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翻云覆雨办事时

    陆子轩把宁小纯送到桃色公寓楼下,目送她上楼。当他看到她房间的灯打开了,立即钻进楼梯里,轻轻地爬上单洁儿的楼层。他从门口看到屋子内流泻出灯光,心里一喜,上前轻轻地敲门,不一会儿就听见拖鞋踏地的声音,咔嚓一声,大门开了,穿着居家服的单洁儿出现在他眼前。

    陆子轩知道他的忧郁小生形象对单洁儿有秒杀作用,应该会屡试不爽的。他故作忧伤地倚在墙上,四十五度角仰望楼道的照明灯。目光深邃,听见开门声,缓缓地转过头,目光流转,最后定在单洁儿身上。

    单洁儿一眼就被他的深邃目光吸引住,毫不自觉地跌进他的目光深潭里无法自拔。最后陆子轩轻咳一声,唤醒了单洁儿。

    单洁儿刚刚看到陆子轩是很兴奋的,那天他走后,她的脑海里一直在回放着他们的温存镜头,令人不自觉地脸红心跳。难道一夜情的魅力这么大吗?她一直期待能再次见到他,现在终于如愿了,却盯着他的眼睛发呆,她羞死了。说到底,她年纪还是很小,不自觉地红了脸,垂下眼眸盯着地面。

    她支支吾吾地说道:干先生,有什么事?

    陆子轩过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现在是叫干轩。他继续扮演着忧郁小生,用忧郁的声调说道:嗯,没什么事,就是想见见你。

    他的话如一枚炸弹投入平静无波的湖里,激起层层涟漪。他想她?!单洁儿不可思议地捂着嘴巴。

    不请我进去?陆子轩看着她说。

    哦,哦,快进来。单洁儿将门拉开,侧身让他进去。她不知道她已经引狼入室了,饿狼准备再次将她这只小绵羊吃抹干净。

    陆子轩在沙发坐下,继续放糖衣弹,他说道:虽然我们只见过一次,虽然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是,在我心情低落的时候我竟然想起你……

    单洁儿握住水杯的手颤了颤,他干嘛说得这么认真这么深情。她把水递给他,然后小声地说:我叫单洁儿。

    洁儿,嗯,名字真纯净。陆子轩在接水杯的时候状似不经意地轻轻摩擦到她的手,再次惹得单洁儿心猿意马。

    陆子轩拍拍旁边的位置叫单洁儿过去坐,她扭扭捏捏地坐下来。单洁儿家的电视是开着的,正在播放着虐死人不偿命的偶像剧,男女主角正在忘情地激吻着。她的呼吸急促起来,偷偷地偷看身边的陆子轩,却看到陆子轩也在看着她,他的脸越凑越近,她的呼吸越来越沉重,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陆子轩温热的唇就覆上她的。

    他的一双手分别伸入她的上衣和裤子里,抚上下两个敏感点。他的灼热呼吸在她颈项间缭绕,一方丰被拉出内衣之外,大手任意揉捏,长指压着悄然圆挺的尖在顶峰滚动。在她身下的手直捣黄龙,拨开柔润的花唇,捏住敏感的花核,快速摩擦。

    她咬着唇,很紧张。越是紧张兴奋,体内的热潮越是聚集,她很快感觉到两腿间逐渐湿热,尤其在他的手指伸入花里掏弄时,春水开始涌出。

    他的么指玩弄着顶上的粉红珍珠,中指在花入口三分之一处玩弄着敏感点,挑起她更加强烈的渴望。啊……她情不自禁地仰起头发出轻吟,她的膝盖软弱弯起,两手臂紧握着他的腰。

    他让她坐在他的大腿处,靠在他身上,将她的双腿往两边拉开,脱下障碍物,分开花唇,圆润的珍珠在灯光下轻颤。

    你那里真美!他下巴靠在她的肩膀上,仔细地欣赏被他指尖兜转的花核。不要看……她觉得好羞耻。

    你喜欢这样被看……他的手抹上口,动情的春水果然又涌出。

    不……她想夹紧大腿,他却不由她,硬是用小腿分别隔开,长指伸入花径内,灵活地进进出出。

    看,你的小把我咬着很紧。他推她的头往下看,她亲眼看到他的手指在她体内进出,指尖染上一层晶莹的爱。她红着脸,难为情地别过头。别这样……她喘着气哀求道。

    他没有理会她,很快脱下身上的衣物,高昂的巨龙耸立在她双腿间。你是喜欢手指还是这个来取悦你?他在她耳边喃喃道。他抽出手指,火烫的赤铁磨蹭着花唇。她没有说话。只是大腿动了下,碰触他的分身,灼热的触感让她迅速分腿回到原位。

