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九十九章:抄书百遍,其义自见
    “所以,李居士您今年也是来参加天下剑盟的?”糊涂道人坐在布上,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看着李驷问道。

    显然他是已经交了那三十两的入伙费,交的时候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就好像只是交了三文钱似的。这让李驷怀疑,这些个道人是不是都是富得流油,就和那些佛前的和尚一样。

    一个喝着佛前茶,一个吃着三清饭。

    不过当他听到道人的问题的时候,也没有再胡思乱想,直截了当地否认了他的话说道。

    “不是。”

    说着,便喝了一口自己手里的酒,干脆利索地摇了摇头。

    “那,您为什么要来此啊?”糊涂道人看起来有些疑惑,以他对李驷的了解,如果李驷没有要参加剑盟的意思,应该根本不会出现才对。

    “因为要带一个麻烦来。”李驷无奈地撇了一下嘴巴说道。

    糊涂道人若有所悟,侧过头来看了不远处的术虎女一眼,眨了眨眼睛,随后却又摇着头说道。

    “不懂。”

    李驷看了他一眼,笑着回了一句:“你什么都不懂。”

    其实糊涂道人一点也不糊涂,他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这点,但凡是没有那么糊涂的人都知道。

    “是啊,贫道是什么都不懂的。”糊涂道人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

    “不过今年的剑盟,想来是不能好好的办了。”

    “哦?”李驷有些讶异地拿着酒水晃了晃,好奇地看着他问道:“这是为什么?”

    “因为以贫道往年的经验,但凡有李居士您在的地方,就一定不会只有一个麻烦。”糊涂道人又抓起了一把瓜子,毫不避讳地说道。

    “何况现在,那另外的麻烦该是已经来了。”

    说着,他似有似无地又看了眼远处的一个人。

    李驷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看到的是一个身高九尺有余的异国大汉,面相恶煞,身后背着把人高的巨剑,剑上亦是凶气毕露。这模样,就差把我要闹事这四个字写在脸上了。

    好嘛,李驷挑了挑自己的眉头,重新将目光收了回来,对着糊涂道人说道。

    “看来你说的没错,总是会有麻烦来找我。”

    “不不不。”糊涂道人抬起了一只手掌摇了摇说道。

    “在贫道看来,是李居士您总是去找麻烦。”

    说白了,他就是觉得李驷太闲了,所以才会经常没事找事做。

    李驷被他说着砸吧了一下嘴巴,然后又无可奈何地喝了一口手里的酒。

    他知道糊涂道人的意思,但他也没法反驳,因为他确实是个闲人。

    “但是。”李驷觉得还是有必要为自己辩解一句,对着角落里的那个异国大汉抬了抬下巴说道。

    “那人确实不是我招惹来的。”

    “哦?”糊涂道人眉头一皱,半响,又磕了一颗瓜子,拍了拍手说道。

    “那这个麻烦可能要更大了。”

    说罢,他却好像是又不再想着这件事了,而是转而看向了李驷问道。

    “说来李居士,您今年是确定不会参加这天下剑盟了吧?”

    “你怎么这么在意这件事?”李驷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拿起了一片肉干吃了一口问道。

    “因为如果您参加的话我就不参加了。”糊涂道人伸了个懒腰,拍了拍自己的腰间的剑说道。

    “我可不想被您一剑给砍了。”

    糊涂道人,总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他修的是武当派的三清诀,心中本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明。

    所以他也比任何人都要看得明白,这天下,到底谁的剑最快。

    ······

    铁慕衣在台上站着半个时辰,就在他以为今天不会有人上来了的时候,第一个想要挑战他的人走上了台。

    他认识那个人,那是华山派的大弟子,封山阳。

    华山剑术吗,铁慕衣的眼睛微合,该是会很棘手的。

    另一边,封山阳也看着铁慕衣。

    他很早就想和铁慕衣比上一场了,可惜铁慕衣除了早年在外四处与人比试之外,后来的时间就常年呆在家中闭门不出。

    想来是在闭关修行,这也使得他没了与铁慕衣交手的机会。

    也不知道等他知道了铁慕衣在家中到底是在做什么之后会作何感想,总之现在的他是十分期待与铁慕衣的较量的。

    他拿着自己的剑跳上了剑台,对着铁慕衣拱了拱手说道。

    “华山派封山阳,请赐教。”

    铁慕衣微微颔首,提起了手中的铁剑,也回了一句。

    “请赐教。”

    两人对立了一会儿,接着只听得铮得一声,封山阳手中的长剑是已经脱鞘而出。

    “霍。”台下,被两人的交手吸引了视线的李驷看到了封山阳手里的剑,笑着说道。

    “山阳这小子换剑鞘了。”

    糊涂道人又不明白了,看着李驷问道:“你怎么连这都知道?”

    “额。”李驷尴尬了一下,然后指着自己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观察,靠的是观察。”

    他总不能说那原本的剑鞘就是被他弄坏的吧,钱他还欠着没还呢,这难免有些没有排面。

    所幸糊涂道人也没有深究,而是把注意力重新放在了那剑台上的两个人身上。

    对于年轻一辈的剑客来说,封山阳是一个很难应付的对手,他的剑算不上快,但是灵动异常,一手华山剑术在他的手中变化多端。

    很多时候,他的剑总会出现在你想不到的地方,然后出奇制胜。

    不过这次,他却是找错了对手。

    若是在先前,铁慕衣还在用七把剑的时候,他凭华山剑法的险招应当还能应对一会儿。

    但是现在,铁慕衣的剑术显然是又有了精进,七把剑已经被他融成了一把,剑术在他的眼中已经不会那么重要了。

    因为李驷的原因,他学过百家剑术,算得上是博取众长。但是李驷很早的时候就同他说过,他最后的路,应该在将这些剑术全都放下之后。

    李驷虽然不会剑术,但是看了这么多的剑谱,理论知识还是有一定基础的,所以他说的也确实没有错。

    就在前段时间,铁慕衣被他娘关在书房抄写百家经的时候,是偶然间看到了一段话。

    这段话的开篇,叫做“百家众长,皆有所短。”

    整段话的意思,大概就是没有一种思想是没有缺点和漏洞的,真有抱着真正博大和宽广的目光去看待事物,才能做到绝对的公正和客观。

    铁慕衣在其中似有所悟,于是他去了藏剑谷,将他的七柄剑融成了一把。

    他放下了他所学的所有剑术,也是因此,如今的他,是已经今非昔比了。(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