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透明睡衣少女

    当桃色公寓里上演着巫山云雨,满室旖旎时,一个挺拔的身影静静地立在楼下,望着拉上窗帘的房间,握紧了拳头,青筋暴露。

    她骗我。陆子轩的脑海里只有这样的一个念头在翻转,宁小纯给他戴绿帽了!

    陆子轩原本是来找宁小纯的,当他来到公寓的时候,竟然看见一个男子的身影出现在宁小纯的房间里,他立即怒了。他掏出手机打给她,她竟然骗他,说什么她在朋友家安慰失恋的姐妹。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他清清楚楚地目睹到这一切,不会有假的。

    他不知道他这顶绿帽戴了多久了,呵,他真是太失败了。之前他和她发生关系,因为没有见红,他就在怀疑她的处子之身,现在,呵,她的初夜果然已经奉献给别人了。他心中不忿,实在是吞不下这口气,他的男尊严何在?

    他怒不可遏,怒气冲冲地跑上公寓,当他站在宁小纯家门口的时候,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强行破门而入,抓奸在床,一拍两散,还是冷静下来,以后旁敲侧击,将她拉回正道?

    他将耳朵贴近大门,倾听屋内的动静。他隐隐约约地听到令人脸红心跳的女子放浪的呻吟声,他的头脑嗡嗡地直响,手握成拳,手指骨节咯咯直响。

    他苦笑地后退两步,压下内心的怒火,他现在不能冲动,他要查出那个男人是谁,他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陆子轩狠狠地瞥了宁小纯的家门一眼,然后转身下楼。这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他抬起头,看见一个妙龄女子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裙,手里提着一大袋垃圾走下楼。

    白色的睡裙,料子薄薄的,明显透露出里面的风景。极具曲线美的身材,雪白的肌肤,修长的腿,黑色蕾丝罩和蕾丝内裤,朦胧诱人。她的沟可以明显看得到,饱满的双峰明显高耸,令人血脉膨胀。陆子轩顿感下体一阵胀痛感,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单洁儿看见陆子轩,大吃一惊,桃色公寓里住着四个女生,她以为这个时候公寓里是不会有男人在的,所以她才敢穿着睡衣跑下楼。她瞧了陆子轩一眼,脸一红,拖着垃圾袋飞快地走下楼。陆子轩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背影,喉结滚动,忍不住咽咽口水。

    单洁儿扔完垃圾小心翼翼地走上楼,耳听八方眼观四方,没有瞧见陆子轩的身影。她感觉到很奇怪,她没有见到他下楼,那么他现在是在某间屋子里?

    这样一想,她轻松了,不用再尴尬了。她快步爬上自己的楼层,却看到陆子轩倚在她家门口,楼道昏黄灯光投在他身上,模糊了脸,看不清他的表情。单洁儿目瞪口呆地立在原地。

    她心一惊,头脑里突然冒出很多奇怪的话:月黑风高杀人夜,良辰美景办事时,灯红酒绿菊花残,鱼水之欢正及时,火树银花不夜天……啊啊啊啊啊,她怎么了?她下意识地敲敲自己的脑袋,把陆子轩当做透明的,无视他,想要直接开门钻回家里。

    当她打开锁,握住门柄的时候,旁边有人凑近她,一只大手覆上她的手,指腹来回抚她的手背,还朝着她的耳朵吹气,温热的气息弄得耳朵痒痒的,她全身仿佛有电流划过,酥酥麻麻的。

    单洁儿勇敢地抬起头直视陆子轩,断断续续地说:你,你是谁,你,你想干什么……陆子轩不语,大手偷袭上单洁儿的胴体,顺着曲线一路抚下来。单洁儿颤抖了一下,推开他,闪身钻进屋里。她的门还来不及关上,陆子轩就闯了进去。

    屋里只开着微弱的照明灯,陆子轩的目光往屋里环绕一周,确定她是自己一个人住的,才敢行动。他把她压在墙上,轻轻地抚着她的脸蛋,用诱惑的声音说:你好美,就像天上的仙女般,令人忍不住想好好怜惜你。

