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和盘托出

    宁小纯终于明白焦头烂额是什么意思了,她要忙着和洛希希谈事情,半路又杀出个程咬金,截她退路。哎,她在他的凝视下感到窘迫,脸红了。水嫩青葱美少男一脸期待地看着她,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但他们也不能一直僵在大堂,她说:吴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我想请宁小姐共赴晚餐。小青葱腼腆地说。

    不好意思,我和洛小姐有约。宁小纯指了指身边的洛希希,说,多谢吴先生的邀请了,不过现在实在没时间,抱歉。

    小青葱有点失望,不过还是咧嘴笑了笑,没关系,我可以等下一次,宁小姐不会不赏脸吧?

    小青葱反将一军,哼。宁小纯客气地笑了笑,说:看下次是否有时间再说吧。我们先走了,吴先生再见。说完就拉着洛希希走了。

    坐在咖啡店靠窗的位置,洛希希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笑靥如花,对宁小纯说:宁小姐的桃花缘很旺哦。

    洛小姐说笑了。宁小纯直入正题,洛小姐,关于那天的事……

    嗯?什么事?洛希希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明知故问。

    我和总裁没什么的,不会影响到你们的婚姻的,你可以放心。

    放心?呵,一个小三竟然可以理直气壮地和我说这番话。洛希希不屑。

    我不是小三。我和他只是各取其需的关系,我没有一点非分之想。宁小纯握紧了拳头,她反击道:洛小姐,你是澈的未婚妻,为什么又和顾总理在一起?

    洛希希吃了一惊,掩饰地怒道:你说什么,小心我告你诽谤。

    亲眼所见,很久之前,在xx小广场。宁小纯说。

    洛希希暗暗地倒抽一口气,那一天她和顾铭宇跑去那边的特色餐厅吃饭,一是觉得那里的饭菜不错,二是图它偏僻,不易碰到熟人。吃完饭后,两人还跑去小广场散步。突然间谈论起他们和澈三人的关系,顾铭宇说他已经在努力了,时机到了就和澈摊牌。她觉得未来很渺茫,这种日子不知道何时是尽头,想速战速决。两人因为意见不一争吵起来,顾铭宇一时心烦,语调也高了起来,她洛希希何时被人这样吼过,气得转身就走。被后顾铭宇拉住,两人就在广场激吻起来。

    原来一切都被有心人装进眼底了。呵,真的应了那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这又关你什么事,你有什么立场来管我们的事。洛希希咄咄逼人。

    洛小姐,你误会了,我没有想过要干涉你们的事。

    洛希希突然想到一些事,怒道:难道是你给澈告密的?!

    宁小纯连忙摆摆手,没有没有。洛小姐,我只是希望你可以放过我,不要为难我。我真的是迫不得已的。难道澈已经知道他们的事情了?

    迫不得已?!洛希希玩味着她的话,是他强迫你吗,你也不想的,对不对?

    洛小姐,不是那样的。事情是这样的……宁小纯觉得洛希希去查她的资料,必会惊动她身边的一些人,如果她再查下去,后果不堪设想,不如她和盘托出,这事会不会就此解决呢?她只好尝试一下,将一切说出来。

    宁小纯说完后,盯着咖啡杯出神。把伤疤揭开给别人看,怎么样都是血淋淋的。洛希希听完后,看了看宁小纯,然后转头看着窗外。一时间,诡异的沉默在两人间弥漫。

    咳咳,洛小姐,我真的没有非分之想,你不必担心。宁小纯打破沉默。

    我倒是希望你有非分之想。洛希希喃喃道。

    嗯?宁小纯听不清楚她说什么。

    没事。你放心吧,我不会为难你的。天色不早了,我先走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也不想刁难她,同是女人,何必相煎太急呢。洛希希站起来,向宁小纯点点头,离开咖啡店。

    宁小纯通过窗户,看见洛希希坐进出租车里离开了。她也站起来,结了帐,慢慢地在大街上走着。

    街上人潮涌动,行迹匆匆,每个人都在为生活忙碌,每个人都有不可诉说的痛苦。宁小纯抬头望向天空,傍晚的天空红霞满天,映红了天际,太阳遮掩在云层里,发出璀璨的金色光芒,光线晃花了她的眼。

