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八十八章:青云白日雨
    一夜过后,天还未亮,李驷就准备带着术虎女离开了。

    当两人一起来到山门前的时候,却发现一个百花谷弟子正站在那里,她冷着脸看了一眼李驷,然后将手中的一个盒子交给了术虎女说道。

    “谷主让我将这些交给你,说是让你留着路上吃。”

    听说是吃的,术虎女的目光一亮,道了一声谢,就顺势接过了来。

    然后弟子又看向了李驷,半响,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瓶药来,看起来有些不太情愿地说道:“这是我们百花谷最好的金疮药,谷主说了,你在江湖混迹,若是受了什么伤,自己用。”

    李驷看了那药瓶一会儿,才缓缓伸手接过。

    “多谢。”

    弟子没有理他,只是退到了一边,对着术虎女拱了拱手说道。

    “那,告辞。”

    李驷看着这弟子的样子,无奈地笑了笑,将金疮药收进了自己的怀里,轻声回了一句。

    “告辞。”

    ······

    谷外,术虎女骑在马背上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拆开了盒子,看着里面放着的糕点,她拿出了一个就丢进了自己的嘴里。

    看着她眯着眼睛的样子,当时吃得很惬意的。

    她的身边,李驷倒是显得有些沉默,他很少有这样走了一路却一句话也没说的情况。

    术虎女似乎也注意到了这点,她扭过头来看了看李驷,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糕点,顿了一下,皱起了眉头,像是做着一个艰难的决定。

    半响,李驷感觉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回过了头来,却是看到了术虎女将一个糕点递到了他的面前说道。

    “给你一个。”

    看术虎女那有些挣扎的样子,这一个应该就是她最大的让步了。

    “呵。”这模样逗得李驷轻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你自己吃吧。”

    术虎女当即就没有再继续坚持下去,嗖的一声拿回了糕点,吃进了嘴里。

    “之后我们去哪?”

    她含糊不清地向着李驷问道。

    “嗯······”李驷看着前路,沉吟了一会儿,然后舒开了眉头,笑着说道。

    “就华山吧。”

    ······

    五岳派,又称五岳剑派,是以五岳为名的五大门派,五派分别为泰山派、华山派、衡山派、嵩山派和恒山派。

    这其中,若说泰山派是以重如泰山的正气为名的,那华山派就是以高比华山的剑气为名的。

    华山之高,高耸入云,作为五岳之中最高的山,它就如同一柄青锋直剑一般,耸立于天地之间。其之锋锐,五岳之中无可相比者。

    但说起这华山,李驷与它其实也有些缘分。

    那年他初入江湖,还是一个毛头小子,一日大雨,他无处可躲,便误打误撞的躲到了华山派的山门祠堂下。

    那时天色已晚,李驷躲着雨也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上多了一件衣服,抬头一看,是有一个中年人正抱着剑,穿着单衣坐在他的身边。

    该是察觉到他醒来了,中年人回头看了他一眼,板着一张脸说道。

    “看你年纪不大,该是初入江湖的吧,今天教你一个规矩,别人家山门的祠堂不能随便进,记着了?”

    说是这么说,但他也没有立刻赶李驷走,只是让他等雨停了再离开。

    那一天,李驷陪那中年人看了一场华山的青云白日雨。

    雨下着,天不阴,日不落,天光穿过细雨,照得青石板上的微光好似清涟。古阁之间,雨滴垂帘,就如玉盘落珠,轻响不断。

    青云细雨,山门古迹,这便是李驷对那一日的华山全部的印象了。

    华山很锐利,但有的时候,它也很清静。

    那个中年人,就是现在的华山掌门岳长峰,这人为人严肃刻板,不过有的时候也不是那么不通人情。

    要去华山之前,李驷打算先写了一封信送去,说明了事情的起因与经过,毕竟要让岳长峰与术虎女比试,不说明原因他大可能是不会同意的。

    不过,如果说可以让他借此领教一番金国第一剑客的剑术,相信他也不会拒绝。

    寄信的路上,天上是又下起了雨,而且还少见的又是那青云白日雨。

    李驷买了一把纸伞,替术虎女撑着。

    刚撑上的时候术虎女还吓了一跳,因为在金国,男人是从来不会给女人撑伞。何况像她这样的身份,就连寻常的女子都不如,这样的事被主家知道了少说也是一顿毒打。

    她本能地想要躲开,却被李驷拉住了手说道:“你干嘛,嫌自己的身子太好了?”

    他是没见过有伞不撑要去淋雨的人,莫不是她在金国没见过雨?

    术虎女的身子一僵,没作声,只是低着头,不过了半响,才低着自己的声音说道。

    “手,放开。”

    李驷这才注意到自己拉着对方的手了,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说道。

    “咳,抱歉。”

    术虎女没去看他,只是收回了自己的手说道。

    “下次在动手动脚的,我就把你的手砍了。”

    她低着脸,没让人注意到她脸色。

    和寻常的女子不一样,她的手很粗糙,因为她常年练剑的关系,这也是她看不起自己的一个地方,所以她很不喜欢别人碰她的手,就和她的短头发一样。

    事实上,她有多羡慕普通的女子,就有多看不起她自己。

    她的伤疤,她的皮肤,还有她的举止,这些都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她,她只能是一把剑,也只是一把剑。

    ······

    华山,岳长峰坐在堂上看着手里的一封书信,他身前,是站着他的大弟子封山阳。

    “师父,信上说了什么?”封山阳看着岳长峰问道。

    岳长峰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像是有些无奈地说道:“李驷要来我们这。”

    封山阳听完,就转身往回走。

    岳长峰有些不解地问道:“你要去做什么。”

    只见封山阳头也不回地说了声:“去把我的酒都藏起来。”

    看着自己徒弟走远的背影,岳长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说道:“大惊小怪。”

    随后,他也开始考虑起了他有什么要藏起来的东西。

    ps:今天本来也是想两更的,但是奈何我写东西实在是太慢了,总是思前想后,拍脸,下午还要画画,所以只能咕咕咕了,实在是对不起大家,能两更的时候我会尽力两更的,鞠躬。(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