    单洁儿惊得大叫,却被陆子轩吻住,惊叫声被滴水不漏地吞下了。她望进他深邃的眸子里,却被他眼中的忧伤惊住,这个男人身上有着忧伤和愤怒,配上让人转不开目光的俊脸,真的是秒杀了她这个宅女。她奇迹般地安静下来,没有再反抗,只是死命地盯着他,看到他的眼里去。

    陆子轩看见她安静下来,嘴角翘起了弧度。女人都是这般放荡,水杨花,宁小纯是这样,现在眼前的这个女子也是这样。大夜晚她竟然穿着这么感的睡衣出现在陌生男人面前,没有一点危机意识,就说明她也是一个随随便便的女人。不吃白不吃,他就和她来玩一玩一夜情。

    看她的样子都是已成年的了,她也没有反抗,不会构成强奸罪。他邪笑着,加深了这个吻。

    27鱼水之欢正及时

    我要你!陆子轩用充满情欲色彩的声音说道。

    单洁儿脑中尚未接收到陆子轩的话中之意,他猛地将她抱起,旋转一圈后把她靠在沙发上,他的一双手已经分别伸入她的睡裙里,分头行动,一手往上,一手向下,抚着上下两个敏感点。他的灼热呼吸在她的颈项间萦绕,火热的唇在纤细的脖子种下深浅不一的红草莓。

    她的丰被拉出内衣之外,他干脆用力将她的内衣往下一扯,丰满的雪立刻弹跳出来,随着他的急剧动作而晃动。他的大手任意揉捏,长指压着悄然圆挺的尖在峰顶滚动。他的大手握住一个雪,那柔软细致的触感,和顶峰那淡淡粉红的花瓣,让他胯间热流直窜。

    这两颗球会让所有男人倾家荡产也在所不辞!陆子轩赞叹道,他暴地把她的透明睡衣脱掉,低头咬住一颗小樱桃,温柔地吮吸,粉嫩玫瑰色很快地转为娇艳的鲜红色,在他舌尖的戏弄下无助地地滚动。

    唔……她仰着头,发出细细的呻吟声。

    他的吻势突然变得狂暴,牙齿咬住尖,肆意地拉扯,她的感官神经整个紧绷,快感更是急促地在体内四处急窜。

    在她下身的手大力地捏着富有弹的臀部,然后长指弯入内裤的边缘,用力地往下扯,粉红色的秘密花园暴露在眼前。柔润的花口因她的情绪激动而微微颤动着,春水濡湿了细毛,发出点点萤光。

    他的手情不自禁地扣住那花园,大手直捣黄龙,拨开柔润的花唇,捏住敏感的花核,充满恶意地快速摩擦。

    不要碰……唔……单洁儿的两腿因为长指的入侵而瞬间紧绷,喉头也跟着锁紧。她的唇瓣溢出虚软无力的抗议,快速扩散全身的酥麻感使她的双脚发软。她不自觉地将身子往前倾,娇艳的红唇吐出一团又一团热雾。

    他咬着她的耳垂,道:乖,不要矫情,尽情享受吧。他的么指和食指捏住圆巧小核来回搓揉,直到它不断地充血肿大,传递阵阵销魂蚀骨的战栗快感。他的中指灵活地探入花口,尽情地揉弄娇嫩花壁,捣出更为泛滥的春水,沿着大腿部缓缓地往下流。

    单洁儿是想推开他,一个陌生男人怎么就可以轻易地侵犯她呢,但离开他的抚弄,她内心空虚得很,下体就像有蚂蚁咬一般难受,矛盾怒火交加,不知所措。陆子轩坐起身,一手抱住她的大腿,让她的双腿涨得更开,伸出火热的舌舔舔香甜蜜津。她的大腿内侧随着火舌的移动传来阵阵酥麻感,打散了她所有的火气。

    她的手抓住沙发椅背,两腿无力地垂下,这样的高度要让陆子轩更加随心所欲地吮吸花,灵活的舌尖快速地旋出旋入,摆弄着她不断地奔向高潮,娇吟的声音越来越不受控制,在偌大的客厅回荡着。

    你真是可口。陆子轩赞美道,他如品尝上等巧克力般不断地舔舐花,亲吻花核。躺在沙发上的单洁儿不停地摆动着螓首,情难自禁。她感觉她会死掉的,会崩溃的!虽然不是第一次做,但是她还是很稚嫩,一波波的攻势让她承受不了。她全身的所有感官细胞都快被快感占据了,她再也感受不到其它,再也不能想如何抗拒他了。