    你喜欢它!他轻轻地抬高她的圆臀,赤铁对准口,抓住它,他说,让它进入你的身体!

    她有些不知所措,却还是鼓起勇气去触碰他的庞然大物。他的那里很大,她的手快围不起来了……

    她红着脸以手协助将它放入自己的花径内,感觉到嫩壁被一点一点地撑开,听到她全身细胞都发出欢愉的呐喊。

    动!他命令,按照你的欲望去动。他握住她的纤腰,协助她上下起落。她两手紧抓住沙发扶手,雪臀随心所欲地扭动。她恣意地利用他的分身来满足自己的情欲,主导自己前进的方向与速度。她忘情地起落,不断刺激他最脆弱的顶端。

    他的分身在她体内颤动,被摩擦得红肿的口咬着他的分身,宣告她还想要更多更多的满足。他抱着她一起站起,将她的身子贴在墙壁上,冰冷的墙壁挤压着她的丰。他抬高她的臀部狠狠地撞击,纤细的身体震动,前的双不自然地扭曲着。她张着唇,发出愉悦的喊声,随着他每一次的抽动作而呼喊。

    她完全忘了身处何地,忘情地投入,任由情欲带领她攀升一次又一次的高潮。颤动的嫩壁不断地夹紧他的分身,他咬牙忍着,喉口不断地发出低鸣,直到再也忍不住,他才放纵自己释放种子……

    32成为总裁的助理

    办公室里到处是忙碌的人们,键盘打字声,复印机声响和高跟鞋蹬蹬走路声混杂在一起,杂而不乱,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宁小纯从电脑前抬起头,看着忙碌的同事们,无奈地叹了叹气,她还是在干着无关重要的事。她要不要去向老姑婆自动请缨,让她参与其中呢?!要不然,她的实习期还没有过完,就因为表现不佳被踢掉了。

    正当宁小纯烦恼的时候,顾铭宇走了进来。李经理迎上去,笑靥如花。顾铭宇的目光绕场一周,看见大家都在忙碌着,笑了笑,对李经理说:我这次来是因为上次的事,不知道李经理有没有适合的人选可以推荐?

    老姑婆为难地说:总经理,我们部门因为这次的项目都忙到焦头烂额了,一时间真的想不出可以分配谁出去。

    这样啊……顾铭宇蹙起了眉。

    小纯不是没什么事做吗?上次和宁小纯聊八卦的小职员小谢突然口道。她觉得小纯挺可怜的,所以忍不住拔刀相助了。谁知,她被老姑婆狠狠地瞥了一眼,她只好低下头继续干活。

    宁小纯?!顾铭宇是对着老姑婆说的,但是目光却越过障碍物飘向宁小纯。老姑婆立即说:她还是新手,经验不足,还没有那个资格当总裁的助理。而且是没有资格接触总经理和总裁呢!

    顾铭宇看了看宁小纯,对李经理说:寰艺看重的是职员的表现能力,有表现机会才会有经验。宁小纯跟我来一下。说完就先往门外走去。

    宁小纯硬着头皮站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向顾铭宇。她的心很忐忑,做总裁的助理是没什么的,还可以得到锻炼,但是那个主儿是澈,那就另当别论。

    她坐在顾铭宇的办公室里,不由自主地绞着手指。顾铭宇清清嗓子说:宁小纯是吧,看你的面试表现和在学校的成绩,还是挺不错的。当总裁助理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对公司业务流程方面了解了吗?

    他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宁小纯不自觉间放松了。她说:嗯,这段时间已经熟悉公司流程了,但是,一定要我当这个助理吗?

