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二十一章:这种情况下还问追不追的手下,基本上也就可以换掉了
    束手就擒吧,李驷!

    唐青傲拉着手中的丝线,看着几乎已经被暗器掩盖了的李驷,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笑容。

    这李驷居然自大到让他们将天罗地网全部施展了出来,实在是自寻死路。

    不过他已经想好了,为了赏钱,他会给李驷留一条命。

    毕竟他身处的就是阵眼的位置,只要他的线停了,就可以将所有的暗器都停下来。

    但是李驷跑不了,他已经预见了李驷被丝线死死缠住的情景了。

    终于,在一个呼吸之后,第一把飞刀飞到了李驷的面前。

    而这时,李驷也终于伸出了自己的手。

    在所有关于他的江湖传言中,除了他的轻功和他的笑之外,最常被人说起的,大概就是他的那一双手了。

    李驷有一双很好看的手,虽然将男人的手称之为好看可能并不合适,但是事实也确实如此。

    李驷的那一双手,比大多数的女子都要好看。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养的,他的那一双手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在风尘中摸爬滚打的江湖人,温润如玉,没有半点瑕疵。

    而也就是这样的一双手,却有着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能力。

    没有人能够在那一双手上留下伤痕,就好像那双手真的是玉石雕琢的一般。

    于是就有人说,李驷并不是真的没有兵器,他的兵器就是一副看不见的蚕丝手套。

    那手套由雪山冰蚕所吐的丝线织成,坚如金石,价值连城,又薄如蝉翼,平时戴在手上根本看不出来。

    对于这个说法,李驷一直是苦笑以对的,因为若是他真有这样的一副手套,早就被他拿去当了换酒钱了,也不至于留到现在。

    但是他的手确实不会被刀剑所伤,原因是他修炼的功法比较特别。

    练成之后,手自然而然的也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兹!”

    刀刃被指尖抵住的时候,两者在之间发出了一阵尖锐的摩擦声。

    操控着阵法的一个蒙面人皱了一下眉头。

    他感觉到自己手里的一根线乱了,正准备重新控制住,却发现那线已经断了开来。

    这怎么可能?

    蒙面人呆涩地看着那根断线在空中飞舞,一时间都忘记了该怎么应对。

    这种线是唐门特制的钢线,附着了内力的情况下斩断钢铁都不成问题,怎么会就这么断了?

    可还没等他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阵法中,变数已生。

    在足以乱眼的暗器里,没有人注意到,那个白衣人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把飞刀。

    之前说过,李驷会四种功夫,一套内功心法,一套轻功步数,一道暗器打穴,一套空手取物。

    江湖人都知道他的轻功练得不错。

    但不巧的是,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暗器练得也不错。

    眼下他已经空手取来了飞刀,之后,他便准备用这飞刀破了这个阵法。

    天罗地网这一招胜在精密,唐门的暗器手法确实玄妙,一双巧手便可以控制百余把飞刀暗箭,进退有序,不乱章法。

    但是这一招也败在精密,它太精密了,只要乱了一步,就会乱了全局。

    此时十余人同使用这一招,这个缺点无疑显得更加明显,就像是铁索连舟,一损则俱损,一败则俱亡。

    狂风依旧在席卷,风声中乱刃袭来,几乎已经逼到了李驷的眼前。

    可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也就只在一瞬之间。

    “暗器,不是这么用的。”

    在暗器的遮蔽下,李驷握着飞刀,淡笑着说道。

    嘈杂的声音中,唐青傲愣了一下,他甚至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可随后,他就看到了一把飞刀。

    一把从暗器的雨幕中射出来的飞刀。

    “蹦蹦蹦!”

    钢线崩断的声音接连响起。

    恍若风声中起了一阵惊雷,雨声中乱了一阵急弦。

    风雨骤停,天水破碎。

    无数牵动着暗器的钢线被那一把飞刀切断,于是,一切就都乱了。

    暗器全部从原来的轨迹中脱离了出去,或是射入了地面,或是相撞在一起,或是打着旋摔落到了一边。

    但无一例外的,它们都从来李驷的身边擦身而过,没有一柄能够落在他的身上。

    四散的细线或是已经断开,无力地垂在房上,或是与其他的纠缠着,死死的捆成了一团乱麻。

    这一阵狂风暴雨,刹那间灰飞烟灭。

    而唐青傲的眼前,那一把破开了乱雨的飞刀还在射来。

    这把飞刀快吗,他说不上来,他只知道自己浑身森寒,连动一下的能力都没有。

    这把飞刀利吗,他也说不上来,他只知道无数可以拦住刀剑的钢线,已经在这把飞刀下断了开去。

    这把飞刀准吗,这一点他能说,很准,准得直直地射向他的眉心,没有一点偏差。

    但是唐青傲没有害怕,他只是呆呆地看着那一把飞来的刀。

    因为恍惚间,他在那一把刀上,看到了一点通明。

    这点通明在那刀光里,在那刀刃上,让他忍不住的想。

    原来这天下间还有这样的暗器。

    这对于他这种将一生都沉浸在了暗器中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世间绝景。

    于是他看痴了,痴得甚至都忘记了挣扎。

    直到最后一刻,飞刀停在了他的面前。

    那刀的后面,是抱着白药儿的李驷,是他握住了飞刀。

    他的轻功真的很快,甚至快得过他自己的刀。

    “该醒了。”李驷看着唐青傲淡淡地说道。

    唐青傲这才转醒过来,茫然地动了动眼睛,看向李驷。

    “刚才······”

    “刚才没什么。”李驷打断了他的话,随手把飞刀转了一圈,递到了他的手里。

    “你的天罗地网用的还不错,但是还差些火候,第十三线和第九十六线之间多了两寸,用到第十六轮的时候很可能会缠在一起。不过,天罗地网终归不是暗器正道,你挺有天分的,回去之后好好练基本功夫,将来会大有前路。”

    说罢,李驷笑着拍了拍唐青傲的肩膀,抱着白药儿从他的身边走过。

    “李···不,前辈。”唐青傲咽了口唾沫,连忙转过了身来。

    “你怎么会这么懂我们唐门的功夫?”

    李驷停下了脚步,回头随口说道。

    “我从前同你们唐门中的一个人比试过,听他自己说的。”

    唐门中人,唐青傲呆了呆,又问道。

    “敢问前辈,那人是谁?”

    “他说,他叫唐重。”李驷侧了侧头留下了一个名字,向着远处走远。

    唐···重······

    听到这个名字,唐青傲呆立在了原地。

    因为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如今唐门之中就只有一个唐重。

    那就是当下的唐门门主,断指唐重。

    “堂主。”一个蒙面人走到了唐青傲的身边,低着身子狼狈地说道。

    “我们还追吗?”

    唐青傲拿着李驷刚才递给他的飞刀,没有再说话。(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