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二十五章:这个人好像不太聪明的亚子
    一旁的白药儿注意到了李驷的异样。

    她回过了头来,却看到了李驷正拿着一面木牌发呆。

    看着李驷的样子,她怔了一下,因为,这还是她第一次在李驷的脸上看到这样的神情。

    在火光的映射下,李驷的脸上难得的没有一点笑意,也没有什么不耐烦的懒散,有的,只是眉眼之间的一点失意,和嘴角轻垂下的一丝默然。

    习惯了他平时笑嘻嘻的模样,此时他不笑了,白药儿却是有一些不适应了。

    她疑惑地将目光移到了李驷手中的木牌上,才发现那牌子上刻着一个女子。

    女子的服装打扮很特别,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很美,至少被刻得很美。

    无论是眉目神情,还是发丝衣摆都被刻得分毫不差,细致入微,使那一颦一笑跃然其间,让观者仿佛身临其境,好似眼前就站着那样的一个女子一般。

    “她是谁?”白药儿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

    李驷回过了神来,才发现自己失了态。

    整理了一下脸上的神色,转头看向白药儿笑了一下说道。

    “我的一个故人。”

    “那你们的关系一定很好吧。”白药儿点了点头,心不在焉地咬了一口自己手上的烤物:“看你的样子颇为挂念。”

    “嗯。”李驷把木牌收回了自己的怀间,还有些失神地笑着应了一声。

    “是挺好的。”

    “那你怎么不去找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白药儿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些吃味,噘着嘴巴说道。

    这个人对他来说应该很重要吧,她想。

    “我也想啊。”李驷的笑里带着几分苦涩。

    他坐在墙边仰起了头来,看向了破屋外面,云端上的那一轮明月。

    “只是,这天下这么大,总有我去不了的地方······”

    他的声音怅然,白药儿却有些听不明白。

    她不明白,李驷的轻功明明这么厉害,怎么还会有去不了的地方呢。

    不过她不明白,李驷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这个夜晚,只剩下了篝火烧灼木柴的声音。

    ······

    两天后。

    杭州城的城门拥挤。

    因为听说这几天李驷在附近现身过,所以守城的官兵排查的更加严格了一些。

    城楼上,一个锦衣男子和一个黑衣男子并肩走过。

    锦衣男子的手里拿着一把精致的扇子,轻轻地摇着,嘴角带着笑,望着两旁城楼下的景色,就好像只是来这里游玩的一般。

    而黑衣男子的手里提着一把狭长的剑,剑鞘老旧,看起来是已经有些年份了。他的面色冷峻,手掌自然地垂在身边,却无时无刻不保持着戒备。

    如果附近有什么见多识广的江湖人的话,或许能够认得出他们两个来。

    因为他们的剑和扇子,在江湖上都很有名。

    他们一者,是风雨楼的楼主,萧木秋。

    一者,是血衣楼的楼主,穆武。

    他们是今天才到杭州城的,以他们两个的脚程来说,却是慢了不少时日。

    “嗯,早就听说杭州城风景秀丽,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萧木秋轻合着他的那双丹凤眼,笑着说道。

    他的身边,穆武握着剑,神色冷淡,显然对着周围的景色没有一点兴趣。

    “如果你只来赏景的话,那恕我不能奉陪了。”

    “呵呵。”萧木秋举着扇子掩着嘴巴笑了一下,模样活像一只正眯着眼睛的狐狸。

    “穆楼主你急什么呢,李驷就在那,又跑不了。”

    穆武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李驷跑不跑得了,不是你说了算的。”

    “是,我的轻功是不如他。”萧木秋坦率地承认道,他并没有因为穆武的冷言冷语而恼怒,反而是笑得更深了一些。

    “但是想要抓他的,也不止有我们不是吗?”

    穆武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又很快地松了开来,应该是想明白了萧木秋在盘算着什么,冷哼了一声。

    “你的意思是,现在还不是我们动手的时候?”

    萧木秋在江湖上有一个外号,叫做笑面狐,这个外号倒是非常的适合他,他确实就是一只狐狸,始终都身在暗处,借着风雨楼摆弄着江湖上的是非。

    “是了。”萧木秋笑着把扇子一收,拍在手上说道。

    “李驷我们追不上,与其现在白费功夫,还不如先在此地游玩一番。等到人来齐了,再揭幕开锣不是更好?”

    穆武低下了眼睛,似乎是在考虑着萧木秋的提议,半饷之后,他抬起视线,看着萧木秋淡淡地说道。

    “按你说的来。”

    “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萧木秋笑着停下了脚步,一边说着,他一边转过了身,用扇子抵住了穆武的肩膀。

    “听说杭州西湖的渡船不错,怎么样,有没有兴趣陪我去游览一番?”

    说罢,他也没有等穆武回答,就走过了穆武的身边,打开了扇子,轻摇着走远了。

    穆武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跟了上去。

    ······

    城楼下,人群熙攘处。

    铁慕衣背着七柄剑,拿着一张纸站在人群中看着。

    长乐门的人也没能告诉他李驷的确切位置,只能说李驷大致还在杭州。

    但是在他的逼问下,长乐门的掌事还是给了他一个地址和一个牌子,说去了这个地址亮出这个牌子就会有人告诉他李驷的准确消息。

    那地方是长乐门的一个据点,作为经常出入市井的百家杂派长乐门,几乎在每一座城里都有一个据点,他们的消息在某些程度上来讲甚至比风雨楼还要灵敏。

    当然这其中只包括市井杂闻,要是比武林秘事,门派机密,那还是风雨楼的要更加厉害一些。

    “杭州城南四河巷,左数第三间屋子门前,立古树旁,向东五十步,向北二十步,见枯井右侧小径直入。”

    又看了一遍这长乐门给的地址,铁幕衣默默地站着。

    过了一会儿,他抬起了头来。

    茫然地看了一眼身前的人群,皱了皱着眉头。

    “在哪?”

    正午时分,杭州城的烈阳高照,道路上,人群还在吵嚷。

    就像是这江湖,永远也没个静下来的时候。(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