    她暗暗地下定决心,她一定要努力工作,早日结束她和澈的关系,过自己的小日子,平平淡淡,美美满满。

    她回到桃色公寓不久,陆子轩就上门了。他带来打包的锅仔饭,笑着说:不知道你吃饭没有,经过林记锅仔饭,就给你带来一份,很好吃的。谢谢。宁小纯也不客气,接过就开吃了。

    对了,你在公司还习惯吗?陆子轩坐在沙发里,一边看电视一边问。

    嗯,还可以。她嘴里塞满了饭,含糊不清。

    听说寰艺的总裁很厉害,年轻有为,极具商业头脑,把公司打理的整整有条,是吗?你在公司有见过他吗?陆子轩继续问。

    宁小纯一口饭卡在喉咙里,憋得辛苦,小脸通红,不停地咳嗽。陆子轩赶快把水递给她,用手轻抚她的后背,帮她顺气,怎么这么不小心?

    宁小纯把饭咽了下去,心慌慌的,他怎么突然问起澈,难道是知道了一些事?!怎么这样问?她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表情。

    陆子轩状似看着电视,视线却飘向宁小纯,呵,只是最近大家都在讨论他,你刚好在寰艺工作,我就向你八卦一下。有没有机会见到他?

    嗯,见过。宁小纯不想告诉他她的真实状况。

    哦……陆子轩没有继续问下去,他觉得她这个新进的小职员,见到大老板的机会不会很多,所以也不能淘出什么有用的料。

    宁小纯继续低头吃饭,却食不知味了。

    42真相浮现?

    临近下班时间,宁小纯坐在办公室,猜想着陆子轩会不会已经在楼下等着。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陆子轩每天都准时报到,接她下班。这样一搞,和她熟悉的同事都知道她宁小纯有一个二十四孝男友。

    今天她在走廊遇到顾铭宇,以前彼此只是点头微笑,没有过多的话语。她今天竟然和他多说了几句,她悄悄地透露了洛希希曾经频繁来找澈,想让顾铭宇加把劲。他和洛希希还是挺相配的。自从那天和洛希希谈完后,她见到顾铭宇的时候,总是多瞧几眼。顾铭宇听了后,皱了皱眉,没说什么就走了。

    宁小纯想起洛希希他们纠结的三人关系就不自觉间唏嘘几声,其实她也是五十步笑百步,她和陆子轩与澈的纠结关系也让她头痛不已。

    墙上的锺发出报时信号,宁小纯拿起包包站起来,她很准时上班也很准时下班。总裁办公室大门推开,澈走出来,说:要下班了?

    嗯。宁小纯不好意思地答道。被大boss捉到她踩着锺点下班,有点心虚。

    一起走吧,我还有事和你说。澈率先走到电梯里,宁小纯只好跟上。澈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文件,摊开对宁小纯说:这份文件是给阜盛家纺的,里面有些细节需要修改。你拿回家看看,整理一下,然后交给胡总。

    哦,是修改这里吗?宁小纯凑近他,指着某处说。

    嗯,把项目要求写得详细点,还有修改一下实施时间,你看看这儿……澈为了迁就宁小纯的身高,把文件放低些,微微倾斜着身子,方便她看。

    澈身上有着淡淡的薄荷味,传进宁小纯的鼻腔,嗯,挺好闻的。澈的头低下来,几缕头发散落下来,贴在她的脸颊。他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周围,惹得她心跳加速。她深深吸口气,恢复心神。

    不一会儿,电梯就到了楼下,电梯门打开,两人边谈边走出来。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看起来很亲密,容易引起别人浮想联翩。

    小纯。陆子轩从大厅的沙发上站起来,朝宁小纯招手。

    一滴汗珠悄悄地从宁小纯的额头滑落,她都忘记了陆子轩会在楼下等她,她赶紧向左挪了几步,拉开她和澈的距离。澈的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眼眸闪过一丝不悦。

    陆子轩快步走过来,看到澈,咧嘴一笑,恭敬地说:这位是总吗?