    分工协助,才能取得最大利益。眼前的状况下,只有你能担任了。公司还没有打算再扩招一个秘书。他顿了顿,道:在公司里要公事公办,不要让私人情绪影响到工作。

    宁小纯点点头,只好把这个任务接下来,好好干了。她把自己的东西搬到最高层的办公室里,坐在许秘书的座位上。这时办公室静悄悄的,澈的办公室大门紧闭着,他不在公司。

    我把资料传给你,好好准备一下,这是总裁这几天接下来的行程。顾铭宇踏进办公室,对她说道。

    是,总经理。

    好好干。顾铭宇临走的时候拍了拍她的肩膀。

    宁小纯摒除杂念,聚会神看资料。她说过,她一定要向上爬,让自己和家人的生活都要好好的。现在有这个机会在眼前,她一定要抓住。

    所以,当澈走出电梯,站在门外的时候,就看到宁小纯在埋头苦干,奋笔疾书。原来顾铭宇所说的新助理就是她。他抬腕看看表,已经接近正午一点了,他抬腿走进去,边说边走向办公室:午餐时间就快结束了,再不吃就没时间了。

    沈迷在资料里的宁小纯被突然的男声吓了一跳,抬头就看见澈挺拔的身影。他穿着裁剪适合的黑色西装,头发一丝不苟,他拿着公文包,显然是刚从外面回来。他边解领带边走进总裁办公室。宁小纯由此至终只看到他的身影,她真怀疑他的那句话是不是对她说的。

    宁小纯这时候才感觉到肚子饿了,她伸伸懒腰,拿起包下去员工餐厅觅食。

    赶在午餐结束的前一分锺回到办公室,她有意无意地瞥了总裁办公室一眼,不知道澈是不是在里面?他吃午饭了吗?

    她甩甩头,她要认清她的本分才行,她继续读资料。就在这时,总裁办公室的门打开了,一双长腿来到她面前。澈把手上的资料夹递给她,用平淡无波的口吻说:后天要和一个大顾客洽谈生意,你准备一下。

    宁小纯抬起头,双手接过,点点头,目光四处游移,就是没有对上他的目光。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澈饶有趣味地看了她一眼,也没有说话,就径直走回办公室。

    33当个漂亮的新娘子

    宁小纯把手头上的事情整理完毕的时候,早就过了下班时间,已经暮色降临。她抬头望向落地窗外的漆黑天空,无奈地叹口气。果然,当总裁的助理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高处不胜寒啊。要干的活真的是又多又难,对于新手的她真的是有点难度,需要慢慢消化。

    她看了那厚厚的泛着菱形方格的黑水晶门一眼,澈一整个下午都在办公室里,没有出来过,难道他的工作量也是堆积如山?!

    她收拾完毕,考虑着要不要上前和澈说一声她要下班回家了。这时外面的电梯门打开了,一个娇艳的女人走了出来,直奔办公室。宁小纯礼貌地走上前,你好,这是寰艺总裁办公室,请问有什么事?

    女子看了她一眼,有点焦急地指着总裁办公室的门问道:澈在里面吗?

    她既然可以直呼澈的名字,那就证明他们的关系绝对匪浅,宁小纯点点头,说:总裁在里面,我先……宁小纯的话还没有说完,女子就越过她,直接走去总裁办公室,咔嚓一声用力推开门。

    宁小纯小心翼翼地往里面一瞧,看见澈的眉头皱起来,急忙道:总裁,这位小姐找我,我来不及和你说,她就闯进来了……

    澈看了她们一眼,挥挥手,让宁小纯出去,女子进来。宁小纯快速退出去,合上大门。她刚和女子打照面的时候,就觉得她很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但就是想不起来。毫无头绪后,她也不再想了,刚坐下就想起她还没有和澈说一声她要回家了,现在又有客人在,她该走还是不该走?!

    当宁小纯在苦恼该走还是不该走的问题时,总裁办公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了样。澈继续埋头看文件,边看边说:有什么事?

    洛希希立即走到澈身旁,道:今天下午,伯父伯母来我家和我父母商谈结婚事宜!!我怎么不知道我和你已经决定结婚了?