    啊……红唇持续发出放浪的娇吟,她控制不了自己的纤腰款摆,阻止不了雪臀一直朝他的脸欺近。

    换,换那里……舌头已经不能满足她了。

    哪里?他明知故问。

    那里……拜托……进来吧……

    告诉我是哪里。

    她咬着下唇,娇喘道:就,就是……那里,快……

    陆子轩兴奋极了,这个女人就是可口有趣,比起宁小纯美味多了。它,告诉我它是在哪里。他站起身。

    单洁儿睁开眼睛,红着小脸偷偷地望着他隔着裤子昂扬的巨龙。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她再也不扭扭捏捏的了。她撑起上身,伸出小手,碰触他的巨龙。

    这样我感觉不到,握住它!他命令道。

    她大胆地伸手隔着裤子整个握住,陆子轩得寸进尺,威胁道:有障碍物阻隔着,我还是不能明确感受到!

    单洁儿狠狠地瞧了他一眼,伸手快速解开他的皮带,脱下他的裤子,然后再次握上巨龙,那火烫的触感让她吓了一跳。

    她冰凉的小手一碰到他的赤铁,凉凉的触感让他浑身一震。动一动,他舒服得呻吟,握住,上下动。她来回动了几下,他立即一脸陶醉,张口呻吟。

    单洁儿看到他伞形前端冒出点点晶莹体,她用手点了点,惊奇地看到他的分身因此颤动了下。如果用舌头呢,说不定能让他欲仙欲死。于是她的小舌缓缓地溜出唇瓣,落在他的巨龙前端,慢慢地转着圈圈。

    他像受到什么巨大的震撼,双眼猛然睁开,一看到她正在舔着他的巨龙,他立即兴奋地颤抖:含入!!给他更大的快感。

    整个含入,用你的嘴让我舒服。他扣住她的头颅,将整赤铁塞入她的口中。宁小纯没有这样为他服务过,那么就在单洁儿这里享受吧。

    单洁儿气愤极了,明明是要他那里进入她花,给她解决问题,现在怎么变为她为他服务呢,她怒了!!

    28共赴欲望天堂

    陆子轩的巨大分身塞满单洁儿的整个唇齿空间,尖端抵着喉咙深处,令她忍不住有呕吐的冲动,晶莹的泪光在眼角闪动。陆子轩的手按住她的头,前后摆动窄臀。她的舌尖推挤着他的铁,温热的触感就在前端流连,他感到舒服畅快,紧缩的喉结上下起伏,沉沉地呻吟。

    他那里实在太大了,她含着好痛苦,她扬起眼眸想告诉他不要继续下去了,却看到他陶醉的神情。他浓眉紧蹙,两眼闭合,微张唇溢出呻吟声。见到他沈醉快感的模样,想到自己的欲望没有得到满足,她全身发热,连脚底板都在发烫,怒极所致。她垂眉敛眼,小手握住他的分身部轻柔地旋转,小舌细心地舔着敏感尖端,他的呻吟声越来越沉重,按住她的头颅的动作越来越快。

    就在他快要无限沈沦的时候,单洁儿突然一把将他推开,他有些错愕地看着她。单洁儿横躺的美丽身躯轻扭,寻找舒服的位子,你好坏,只顾着自己。

    咦,生气了?你这个可口的人儿……陆子轩拉高她的长腿,毫不客气地劲腰一沈,瞬间贯穿花,他时浅时深在她体内来回抽,柔软的沙发让两人身子更为下沈,他的分身亦顶到最深处。

    啊,啊,啊……她摇着头,弓着腰,圆臀随着他的频率而动。现在开心了吧?他狠狠地拍了她的雪臀数下。

    快点……强烈点……她娇喘着。陆子轩瞧了她一眼,提臀猛冲。

    啊……陆子轩发力太猛,冲力太激,她快受不了了,她身子猛地抽搐,瘫倒在沙发上,任他在她的体内制造破坏的火花。他两手抓住她的丰,毫不怜惜地大力搓揉,粉红色的抓痕在雪肌上错乱交杂,衬托醒目的红色艳蕾。

