚去你家……

    宁小纯自沈迷中清醒,她慢慢地推开他,转过身看着海面,淡淡地说:我明天有场考试。她向前走了几步,随后说:回去吧。

    陆子轩看着她的背影,手不自觉地握紧拳头。

    23高跟鞋

    宁小纯走出考场的时候,阳光正好明媚起来,和煦地透过枝桠星星点点地泻在她的身上,耳边响起夏蝉一阵阵嘶鸣声,空气里弥漫着芳草的清新。她当掏出手机正好有电话进入,她快速接听。她站在原地应答着,当那头挂了电话,她仍然握住电话,维持接听状态。过了一分锺后,她才打破石化状态,激动地跳起来,真想找一个地方大喊大叫,她真的是太兴奋了。

    这是寰艺打来的电话,告诉宁小纯,她被寰艺录取了,下周正式上班实习。哎呦,多么令人惊喜的消息!她一个人站在原地笑起来,旁边经过的同学都奇怪地看着她,以为她疯了。

    宁小纯顾不了这么多,脚下生风,轻快地朝校门跑去。她现在就要去商场购物,买职业装,买高跟鞋,哈哈!

    夜幕降临,宁小纯满载而归,看着手里的战利品,她心里的欢乐泡泡满满的。嗯,要努力工作,把这些钱赚回来。

    她放下东西洗了个澡,舒服地坐在床上,捶捶腿,揉揉肩,其实逛街也是一件累人的活。她拿刚买的10厘米高的金属细跟露趾细带凉鞋出来瞧瞧,第一次穿这么高跟的鞋子,不知道走路会不会跌倒。

    坐言起行,她立即穿上高跟鞋,在屋里走了一圈。她千辛万苦地扭扭歪歪走到大厅,扶着墙稳住身子。惨了,真不该买这么高的高跟鞋,真是活受罪。突然间门铃响了起来,她慢慢走过去,从猫眼里瞧外面的人,澈的俊脸赫然钻进瞳孔。她赶紧打开门,把他请进来。

    澈进入屋,饶有趣味地看着她的高跟鞋,宁小纯赶紧脱下鞋,解释道:刚买的,就试穿一下。

    澈没有答话,看了看穿着浴袍的她,径直走进浴室。宁小纯当下了然于心,静静地坐在床边,等待为他服务。

    这时手机突然响起来,一看,竟是陆子轩。她赶紧按下接听键,无意识地压低声音说:子轩,有事?

    你现在在家吗?我想见见你。陆子轩在电话那头说,声音有点压抑。

    宁小纯头脑迅速运转,她是不可能向澈下逐客令的,何况她也不敢,唯一方法就是不让陆子轩来公寓。她心虚地说:抱歉,我现在在一个姐妹家,她失恋了,我要陪着她,所以现在不能来见你。

    不在家?真的不能来见我?陆子轩追问道。

    宁小纯觉得他很奇怪,便讨好地说:真的不能离开她,她需要人安慰,我明天去找你吧,好不?

    很好。他没等宁小纯回话就挂掉了,宁小纯疑惑地瞧着电话,他怎么了?

    澈头发湿漉漉地从浴室出来,裸露着上身,露出壮的男身躯,下半身只围着一条大毛巾,引人遐想。

    他见到宁小纯已经把高跟鞋脱掉了,便命令道:穿上它。宁小纯不解地看着他,他邪笑道:我们来玩一些别的花样。

    宁小纯的心突然急促跳起来,不知道是因为对未知的兴奋还是恐惧。

    澈走到窗边拉上窗帘,然后走到床上坐下,看见宁小纯还没有穿上高跟鞋,蹙着眉不满地道:穿上!

    宁小纯只好听话地弯下腰穿鞋子,突然间背上一凉,浴袍被人扯开,滑落到腰身,露出光滑的后背和诱人的雪。她还保持着弯腰穿鞋子的姿势,雪随着她的动作而左右晃动,他的长臂搂住她的腰肢,清凉的嘴唇袭上她的背后。

    宁小纯尴尬地保持着不变的姿势,感受着清凉的唇瓣在皮肤上移动的舒服感。他的唇从后颈顺着曲线吻下去,把后背领地全部占领。随后他手一甩力,把宁小纯反转揽住,吻上她的锁骨,伸出舌头舔舐。