    澈抬起眼眸,可笑地道:我亲爱的未婚妻,不打算结婚那我们订婚干什么?皇帝不急太监急,你明白吗?两家长辈们一直在我耳边旁敲侧击,烦人,那就交给他们办,两全其美。

    他继续说:更何况,洛伯父的心思你还不明白?早点把事情定下来他才安心,我们家提供的资金才不会泡汤!

    洛希希握紧拳头,嘴唇蠕动,却发不出声音。她知道洛家资金流动有困难,家和洛家是世家,难道一定要以联姻为条件而给予帮助吗?

    可不可以给洛家提出资金,我给你们干活,不要以婚姻为前提好吗?洛希希乞求道。现在再不谈判,等到婚礼日子到了,她就没希望了。可是,她有谈判的资本吗?

    不想结婚的原因是?澈懒懒地靠在椅子里,悠闲地看着她。

    我,我对你没有感情啊。

    那就是对别人有感情了?

    ……洛希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说出她和顾铭宇的事情吗?说出来的话,他会不会迁怒于顾铭宇?

    有还是没有喜欢的人?他比我好?澈眯着眼看她。

    没有!我就是不想这么小就定下来,我喜欢自由!!她睁眼说瞎话,现在顾铭宇的事业正是如日中天,即使有一丝毁了他事业的可能,她都不允许!所以,她只能撒谎,希望澈可以放过她。

    澈眸光一闪,心里在冷笑。别以为他什么事都不知道,没有什么能逃过他的法眼。她和顾铭宇的事他早就知道了。他从不做亏本生意,如果洛希希愿意坦诚以待,原原本本地将事情说出来,他还可以成人之美,让有情人终成眷属。但是,她对他撒谎了,这绝不能饶恕。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对他说谎。

    是吗?他转动着手里的笔,嘲笑道:你知道最失败的谈判是因为什么吗,是你手上没有制约对方的筹码!!

    他坐正身子,下逐客令,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当个漂亮的新娘子。

    洛希希咬着唇,眼睛不禁红了,她狠狠地瞪了澈一眼,捂着脸飞快地跑了出去。

    宁小纯正无聊地重复看着资料,突然总裁办公室大门被打开,进去的女子眼红红地跑了出来,她来不及拦住她,她就冲进电梯里了。

    她迟疑地站在澈办公室门口,里面的人就发出声音:有事?

    总裁,我要下班了。

    嗯,那就走吧。澈顿了顿,路上小心。

    突然有一股暖流流过心窝,宁小纯点点头,突然想起他应该看不到她的动作,便说:知道了。总裁也早点下班,不要太劳。

    澈听了,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夜,很宁静。皎洁的月光温柔地照耀在地面,也照在人的心里,月光如水,心花怒放。

    34无酒不成商

    温暖的阳光透过办公室的落地窗折进偌大的办公室,投在室内走来走去的宁小纯身上。

    嗯,职业服没有皱,头发很服帖,合同已定制好,妆没有化掉,一切都很好。今天她是第一次跟老板出去谈生意,难免会紧张的,她深呼吸再深呼吸,一定不能出错。

    澈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他还是穿着黑色的西装,黑亮的短发梳得贴服,他拎着公文包,看着宁小纯说:可以走没?

    宁小纯点点头,拿起文件袋和包包紧跟在澈身后。车子已经在楼下候着了,两人坐进了车后座。她正襟危坐,目不斜视,澈可笑地看着她,轻声道:takeiteasy!只是吃个饭签个合同。

    生意是在饭桌上谈成的,古今往来,都是惯例。宁小纯转过头,看见他的眸子带笑,眼睛里泛起了一片如水流动般的温柔光华。嘴角弯起了柔软的弧度,若隐若现的微笑像是游离在阳光中耀眼的光芒。她的紧张感似乎在他的笑容里减弱了,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

    车子在市中心的一间五星级酒店停下来,白金五星级标准的国际酒店气派超然,雄踞商业及休闲中心地带,俯瞰这座城市。以浓重而不失活泼的金黄色为主色调,奔放且大气的布局,近似自然优美的线条,弥漫着浓郁的地中海风情,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装饰,加上富丽堂皇的回廊,金箔的装饰,由内及外无不彰显皇室气派。