    来吧!他猛地吼道,加快抽动的速度,点点火花瞬间凝聚,成为熊熊烈火,焚烧了她的意识。

    啊……她尖叫一声,瞬间被丢入天堂的顶端,热流泄出,达到飘飘欲仙的境界。嫩壁的紧迫告知他身下的可人儿已经达到高潮,他立即不慌不忙地将分身抽离出来,将灼热欲焰释放在单洁儿的大腿部,共赴天堂。

    陆子轩浑身舒畅,握住单洁儿的雪,轻佻地道:你真的是可口,让人欲罢不能。单洁儿抬起媚眼,直勾勾地看着他:你不怕我告你强奸罪吗?

    他勾唇一笑,抬起她的下巴说:小狐狸,你不是很享受,很配合吗?

    单洁儿被反将一军,羞红了脸,咿咿呜呜:是,是你先对我下手的,你,你诱惑我……

    哈哈,喜欢吗?他问。

    单洁儿望着他的俊脸,内心一阵春心荡漾,垂下眼眸不说话。她是标准的宅女,过了十八岁都没有谈过恋爱,很少跟男生接触。即使是初夜也不是给喜欢的人,就那样迷迷糊糊地交出去了。这是她第一次被这样的帅哥称赞,她娇羞不已,内心还是挺开心的。

    陆子轩看着她美丽的胴体,笑了笑。他来回抚她的曲线,舍不得放手。单洁儿突然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桃色公寓?

    陆子轩突然想起绿帽门事件,他不答反问道:平时公寓里有男人出现的吗?单洁儿疑惑地看着他,谨慎地问:你问来干什么?

    他脑子一转,撒谎道:其实我是一位私家侦探,受委托人委托前来调查。你不要说出去哦。

    她悄悄地说:难道说我们公寓里有人当小三?或者是犯罪?

    陆子轩可笑地撇撇嘴,用认真的口吻说:抱歉,我不能把任务泄露出去,这是我的职业素质使然。

    单洁儿向他竖起大么指,嗯,你为人正直,很好。

    那你可以告诉我了吗?他追问。

    她认真地想了想,道:貌似没有咧,我平时很少出门,不清楚。即使有,也应该很隐蔽地进入的。她突然想起了她楼上的小明星,难道他是查她?

    陆子轩觉得问她也查不出什么东西,他心烦,放开她,站起来,说:很晚了,我明天还要上班,我先走了。

    单洁儿看着他穿衣服的身影,心头顿觉涩涩的。这就是一夜情吗?仅以满足生理需要为目的而进行的行为,天亮就分手,只做一夜的情侣。但是现在天还黑着呢,她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和电话。

    陆子轩穿戴完毕,回头往她唇上一吻,摆摆手道:今晚很愉快,我走了。单洁儿在他走出门口的时候,忍不住开口:你叫什么?怎么联系你?

    他在心里想了想,随口编了一个:我叫干轩。再会。

    29大总裁vs小职员

    绿帽门事件后,陆子轩和宁小纯见面的时候,他一如往常,没有将愤怒表现出来,但是开始静静地观察和调查,企图挖地三尺也要把那个男人挖出来。宁小纯没察觉到他的异常,忙着考试,考完试开始到寰艺上班。

    当宁小纯穿着正式的职业装踏进寰艺大厦的时候,满满的自豪感油然而生。这次招进来的助理一共有十二个,男女各一半,看上去都是英中的英。人事部经理例行公事般开了例会,说了一通欢迎加入,努力工作的话,然后将他们分配到不同的部门,由各部门的负责人带领熟悉公司流程。

    宁小纯被分到财务部,财务部经理姓李,是一个戴着黑色边框眼镜的女人,头发一丝不苟地盘起,化着适宜的淡妆,穿着保守的职业装,浑身透出一股老女人的味道。她推推眼镜,指指旁边的位置,对宁小纯一板一眼地说道:你的位置在这儿,你先把资料看一下,了解公司的流程,不懂的就来问我。说完就踩着高跟鞋往办公室走去。

    宁小纯认命地坐下来看无聊繁杂的资料,突然眼角瞧见一个挺拔的身影走了进来,宁小纯大吃了一惊,是顾铭宇。刚踏进自己办公室的李经理猛地转回来,快速迎上去,眼角是藏不住的笑,深情款款地说道:总经理前来有什么事,是找我的吗?

