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八十七章:干饼配凉茶,也别有一番风味
    “斯,这些小丫头,下手还真是没轻没重。”

    夜里,捂着被扎了不知道多少针的后背,李驷回到了百花谷给他安排的客房。

    万幸的是那些小丫头虽然记仇,但是行针的时候还是一本正经有模有样的,不至于乱来,不然,他今天下不下得了地还要两说。

    可当他推开房门走进房间的时候却发现,花筠君也正站在房间里,而术虎女则是正抱着双腿缩在床榻的一角,就像是一个被人欺负了的小媳妇似的,躲着花筠君,看到他的时候,眼神里还带着一丝幽怨。

    “呃,这是?”李驷愣了一会儿,指着术虎女,看向了花筠君问道。

    他知道术虎女不会是花筠君的对手,但是他是没想到她会被弄成这样。

    花筠君抬了抬手里的一个食盒说道。

    “我是来给她送饭的。”

    说完,她笑着看着李驷,指了指隔壁的房间说道。

    “你的房间在隔壁,还是说,你今天想睡在这里?”

    “咳。”李驷识趣地抬起了双手,解释道:“没有,我只是走错了门而已,我这就走。”

    说罢,他就灰溜溜地转过身走了出去,他可惹不起这个女人,还是躲着的好。

    不过走到一半的时候,他是又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看向花筠君,做着手势,尴尬地问道:

    “那什么,我晚上吃什么?”

    “你自己没带干粮吗?”花筠君眯着眼睛瞥了他一眼。

    “带了!”李驷当即打了一个寒颤,往后退了两步,退出了门外,干笑着说道。

    “自然是带了,那您忙,我先走了哈。”

    说着,他顺手带上了房门,逃也似的去了另一间房里,独留下术虎女和花筠君待在一起。

    “呵。”看着李驷跑开的样子,花筠君忍不住笑出了声,摇了摇头,放下了食盒说道。

    “这人,还真是一点也没变,没心没肺。”

    然后,她又看向了床上的术虎女,说道。

    “过来吃些东西吧,早间是我不对,现在是来给你赔礼道歉的。”

    术虎女警惕地看着花筠君,她本来是做好了打算,绝对不会再靠近这个女人了。

    但是当她闻到那食盒中的香味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地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接着走下了床,小心翼翼地走到了花筠君的身边。

    花筠君见她这幅小心谨慎的样子,笑了一下,打开了食盒,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粉色的糕点说道。

    “试试看,我做的百花饼可是天下一绝哦,寻常人想吃都是吃不到的。”

    术虎女抿了抿自己的嘴巴,最终还是坐在了桌边,接过了花筠君递过来的糕点,吃进了嘴里。

    随后她的眼睛一亮,拿过了桌上的食盒就是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对于中原,她的第二个印象就是这的东西很好吃。

    “呵呵,不用吃得这么急。”花筠君一边笑着,一边给术虎女倒了一杯水说道。

    “你跟着李驷一路走到这里一定吃了不少苦吧,他那家伙可是一点都不会照顾人。”

    术虎女只顾着吃,自然是答不上话的。

    如果李驷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说一声放屁,这一路上,他过得苦倒是事实,但术虎女的日子绝对是过得相当滋润的,顿顿酒肉伺候着,也没见少过。

    等到术虎女吃完了东西,花筠君是又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小瓶东西,推到了术虎女的面前说道。

    “方才比试的时候,我观你的身上有许多暗伤,该都是早年的时候留下的吧。这些暗伤现在可能并无大碍,但是等日后,或许会阻碍你的武学精进甚至是岁寿天年。这里有瓶药,你拿去一日吃一粒,虽然不能根治,但也会有所缓和,切莫忘了。”

    术虎女看着药愣了愣,正要道谢。

    花筠君却是摆了摆手,笑着说道:“道谢就不必了,我们百花谷,欠带你来的那个人很多。”

    说完,她伸手刮了一下术虎女的鼻子:“要谢你就去谢他吧,是他托我帮你看看的。”

    术虎女呆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

    花筠君是已经拿起了食盒,走了出去。

    门外,花筠君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一个人影,一个站在房上的人影。

    她提着食盒,也飞身跃了上去问道。

    “你是不是当贼当惯了,有床不睡,非要呆在房上。”

    “我可没让你帮那丫头看过什么伤。”李驷无奈地看着她说道。

    “我这不是在帮你吗?”花筠君像是戏弄一样地说道:“好让那小丫头被你迷住。”

    “我要把她迷住干嘛?”李驷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说道:“我跟着她来,只是想要免得有些人遭了殃。”

    这其中原本也是包括百花谷的,因为如果术虎女全力施展,就算是花筠君也很难轻易拿下她。

    而她如果挑战的不是花筠君,那这百花谷里,没有一个人会是她的对手。

    “况且,我的情况你当是知道的。”李驷苦笑了一下,轻声说道。

    这话让两人沉默都地站了一会儿。

    花筠君看着李驷,脸上那一些温婉的笑意渐渐散去,直到面无表情,她才淡淡的问道。

    “你还没忘了她?”

    李驷低下了自己的眼睛,没有去看身前的人,只是默然地回答了一声:“嗯。”

    花筠君该是不想再继续说下去了,她转过了身来,背对着李驷,过了一会儿说道。

    “明天天亮之后你就离开吧,我不想总是看到你。下次要你试药的时候,我会通知你的。”

    “好。”李驷站在她的身后,点了点头。

    他不知道他该怎么回答,但是他也只能这么回答。

    花筠君走了,李驷回房吃了几块干粮,就着茶水咽下。

    然后躺到了床上,不再作声地睡了过去。(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