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情欲火

    澈以唇轻触宁小纯的唇,如鸟啄式的轻吻,惹得她全身闪过阵阵酥麻。随后他用舌舔她的上下唇,她感受到舌部味蕾舔掠的感觉。他的舌在她的上下唇来回游走,然后用双唇夹住她的下唇吮吸,用舌尖来刺激和挑逗宁小纯。宁小纯头脑变得浑浑沌沌的,顺应本能以同样的方式回报他。

    他的手从她的肩膀抚到后背,让他和她的身体完全接触,把她的双手带到他的腰间,环抱住他的腰,再把他的手缓慢的移回到她的背部抱紧她。宁小纯紧紧地贴着澈赤裸的上身,亲密火热的触感让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臊热起来。澈感受到宁小纯身子的柔软,特别是前的雪有意无意地摩擦着他的膛,他不禁要疯狂了。

    他的舌突破贝齿的阻扰,成功进入她的口腔,开始攻城略地。她的口齿间也余留了酒的醇香,酒不醉人自醉。之前残留的酒开始侵袭大脑,她不自觉间双手绕上他的脖子,拉近两人的距离。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澈的一只手臂紧紧地握着宁小纯的腰肢,一只手压住她的头,加深这个吻。他的舌头灵活地在她口腔里舞动,他的舌轻轻地触碰她的舌尖,然后深入她的口腔两侧,在侧边由舌舔至舌尖,然后舌尖再相互挑逗。

    宁小纯已经开始乏力,身子软软的,只能像无尾熊一样挂在他身上。她媚眼迷离,满脸绯红,吐气如兰。澈将舌头伸入她的舌下,左右前后挑逗,惹得她欲罢不能之时,就将舌头抽离,让她自己把舌头引入他的口中。

    他计谋成功,得意一笑,灵活地用嘴唇包着牙齿吸她的舌头,用自己的舌尖在她的舌头上留下一条优美的弧线,再用舌尖触碰她的舌尖,然后用力地吸入口中。如此反复着,宁小纯哪里抵抗得住这样厉害攻势,她头脑发热,忍不住低低轻吟出声。

    此时他的手从她的腰间回到肩部,抓住她的双肩锁骨处,下滑到部,大手罩上她的雪,任意揉捏。两人的温热气息交织在一起,沉重呼吸声在办公室里清晰可闻。

    宁小纯头脑就像缺氧一样,空白一片,呼吸越来越困难,忍不住更加紧贴澈。澈终于放过她,嘴唇离开她的小嘴,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的脸颊,额头,和眼睛,引起宁小纯一阵阵心悸。

    他的手开始伸入她的衬衫里,从腰肢往上抚,最后停留在雪上。宁小纯紧贴着澈,感觉到他胯下的巨龙已经苏醒,开始喧嚣叫昂。铁耸立,隔着大毛巾顶着她的大腿,异样的触感突然让她多了几丝清醒,她睁开迷离的大眼,喃喃道:不要……

    澈的手已经把罩扯下,手指夹住了鲜嫩的小樱桃了。他听到她的话,也清醒了几分,紧紧地压在她,在她耳边说道:真是诱人的小妖,你让我欲罢不能了!

    总裁,我,我回去工作……被人看,看见就不好了……宁小纯轻喘着气说道。她真的很害怕他们现在的样子被人看见,那她以后还怎么在公司混下去。他们各取其需的地下关系不是曝光了吗?