    宁小纯赶紧走上前,微微侧身挡在澈面前,对陆子轩点点头,然后转头对澈说:总裁,文件我会回家看的。说完就想拉着陆子轩走。谁料陆子轩往前挪一步,露出标准式的微笑,讨好地说:久仰总大名,此番见到果然器宇不凡。我是陆子轩,请多多指教。他恭敬地递过自己的名片。

    澈看了他一眼,接过。陆子轩继续说:我是宁小纯的男朋友,多谢寰艺同仁对她的照顾了。

    宁小纯紧张得抱紧了怀里的文件,看着两个男人的互动。

    寰艺一向善待员工,陆先生请放心。澈闲闲地说。

    宁小纯上前拉住陆子轩,对澈说:总,我们不打扰你了,先走了。

    澈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一眼,点点头,嗯,再见。

    宁小纯扯着陆子轩走出大厦,坐进车里。陆子轩一边开车一边说:原来你和总很熟?

    不是,只是工作上的分配而已。需要听总裁吩咐。宁小纯连忙解释,不想他再想入非非。

    陆子轩看了一眼窗外迅速向后退的寰艺大厦,目光闪过一丝光,翘起了嘴角。

    途中陆子轩接了一个电话,说是工作室有急事,要立即call他回去。他只好匆匆地将宁小纯送回公寓就开车走了。

    宁小纯回到家,叫了外卖,就去洗澡。她穿着家居服出来,一边吃刚刚送上门的饭盒一边看文件。门铃突然响起了,从猫眼看出去,就看见澈这张刚没见不久的俊脸。

    她快让他进来,幸亏陆子轩去公司忙,不然撞到澈怎么办?想到这儿,她又出了一身冷汗。

    澈在沙发上坐下来,掏出一张东西扔在茶几上,说:陆子轩是酷色视觉工作室的老板?

    宁小纯仔细一瞧,桌上躺着的是陆子轩之前给澈的名片,她点点头,疑惑地看着他。

    酷色视觉是最近飙升的新队伍,是有不错的潜力,但是呢,要戒骄戒躁……澈沈吟道。

    什么意思?宁小纯还是不明白。

    寰艺最近拿下了阜盛家纺的南方销售权,准备寻找优秀的专业团队合作进行策划宣传。寰艺准备了一个竞标会,酷色参与其中,如果夺下这任务,对酷色来说是一个不错的机遇……

    隐隐约约间有一些东西浮上水面,宁小纯的头脑混乱,没法理清思绪。

    澈看了这个笨女人一眼,没有再说下去,扯了扯领带,走向浴室。临进浴室的时候,扔下一句话:我叫了外卖,帮我接收。

    宁小纯无奈地翻翻白眼,使唤人也不是这样的。

    澈刚才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陆子轩的酷色视觉工作室能够一举拿下竞标当然是最好啦,不过应该会有不少公司也来竞标,所以竞争还是激烈的。宁小纯坐在沙发里沈思,陆子轩这段时间天天接她下班,问她一些关于寰艺的事,今天碰见澈还很热情的样子,难道……

    门铃响起,打断了她的沈思。澈的外卖送来了,哇塞,丰富到不得了。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算了,头脑很混乱,她很累,不想再想下去了。看一步走一步吧。

    43大色狼vs猫女大人

    澈边擦头发边从浴室里走出来,浴袍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露出壮的膛,头发的水珠顺着飘逸的头发滴下来,流入半掩的浴袍里。一幅活生生美男出浴图,宁小纯立即埋头看文件,假装看不到他。