    宁小纯终于可以变换姿势了,她仰起头,舒服地看着天花板,酥有意无意地摩擦着澈的膛。

    澈的唇由锁骨移到酥,他先用指尖轻触头,然后再温柔地挤压,吸吮。头很敏感,一会儿就坚挺起来。他一边吮吸着左边房,一边用手揉捏右边雪。宁小纯拼命忍住欲呼出口的呻吟。

    他暴地脱掉她滑落到腰肢的浴袍,然后把她推坐在床上,抬起她的双腿,搭在自己的肩上,埋头于她的秘密花园里。

    他往花口吹气,温热的气息弄得她下面痒痒的。他的长舌入她的道内搅动,随意搅动都让她虚空无力。他随后把舌头卷起来再次入,虽然入得不多,但让她觉得下面很胀。他还用舌尖轻挑她的唇中缝,惹得她全身颤抖,舒服感无法言语。

    2469不调头

    澈不再挑弄她下面了,要求她趴在床上,身体成为拱桥姿势。她听话地趴着,目光迷离,内心空虚得很。他看着她翘起的白晃晃的屁股,笑了笑,凑上去,用舌头左右拨弄肛门并往上舔,肛门、道口、小唇都好好地逐一舔弄,宁小纯忍不住呻吟出来,新奇的感觉在身体内蔓延。

    他将脸靠近道口反复舔动,用舌头、嘴唇在道口上下反复的舔着,深入探索,摩擦刺激着。在舌头碰上鲜嫩的蒂的时候,他把脸朝下让鼻尖、上嘴唇轻贴住蒂,以舌尖慢慢地去抚弄,慢慢地吸吮,还发出一些吸吮的声音,让人脸红心跳,增加兴奋之意。

    宁小纯的手紧紧地抓着床单,香汗开始顺着脸颊滑落,呼吸越来越沉重,嘴唇一张一合,发生微微的呻吟声。膛随着呼吸上下起伏,雪也在空中摇晃。

    澈将脸侧向一边,在双腿之间一面摇头一面快速地从蒂、小唇、道口直到肛门的部分反复地给予刺激。他在摇头的时候,舌尖也快速有力地给部强烈的刺激。

    他用舌头舔肛门以手指攻蒂,让手指在部游走,抚弄蒂挑起快感。还顺便试探地感受充满爱的道,让手指上黏着湿答答的爱,在部里激烈地爱抚着。

    宁小纯已经渴不可耐了,不自觉地扭动着身子,屁股晃动,让他的手指与花更加亲密接触,水开始源源不断地涌出,黏满大腿部。

    澈从她的秘密花园里抬起头,看着她满脸潮红,妩媚诱人的样子,露出一丝笑容,拍拍她的屁股道:不能只有我为你服务,我们来69式。

    宁小纯半趴在床上维持着拱桥姿势很久了,手脚都有点僵硬了,这时不需要再这样,她很乐意。澈躺在床上,面朝上,宁小纯爬过去调皮地利用穿着的高跟鞋隔着大毛巾轻轻地蹭了蹭他昂起的巨龙,继而用鞋尖顶了顶,澈感觉到微微的刺痛感,但后面又有着舒服感,爽极了。

    他握住她的玉足,手一用力把她扯倒在床上,瞧着她说:快点,我的巨龙在等着你。宁小纯瞟了他一眼,随后反趴在他身上,解开他的毛巾,让巨龙出来透气。

    他的巨龙已经开始发热了,嗷嗷叫嚣着。她撸了撸头发,然后握住他的巨龙,伸出舌头慢慢地舔舐,从他的底部开始,舔到头处。她听见他的嘴里溢出舒服的喘息声,她扭动屁股,示意他也要劳动。澈的嘴角向上翘,然后微微仰头,用舌头舔舐她的蒂。

    她舔舐完,慢慢地将他如铁的铁含入嘴中,头做绕圈运动,来回绕圈时,他的在她的口中左右翻转,触及不同的部位。他全身舒畅,感觉到很舒服,便用手狠狠地揉捏她的雪,加快舌头舔舐的速度。

    宁小纯忍不住发出几声湿润的啧啧声,让澈神魂颠倒。他有心地含住她的蒂不动,只是含着、吸着她的蒂,舌头不做任何动作,也不碰到蒂。这时候宁小纯的蒂充血肿涨得很,她舒服得很痛苦。

    她的双唇围绕着头向外一点的部,激动地用手握住他余下的部,左右扭动头让舌始终覆在他头膨起的边缘,同时她的手上下搓动,巨龙越来越膨胀,她的嘴都快塞爆了。

    澈想狠狠的修理一下她,他继续舔她红肿的蒂,看她微微扭动腰肢,左躲右避的,他忍不住开心起来。

    宁小纯已经浑身轻颤,无力之极,一阵热潮袭来,她全身抽搐,飘飘欲仙一般,她停止抽动阳具,趴在澈身上,一动不动。

    她知道,她来高潮了。她脑子里除了极端兴奋的感觉外,就没有其它想法了。

    澈等了一会,猜想她应该已缓过劲了,捏捏她的雪,道:起来,开胃菜吃完,我们开始吃‘正餐’!