    火已经燃起了,你说该怎么办?!澈沉重的气息喷在她耳边,痒痒的。

    熄灭!宁小纯实话实说。

    怎么熄?他就是不放过她。

    宁小纯无奈极了,再不离开他,等下她又在不自觉间沈迷了。她说:洗冷水澡。

    这样啊,冷坏了怎么办?澈状似无奈地看着她,然后接着说:为了我的健康,只好这样了……话音一落,他就横抱起她走向内间。

    37捉奸在床

    宁小纯被澈抱进内室,扔在床上。她的目光环绕室内一周,发现这是一间现成的卧室,她刚转过头,澈就欺身上来,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宁小纯。

    总裁……现在不行,现在,是上班时间……宁小纯用手推着澈的膛,结结巴巴地说道。他的身体温度通过手掌传遍全身,灼热的触感让她忍不住缩回手。

    乖,速战速决。澈她的头发,然后就将她推倒在床上,吻上去。

    这一吻又吻晕了宁小纯,她头脑乱乱的,无法思考。澈边吻她边解开她的上衣扣子和裙子的拉链,几下子就除掉衣服。嘴唇顺着脖子往下吻,吻过部,吻过小腹,来到神秘的三角地带。舌头轻点轻扫她的大腿,舔到花口。他轻轻地往花吹气,温热的气息钻进花里,让宁小纯禁不住蜷缩一下。

    手指灵活地钻进花里,在部里自由游走,抚弄蒂挑起她的快感。欲望再次复燃,宁小纯浑身发软发热,不自觉地扭动身子,一股热流涌上腹部,下体的春水开始涌出。他的手指试探地感受充满爱的道,让手指上黏着湿答答的爱,在部里爱抚着。

    前戏做得差不多了,这时进入应该不会弄痛她,澈扯下大毛巾,胯下的巨龙已经昂起,叫嚣着,蓄势待发。他抬起她的双腿,搭在他的肩上,然后对准花,猛地一冲,巨龙没入花里。

    宁小纯轻轻地呻吟出来,他的巨龙在她体内自由游走,带起一阵阵快感。先浅进九次,使她春意荡漾,心猿意马,然后再作很深入的一掣。她心动气颤,快感一波波袭来,欲罢不能。他的头直抵户深处,她陷入极度的兴奋状态,道发生反复膨胀及不断紧缩的现象。越是如此,的紧逼感越强,交合快感达到淋漓尽致的程度。

    澈将枕头塞到她腰下,让她舒服点。他加快抽速度,让两人的快感达到极致。她的春水不断涌出,沾湿了身下的床单。炽热的内壁夹紧了阳具,他身子微微颤动着,炽热的在花深处喷而出。一些混着春水流出两人的交合处,顺着大腿部往下流。

    澈趴在宁小纯身上,喘着气,汗珠顺着壮的膛流下,滴在宁小纯身上。她还紧紧地抓住他的肩膀,平复气息。

    澈拨开她贴在脸上的头发,轻声道:待会洗了澡再出去吧。宁小纯刚要点头,门外就传来扭动把手的声响,然后就传来女子不可思议的惊叫声。

    澈迅速地拉过床单,遮住自己和宁小纯的裸体。两人齐齐转过头,看见洛希希捂着嘴巴愣在门口。

    糟糕!!这是第一时间出现在宁小纯头脑里的词语。她进来办公室的时候,没有关上门,然后内间的门也是虚掩着,没有锁上。别人进来简直是轻而易举。太不谨慎了!

    宁小纯看到洛希希扭曲的脸庞,心虚地将头转回去,躲在澈的身后。澈放开宁小纯,用被子裹紧她的身子,然后拿起大毛巾围上,再对洛希希说:你到外面等我。洛希希用深沈的目光看了他们几眼,然后走出去。

    澈走下床,到衣柜里拿出衣服穿上,然后对宁小纯说:你先洗澡。然后就走出去了。

    宁小纯握紧床单,盯着天花板。怎么办,他们的地下关系就要公布于天下了。她还怎么在寰艺混下去。事情传到学校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她坐起来拾起自己的衣裳,突然灵光一闪,发现刚才洛希希的扭曲表情像极了她以前在小广场见到和顾铭宇在一起的那个女子。难道……

    她轻手轻脚地走到门边,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她就感叹寰艺的房间隔音技术做得真好,不怕隔墙有耳啊。她很好奇他们谈了什么,事情关乎自己,不能不理,无奈之下她偷偷地将门拉开一条缝。

    澈坐在办公椅后,洛希希站在他对面,隔着桌子和他对话。只见洛希希双手环,冷笑道:我亲爱的未婚夫,请问你刚才在干什么?

