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一百一十章:萧木秋很不仗义
    消瘦的刀客离开了风雨楼,他戴上了一顶斗笠,走入进了街道的人群里。

    他是一个金国人,受到金王所命前来办事,但他不会让人知道他是一个金国人,也不会让人知道这些事是金国要办的,因为所有的事情他都会借以人手。

    至于金国究竟要在这里做什么,其实也不复杂。

    在他们的国家有一句老话,叫做想要动摇一个部族的根本,就先要动摇他们的人心。

    所以他们需要一个契机,来打破这唐国安治的局面,动摇一下这里的人心。

    而这个契机又会是什么样的呢,很简单,在金国人的计划里,那会是一场天地异象。

    之后,就等着看结果如何罢······

    人群里,刀客压着斗笠回头看了一眼那街角的楼阁,默默地想到。

    他这一次来,同时也是为了试一试这唐国的江湖里,有哪些人是可以为他们所用的,又有哪些不是。

    能用的他们会留下,而不能用的,只要见过他们,他们会处理掉。

    就像是刚才的那个张保,他现在已经只有两条路可以选了。

    可惜,刀客终归还是有一些大意了,他到底是小看了风雨楼这个唐国最大的情报组织。

    在他离开街道后的不久,一个打扮普通的矮小汉子,跟上了他离开的方向。

    ······

    五天之后,萧木秋的桌上被摆上了一则新的消息。

    这消息是从长安送来的,萧木秋一开始也并不在意,因为长安公主行信,这两天他是已经看了太多长安的消息了。

    可是当他拆开封口,看了几眼里面的内容时,他的脸色却是顿了一下,随后露出了几分狐狸般的笑意,不同的是这一些笑意里,却是还带着些许怒色。

    “金人”

    轻声地说着这两个字,萧木秋收起了信封,将它放在了桌上,低着眼睛看着,不知道在想着一些什么。

    这一段时间,张保想了很多,想了他在龙祠寺的妻儿,想了风雨楼可能安插在他身边的眼线,想了那个刀客的身份和来处,想了对方要这么做的原因。

    最终,他还是决定按照刀客的吩咐,做他要他做的事。不得不说,妻儿的安危让他这个平时无比精明的人完全慌了神。

    做出了决定之后,张保做了三件事。

    第一,减少了与楼外内所有人的接触,有人找他也是直接称病不出。

    第二,暗中写信托了一些曾经交好的行商和黑市贩子收购火石粉,他对每一个人要的数量都不大,但是全部加在一起数量却是大得惊人。

    第三,他派了几个亲信,绘制了长安城中清水巷、东文苑、礼仕街等地方的详细地图。

    他到底要做什么,他自己知道,暗中看着他的人也知道。

    可就在他的筹备开始后的不久,另一个变故却又发生了。

    ······

    这是一日的早晨,张保的房门突然被敲响,一个楼中的下人在门外说道。

    “张管事,有,有客人要见您。”

    下人的声音听起来很紧张,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张保坐在房间里皱了一下眉头,语气不善地说道。

    “我不是说了吗,这段时间我谁也不见。”

    “可······”下人的声音是又犹豫了一下。

    张保没有继续听他说下去,而是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说道。

    “不管是谁,你让他之后再来。”

    门外下人的声音沉默了下来,应该是又过了一会儿,一个听起来温和的声音突然响起。

    “张管事的面子还真大啊,怎么,连我都见不得了吗?”

    张保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可接着,他就像是听出了这是谁的声音,愣愣地站在了原地。

    房门被推了开来,下人是已经退了下去,一个身穿锦袍的青年拿着一把扇子慢步走了进来,他的脸上带着一点笑,一点像是狐狸一样的笑。

    而这点笑意在张保看来,却是比满面怒容更叫人胆战心惊。

    “萧,萧楼主。”

    张保的身子向后退了半步,看着眼前的人,结结巴巴地说道。

    此时站在他面前的,正是从封平而来的萧木秋。

    萧木秋看了一眼张保,又四下看了看他的房间,笑着挥了挥手,对着他说道。

    “不必这么紧张,我只是路经此地,顺便过来看看而已。”

