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七章:李驷的吃人传说
    粥入嘴的时候带着一股子软糯,和一点点米粒的香甜,不得不说着家店的粥做得还是很好的。

    李驷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却是将这粥里掺着的东西尝出了七七八八。

    嗯,不是毒药,药性不烈,起作用的速度也不是很快。

    无色,味道微甜,吃进去的时候喉咙会有一些的麻痹感,应该是一种迷药。

    李驷闭着眼睛像是品着酒一样,细细地品味着这药。

    为了中和口感,这里面似乎还放了一些杜仲、党参,还有麦冬?

    嗯,和市面上常见的迷药不同,味道是好了很多,而且这迷药似乎不会及时发作,相对的后劲很大。

    吃下去的前几分钟没有任何感觉,但是十几分钟后,即使是李驷,也感觉到了一股明显的晕眩感。

    暗自运转了一遍自己的内功心法,李驷才好转了一些,重新感到了些许清明。

    这也是为什么他明知自己的粥里被掺了东西,却还敢喝的原因。

    他的内功心法很特别,在修行之时要配合百草奇毒辅佐淬炼,所以早在七年前他就已经尝遍了百草众药,山野奇毒。

    说是百毒不侵还算不上,但是寻常的毒物对于他来说也是没有什么作用的。

    嗯,还挺好吃的,不能浪费。

    品完了药,李驷眯着眼睛,看向还剩着小半碗的粥点了点头,仰起脖子继续喝了起来。

    他现在身上的钱财,可不允许他浪费一点粮食。

    何况这加了奇特迷药的粥变得甜了一些,明显是更好吃了。

    白面小生坐在不远处,看着李驷喝那掺了迷药的粥还狼吞虎咽的样子,勾着嘴巴笑了一下。

    哼,你就喝吧,看待会儿你还喝不喝的动。

    看来这所谓的盗圣,也不过如此。

    ······

    果不其然,又过了片刻,在白面小生的眼中,李驷就已经趴在了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哎,客官,客官?”

    跑堂的小二注意到了异样,上前拍了拍李驷的肩膀。

    见李驷依旧没什么而反映,小二皱起了眉头,正准备通知老板。

    而怕有意外的白面小生这时终于站了起来,走到了李驷的桌边,一副老熟人的样子,轻车熟路地扶起了李驷,对着小二笑道。

    “没事,他只是喝大了而已。我认识他,这就带他回家好了。”

    说着,没等小二答话,她就扶着李驷向着门外走去。

    留下小二一人站在堂上摸不着头脑,看了一眼李驷桌上的东西,喃喃自语道。

    “不应该啊,这喝粥也能喝上头的吗?”

    不过这江湖人的事,他也不敢多问,只好默默地收拾起了桌上的碗筷。

    白面小生以为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一万两金子到手,走的自然是脚下生风,没一会儿功夫就走出了街道,走进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小巷子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其实她肩上的李驷一直醒着,只是在装昏罢了。

    李驷爱玩,胡闹的时候就像是一个三岁的顽童,这一点,熟悉他的人都知道。

    所以平时聊天,最好不要轻信他的鬼话,特别是他笑着的时候说的话,八成都是假话。

    再加上因为江湖上根本就没有人见过这家伙不笑的时候,所以你可以直接当做,李驷说的话,就没有什么真的。

    就像是现在,他正耍着这个白面小生,也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只是因为他的玩心又起来了而已。

    巷子里,白面小生轻手轻脚地将李驷放在了地上,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捆绳子和一个麻袋。

    绳子是用油泡过的,结实到就算是绑了一头牛,它也挣脱不开。

    只要把这李驷捆好装袋,送到六扇门,这一万两金子就到手了。

    白面小生显得很激动,但还是沉着气,将手里的麻绳圈一圈地捆在了李驷的手腕上。

    “你要把我送去哪?”