    未婚夫?!宁小纯心里一咯!,她是澈的未婚妻,那她和顾铭宇又是什么关系?!貌似很纠结的三人关系哦。

    澈闲闲地说:如你所见。

    洛希希咬着唇,愤愤地道:你对得起我吗,被我当场捉住,你还有什么话好说?还不捉到你的把柄,这下子谈判就会有筹码了!

    如你所说,你对我没感情,你都想跟我解除婚约了,也会介意我有别的女人吗?

    你……无论怎么样,我们的婚约还在,自己的未婚夫在自己面前上演春图,我还能忍声吞气吗?洛希希厉声道。

    澈冷冷地看着她,道:那你想怎么样?

    只能解除婚约了,但是资金不能断。是你负我在先,你无话可说吧。洛希希窃喜,你不答应的话,我就把这事情说出去,看你怎么交代!

    我无所谓。澈摊摊手,你别以为你能够威胁我,大不了我们解除婚约,我把她娶了,美名其为有情人终成眷属。说我们是为了家族利益而不能在一起,现在突破万难,方才走倒一起。我可以挽回一局,形象更上一层,你呢,我亲爱的未婚妻,你以为我手上没有制约你的筹码吗?

    洛希希顿时脸色大变,姜还是老的辣,她能斗得过他吗?!你,你……你以为你是万能的吗,你看着办,给你几天时间考虑,不完美解决的话,我们走着瞧!说完,她就踩着高跟鞋!!地走了。

    宁小纯静静地蹲在门边,该怎么办,她不想把事情搞大,被陆子轩知道,被同学知道,被家人知道,她还有脸活下去吗?

    门咔嚓一声被推开,惊倒了宁小纯。澈居高临下看着她,说:怎么了,还不去洗澡?

    我,我……她……宁小纯断断续续地说。

    澈明白她想说什么,伸手拉起她,安抚道:放心,没事。去洗澡吧,差不多下班了。

    她看着澈深邃的眸子,里面透露着坚定的神色,她点点头,走进浴室。

    38用钱堆出来的浪漫

    温热的水从花洒上洒下来,顺着宁小纯细致白皙的肌肤流下地面,氤氲的热气模糊了镜子。宁小纯用手抹了一下镜子,镜子上倒映着苦瓜般的脸。她扯了扯自己的嘴角,心里默念:1,2,3,开心起来!

    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一张清秀的瓜子脸,水灵的眼眸,高挺的鼻子,嫩粉色的薄唇。她一只手抚上了自己的房,另一只手顺着曲线往下游移。半球型的美丽房,大小均匀挺拔。一尺八的小蛮腰,腹部没有赘,双腿还算修长,臀部微翘。她凝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几丝牵强的微笑,拿起了浴巾,轻柔地擦着身上的水珠。然后走出来把职业装穿上,化了淡妆,穿上高跟鞋,再转回镜子前一照。嗯,很好。

    她走出内间,澈坐在办公椅里看文件,看见她出来,说:下班等我,我送你回去。

    宁小纯现在累得不行,可以不用挤公交当然是好事,但是和他一起下班的话,会有流言蜚语飞出来的,她只好摆摆手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

    澈看着她,嘴唇蠕动,欲言又止,最后只是点点头,让她出去。宁小纯回到外间座位的时候,看了看墙上的锺表,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她拿起手机一看,发现有三个未接电话,都是陆子轩的。

    她疑惑地拨回去,那头立即接通,陆子轩的声音传来:下班了吗,我在你公司楼下等你。

    等她?!有事?宁小纯很惊讶。

    难道有事才能找你吗?接女朋友下班,是天经地义的。等你哈,我们一起吃晚餐。

    哦,好的。宁小纯放下电话,心情异常诡异。陆子轩第一次来接她下班,令她惊喜之余又有点不安。幸亏刚才没有接受澈的好意,不然她怎么样对陆子轩说,答应了再去拒绝澈,那她就是要回家吃自己了。

