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十七章:论连小姑娘都比不过的严亭之
    “吱呀。”

    不算很大的客房里,木门被不轻不重地推了开来。

    李驷端着一口碗,走进了房间。

    床上,白药儿正披散着头发,靠坐在床头。

    她脸上的泥垢已经清洗干净了,露出了原本清秀的模样,眉目低垂着,牙齿轻咬着浅红色的嘴唇,神色看起来有些复杂。

    应该是这几天修养的不错,她的脸上已经恢复的几分血色。

    虽然看起来依旧有些许病弱,但是也不免有了一点病美人的味道。

    注意到李驷走了进来,她显得更加不自在了,眼睛不经意地撇向一边,似乎是这样就不会看到他了一样。

    没有去管白药儿的小动作,李驷随手将碗放在了她身边的柜子上。

    “喝了吧,你的身子恢复的还不错,明天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

    白药儿慢慢地把视线移到了碗上,半响,缓缓地将木碗捧了起来,埋着头低声说道。

    “谢谢,以后若是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她的声音很轻,语气却很坚定。

    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碗里的白粥,带着说不明的神色。

    “这已经是你这三天第六次说这句话了。”

    李驷扯着嘴巴,显得很不在意地说道。

    “若是你真的想报答我,我也还是那一个要求,从此以后不要再来追我,也不要再来烦我了。”

    他都不知道这姑奶奶是怎么做到的,三番两次地出现在他落脚的地方,就连严亭之都追不了这么紧。

    难不成她有比六扇门更广的情报网?

    但她要是真有那么大的势力,又怎么会落魄到这种地步呢?

    李驷想不明白,但是白药儿却已经回应了他的要求。

    “抱歉,这个不行······”

    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她会是这个回答。

    李驷翻了个白眼,挥了挥手说道。

    “算了,反正你也抓不住我,你爱追就追吧。”

    他是已经放弃劝白药儿罢手了。

    她自己都不担心自家性命,他这个外人又何必替她着急呢。

    白药儿点了点头,捧着粥碗的手轻轻地抚摸着碗沿。

    屋里安静,窗外传来了街上的人声。

    说来奇怪。

    在这江南街边的客栈里,粥碗上传来的温度,却莫名的让她生出了一些着落感。

    明明她都已经四处漂泊了好久了。

    李驷没再去管白药儿,拉扯了一下自己的衣袍,靠坐在了窗边的坐榻上。

    这三天他都是睡这里的,为了少被些耳目注意到,他甚至没有再去开一间房间。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在此,他当然不必在意这些,但是谁让现在又多了一个白吃白喝的家伙呢。

    还是别让那些人以为她和自己有所牵扯的好,免得害了她。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半开着的窗沿下滴着未干的雨水。

    突然,坐在床上的白药儿出声说道。

    “李驷。”

    “嗯?”靠在窗边的李驷闭着眼睛,闷闷地应了一声。

    麻烦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即使是他也有一些笑不出来了。

    他喜欢有趣的事情没错,但是如果这个有趣的事情会带来不少麻烦的话,他还是更愿意闲着的。

    “你是怎么,变得这么厉害的。”捧着粥坐着,白药儿问道。

    李驷挪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找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靠着,懒散地问道。

    “我很厉害吗?”

    白药儿肯定的点了一下头。

    “江湖里这么多人捉你一个都捉不到,自然是厉害的······”

    李驷没有否认,因为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应该是蛮厉害的。

    粗略地想了一会儿,他随意地回答道。

    “大概是我从小就跟山里的猴子一起玩,所以轻功格外的好吧。”

    “猴子?”白药儿有些惊讶地张了张嘴巴,为什么和猴子一起玩呢,这让她对李驷的身世产生了一些好奇。

    不过她也知道两人刚认识不久,开口就问身世是不合适的,于是转而问道。

    “那些,猴子,它们好相处吗?”

    “嗯。”李驷不假思索地应道,接着又笑了一下,侧过头来看向白药儿。

    “和人相比,它们好相处多了。”

    “是吗?”白药儿有些不明白,猴子怎么会比人好相处呢。

    可随后,她似乎是参透了李驷话中的一分意思。

    他应该是在笑话自己吧,和自己这种难缠的人比起来,猴子确实是好相处多了。

    抿着嘴巴笑了一下,白药儿的脸上少见的露出了一个普通的笑容,然后又呵呵地笑出了声,最后,她承认道。

    “是啊,是好相处多了。”

    她确实是一个难相处的人,这一点她不否认。

    不过白药儿却是没有明白李驷话中的另一分意思。

    在李驷看来,猴子就是比人好相处的,不只是她,这其中包括了大部分的人。

    因为即使是最聪明的猴子,也不及人的万分之一复杂。

    而李驷偏偏是一个喜欢简单的人,不管是对动物,还是对人事。

    “唔。”应该是心情好了一些,浅浅地喝了一口粥,白药儿捂着嘴巴抱怨道。

    “淡死了。”

    “想吃好的啊?”李驷翘着腿,没个正行地说道。

    “你给钱啊,我可没钱给你买什么山珍海味。”

    “切,亏你还是个盗圣呢,这么穷。”白药儿暗中做了一个鬼脸,小声地嘟囔道。

    可以李驷的耳力,又有什么声音能逃得过他的耳朵呢。

    他当即横了白药儿一眼,幽幽地说道。

    “你这是对恩人说话的语气吗?”

    白药儿缩了缩脖子,自知理亏地吐了一下舌头,不再说话,乖乖地喝起了粥来。

    她也知道对待恩人应该恭敬一些。

    但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李驷那副嘴脸,就忍不住刺上两句。

    大概,是因为李驷天生就是这副贼样吧,所以才会这么惹人讨厌的。

    ······

    同一时间,李驷和白药儿的客栈外面,几个暗哨悄悄退去。

    李驷在这里已经呆了整整三天了,就算是江湖人的动作再慢,也有一些已经追了上来。

    不过因为李驷故意躲藏,发现他的人并不多,大约也就两三队人而已。

    这些人当然也注意到了白药儿。

    大多数的人觉得,她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却也有一部分人觉得,她会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棋子。(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