    澈放下毛巾,走到沙发坐下,开始吃饭。诱人的饭菜香味散发出来,宁小纯咽了咽口水,刚填饱的肚子似乎又开始饿了。一碗汤推到她面前,她疑惑地抬起头。

    喝了它。澈说。

    为什么?宁小纯瞧了一眼,闻了闻,有中药的味道,这好像是用三鲜鹅翅和名贵中药烹出的鲜美养生汤。

    我不喜欢中药味。他说得理所当然。

    那你又叫这个菜……宁小纯不想浪费食物,只好端起来喝。

    我没叫过这个,是弄错了,或者是赠送的。澈不以为然地说着,随后的一句话让宁小纯喷了出来,你喝了待会会多点力气做体力活……

    咳咳……宁小纯的脸红红的,不知道是憋着还是羞愧得脸红。她狠狠地瞪了澈一眼。

    澈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一边看财经新闻一边吃饭。宁小纯将文件递到他眼前,细节都圈在旁边了,该修改的都修改好了,你过目一下,行的话我就去打出来。

    待会再说,所谓饱暖思欲,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澈还是盯着电视,面不改色地说。

    切。宁小纯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他,但也只能在心里鄙视而已,表现出来的话,她待会会死得很惨的。

    你吃饱了吧,那我收拾了。

    嗯。

    宁小纯把垃圾拿去厨房,澈站起来,走到窗边,刚想拉窗帘,眼角余光却瞧到楼下的一隅有黑色影子闪过。他定睛一看,却没有了,是他看错了吗?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那个方向,然后关上窗,拉好窗帘。

    他坐下来对刚出厨房的宁小纯说:这里的治安怎么样?

    治安?!还好啊。宁小纯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问。

    自己在家还是注意一点,不要让狼入室。

    这里不是有一只大灰狼吗,还是很色的那种。宁小纯在心里腹诽。

    澈趁她分神的时候,一把把她推倒在沙发上。宁小纯仰起头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明知故问。澈封住她的口。

    他将舌头伸入她的口中,不断旋转着,与她的丁香小舌玩起追逐游戏。然后渐渐地将舌头退出来,技巧地带出她的舌。两人伸出舌头,相互交错。不用嘴唇,这样浪漫优雅而疯狂地接吻着。他一边用吻来迷惑她,一边利用空闲的手抚她的曲线。只用手引导她,随时注意她的反应,并依她的喜好,调整自己的动作,让他的触给她产生亢奋。

    宁小纯呼吸重,身子在他的抚下开始发热,一波波电流流窜过全身。澈却在她意犹未尽的时候离开她,宁小纯媚眼迷离地看着他。

    澈邪魅一笑,不知道从那里变出一个购物袋,把它扔给宁小纯。宁小纯疑惑地接过,打开,惊呆了。一副猫型面罩,一件拥有雄伟木兰飞弹的尖锥罩紧身衣,一双长靴,还有一条长鞭。她瞪着手上的感衣物,一股燥热涌上脸颊,身体温度嗖嗖往上升。

    他一个大男人怎么买这种东西……

    澈无辜地摆摆手,懒懒地道:不是我去买的,是有一次谈生意的时候,一个顾客塞给我的……我也想玩玩新玩意,你穿上看看。

    宁小纯为难地看着手上的东西,她怎么好意思穿啊,这么……这么狐媚的衣服……

    快点。澈下命令。

    委屈于他的威,宁小纯只好慢慢挪步走回房间。她把衣服一抖,往身上一比,好像还合身。她换上一身劲装,发现真的是很合身,好像特意为她量身定做一样。从口到腰际再到臀腿的曲线完全吻合,没有任何空隙。罩有厚厚的衬垫,将她雪衬托得更加丰满,几乎快挤出来了。她再穿上高跟长靴,修长的双腿曲线展露无遗,屁股更加圆翘。

    她拾起地上的长鞭,用力甩了甩,竟然发出凌厉的呼呼声。她诡异地瞥了瞥长鞭,推门而出。

    靠在沙发上的澈眯了眯眼,朝宁小纯赞美道:很美!宁小纯突然挥动手腕,用手里的长鞭抽了沙发一下,把欣赏美色的澈吓了一跳。

    想尝尝鞭子抽打的滋味吗?宁小纯恶作剧地把长鞭缠住澈的脖子,面具下的美眸邪恶一闪,恶向胆边生,她抬手勾起澈的下巴,意图挑逗他。奴隶翻身做主人,她要压迫他!但是,不到最后,谁又知道谁压迫谁,谁挑逗谁呢……