    她收拾完毕,坐电梯下楼,在楼下大厅一眼就看到了穿着西服的陆子轩。身材修长挺拔的他在人群中总是特别显眼。

    陆子轩转过身就看见宁小纯,他迎上去,微笑着说:我们走吧。

    宁小纯点点头,总觉得他的笑容里隐含着一些别的意思。是她多想了吗,之前被老姑婆压迫着,现在被大boss剥削着,她在公司里神经过度紧张了,总想着一些勾心斗角的东西,总觉得别人笑里藏刀,所以现在看其它人也染上这种习惯?!

    她跟着陆子轩走出寰艺大夏,原本以为要去公交站,谁知陆子轩却走向路边停着的银色polo边,用钥匙打开车门,朝宁小纯招招手。宁小纯跑过去,指着polo问:这?

    我的。陆子轩甩甩手上的车钥匙解释道:分期付款的。有了车,出去跑业务也方便点。上来吧,看看坐着舒不舒服。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宁小纯笑了笑,坐进去。

    刚毅简酷的外观设计,惬意倍至的舒适空间,自驭随心的控驾趣,这车子还是可以的。宁小纯转头问陆子轩:你的事业才刚刚开始,这样会不会太负荷了?

    放心,完成手上的几个单子就不成问题的。陆子轩一边开车一边说。更何况,还有个超多利润的大单,他势在必得。成功的话,到时候他可以名利双收。

    他心情愉悦,对宁小纯说:想吃什么大餐?

    随便,我不挑剔。宁小纯靠在椅背,有点累了。

    那去吃法国菜吧。陆子轩将车子一转,往法国菜馆开去。

    车子在一间装潢美的法国菜馆停下,宁小纯还穿着职业装,总觉得有点别扭。陆子轩没有给她别扭的时间,一把拉起她,在waiter的带领下走进去。

    里面座位不算多,但环境很有情调,很舒服温馨。布置格调浪漫幽雅,处处洋溢着法国风情。还有老式留声机播放着动听的乐曲,当然最特别的就是八音盒了,叮叮咚咚地响着,仿佛让人回到了童年无忧无虑的时光。宁小纯一下子就喜欢上这儿,唉,万恶的资本主义,她腐败了……

    陆子轩看着餐牌,问宁小纯:你想吃什么?

    宁小纯看了看,说:额,我要鸭鹅肝套餐。

    陆子轩将餐牌递给waiter,说:那要两份鸭鹅肝套餐,外加红酒汁煮三文鱼,虾色拉,嗯,还来一瓶红酒。

    宁小纯今天已经喝了不少酒了,她皱着眉说:红酒就不必开了吧。

    陆子轩看了她一眼,点点头:好,撤掉红酒。待会吃甜品如何?宁小纯点点头,今天的陆子轩对她百依百顺,让她受宠若惊。

    菜式致可口,分量迷你,两人在烛光摇曳中享受着浪漫。她和陆子轩第一次在这么高级的餐厅吃饭,吃这么贵的菜,她不敢相信啊。

    陆子轩拿起餐巾擦擦嘴,问:甜品吃creambrulee怎么样?

    creambrulee?!那种被称为有烧痕的油,内里滑嫩,表皮则一层焦糖烧至酥脆,食客的乐趣在于用小银勺果断地一敲,焦糖片嚓嚓响,而下面黄的布丁和焦糖片一起入口,清脆与滑嫩!宁小纯被勾起了食欲,点点头。

    晚餐在浪漫且昂贵的气氛中拉下帷幕,陆子轩没有直接送宁小纯回桃色公寓,反而开往大学。下了车,宁小纯不解:怎么不是回公寓?陆子轩笑而不语,拉着她往校内走。

    陆子轩带着她来到花树下,入目处都是一大片挡也挡不住粉嫩花朵,肆无忌惮、争先恐后地在枝头绽放着。粉红粉红的,给人带来暖暖的气息。夜风轻轻柔柔,夹带着浓馥的花香吹散在小林里。花瓣随风飞舞坠落,如绯色的雨飘落在他们周围。

