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三十六章:若本无圆满,又何来的圆寂一词呢
    山林中飘着细雨,将山色染的愈加青翠。

    山脚下走着牛群,牛群低头吃着青草,却不知道放牛的孩子哪里去了。

    山野旁有一条湖水,水边坐着一个钓叟,穿着一身蓑衣斗笠,须发半白。

    湖水上有一个船夫,撑着一杆毛竹,划着船缓缓飘荡。

    船头坐着一个樵人,背着一捆柴火,似乎是打算坐着船,回到远处的村子里。

    山径处,李驷带着白药儿,撑着伞走来。

    最近的雨下的多了,他也不得不在附近的城里买了一柄新伞,他之前有一柄伞,但在被严亭之追捕的时候弄坏了。

    白药儿打了一个喷嚏,她最近是有一些感冒了,不过应该也快好了,因为来的路上,李驷已经给她煮了药,让她喝了下去。

    李驷会一些医术,或者说他的医术还不错,在从前修炼内息的时候,他吃过很多的草药和毒物,其中的药性,他多少都知道一些。

    大病治不了,治一点伤寒感冒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金山寺已经不远了,顺着这条山径一直往下走,路的尽处,便是那金山寺的山门。

    只是这条山径又窄又偏,还很陡峭,所以少有人会走这条路,更少有人会走到路的尽头。

    如此一来,自然也少有人知道这山上有一座金山寺,只知道在那郁郁葱葱的林间,偶尔会露出那么一角的砖墙青瓦。

    至于李驷从前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谁知道呢。

    也许是碰巧路过,也许是有心寻至,又也许,只是听到了这寺里和尚空空的念经声,便空空的去了。

    总之就算是有故事,那也只是一个陈旧乏味的故事罢了。

    纸伞垂着雨滴,白鞋踩过石板,白衣沾了些许黑泥。

    李驷打着伞往山上走着,走的时候,顺便看了一眼那山脚下湖水上的人。

    白药儿气喘吁吁地跟在他的后面。

    这姑娘的轻功不好,稍陡一点的路,她就走不动了。

    “你管这叫稍陡一点?”白药儿撑着自己的膝盖,艰难地踩上了一级石阶。

    看着眼前几乎已经垂直了的路面,她只感觉两眼发昏。

    这条山径修在山林深处,陡峭不说,石板上还常有青苔和淤泥,一个脚滑便可能直接滚落到山下去,这使得她每走一步都很小心,也很吃力。

    这才爬了一半的路,她就已经快吃不消了。

    “这确实不算陡了。”李驷停下脚步,举着伞看向身后的白药儿,叹了口气说道。

    这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行了。

    想当年他十几岁的时候,可是徒手爬过一座断崖山的。

    “反正,我是不行了。”白药儿喘着气,扶住了路边一棵斜长着的古树,断断续续地说道。

    然后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办法,抬起头来看向李驷。

    “要不然,还是你用轻功带我上去吧。”

    “这次不说我吃你豆腐啦?”李驷勾着嘴巴,无奈地笑了一下。

    之前在山脚下的时候,他就问过白药儿要不要把她直接带上来,她还捂着手宁死不从呢。

    事实上,李驷就算是想要吃人豆腐,也不会找她这种要什么没什么的小丫头片子不是。

    “我,我也没说过这样的话。”白药儿扶着树,底气不足的说道。

    呵,这丫头。

    轻轻地苦笑了一声,李驷向下走了一级台阶,对着白药儿伸出了一只手说道。

    “罢了,把手给我吧。”

    看着李驷伸到面前的手,白药儿僵硬地把自己的视线移开了一些,可过了半响,还是将手握了上去。

    李驷的手带着淡淡的温热,在这微凉的细雨里握起来倒是很舒服。

    但是还没等白药儿仔细感受什么,她的身子就已经飘了起来。

    确实是飘了起来,平地而起,踏烟而去。

    白药儿保证,她这一生都还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此时她就像是一缕轻云一般,在一股真气的裹挟下,飘转着飞上了半空,穿梭在细雨之间。

    身子好似没有了重量,随风飘荡着,飞过了山石林木。

    身下的一切都快速远去,她越飞越高。

    烟雨中,那一袭白衣撑着伞,踏着轻风细雨,带着她穿入了那半拢着山腰的云雾里。

    浮云遮眼,让一切都变得朦胧了起来。

    白药儿甚至有一种正踏步云端的感觉,好像脱离了凡尘而去似的,身周都轻飘飘的。

    此时,她才是真正明白了那江湖上对李驷的评价。

    他的轻功,天下无双。

    这四个已经被人说烂了的字,却也正是对李驷的轻功的最恰当的形容。

    山脚下的湖面上,正坐在船上的樵夫压了压头上的斗笠,向着山间远去的那个人影望去,轻声说道。

    “当真是好俊的轻功。”

    “是啊。”船头的船夫用竹竿支着船,低下了自己带着刀疤的脸颊,看着水波晃荡。

    “毕竟,他从未被人抓到过。”

    “啪!”

    岸边的钓叟猛地拉起了手中的鱼竿。

    一条活蹦乱跳的青花鱼被他从水中扯了起来,挂在半空中拍打着尾巴。

    “哗!好大的鱼儿。”

    钓叟喜笑颜开地说道,用一双布满老茧的老手将鱼取了下来,放进了身边的鱼篓里。

    ······

    金山寺里,刚念完了经的老僧正在喝茶,他喝得很慢,老神在在,身上的僧衣宽大,使得本就不显眼身子看起来更加干瘦。

    忽然,庙堂前的落叶被一股不知道从何而来的微风吹散了一些。

    老僧手中的茶水也泛起了一阵浅浅的波纹。

    “呵。”老僧合起了带着皱纹的眼睛,抿着干瘪的嘴唇笑了一下,头也不抬的对着房上说道。

    “李施主,既然来了,又何必躲着老僧不见呢?”

    除了李驷之外,从来都是他躲着人,是还没有人躲着他的。

    “这不是给你带来了一些麻烦,有点不好意思嘛。”

    房上传来了一个温和的声音。

    随后,便是李驷带着白药儿落进了院子里。

    白药儿还在晃神的状态,李驷则是收起了伞,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笑着背过手来,看向屋檐下的老僧。

    “好久不见了,圆寂和尚。”

    “你这人······”

    圆寂老僧捧着茶,无可奈何地看了李驷一眼。

    “若是真觉得不好意思,就不会把麻烦带来了。”

    “这不是想到我们俩之间的交情,也不用那么见外不是吗?”

    李驷笑着,走到了圆寂和尚的身边坐下。

    颇为无赖地拿起了一只已经备好的杯子,给自己添了一杯茶。

    屋檐下的两人心中都很明了。

    他们一个一定会来,一个一定会等。

    (关于更新问题,我也很想加更啦,但是最近在练科目三,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啊,斜眼。)(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