    噢,猫女大人……澈眼里充满笑意,抬首偷吻她一下。

    宁小纯眯了眯眼,长腿抬起,鞋尖在他的胯下转了转,刺激着他的分身。她感觉到它很快就昂昂叫嚣着,站立起来。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不想尝抽鞭子的滋味了。他用带笑的眼眸看着她,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这么喜欢被踩……他有被虐待的倾向吗,难道是传说中的m?!宁小纯上身前倾,鞋尖更加用力地踩了踩。

    澈感觉有些痛,但是爽快感瞬间淹没了他,他看着眼前的雪随着她的动作而晃动,充满诱惑,他的情欲一下子高涨了。

    你看什么?宁小纯拉紧缠着他脖子上的鞭子,将他的头带近自己。可能因为拉鞭子的蛮力,澈的脖子有了一道微红的勒痕。宁小纯心里颤了颤,怎么办,她弄伤了尊贵的总裁大人。但她看到澈却没有丝毫疼痛感,也没有责备她,她就放下心了。

    澈露出邪恶的笑,因为她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他便顺势吻上她的雪,得意地说:我在看猫女大人的丰……

    宁小纯到底是修行低,禁不住脸红了,她恼羞成怒,鞭子在他颈前打了结,作势要勒死他。

    那我不看了,我闭上眼它好了……澈闭上他的星目,一脸无赖样,作势要上她的房。宁小纯没有经过思考,就挥手一甩,长鞭应声而下,狠狠地甩在澈的身上。

    清脆的鞭子声在暧昧的空间响起了,回荡着。两人都愣住了,一动不动,四目相对。

    惨了!宁小纯的头脑里只有这个词蹦出来……

    44惩罚

    一丝清晰的疼痛在身体蔓延,澈忍不住皱了皱眉,嘴唇抿成一条线。什么时候有人敢这样对他呢,这个小女人真的不知死活,下手这么重!他看着吓得惊呆的宁小纯,望进她略带惊慌的眼眸,他嘴角微翘,眸光一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宁小纯扑倒在沙发上。

    啊……宁小纯大吃一惊,仰头看着澈,心里惶恐不安,总感觉到他处于愤怒的边缘。

    澈不发一语,低头抓住她前的那半罩罩,用力一扯,雪立即弹了出来,他低头咬住一个小樱桃,不停地吮吸,粉嫩的小樱桃很快就挺立起来。他的吻势突然变得狂暴,牙齿咬住头,恣意地拉扯,她的感官神经整个紧绷,快感更是急促地在体内四处流窜。疼痛感与急促快感在体内撞击,迸出欲望火花。

    澈的手伸到她的背后,拉下拉链,一路拉到股沟,他的手也顺势钻入雪臀内,大力地捏着富有弹的臀部。宁小纯的紧身衣被脱掉,身上只剩下一条小内裤和高跟长靴。他长指弯入小内裤的边缘,用力地往旁边一扯,缝线迸裂,一条完整的内裤应声而裂,寿终正寝。

    你,你弄烂我的内裤……宁小纯愤怒地看着他。他咬着她的耳垂,轻声道:下次买丁字裤穿!!!

    喂,你……宁小纯不知道怎么说他才好。澈的视线锁住粉红色的花处,柔润的花口因她的情绪激动而微微颤抖着,春水濡湿了毛。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扣住那秘密花园。

    不,不要碰……唔……宁小纯忍不住呻吟出来。

    澈一把托起她的玉臀,让她平躺在沙发上,拉高她两腿置于他的肩膀上,解开浴袍,胯下的巨龙早已挺立,生气盎然。他颈腰一沈,转眼间没入她濡湿的甬道。

    啊……她随着他的抽动的频率而呻吟,他使劲地抽,与雪臀共谱羞人的交合声。他次次都顶到最深处,就像报复她抽他一鞭之仇,抽得快猛准,没一会儿,她就欲仙欲死,全身乏力,头脑空白。