    宁小纯兴奋地跑到树下转着圈圈。一片片粉红近乎莹白色的花瓣从树梢飘落,落在头顶,落在脸颊上,在她的身畔曼妙地飞舞。风将她的长发吹起,轻轻地掠过粉白的脸颊,和着飘落的花瓣,在空中飘扬着。她唇边的微笑宛若天使的翅膀般透明……多么美罗美奂的画面。

    陆子轩心弦被轻轻拨动,走上前握住宁小纯的腰,轻轻一转把她带入怀里。宁小纯看着他炽热的眼神,心跳加速。这里是他们第一次接吻的地方,有着美好的回忆。她慢慢地闭上眼睛,周围很静,她只能听到彼此互相呼应的心跳声,以及彼此温暖缠绵的呼吸。

    39约会请求

    从大学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宁小纯洗洗就上床睡觉。明天是周末,可以一觉睡到自然醒了,她在梦里都笑了。第二天醒来,打开电子邮箱,里面躺着一封寰艺的信。打开一看,是阜盛家纺胡总下周要来寰艺开会,需要准备策划资料什么的。原本打算可以过个愉快的周末,谁知老天爷不作美,她又得奋斗了。

    星期一早上宁小纯准时踏进寰艺,走进大厅的时候就看见前台的judy和mary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还时不时露出一丝花痴的笑容。宁小纯莞尔一笑,公司不仅是无硝烟的战场,而且还是八卦的市场。是有帅哥到来吗?她看了她们一眼就踏进电梯,按了28楼。20楼以下是寰艺普通职员的办公层,20楼以上是寰艺主要部门的楼层,28楼是总裁的办公层。她有时候站在28楼,真觉得高处不胜寒啊。

    她刚出电梯,踏进总裁办公层,就看到几个职员在会议室里忙碌着。总裁办公层分为三大区,一是接待区,二是员工区,三是总裁办公区。员工区被透明的玻璃隔开一间一间,员工平时都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工作的。宁小纯的办公处就是在总裁办公区,在总裁办公室的外间。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外间里,挺可怜的。

    她一边盯着接待区的会议室,一边走向办公室。透过会议室的玻璃窗,她看见两个男子坐在里面,一个瘦瘦的,一个肥胖的。咦,肥胖的男子不正是胡总吗?!

    她的疑惑很快得到证实,肥胖男子正好站起来走到门口,与宁小纯四目相对。他豪爽地笑起来,朝宁小纯招招手:宁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他这一喊,办公区里的职员齐齐望向她。宁小纯不喜欢当红人,低头走过去,用不低不高的声音说:您好,胡总。自上次签合同后,我们都没见过面了。呵呵,胡总先进去坐,总裁很快就到了。一边说一边把胡总请进会议室。众人见没有八卦可挖,就转回去继续干活。

    会议室里另一个男子站起来,对宁小纯点点头。宁小纯觉得眼前的男子有点眼熟,但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只好微笑点点头。她对胡总说:胡总,你先坐一坐,我先出去干活。

    嗯,你去吧。得到胡总的准许,宁小纯赶紧溜出来。她走回自己的外间,掏出电话打给澈:总裁,胡总已经到了。你什么时候回到公司?

    你先招待胡总,我很快就到。澈在那头说着。

    宁小纯只好再次灰溜溜跑到茶水间端着几份点心回去会议室。她把点心放在胡总和那个男子面前,胡总朝男子说:小吴,你也尝尝。

    小吴?!上次跟在胡总身边的助理小吴?宁小纯的下巴差点掉了下来。怎么差别这么大,以前明明是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一丝不苟的书呆子发型,看起来很木讷。如今却是除掉眼镜,露出明亮的双眼,挺高的鼻梁,发型换了,变得飘逸,充满生气。银色西装穿在身上,更显气质。妈妈咪,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果然没错。难道前台的美女们就是在讨论他?!