    宁小纯下车走进去的一瞬间,感觉自己回到埃及神秘的贵族奢华尊贵的生活。她和澈刚走进大厅,就有人走上前,引领他们去vip包厢。

    包厢的门推开后,宁小纯看见里面坐着两个男子,一个是肥头大耳的发福中年男子,另一个是瘦瘦的年轻男子。中年男子看见他们进来就站起来,热情地朝澈打招呼。澈走过去,客气地笑道:胡总好,让你久等了。

    哪里话,我也是刚刚到,快坐。被称为胡总的男子热情地说。

    宁小纯跟随澈坐下,抬头的时候看见胡总正朝着她看,她拘束地点头微笑。

    总啊,这位美人儿是?胡总问。

    宁小姐是我的助理。澈客气地说,开始入正题,胡总,对于我上次说的建议,你觉得怎么样?

    胡总笑呵呵地说:来,来,我们先喝杯酒再说。说完就示意旁边的年轻男子斟酒。

    俗话说,无酒不成商,酒场谈生意。我们东北人讲义气,重交情。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总,我先喝为敬。胡总说完就一扬脖子,把一杯白酒喝下肚。

    宁小纯知道东北人豪饮的大名早已远扬四海。在东北人眼中,喝酒是感情深浅的衡量。因此,在与东北人做生意时,通过喝酒,会赢得了东北人对你的信任,他们认为你是一个实在的可交的人,你以后有什么事要办,一切都为你提供方便。而你不能喝酒,或者坚持不多喝的,会引起他们的反感,他们会认为你不真诚、虚伪,不可交。今后要办什么事情,都不会一帆风顺的。她有预感,这次洽谈不豪饮的话是不可能的。

    澈爽快地拿起酒杯,面不改色,一饮而尽。

    好,好。胡总很高兴地拍拍手,然后对身旁的男子说,小吴,给总倒酒,也给宁小姐倒一杯。这酒可是好酒哦,口味芳香浓郁,,剌激较强,饮后余香,回味悠久。你们得好好品尝一下。

    宁小纯看着眼前冒着芬芳的醇酒,为难地看向澈。这么浓烈的酒,几杯下肚,她绝对会醉的。

    澈看了她一眼,笑着对胡总说:胡总,小宁还需要做记录呢,我陪你喝吧。

    喝一杯没什么大不了的,宁小姐不会不赏脸吧?!胡总不依不饶。

    胡总现在兴致极高,她不喝的话洽谈就不会顺利谈下去了,她也想早点谈好这场生意。于是,她拿起酒杯对胡总一敬,仰头就喝下去。酒一进喉咙,热辣就在全身流窜,她忍不住轻咳了两声。

    澈看准时机道:胡总,我真的很乐意促成这次合作,我们寰艺已经作出了很大的让步了,不知道胡总觉得怎么样?满不满意?

    胡总抿了一口酒,小眯眼闪过一丝狡黠,然后亲自给澈斟满酒,总,你们很有诚意,也很让我放心,我是很想和你们寰艺合作的。但是,御华给我的方案预算比你们低一成,利润会更多。说到底,都是利益至上,总,我也很难为的。真是老奸巨猾的家伙!!

    御华?!同是很强大的金融公司,这次竟然和寰艺竞争,看来,事态越来越复杂,并不是单单在酒桌上讨好这个老狐狸这么简单了。

    35买卖成功

    听了老狐狸的话,宁小纯内心升起一丝不安,反观澈却怀成竹,不慌不忙的样子。他这次亲自站起来给胡总倒酒,胡总,我真的期待我们的合作,很想拿下你们阜盛家纺的销售权,而且也真的有此需要,可是预算方面我们不会退步……

    宁小纯心一惊,他这样丑话说在前边,采取兵临城下的大胆做法,极具冒险,不害怕丢掉生意吗,或者他有办法不至于丢掉生意?!

    果然,澈不慌不忙地说:胡总,大家都能挣钱的生意,才是久远的生意,才是双赢。生意的兴旺还须建立在真诚信任的基础之上。我记得胡总好像有往东南亚发展的打算,成立营销总部,整合资源欲发力二三线市场,是吧?