    顾铭宇礼貌地笑了笑,道:许秘书正在休假中,总裁办公室正需要一名助理补上,李经理好好考察一下办公室的美女们,有适合的可以向上推荐。

    李经理连忙点点头,笑道:总经理放心,我会办好这件事的。要不总经理进来我的办公室详谈一下助理要求?

    呵呵,不用了,只需要干练聪明,熟悉财务方面的事项就行了。顾铭宇继续展露杀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劳烦李经理多多费心了。说完就走了。

    宁小纯瞧了顾铭宇的背影一眼,再看看旁边边做花痴状边往回走的李经理,啼笑不已。她的这个样子与她给人的感觉相差十万八千里,难道她……

    这个老姑婆暗恋总经理呗,每回都是这个样子,都让人起了**皮疙瘩了。旁边的小职员凑过来,偷偷地和宁小纯说道,证实了她心里的想法。顾铭宇应该是名草有主了,上次在小广场看到那个应该是她的女朋友了。看来,李经理是没戏的了。

    虽说职场如战场,但职场也是个八卦圈子。宁小纯撇撇嘴摇摇头,对小职员抿嘴一笑,然后回去干活。

    她打开电脑,却盯着文件夹里的资料沈思。她刚才看见顾铭宇确实吃了一惊,就突然想起了澈。寰艺是澈的公司,这个突然的认知让她不安及措手不及。她真想狠狠地敲敲自己的脑袋,她知道寰艺在业界是很知名的公司,但是没有去了解该公司的上层人物。她和澈的那层关系也让她有意无意地不去探究他的身份,她只知道他是有钱的生意人。就这样,等到现在,她才将寰艺公司总裁和澈划上等号。

    她现在和他在同一间公司,他是高高在上的总裁,她是不起眼的小职员,应该不会有什么交集的,但是她的心就是不舒畅。他们的关系除了顾铭宇之外就没有人知道的了,但是她总感觉到芒刺在背。她和他除了在床上有交流之外,就没在其它地方有接触了,如果在公司见面了,她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态什么态度面对他。

    纠结啊纠结……她不禁烦恼地挠挠头。

    她强迫自己认真看资料,但就是看不进去,她继续天马行空。她能进来寰艺,这个职位是她间接潜规则得来的?oh,myladygaga!

    但是,澈是那种很会算计的人,不会做亏本买卖的,所以他应该不会为她开后门,放她进来的。她是凭自己实力进来的!!她在心里呐喊。她呐喊完毕继续看资料。

    平安无事地度过一天,宁小纯下班回公寓,经过楼下邻居安绘里的咖啡店,她想了想,走了进去。她按照惯例,要了一杯卡布奇诺和一块抹茶蛋糕,细细品尝起来。

    安绘里突然走过来,在宁小纯身边坐下,凑近她,轻轻说道:小纯,和你说件事。

    嗯?宁小纯奇怪地看着她。

    我最近打烊回家的时候,总看见有人鬼鬼祟祟地躲在黑暗处盯着桃色公寓,你晚上回来的时候要小心一点,注意一下。安绘里关心道。

    哦哦。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说不定是一个偷窥狂。宁小纯在心里想。

    30求欢不得

    宁小纯觉得到她现在在寰艺的状况可以用水深火热来形容,因为她间接得罪了老姑婆李经理,其实她觉得自己很无辜的。事情是这样的,那日她搬着一堆资料跟着老姑婆去资料库,在走廊遇到了顾铭宇,顾铭宇看见她,于是就礼貌地向她微笑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但这一幕落在老姑婆眼里,就是不一样的意思了。

    老姑婆认为宁小纯刚刚进公司不可能和高层有接触的,现在总经理竟然对她微笑,那么一定是她在背后做了一些小动作,让总经理注意到她。因此老姑婆的醋坛打翻了,后果很严重。她开始用有色眼镜看宁小纯,一味叫她看资料干苦力,不分配她做有实质的活儿。

    这会儿宁小纯正在给埋头苦干的同仁们斟茶递水,大家都在忙着上头下达下来的大项目,而她就是在一边打杂的,在瞎忙。

    职场如战场,真正的勾心斗角她还没有遇到,只不过她已经无辜地卷入了上司自己幻想的桃色绯闻里。以后她凡事都要看上司的眼色,一不小心惹火了上司,自己也死翘翘了。

    她垂头丧气地走出寰艺大厦,在街道转角处,一辆银色宝马嗖地从旁边驶过,她无意间看了车内一眼,电光石火间,车内的人仿佛心有灵犀般回望她。棱角分明的侧脸,剑眉星目,嘴角习惯翘起,这不正是澈?!