    小吴感觉到宁小纯的目光,抬头对她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宁小姐,我是吴祈雨。

    宁小纯。宁小纯客气地回话。

    吴祈雨站起来,走过来几步,脸上有可疑的红晕,他看着宁小纯的眼睛,细声说:宁小姐,下班后可以请你吃饭吗?

    请她吃饭?!宁小纯当场愣在原地,这是什么意思?

    请不要在上班时间约我公司的女同事。一道清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是澈。宁小纯不用回头都知道是他。惨了,被大boss捉到她在上班时间与别人纠缠私事,会不会扣工资?!

    宁助理,你去把策划拿过来。澈看了她一眼,拉开椅子坐下,和胡总寒暄起来。宁小纯一声不吭,领命令去了。

    会议从开始到结束,宁小纯都没有抬起头,一直默默地坐在澈旁边,静静地做着记录。不知道是不是她疑神疑鬼,总觉得那个吴助理的目光会时不时围绕在她身上。见鬼了,他想干什么,只见过一次就要请她吃饭?有什么企图?

    会议结束,将胡总他们送到电梯,吴祈雨的目光再次聚集在她身上,欲言又止,最后在澈的冷厉目光和强势骇人的气压下,只好作罢,乖乖地跟着胡总走进电梯。

    澈转身回到办公室,宁小纯紧跟其后。刚进外间,关上门,澈就转过身,双手环,略带讽刺地说:宁助理的魅力真大!

    总裁,我不知道他会约我的,不关我的事……我,我回去干活。她说完就缩到办公桌里,埋头苦干。

    打死她也不相信她自己会有这么大魅力,只见一次,就能够让人一见倾心,再见倾城。有多少斤两她自己知道。

    在公司里要公事公办,不要让私人情绪影响到工作。好,努力工作。但是,大boss的目光怎么还一直放在她身上,她坐如针毡啊。她硬着头皮抬起头,还没有触及到他的目光,澈就收回目光,直径走进办公室。

    她舒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安心工作了。谁知,不到一会儿,澈就抱着一大堆文件出来,放在她的桌上,冷冷地道:把这些文件打在电脑里,急需。说完就走,走了几步,回过头说:如果没把工作做完就跑去和别人约会,那就扣工资。

    宁小纯像泄气的皮球,趴在桌子上,看着那一大堆文件,头痛不已。

    她又没答应和那个吴助理吃饭,需要这样惩罚她吗?提出邀请的是他,又不是她!她可冤呢。

    40撕破脸

    宁小纯把全部资料录入电脑已经是两天后的事了。人家吴助理只是一时兴起,说说而已,本不会有行动的,话不能当真,她却被他连累死了。她把最后一个字打完后,伸伸懒腰,呼出一口气,真的累死了。

    一阵清脆的高跟鞋踏地声响起,穿着香奈儿夏装连衣裙的洛希希走了进来。宁小纯连忙站起来,礼貌地微笑点头:洛小姐好,请问有什么事?那次被洛希希撞见她和澈在办公室里嘿咻,她就打听了这个未婚妻的资料。

    洛希希瞧了她一眼,翘着手指指着总裁办公室说:澈在里面吧?

    宁小纯点点头,循例地说:我先和总裁说一声,洛小姐先坐坐。她刚走到办公桌,想按内线,洛希希却淡淡地说了一句:不用了。就直接走向办公室,宁小纯来不及阻止,洛希希已经把门推开了。澈正在通电话,看见她们,皱了皱眉,朝宁小纯摆摆手让她出去。宁小纯瞧了他们一眼,乖乖地退出关上门。

    澈没有理会洛希希,继续谈电话,把洛希希晾在一边晾了半个锺。他放下电话,看着一脸不耐烦的洛希希,说:说吧,这次又有什么事?

