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三十五章:空山佛门老寺僧,躲得清净不染尘
    第二天的一早,李驷就送铁慕衣离开了。

    郊外的小径上,铁慕衣背着他那七把铁剑站在路中。

    李驷带着白药儿站在路前。

    没有芳草依依送离别,也没有浊酒一杯诉衷肠。

    有的只是平淡拍了一下肩膀,互道了一句告别。

    走之前,铁慕衣背着剑侧过了身来,又看了一眼李驷。

    “端午要记得来。”

    “知道了。”李驷还是一副懒洋洋地模样,随性地挥了挥手。

    “放心吧,就算是真的进了天牢,我也能出来。”

    这不是一句假话,天牢困不住他。

    李驷怎么样也是这天底下数一数二的贼,这世上,没有他不能去的地方,也没有他出不来的地方。

    铁慕衣走了,道路上有些冷,算起来,再过些时日也就该清明了。

    天上笼着一层薄薄的青云,像是在静待着下一场的细雨,阳光不透,山路上灰蒙蒙的,浅草倒是绿意盎然。

    “我们之后去哪?”白药儿回头看了一眼李驷。

    “金山寺。”李驷伸着一个懒腰答道,白袍在山野中显得飘摇,似是孤身自在。

    “对了。”李驷放下手来看向白药儿。

    “昨天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白药儿的神色一僵,轻耸着肩膀别过了头去:“我再想想。”

    “有什么好想的。”李驷苦笑了一下,走到了白药儿的身后替她捏着肩膀。

    “也就三五天的时间,姑奶奶,你就答应了我吧。”

    “哼。”白药儿的脸上带着一点笑意,轻哼了一声,仰着脖子说道:“那也要看你表现再决定。”

    ······

    唐门退败而去,长乐门没了消息,峨眉派和青城派,一个还在追,一个直接回了山门。

    血衣楼和风雨楼的楼主都来了,更有铁剑门少主铁慕衣独战两大楼主的风言风语。

    李驷还是没有被抓住,这让江湖人更加清晰的认识到了这个天下跑得最快的贼的难抓程度。

    但是听长乐门散布开来的消息说,李驷在杭州城的时候救了一个姑娘,还同她呆了三天,从她的身上下手,也许会有抓住李驷的机会。

    果然,一时间又有不少江湖人盯上了白药儿。

    一直以来都没有听说过李驷有什么亲属家人,这让他没有被威胁的可能,可现在既然出现了一个姑娘,自然是有人想要试上一试的。

    苏州城的一处茶楼里。

    萧木秋和穆武正坐在一起喝茶,他们的身前放着一个棋盘,黑子白子各落着些许,应该是在下棋。

    “先前,为什么要放走那个铁慕衣?”

    穆武危襟正坐着,落下了一下颗黑子说道。

    “我们和李驷又不是死仇,江湖人做事,没必要做的那么绝。”萧木秋喝着茶,看了一会儿棋盘,放下了一颗白子。

    “不像你们血衣楼,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

    “我们血衣楼不喊打,只喊杀。”穆武摇了摇头,又将一颗子放在棋盘上。

    “你输了。”

    “是吗?”萧木秋仔细地审视了一下棋盘,发现自己确实输了,连忙摆了摆手说道。

    “不算不算,再来一盘。”

    穆武黑着脸没有说话,眼前这个人大概是他见过的棋技和棋品最臭的人了,可偏偏他还非常喜欢下棋,拉着个人就下个没完。

    他们在这已经下了半天了,就是让他去找独孤不复打一场估计都没这么累。

    “你说,如果想让李驷帮忙找一个很难找的人,除了抓住他以外,还有什么办法?”

    整着棋盘,萧木秋突然神色认真地对着穆武问道。

    穆武愣了一下,他倒是很少见到萧木秋这么认真的模样。

    “那要看这个人是谁了。”

    “如果这个人是李驷的朋友呢?”萧木秋将白子都收回了棋盒里。

    “那就要看你找他做什么了。”穆武也拿回了黑子。

    棋桌前静默了半响,萧木秋拿着一颗白子在手中转了几圈,放进了新的棋盘里。

    “我要让他同一个人悔过。”

    棋盘上,白子倒映在他黑色的瞳孔里,变成了清浊难辨的颜色。

    ······

    昨夜东风依旧,山门夜雨不休,枯枝败叶破篓,老僧空寺经楼。不说人世人间忧,却说佛事佛间愁。

    对于李驷来说,这一世的金山寺和上一世的金山寺有许多不同。

    虽然这一世的金山寺也在闽江江畔,但区别在于,闽江长了,长到几乎环了江南。寺庙却小了,小到几乎没了和尚。

    这一世的金山寺,是一座无人问津的小寺,可能就连住在山脚下的人都不知道,那山上居然还有一间寺庙。

    那间寺庙很破旧,破说的是楼破屋破,旧说的是人旧经旧。

    那里唯一的一位老和尚,已经不知道在那里呆了几年了,他穿着的袈裟,翻着的经书,也已经旧得不成样子。

    但是李驷还是经常去听他讲经,几乎每一年都会去,只有一年没去。

    那一年他喝醉了,和人打了个赌,去皇宫里偷了一块玉。

    不过偷完之后他就认怂了,隔了两天就把玉还了回去,为表诚心还特地留了一个字条。

    谁知道,事情反而被闹得更大了一些。

    如果早知到会那样,他那时绝对不会和人打那个赌的。

    不过说归说,这世上也没得后悔药可以吃。

    山中古寺里,一个老和尚坐正在一座泥捏的佛像前念着经,他一下一下地轻敲着木鱼,空空的声音在寺里声声回响。

    突然,他的手停了下来。

    佛堂前,他睁开了眼睛,看向了门外还落着叶的老树,自言自语道。

    “说起来,今年,李施主也快来了吧。”

    金山寺总是空空的,没有香客,也没有沙弥,连唯一的佛像都只是一个泥捏的菩萨。

    也是,这个世上就算是佛,也是自身难保的。

    难得清净,更难得惠善。

    所以老和尚才会躲在这里,躲得了一时,便是一时。

    他躲着这世上的每一个人,但是说来奇怪,他唯独不躲着李驷。

    用他的话来说,是因为李驷有佛缘,不受尘埃的佛缘。

    所以他很乐意给李驷念经,李驷也很乐意听。(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