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二十六章:谈生意就谈生意,动手动脚的干什么(严肃)
    所谓,四月不知江水寒,花暖杭州凉薄畔。

    不见春中西湖子,便过江南也枉然。

    这四月的西湖,半清半冷的景色,确是路过杭州的游人们万不该错过的一环。

    西湖的水总是很冷,特别是在这刚刚开春不久的时节。

    西湖的景色也总是别有风情,特别是在一场潇潇雨后。

    它不繁华,没有太多粉饰的装扮,有的,不过就是花鸟绿柳,古桥流水,和一些船家。

    它也不风雅,起码不至于曲高和寡,路过的,也大多都是游子良家,谁都能一赏这山水如画。

    它少了几分人间的烟火味,但却没少了这江南自古的一份柔情。

    它就像是一位半遮半掩的绝世佳人,可以远观,却不可以亵玩。

    西湖的湖畔。

    李驷叫了一个船家,烧了一壶清茶,带着白药儿来到了水上。

    茶煮着,水汽滚滚,倒是让湖面的空气,少了一分凉意。

    船家撑着船,不紧不慢地带着两人游览着这一片湖光山色。

    李驷显得很悠然,清闲地倚靠在船头,拿着茶碗,小口小口地喝着温茶。

    白药儿却显得很紧张,总是时不时地打量着两旁的岸边,好像是生怕会突然有一帮人提着刀剑冲出来一样。

    这也不怪她,毕竟,两人现在还是在被追捕的时候。

    “所以。”白药儿轻咬着嘴唇看向李驷,像是忍耐着什么一样地小声说道。

    “你说你在杭州城还有事,就是要来这里玩?”

    “是啊。”李驷侧过了头来,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有什么不对吗?”

    “你还问有什么不对!?”

    白药儿的声音拔高了一些,然后又小心地看了看后面在船尾撑船的船家,凑到了李驷的面前说道。

    “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找你?”

    “知道啊。”李驷拿着茶碗,笑着摇了摇:“是有很多人在找我,但那又怎么了?”

    “那又怎么了?”白药儿急得指着李驷说道。

    “你这样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这里,要是被他们找到了怎么办?”

    “那就让他们找到好了。”李驷拨开了白药儿的手,拍了两下她的手背,温和地笑了笑。

    “放心吧,无论来了多少人,我都会保护好你的。”

    “你!”白药儿的脸色一红,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眼睛不自然地看向了一边。

    “谁要你保护了。”

    “那我就丢下你不管咯,反正我一个人要跑很简单。”

    李驷摊了摊手,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重新靠在了船头旁。

    “我!”白药儿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呵呵。”李驷笑出了声,举起茶碗又喝了一口茶。

    显然,他刚才是又在捉弄白药儿了。

    他也知道总是捉弄人家不好,但是没办法,谁让这个小姑娘这么有意思呢。

    “登徒子!”

    看着李驷那贱兮兮的模样,白药儿恶狠狠地骂了一句,气闷地抱着手坐在了一边,是不再准备理会他了。

    她感觉自己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气死的。

    ······

    船依旧在悠悠地开着。

    推开层层的微波,使得水面轻轻晃动。

    白药儿原本还在生气,但渐渐的,她也沉迷在了这片景色里。

    雨后的西湖,薄雾半拢,是将那种欲说还休的朦胧美感诠释到了极致。

    茶喝完了,李驷又起身添了一壶。

    这时,他们路过了一座古桥,古桥的对面,另一艘小船向着他们行来。

    李驷添着茶的手顿了一下,抬起了眼睛看去。

    对面的那艘船上,坐着两个人,两个男人。

    一个锦衣折扇,一个黑衣古剑。

    同一时间,那两个人也看到了李驷。

    一阵微风从湖上刮过,吹动着湖畔的浅草晃动。

    眼神停住,李驷和那两个男人对视了一会儿。

    两艘船相互行近,船下的水声轻响。

    黑衣的男人握紧了手中的古剑,一股若有若无地杀气从他的身上散了开来,让周围的景物一滞。

    锦衣男人却轻轻地抬起了手,压住了他的剑柄。

    一直到两艘船在桥下交汇。

    锦衣男子才打了开了折扇,笑着对着李驷点了点头。

    李驷抬了一下眉头,回以了他一个轻笑。

    “幸会。”擦身而过的一瞬间,锦衣男子举着折扇温声说道。

    “幸会。”李驷回了一句,添完了手里的茶。

    两船交错行过,白药儿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向着李驷问道。

    “你认识刚才的那个人吗?”

    李驷将茶壶放回了火炉上,打了一个哑谜。

    “认识,也不认识。”

    那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白药儿更加不解了,她发现自己总是听不懂李驷的话。

    另一艘船上。

    穆武也还握着自己手中的剑。

    “其实刚刚可以动手。”他说道。

    在那样子的距离下,如果萧木秋和他同时动手的话,他有四成的把握可以拿下李驷。

    四成的几率并不高,但是在捉捕李驷这件事上,这个几率已经是相当高了。

    “不用这么着急。”萧木秋摆了摆自己手中的扇子,笑着指着身前的湖面。

    “你忘啦,我们今天只是来游玩的,不是来捉人的。”

    听到如此,穆武也没有再说话了。

    毕竟要捉李驷的不是他,他只需要在事后得到他想要得到的消息就可以了。

    而在来的路上萧木秋已经答应过他,此次之后无论抓没抓住李驷,他都会把消息告诉他。

    所以理论上来说,萧木秋抓不抓得住李驷都和他没关系,他只需要来了就行了。

    但是这也是穆武会主动提出动手的原因。

    因为他不想欠萧木秋什么,所以他会尽可能地帮他抓住李驷。

    “好了,不要想那么多了。”

    萧木秋用扇子轻敲了一下他的手臂,对着一处湖心亭说道。

    “诺,我们也游了半天了,去那边坐一会儿如何。我带了一壶好酒,我们可以边喝边聊。”

    看着萧木秋完全就是一副来游山玩水的姿态,穆武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面无表情地闭上了眼睛。

    “我们有什么好聊的。”

    萧木秋倒是没有因此觉得尴尬,反而是搭住了穆武的肩膀,像是颇为熟络地拍了拍。

    “何必这么生分呢穆楼主,我觉得我们两家的生意以后有很多可以合作的地方,此番倒是正好能够聊一下相关的事宜不是吗?”

    穆武不自在地皱了一下眉头,向着旁边坐了一些,他是不习惯与别人靠得这么近的。

    但谁知萧木秋又毫不避讳地凑上来,拉住他的手,笑呵呵地说道。

    “那不如,我先同你说说血衣楼和我们风雨楼合作的好处吧······”

    萧木秋似乎是对于血衣楼这个合作伙伴志在必得。

    但船后,船家看着这船头的两人,面色古怪地摇了摇头。

    哎,这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大白天的就这么拉拉扯扯,也不怕别人说闲话。

    显然,他大概是误会了什么的。(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