    他一边抽,一边用手托起她的雪,在雪肌上印下属于他的烙印。他用舌头舔她的小樱桃,先慢慢地做圈状运动,轻柔缓慢,惹得她心猿意马,内心就像有蚂蚁在撕咬一样难受。

    他看到她的小脸沾满汗水,眼神迷离,笑了一下,用嘴含住她的小樱桃,像小孩子吸一样,卖力吮吸她的头。

    啊,啊,不要这样……宁小纯受不了,头瘙痒得很,想推开他但是又舍不得。下体遭受猛烈撞击,一波一波快感袭上心头,她浑身肌肤染上粉色,香汗淋漓,软软地说不出话。

    他握住她的纤腰,持续地往上顶击。啊啊……她忘情地投入,尽情地放纵身体的所有感官,她跟着他沈沦于欲的畅快,任由情欲带领她攀升一次又一次的高潮。颤动的嫩壁不断地夹紧他的分身,紧致感让他快乐极了,他的喉咙不断地发出低鸣,直到再也忍不住,才尽情释放自己的情欲。

    澈气喘吁吁地趴在宁小纯的身上,用沙哑的声音说:你看看我身上的鞭痕,触目惊心。他指着腰部的痕迹让她看。

    一道鲜明的鞭痕横在他的腰身,似乎沁出一丝丝血迹。宁小纯伸出手指,轻轻地触碰一下,却听见澈倒抽了一口气,然后推开她的手,不让她触碰。

    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的。我拿药给你擦。宁小纯自知理亏,只好主动道歉,请求宽恕。

    只见澈从她身上下来,侧身躺在沙发里,不发一语。宁小纯赶紧爬下来,跑去拿药箱。

    清凉的药膏擦着鞭痕处,减轻了疼痛感,凉凉的感觉很舒服。澈看着宁小纯小心翼翼的动作,笑意弥漫眼眸,却在转眼间将笑意收起,换上一副严肃的臭脸。他拉起宁小纯,说:不要擦了。

    啊,不行呀。宁小纯可不想他那里留下疤痕,不然她罪孽深重啊。

    澈板着脸,把她搂到怀里,道:擦不擦都是这样的了,已成事实,你想怎么样补偿我?

    那,那你想我怎么样?宁小纯底气不足。

    这样……澈鬼魅一笑,用手指了指她的雪,再指向自己的巨龙。宁小纯的脸一瞬间憋成猪肝色,她一下子就明白他想让她干什么。

    我,我……这样,不好吧……她绞着手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眸子危险一眯,不悦之色非常明显。他恶作剧地笑了笑,拾起地上的长鞭,道:不如这样吧,以十鞭抵一鞭,怎么样?他抽动鞭子,猎猎声响,宁小纯不自觉地颤抖。

    那样,会很痛的……宁小不禁在心里泪流满脸。哼,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用房夹紧他的来回摩擦,以使他达到高潮。很快就行的,她可不想受皮之苦。于是,她不情不愿地走过去,说:你站起来吧。

    她半蹲着,托起自己的雪,夹紧他的,开始来回摩擦。她从来没有试过,只能凭着感觉来动。她扭动腰肢,上下摆动。不到一会儿,她感觉很累了,真的是有难度,挑战高啊。

    巨龙在雪的夹紧摩擦下,开始昂昂叫嚣,重新恢复生机。澈看着宁小纯将自己的夹在沟之间来回动,再看看她似梦迷离的面容,听着她轻柔的喘息声,感觉沈醉入内而无物。

    他看见宁小纯的动作慢了,估计是累了,他体贴地接过她的工作,用在她的房表面摩擦,挑起她阵阵颤抖。他得寸进尺,用挑动压弄头,一阵阵酥麻感传遍全身,她的头不自觉地挺立起来。

    宁小纯满脸绯红,别过头,不理会他。他无奈一笑,只好用手按着她的房夹紧自己的来回摩擦。他一边用在她丰满迷人的房之间来回抽动,一边用手按住她的房,不断揉弄,不断地使房压紧,刺激着自己的欲望。这让男人爽翻天的交带来高潮,满足心理上的需求外,最主要的还是视觉上的刺激。