    突然一个温和地声音带着一点笑意,对着她问道。

    白面小生捆得专注,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随口答道。

    “六扇门。”

    “哎,那地方我可不能去。”声音又说道。

    “有什么不能去的。”

    下意识地回了一句,白面小生的神情一滞,终于反应过来,这声音,不正是自己手里捆着的李驷发出来的吗。

    心下一惊,双手下意识地就要抓住李驷,可还没等她捉紧,李驷的身子就已经像是游龙盘蛇一般,从地上翻了起来,恍惚之间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还没有等她有半点反应,一只白玉一般的手掌已然扣在了她的喉咙上。

    “是谁派你来的?”身后,原本温和好听的声音变得阴冷煞气了起来。

    白面小生只觉得自己的胸膛发闷,心脏跳得很快,背后渗出了一片冷汗。

    “没,没人。”她结结巴巴地回答道。

    “没人。”放在她喉咙上的手微微收紧,那个声音更加可恶了一些。

    “那你为什么给我下药?”

    收紧的手掌让白面小生呼吸困难,她捂着自己的脖子,费力地喘着气。

    她回过了神来,也知道自己恐怕是难以逃脱了。

    咬了咬牙,只恨自己没有一身高强的功夫,无力地挣扎着说道。

    “自然,是为了捉你。”

    一边说,还一边用双手扒着喉咙间的手掌,是企图把手掌掰开。

    “呵呵,捉我。”李驷站在白面小生的身后,冷笑了一下,面目“狰狞”地问道:“你可知我是谁?”

    “知道,盗,盗圣。”白面小生的面色越来越红,好像是已经喘不过起来了。

    “算你有些见识,那。”李驷咧开了嘴巴,手中送了一些,摆出了一副穷凶极恶的模样,凑到了白面小生的耳边,轻声问道。

    “你知道,我一般喜欢怎么对待想要抓我的人吗?”

    发现了挣扎没用的小生像是看开了一般,放下了自己的手,强装硬气地说道。

    “我,技不如人,要杀要剐,任你处置!”

    来赚这笔钱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觉悟,不能成事,死了便罢。

    “哎。”李驷的声音显得有一些轻佻:“你怎么知道,我又要杀,又要剐的呢?”

    白面小生一呆,似乎是没有听懂这话的意思。

    李驷靠在她的耳边,继续轻声说道。

    “告诉你个秘密,我这个没有什么别的爱好,唯一的爱好,就是喜欢吃人!”

    “那些想要抓我的人,大多数都会被我反过来抓住。我会把他们的手脚砍下来,一边给他们止血,一边在他们的面前将他们的手脚烤熟,吃给他们看。”

    “一个人我可以吃很久,因为吃完手脚之后,我还可以一片一片地从他们的身上割肉,特别是女人,她们的肉啊,细嫩软糯,最是好吃。你说是不是,小姑娘。”

    说完,李驷还佯装嘴馋地伸出了舌头,舔了一下白面小生的耳垂。

    “放心,我的刀工很好,在你的肉被割完之前,你是不会死的。”

    听完这些话,白面小生哪里还站得住。

    双腿一软,小脸也被吓的煞白,身子忍不住地哆嗦着,根本没有心思去管李驷道破了自己女扮男装的事情,强忍着惧意说道。

    “你骗人,你做不出这种事。”

    她根本不信这个世上会有这样恶人,她也不敢相信。

    因为如果那是真的的话,那她之后的下场,她连想都不敢想。

    恐怕会比死还要难看无数倍。

    “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我是不是骗你的呢?”

    李驷从白面小生的腰间,抽出了她的短刀,在她的脸上轻轻地划拉了一下,眼神就像是看着一块上好的美肉一样。

    见李驷真要下手。

    白面小生的眼睛顿时湿了,带着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挣扎着叫喊道。

    “李驷,妄你人模狗样,在江湖上颇有善名,没想到你在背地里居然做着这些禽兽不如的事情!”

    声音在巷子里回荡,却没有人听得到。

    李驷一把抱住了小生的双手,阻止了她乱动,用刀身在她的脸上拍了拍,笑道。

    “怎么就禽兽不如了,就算是圣人也是要吃饭的啊,只是我吃的有些不一样而已。哎,还是要感谢你选的好地方啊,就算你再怎么叫,也没有人会来救你了。”

    他把刀放在了小生的胳膊上。

    见自己挣脱不了李驷的控制,白面小生的眼泪流下了来,红着眼眶,绝望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她这时才知道原来死也是一件那么奢侈的事情,起码不用被那般羞辱折磨。(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