    他飞快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收回目光,开着车子离开了。宁小纯盯着余留的尾气发呆。她和他从来没在公司见过面,自上次高跟鞋做爱后,他们也快半个月没见过面的了。现在在寰艺外遇到,她都觉得别扭,更何况以后有可能在公司里面遇到。她心情复杂地走向车站。

    宁小纯下了车走回桃色公寓,竟然看到陆子轩站在公寓前的花篱前,不知道在张望什么。她走过去,轻轻地拍了他肩膀一下,陆子轩居然大吃一惊,心虚地回过头。宁小纯疑惑地看着他,道:你怎么了?怎么站在这儿?

    陆子轩笑了笑,道:我来找你呢,估计你还没有回来,看见这儿的花开得正盛,就过来瞧一瞧。

    宁小纯觉得他的话怪怪的,但又找不出是哪里奇怪,便甩甩头,道:吃饭了吗?要不我们一起出去吃?

    好。他答道。

    宁小纯突然想起一件事,凑到他耳边说,你在这儿有没有看见奇怪的人,鬼鬼祟祟地躲着?

    鬼鬼祟祟?!顾子轩很疑惑,宁小纯接着道:是绘里姐说的,说她下班的时候看见有人躲在黑暗处,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干什么。

    一滴冷汗从陆子轩额头流下,不会是说他吧?!他最近晚上都有来这儿观察调查,但是没有找到有用的资讯,他找不到奸夫,反而被人当做变态狂?!

    他故作关心地道:那你就要小心点,有什么事马上打给我!宁小纯点点头,和他一起去小食店。

    在饭桌上,宁小纯问他,工作室的状况怎么样?业绩好吗?陆子轩答道:嗯,挺好的,最近看中一个大项目,正在着手准备着,准备一举把竞标项目拿下。你呢,工作得怎么样?

    说到工作,宁小纯就皱起眉头了。总之就是一个字,烦!她无奈地道。

    工作不顺心是很正常的,不要太过于烦恼,慢慢地把人际关系理顺,以后就顺利了。陆子轩的手覆上她的手背,边用指腹轻轻摩挲边说道。

    嗯。宁小纯想把手抽出来继续吃饭,谁知陆子轩就是不放,紧紧地压着她,凑近她耳边说道:不要把烦恼憋在心里,我们做一些开心的事,释放一下压力,怎么样?他说完后还不忘在她耳边吹热气。

    宁小纯当下就明白他所说的开心的事是什么了,但是她下班回来很累,现在没有兴致做也不想和他做那档儿的事,便婉转地开口:我很累,想早点睡呢。

    陆子轩一听,脸就黑了下来,难道今晚那个男人要来找她,所以她找借口避开他?!他越想越气,但不想打草惊蛇,便讽刺地说:是吗,我还以为你金屋藏娇,藏着一个大活人呢,哈哈……

    宁小纯不安地蹙着眉,扯出一丝微笑道:你在说什么呢,不正经!说完敲敲他的头,埋头吃饭。她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有一些东西在变质,潜伏在黑暗处的东西就快要暴露在天光之下了。

    陆子轩用眼角余光瞧着她,哼,她总是在拒绝他,难道她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吗,那干嘛还不分手呢?!

    他虽然很气她,但是他们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了,怎么样都是有感情的。如果一下子把这层纸捅穿,大家都难堪,都舍不得。

    他烦恼地扒了两口饭就不吃了。宁小纯不满足他的欲望,那么他还有候补人选,他可以去找她楼上的那位邻居,美味可口的人儿!!( 桃色公寓之很纯很热烈 http://www.xiashu7.com/4_4570/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