    巨龙越来越膨胀,越来越胀痛,他身子一抽搐,粘稠的如火山爆发般喷而出,沾满了宁小纯的口。他终于满足地靠在宁小纯的身上。两人静静地靠着,不说话,感受着彼此的温度,倾听彼此的心跳。

    夜,宁静深邃。深蓝色的天空闪动着一颗颗的小星星,像在蓝色的地毯上跳舞。风儿吹动着路旁的树,哗啦哗啦有节奏地响着。蛐蛐躲在草丛里没完没了地叫着。这些声音交织成一曲动听的音乐,使人心旷神怡,仿佛步入了一个神秘的童话世界。

    45小青葱的表白

    宁小纯一身端正的职业装,手提公文袋,站在市中心的商务酒店前。因为澈有重要会议要开,她只好独自前来找阜盛家纺的胡总了。这个胡总南下谈生意,住在这个商务大酒店,宁小纯一走进去,就被那金碧辉煌的大堂晃花了眼。她偷偷地咋舌,上流社会的生活真的让人容易沈沦啊。

    她在前台咨询一下,就走进电梯。电梯里除了她,还有一个美丽的女生。身着水蓝色的长裙,一头乌黑的齐腰长发,让她显得更加娇美。大大的眼睛,透露着一股灵气,化了淡妆的瓜子脸煞是好看。宁小纯忍不住多瞧了她几眼。电梯停下了,两人一起走出电梯。宁小纯默默地跟在她后面,谁知两人同时停在了701房,宁小纯眨眨眼,自己没有走错房间。那,她也来找胡总?

    女生转过头看了宁小纯一眼,大大的眼睛闪过一丝凌厉,宁小纯突然觉得浑身不自在,她向她点头微笑,然后去按门铃。刚按下门铃,房间大门就咔嚓一声开了,穿着休闲服的吴祈雨出现在门边。他看见宁小纯,喜悦之色溢于言表,刚要开口打招呼,从宁小纯后面跳出一个女子,扑过去搂住他。吴祈雨吓了一跳,拉开挂在他身上的人儿,看清她的样子,蹙着眉道:咳,杨薇,注意一下,有客人在,不要成天蹦蹦跳跳的。

    宁小纯看了一眼名叫杨薇的女子,刚才她在电梯里还给人一种安静美好的感觉,而现在她给人的感觉就反差很大。她的手放在吴祈雨的臂弯,一副他是我的,谁也别抢的样子。宁小纯觉得可笑,她向吴祈雨微笑道:你好,我是来找胡总的。

    吴祈雨扳不开杨薇的手,只好侧过身,利用空闲的手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宁小纯大大方方地走进去,坐在沙发上等胡总。吴祈雨已经将杨薇甩开了,给宁小纯端来茶水。他在另一边坐下,说:宁小姐,刚才的是胡总的外甥女,我们只是同学关系,你不要误会。

    宁小纯觉得好笑,他们是什么关系关她什么事,更加不用跟她解释。她淡淡地笑着:吴先生,你不用跟我解释的。吴祈雨刚想要说些什么,胡总就走过来了,笑呵呵地说:宁小姐来了,有失远迎。

    宁小纯连忙站起来,说:胡总客气了,说完伸出手,和胡总握手。胡总坐下后,她从包里掏出文件,说:胡总,这是我们寰艺做的初步策划案,您先过目。好。小吴啊,拿点心给宁小姐吃,不要愣在那里啊。胡总不悦地看着吴祈雨。

    是。吴祈雨只好领命令去了。宁小纯不好意思地说:胡总,不用这么客气的,我是来工作的。

    不用客气的,小姑娘你过来,可不可给我解释一下这儿。胡总指着文件说。好。宁小纯赶紧走过去,认真讲解。

    吴祈雨端着点心回来的时候,身边还带着一个杨薇。胡总的小眯眼闪过不悦,劈头就说:薇薇你回去房间,我们在工作。

    杨薇嘟着嘴说:舅舅,我想让祈雨哥陪我去逛逛,好吗?反正他现在也没事情做。

    杨薇,我很忙的,你自己去玩。吴祈雨不悦地低声和她说。我不管,我就是要你陪我。杨薇的小姐子一发不可收拾。

    你再任,就给我滚回去东北!胡总动怒了,指着门口说,你不回房间,就给我出去。

    杨薇跺跺脚,哼了一声,狠狠地瞟了宁小纯一眼,跑回房间关上门。她讨厌这个不请自来的外人!!