    胡总眸光一闪,没有说话。澈乘胜追击,说道:我们寰艺在那边还是有很多销售线的,而且我也认识当地的一些大商人,应该对胡总有帮助的。

    原来,澈他藏着的是这样一手,呵,他果然厉害,不仅可以拿下南方的销售权,有可能的话还能一举拿下海外销售权!他不打无把握的战。宁小纯打心底里佩服他!

    老狐狸听了澈的话,拿起酒抿了几口,道:总真是年轻有为啊,心思细密,深谋远虑,我佩服,哈哈。好,总你可以拿合同给我看一看。

    宁小纯喜上眉俏,连忙把合同递过去。老狐狸接过看了几眼,掏出钢笔大笔一挥,签上自己的名,然后把合同递回来。澈嘴角微翘,接过也签下自己的大名。于是,这单买卖就这样定下了。

    胡总继续发挥他们东北人的随意和热情,拼命给澈和宁小纯倒酒,合同事宜已经弄完了,宁小纯也没有推脱不喝的借口了,幸亏澈替她以下午还要工作的理由挡了不少酒。不一会儿,桌上的酒瓶就见底了。宁小纯转头看看澈,他好像还是很神的样子,眼睛还是很清晰有神。他的酒量是和人应酬练出来的吗?

    酒喝得差不多了,拼酒就告一段落,午餐时间也到了,于是,丰盛的午餐就搬上桌面。宁小纯忍不住咋舌,在心里盘算这一餐不知道要花多少钱了。不过,这是不是所谓的,小财不出,大财不进。南方的销售权拿下了,初战告捷,接下来就是继续洽谈海外销售的事宜。

    这单大买卖在和谐的午餐中完满地拉下了帷幕,坐车回去寰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了。宁小纯有点累,头有点晕,便放松自己,微微靠在车椅上休息。身旁的澈也在闭目养神,他身上飘来不算浓郁的酒味以及淡淡的古龙水味,不算难闻。宁小纯不自觉间撑不起眼皮,倒头睡去了。

    当她醒来的时候,车子也到了寰艺,她发现自己的头竟然靠在澈的肩上了,她连忙坐正身子,不好意思地说:总裁,不好意思。澈也没计较什么,长腿一抬就下车了。宁小纯赶紧拿上包包跳下车。

    宁小纯回到办公室,就跑去弄醒酒茶。她刚刚看到澈无意间抚了抚额头,蹙着眉,估计他是有点醉意吧。说到底,喝了那么多酒,对身体不好,神也不会佳的,还怕有宿醉的痛苦,喝杯醒酒茶会好一点。

    她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回应,她再敲了敲,过了许久还是没有动静。她不禁皱起眉头,他不会现在醉酒,倒在办公室吧?一想到这儿,她就顾不了其它,用力去撞门,谁知门没关,轻轻一撞就打开了。

    她往里面一瞧,没看到澈的身影,不禁疑惑起来。突然间有隐隐约约的水声传来,她侧耳倾听,目光四转,貌似是从左边的小房间传来的。她一直没有认真打量过澈的办公室,原来室内还有小房间啊。这房间是干什么的?

    她放下醒酒茶,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正准备敲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澈全身湿漉漉的,上身赤裸,下身围着一条大毛巾。头发上的水滴顺着脸颊流下来,滴到壮的膛上,显然是刚刚沐浴出来的。

    多么美的男身躯啊!宁小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她又不是没有见过他这个模样,尺寸更大的她都见过,还亲密接触过呢。但是在办公室里见到他这个模样,她竟然脸红了。午后三四点阳光透过落地窗穿进来,在他身上镶上一层柔和的光晕。

    宁小纯迅速转过身,指着茶几上的醒酒茶说道:我,我是给你送醒酒茶的,我先出去了。说完就低着头往门外走去,走不到几步就被长臂拦了回来,她跌进澈的怀抱里。

    总……裁,我要去工作了……你把醒酒茶喝了吧。宁小纯结结巴巴地说。

    不需要,有你就行……澈说道,宁小纯还没反应过来,嘴巴就被人封上了,淡淡的酒香味传来,仿佛不觉间开始醉了。( 桃色公寓之很纯很热烈 http://www.xiashu7.com/4_4570/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