    25凤凰4式

    宁小纯侧躺在床上不想动,澈看不下去,一把拉起她,指着地面道:下来。她媚眼骨碌碌地转了几下,思考着为什么不是在床上。

    澈站在床边,双手伸过来把她抱下来,宁小纯穿着高跟鞋,在原地扭了扭,差点跌倒。澈露出一丝邪笑,发布命令:我们来玩玩新花样,享受天堂般的快感。

    他伏在宁小纯耳边说了几句,她满脸绯红,心跳急促,扭扭捏捏地站稳,向前下弯腰,双手握住自己高跟鞋的两个鞋跟,自然翘臀。高跟鞋让宁小纯的大腿小腿保持紧张收缩,拉长了她的小腿曲线,让澈赏心悦目之余激情勃发,他迫不及待地要开始了。

    高跟鞋做爱的凤凰4式,第一招凤啄水,当当当,开始──澈在宁小纯后面站好,揽住她的腰胯部,猛地从后面进入。宁小纯忍不住叫了出来,这种体位他们还是第一次尝试呢,很新奇。幸亏花已经湿润了,他的巨龙进入容易,她不会太痛。

    澈抱紧她,以免她被自己冲击的向前倒。宁小纯的柔韧好,她把头靠在膝盖上,双臂抱住小腿。她弯曲收紧,感觉紧握感强烈。澈发动马达,全力抽,噗滋噗滋的靡交合声在室内响起。他进去,顶进她最深处。因为他的进入,她的身体在他身下痉挛颤栗,她的喉间发出猫咪一般的呻吟。

    他的下身不断地撞击她的身体,她那里是如此的狭小紧窒,花壁紧紧地包着他的巨龙,他舒服得仰起头,喉结不断滚动。她的部早已淋淋漓漓全是蜜水,口里已是不成音调的呻吟声。

    她的腰已经酸的不行了,全身脱力。澈瞄了她一眼,开始凤凰4式的第二招凤反展翅──他扶起她,抬腰至水平位,她双手向后反伸,他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臂,身体后仰,用力冲击。宁小纯身体前倾,摇动臀部。她就像一只展翅的凤鸟,扭躯欲前飞,很美的感觉。

    俗云:九浅一深,右三左三,摆若鳗行,进若蛭步。这十六字足以描绘男人在交合时应有的技巧,澈也发挥得淋漓尽致。他的头直抵户深处,她陷入极度的兴奋状态,道反复膨胀及不断紧缩。宁小纯的娇喘与浪叫也几近声嘶力竭。

    澈乘胜追击,实行凤凰4式的第三招凤抬头──她的腰又累了,他扶她站直,从后面环抱她,握紧她的双。宁小纯后仰头靠在澈前,反手抚他的腰臀。由于这时宁小纯自己可以平衡了,因此可以上下运动腰胯,配合他的冲击。

    一阵阵的暖流与快感袭向宁小纯的内心深处,她粉颊绯红,情欲高亢,身体一阵阵痉挛,满是热汗,气喘吁吁。房内全是噗滋噗滋的交合声,不绝于耳,痛楚与情欲交织,宁小纯的心脏砰砰突跳,头脑是一片空白。

    继续进行第四招丹凤朝阳──宁小纯这时抬起一只高跟鞋,踩在床上,单足着地,双臂平举,澈在后平托住她的双臂,两人手指互握,他作猛烈冲击。

    他的巨龙在进出道时,采用像蛭虫走路一般,一上一下地纵着身体拱进。她紧紧地夹紧澈的手指,缠绕的手指明确地告诉澈她的感受。她的道上下壁能明确地感受到擦快感,她神魂颠倒,乐不可支。

    随着二人啪啪的交合声又接连不断的响了不下百十下,宁小纯的玉脸写满了欲仙欲死的表情,妩媚动人,勾魂秋水,配上娇腻入骨的吟唱,添上如火的情欲越加妖娆入骨。她突然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她的酥养已至最高点,一股滚烫的直冲澈的头。她紧紧地攀着澈,澈也发出一声满足的哼哼声,两人互相热烈交缠而达到高潮。

    宁小纯全身酥软,累瘫在澈身上。澈也满身汗水,喘着气,头发湿漉漉地贴在额头。澈全身舒畅,拉着宁小纯双双倒在柔软的床上,闭目休息。( 桃色公寓之很纯很热烈 http://www.xiashu7.com/4_4570/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