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一百零五章:论一个贼的自我修养
    当立在地上的剑刃,映着烟尘散尽。

    第二座剑台是已经完全被毁了,陷下的碎石之间,一个人影缓缓地站了起来,而他的脚下,那个异国大汉趴伏在地上,不知生死。

    李驷的轻功到底有多快,还是没人看得清楚,但是也是因为没人看得清楚,才更是让人心悸。

    方才他带着那个巨汉飞了有多高,同样没人知道,但是也是因为没人知道,才更是让人猜疑。

    山顶的风吹拂着那一身白衣,让那个身影显得有些飘摇不定。

    此时的剑客们才第一次感觉到,站在那里的,是一个天下第一,是一个江湖上的绝世之人。

    就如独孤不复一般,叫人仰止。

    平时的李驷是绝不会给人这种感觉得,没办法,谁让他总是一副浑人的样子呢,根本没有一点高手的气质。

    第三座剑台上,术虎女看着李驷,没有作声。

    在路上的时候她就有所猜测,而刚才,是让她确定了下来,李驷就是当年那个偷走金身佛的人。

    无论是身法还是招式都与当年如出一辙。

    不过她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只是默默地收起了自己的剑。

    她是准备放下了,毕竟,她已经欠了李驷太多。

    独孤不复同样沉默着,他看着李驷,半响,低下了自己的眼睛。

    刚才的交手让他确定了一件事情,至少现在的他,不会是李驷的对手。

    这就是他不肯上台的理由吗,不想乘人之危?

    独孤不复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嘴角微微带上了一些笑意。

    不得不承认,他对李驷的印象改观了一些。

    也许这人,其实也还不错。

    但是独孤不复不知道的是,李驷不肯上台,只是嫌他麻烦而已。

    不知道等他知道的时候,会不会想拔剑砍了李驷,不过那也都是后事了。

    “咳。”

    此时的剑台上,突然响起了一声有气无力的闷咳,原来是那个异国大汉还吊着一口气。

    确实,李驷没有杀他,毕竟还要带他去见严亭之。

    “用剑,杀了我······”疆拔趴在地上,低垂着眼睛,嘴巴张合着,轻声说道。

    “你现在还死不了。”李驷低着眼睛看着他,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尘。

    “求你······”疆拔像是用尽了自己的一身力气,从嘴里吐出了这两个字。

    李驷看着他,静默了一会儿,然后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扛在了肩上说道。

    “做人啊,还是不要太执着了。”

    可惜,他又如何有资格这样劝别人呢。

    疆拔昏了过去,在他的眼里失去了最后的一点光芒的时候。

    李驷看了看破碎的剑台,又看了一眼四下的众人,高手的气质顿时散尽,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讪讪地说道。

    “我还有些事要办,此番就不多留了,诸位告辞。”

    说罢,他就对着术虎女挥了挥手说道:“走了表妹。”

    “哎。”术虎女应了一声,也没有再顾什么比剑,跳下了剑台,小跑着追上了李驷。

    直到李驷走了很远,在座的剑客们都没有反应过来,这坏的剑台,又要谁来处理。

    ······

    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天下剑盟也算是如期结束了。

    术虎女做完了她该做的事,在三天之后拜别了李驷。

    “李驷。”离开之前,术虎女在路上回过头来,笑着对着李驷说了一句。

    “你是一个好人,谢谢。”

    原谅术虎女的汉话不好吧,除了好人之外,也找不到什么形容李驷的词了。

    李驷无缘无故的多出了一个好人的称谓,带着疆拔去了长安。

    他也没多做什么,只是将疆拔封住了穴位留在了严亭之的堂前,并留下了一封信。

    相信严亭之会处理好他的。

    而在离开长安的时候,李驷该是感觉到了什么,看了看天空中一只飞鹰。

    随后,他就消失在了路上。

    ······

    长安郊外的一处山林里。

    一个蒙着眼睛的异国男人正接住了一只飞回的山鹰,往它的脚上绑着什么。

    这时,旁边的树丛里却突然传来了另一个声音。

    “所以,你跟着我走了一路,到底是在做什么呢?”

    异国男人吓了一跳,起身就准备逃跑,可下一刻,一个白衣人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将他打晕了过去,同时用一颗石子,打下了正要飞走的山鹰。

    这白衣人自然就是李驷,他发现有一只山鹰跟着他走了很远,心下疑惑,便跟着山鹰一路来到了这里。

    没想到居然是有人在用山鹰监视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这江湖里还真是什么奇怪的法子都有。

    提起了摔在地上的山鹰,李驷从它的脚下解下了一张兽皮,摊在手里看了看。

    兽皮上写着的金国的字,所幸李驷去过金国,多少也认识一些。

    字上大概的意思,就是疆拔被人送进了长安。

    看来,金国派来中原的探子,远不止术虎女一个。

    或者说,术虎女在探查江湖消息的时候,也在被金国那边的人监视着。

    李驷看着兽皮,该是想了一些什么,然后离开了山林。

    ······

    当术虎女回到金国的时候,是在一个夜里,术虎横接见了她。

    而当她说完自己在中原的得到的所有消息后,术虎横却是挥了挥手,召来了三个提着剑的人。

    术虎女终归是和中原的人走的太近了些,近到术虎横不能再完全确定她的立场。

    对于术虎横来说,一个不能确定立场的棋子,就是已经没有用了。

    术虎女带来的消息他会参考,但是术虎女,他不会留。

    死一个剑奴和一个仇人,换来中原江湖的一些具体消息,在他看来是一件很值得的事情。

    所以,术虎女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可是让术虎横没有想到的是,术虎女居然拔剑杀了出去。作为一个剑奴,主家要杀她,她本该是不能反抗的。

    术虎女这样的做法,让术虎横更加确定了她已经失去了价值。

    那个夜里,流了很多的血。

    术虎女最终被一群剑奴逼到了一个墙角,浑身是伤的喘息着。

    她为什么反抗?

    她也不知道。

    也许,是因为她在唐国吃到了一些好吃的东西,也许,是李驷给她画的那个妆,又也许,是她尝过了真正活着的滋味。

    总之,她还不想死。

    她还想尝一尝那百花谷的百花饼,想留一头长发,想对着铜镜,擦上一些胭脂水粉。

    想再听一听,那路上的笛声。

    可惜,这些应该都是已经不可能了。

    她的面前,一柄长剑已然落下。

    “当!”

    这时,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术虎女呆呆地睁着自己的眼睛,她的面前,那柄长剑是被一枚石子弹了开去。

    而一旁的房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一个白衣人。

    “你是什么人!”握着剑的家奴看着这突然出现的人,厉声喝道。

    那白衣人顿了顿,用有些别扭的金国话回答道。

    “我叫李驷,是一个贼。”

    贼?

    家奴的眉头皱了一下,又喝问道。

    “你要做什么?”

    “问得好。”白衣人笑了笑,月色下,他转过了头来,看向了术虎女。

    “我是来偷东西的,来偷,一个人。”(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