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七十七章:地方风俗不一样是会发生很多误会的
    挑战,听到这两字的时候,柳冉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的,因为他还从来没有被挑战过。

    自从他成名以来就专攻画道,江湖上为人称道的,大多数也都是他的画,而不是他的武功。

    再加上他用的是一门奇门兵器,这就使得更少会有人来上门找他挑战了。

    所以在听到女子的话后,他先是在门前站了一会儿,随后才像是有了反应,站在门中似乎是准备将门重新关上。

    “那你找错地方了,我这里不接待江湖人。”

    他说着,就要推上门扉。

    可就在这时,门外却是又传来了女子的声音。

    “我常听说你们唐国人尚礼,这就是你们的礼数吗?”

    柳冉的手微微顿住,他是个是非分明的人,上门挑战这件事情在江湖上并不少见,按理来说主家也确实应该尽到应尽的礼数才是。

    虽然这个礼数大多数的江湖人都懒得去理会,但是柳冉是柳冉,他不是一个江湖人。

    该是过了半响,他叹了口气,重新将门打了开来,看着女子说道。

    “交完手便离去,勿要再来扰我清静,你可明白?”

    “自然。”女子握着剑,沉沉地答道。

    柳冉摇了摇头,侧过身来,引着女子进了自己的院子。

    院中,他收拾掉了原本摆着的桌椅,从另一间房间里拿出了一支铁笔出来,站在了女子的面前,摊开了一只手,颇有气度地说道。

    “柳冉,赐教了。”

    其实,他自己也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与人交过手了,手中的这只铁笔都叫他觉得生涩了许多。

    不过,如果只是比划一两招的话,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输赢他都不计较,反正他也不在意这些。

    女子提着自己的剑,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术虎女,请赐教。”

    说罢,她那柄颇宽的剑就已经挥向了柳冉。

    那柄剑的剑路很特别,没有唐国境内的任何一种剑招的影子,却是异常凌厉,夹杂着尤其凛冽的杀气。

    一出手,便是没有余地的杀招。

    剑还未至,柳冉就已经觉得如是针芒在背,森森寒气扑面而来。

    他的眼神凝重了起来,因为这一剑根本就不像是比武较量,反而像是在生死决斗。

    他手中的铁笔第一时间拦在了长剑的剑刃上。

    只听当得一声闷响,两者相触,柳冉就已经退了数步。

    这女子,好大的力气。

    柳冉皱着眉头看着术虎女,右手的手腕是已经被震得发麻。

    但是术虎女可没有一点想要让他调息的意思,手中的剑锋一转,长剑就在一次追向了柳冉。

    如果说刚才的那一剑是势大力沉,那这一剑就是诡秘难测,一柄长剑好似一条灵蛇一般地窜出,曲折地向着柳冉缠了上来。

    柳冉的眉头深锁,运起了内气注入了铁笔之间,一笔刺在了长剑的剑身上。

    他原本只打算用七成功力比试一番就可以了,但现在,他是已经用上了全力。因为对面那个女子,根本就是一副要杀了他的模样。

    “当!”

    铁笔刺在了长剑之上,长剑却是在下一刻绕了开来,顺着铁笔的笔杆游了上去,砍向了柳冉的手掌。

    柳冉当即松开了铁笔,将手掌抬开躲过了术虎女的这一剑,同时他俯下了身子,用左手接住了落下的铁笔,转身用铁笔的笔杆抽向了术虎女的腰间。

    这一笔很重,如果打实了,术虎女该是有一段时间都不能再动弹了。

    只是柳冉没想到的是,术虎女的身法也很特别,只见她低下了眼睛,右脚踏在地上,身子就凭空横移了出去数米,躲开了柳冉的这一笔。

    同时,她又回身刺出了一剑,在柳冉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剑刃送入了他的怀间。

    这一剑若是刺中了,那柳冉就算是不死,也必要身受重伤。万幸的是在千钧一发之刻,他侧身躲了开来。

    但长剑还是划开了他胸前的衣服,撕出了一条口子,并在他的胸口处留下了一条浅浅的血痕。

    术虎女的剑要比普通的唐剑都宽一些,这使得它重了不少,但挥动之间的力道也要大了几成。

    那把剑挥舞起来,是股股生风,宽大剑刃叫人难以躲开,再配合她那全不同于中原路数的剑法,几招之下,就叫柳冉出现了破绽。

    而柳冉是还没有能抓住她剑法的特点,他已经常年没有与人动过手了,这突然之间如此没有退路的搏斗,着实是有些让他猝不及防。

    但这女子根本没有收手的打算,柳冉至少已经明白了这一点,他深吸了一口气,握紧了自己手里的笔。

    他不知道这个女子是来干什么的,为何要将一场比试做到这种份上。

    但他起码知道,接下来他也不能再留手了,否则很可能会因为一个大意丢了性命。

    女子的剑再一次追上了柳冉,而柳冉也提笔迎了上去。

    “当当当当!”

    院子里是又传来了一阵密集的金铁交击之声。

    应该又是数十招过后,柳冉再一次露出了一个破绽,他终究是避世了太久,平日里也不练武,手中的武学当真是生疏了太多。

    但术虎女可不会顾及这些,她自然不会放过这破绽,一剑自上而下地刺向了柳冉的腹部。

    柳冉的铁笔来不及回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长剑落下。

    就在这时,是有一声破空声响起,一枚石子从院子的角落里射了出来,撞在了术虎女的长剑上。

    “当!”

    石子在相撞的一瞬间就碎了开来,碎作了一些细小的石粒溅向了四周。

    而术虎女手中的剑也是被撞得震动不休,剑锋偏了一些,擦过了柳冉的身子,刺在了他身边的地上。

    柳冉愣愣地向后退了半步,他明白是刚才那枚石子救了他的命,但他却不清楚这枚石子是从哪里来的。

    不过接着,他就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了石子射来的方向。

    另一边,术虎女也回过了头来,神色微沉地对着那个角落里问道。

    “什么人?”

    要知道在金国,如此打断两个人之间的比试,是绝对不允许的事情。

    这不只是在侮辱她,也是在侮辱比试的另一个人。

    术虎女的声音落下,角落里是传来了一句有些散漫的回话。

    “只是一场比试而已,何必要做到如此地步?”

    说完,一个人出现在了那里,那是一个白衣人,他有着一双术虎女熟悉的眼睛,修长轻佻,右眼的眼角下,点着一颗并不显眼的痣。

    不过此时的术虎女是没有多想,因为眼角有痣的人也并不少见,她总不能见到一个就当做是当年的那个人。

    她只是从地里拔起了剑,回答了这人的话。

    “既然是比试,就理当全力以赴,这是尊重。”

    在金国,无论是挑战比试还是平时习斗,在一边认输之前,两边的人都不会有一点保留。

    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是对对手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就算是死了,也只能怪自己习艺不精,怨不得旁人。

    所以出手不留余地,这对于术虎女来说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她身上的疤痕也大多都是这么留下来的。

    相反,她反而觉得眼前这个人的所作所为很不应该,如此打断一场比试,到底是要做什么。

    ps:这边再回答一下大家的一个问题,这本书确实是无女主的,就写在简介里,不用再问了,苦笑。(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