    洛希希愤怒地站起来,指着他道:我亲爱的未婚夫,你不会贵人事忘,忘记我说过我给你几天时间考虑,你要给我一个完美的答复。

    哦,你不说我倒真忘记了。澈双手撑着下巴,状似无奈地看着洛希希。

    洛希希怒了,她压抑着,尽量心平气和地说:那你现在思考一下,该如何解决?

    不需要解决,这不影响我们的婚事和家给洛家的资金。一切还是如常,只是你在钻牛角尖。澈不想和她谈,翻开文件开始工作。

    澈!洛希希走到他的面前,抛出一枚炸弹,我查过那个女人的资料,人家还是大学生,有一个很亲密的男朋友。照这样看的话,她和你的关系……各取其需的地下关系?!她红杏出墙,瞒着男朋友与人勾搭,然后靠着床上功夫上位?传出去的话,她的名誉就扫地了,你的形象也打折扣了。

    澈眸光一闪,凌厉的目光扫过洛希希,薄唇微启,一字一顿地说:请注意你的措辞,不要随便诋毁和破坏他人名誉。这是我和你的事,不要牵涉到别人。

    哎呀,你这是在护着她吗。她对你很重要吗?洛希希觉得抓到他的小辫子了,高兴极了。

    我不想再和你谈论这个问题,家的资金你还要不要,不要再浪费我的时间。澈不耐烦了。

    哼,难道被我猜中了?洛希希刨到底。

    澈的目光如刀子一样凌厉过去,他的声音不高不低,传进洛希希的耳边,却如晴天霹雳,他说:洛希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顾铭宇的事情!

    洛希希突然间觉得腿一软,支撑不了身体,只好死命地按住办公桌边缘。他是什么时候知道她和顾铭宇的事的?一直不动声响,却了如指掌。原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

    她抬起头迎上他的目光,道:你知道我们什么事吗,不要在这儿乱说。她还仅存最后一丝希望。

    你已经明确地说给我听了。澈眼眸闪着明。

    洛希希疑惑,澈虽然微笑着,却让人感觉惊恐不安,她冷汗直流。

    澈慢慢地说:你是说‘我们’,不是我和他。

    姜还是老的辣,小白兔斗不过大灰狼。破罐子破摔,洛希希看着他说:那又怎么样,你可以和你的助理鬼混,我就不可以和别人在一起吗?

    没怎么样,只是和你说一声,最好互不干涉对方的事,不然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澈不耐烦地下逐客令,你回去吧。

    洛希希见这次是谈不下去了,也不会谈出结果的,只好作罢了,蹬了蹬脚,转身出去。

    宁小纯见洛希希出来,脸臭臭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她吓得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洛希希却停了下来,转头对她说:宁小姐,你和男朋友的感情还好吧。

    宁小纯愣在原地,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问。还有,她怎么知道她的私事。宁小纯心里开始慌了,她叫住要走的洛希希:洛小姐,可不可以找个时间,我们谈一谈。

    谈?谈什么?洛希希想转身就走的,后来突然想到一些东西,就停住,说:我现在有时间。

    现在?宁小纯抬头看看墙上的锺,距离下班时候还有五分锺,还需要打卡,不能立即走。她只能拖得就拖,说:洛小姐,你先坐坐,我收拾一下就行。

    她左收拾右整理,磨磨蹭蹭拖延到下班,打了卡,和洛希希走进电梯。洛希希已经不耐烦了,脸色不好看。

    洛小姐,我们去临街的咖啡店,怎么样?宁小纯问。

    随便。

    两人刚走出电梯,大厅里就传来一声兴奋的喊声:宁小姐!

    宁小纯抬头看向前面,竟是吴祈雨!

    吴祈雨快步走过去,眼睛亮晶晶的,脸有点红,他吞吞吐吐地说:宁小姐,我,我在等你下班。不能在上班时间约她,那他就在下班时间等她!

    宁小纯看着他,无奈极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洛希希站在旁边,一脸趣味地盯着他们。

    是好戏要开场了吗?!( 桃色公寓之很纯很热烈 http://www.xiashu7.com/4_4570/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