    胡总回过头,笑了笑:让宁小姐见笑了,我这个外甥女被宠坏了。小吴,他转头对吴祈雨说,你也别太宠她,以后你们结婚了,她就更加得意忘形了,会骑在你头上的。

    胡总,你不要乱说。我和杨薇只是同学关系。吴祈雨是对胡总说的,但却是看着宁小纯。宁小纯赶紧低下头,避开他的注视。

    小丫头对你有意的,你们在一起这是迟早的事,你不用害羞,哈哈。胡总爽朗地笑着。

    宁小纯看胡总的态度,估计他对他们在一起是乐于见成的。小伙子前途无量啊。

    围绕着策划案谈了一个早上,总算结束了。宁小纯站起来,礼貌地说:胡总,我回去会再修改一番的,我先走了。

    宁小姐留下来吃饭吧。胡总客气地说。不用了,谢谢胡总。宁小纯哪敢留下来和他们共餐。有一个娇宠的大小姐在已经够呛的了,还有一个一直盯着她的吴祈雨,她怎么能轻松吃饭。

    那小吴送宁小姐回去吧,你不要再拒绝了。胡总都这样说了,她怎么再敢违抗呢。她只好对吴祈雨点点头:麻烦吴先生了。

    两人一起坐电梯下楼,狭小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沉默诡异的气氛在蔓延。吴祈雨抬起头看着宁小纯:宁小姐,我请你吃饭吧。

    啊……吴先生不必客气了,我回公司还有事做。宁小纯委婉地拒绝。

    吴祈雨一脸失望,他目光闪烁,支支吾吾地说: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

    终于要捅破这层纸了吗?!宁小纯有点无措。她呼了一口气,说:吴先生你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还是继续装傻吧。

    我,我喜欢你……吴祈雨突然抓住她的手,强迫她看着自己,自从第一次在国际酒店谈生意的时候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

    震惊,呆滞。宁小纯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只见过一次,他们之间又没有交流,他怎么会对她一见锺情。oh,见鬼的一见锺情!

    你喝了酒的样子很迷人,脸红红的,眼里有如水流动般的温柔光华,让我着迷。吴祈雨鼓起勇气说,做我的女朋友吧……

    电梯门在这时打开了,宁小纯赶紧甩开他手,率先走出电梯。吴祈雨赶紧跟上去,他边走边低声说:宁小姐,你愿意吗?

    她不愿意!!宁小纯在心里说。她可不想再惹上一些纠结的三人关系,即使她单身,但想起那个娇宠的杨薇她就头痛了,更不用说,她有男朋友了,还有,嗯,还有一个情夫……

    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这是今年的烂桃花吗,宁小纯心想。

    是你的那个总吗?吴祈雨不甘心地说。

    吓?!宁小纯吃了一惊,怎么他会说是澈的?不是,不是。宁小纯连忙摆摆手。

    不是他,那是谁。每次他在场,你的目光都是在他身上的,眼里容不下其它人。吴祈雨不让她辩解。

    宁小纯差点被口水呛住,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有男朋友的,我们在一起两年了。宁小纯诚恳地说,吴先生,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你应该注意的人是杨小姐。我先走了,吴先生不用送我了。

    我对她没有男女之情的。我真的没有机会?吴祈雨上前拉住宁小纯。

    宁小纯不着痕迹地甩开他的手,抱歉一笑,对不起。说完就快步走出酒店大堂。吴祈雨没有再追过来,站在大堂看着宁小纯的背影一点点消失。

    出了酒店,宁小纯抬起看蔚蓝的天空,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这算是解决了吧?!( 桃色公寓之很纯很热烈 http://www.xiashu7.com/4_4570/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