    “如此。”张保低下了头来,微不可查地擦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冷汗,躬着身子说道,

    “那楼主何不早些通知属下一声,也好让属下派人前去迎接。”

    “我可不好意思这么麻烦你。”

    萧木秋收起了自己的扇子,眯着眼睛坐在了一张椅子上,将视线放在了张保的身上,看了一会儿说道。

    “毕竟我听说,你最近很忙啊。”

    听到萧木秋这么说,张保的心下一颤,额头上是忍不住又冒出了一些细汗,身子发僵地回答道。

    “楼主说笑了,长安公主行信将至,属下的事务确实是多了些,但是若是楼主有事吩咐,属下定然是以楼主的事务为先的。”

    “是吗?”萧木秋握着扇子,放在手掌里拍了拍。

    “那怎么有人和我说,你最近总在替别人办事呢?”

    “楼,楼主。”张保抬手摸了一把自己的额头,似乎是还想说什么。

    但是萧木秋却是已经缓缓沉下了脸上的笑意,淡淡地说道。

    “张管事,我希望你明白,有些事,你自己说出来和我说出来,情况是不一样的。我可以保证你今天说的话除了我之外不会被任何人听到,但也希望你不要有所隐瞒。”

    房间里沉默了半响,随后只听得扑通一声,张保跪在了地上,声音颤抖着,带着一些哭腔说道。

    “楼主,属下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我知道。”萧木秋平静地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张保说道。

    “现在我要知道的,是那些人到底要你做什么,不要有遗漏,全部说与我听。”

    “是。”张保沉沉地应了一声,颓然地低着头,将先前那个刀客要他做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原来,那个人是打算在长安公主行信举礼的那一天,让张保在长安城中布置火药木桶,随后一起点燃引爆使得长安城变成一片火海。

    不得不承认,如果张保真的这么做了,那么成功的可能性确实会很高。

    因为首先,那天长安城中的兵力大部分都会被调集到皇宫之中,一是用来维护秩序,二也是为了防止有人趁机生乱。

    而城中因为礼事之时百姓聚集,所以巡逻的兵力也相对较少,在密集的人群里,想要找到几个隐蔽的地方安置火药并不能算是什么难事。

    其次,风雨楼在长安之中有好几处据点,正好用来作为平时贮藏火药的之处。

    最后,以风雨楼和朝廷互惠互利的关系,朝廷对于风雨楼的管制也相对较小,若是张保借着风雨楼的身份突然来上这一手,很难会有人会有所防备。

    所以最终的结果,大可能就是火药引燃,房屋倒塌,人群四乱,死伤无数。

    萧木秋默默地听着张保把话说完,闭上了眼睛,坐在座上,片刻之后,出声问道。

    “你知道叫你做事的人是什么人吗?”

    张保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属下不知。”

    “他是金国人。”萧木秋简单的给了一个回答,随后又问道。

    “那你知道你做完这些事之后,他们会怎么做吗?”

    结合对方金国人的身份,张保想了一下,然后心中像是有了一个答案,张着嘴巴看向了萧木秋。

    “他们依旧会杀了你。”萧木秋说道。

    “随后朝廷会追查到我们风雨楼的身上,但你已经死了,我们只能百口莫辩,要么被朝廷剿灭,要么四散奔逃。而朝廷也会因此对江湖报以戒心,长此以往两边的人定会激起各种矛盾,此后就是朝廷与江湖势难两立,人心不稳。这时若是金国再来收买人心,定会有人趁乱倒戈,里应外合,朝廷独木难支,说不得就会叫金国攻入了关中。那时,你觉得时局又会如何?”

    话至此处,张保的神色是已经呆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他一个小小的风雨楼管事会影响到这么多。

    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萧木秋所说的确实合情合理。

    “那,我们怎么办?”张保脸色苍白地跪着问道:“不如我现在就叫那些派去人回来,这事不做了。”

    可萧木秋却是摇了摇头说道:“这会让我们风雨楼被金国盯上,而你的妻儿也会受到威胁,百害而无一利。”

    说着,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带起了一些笑意,慢慢地说道。

    “不过我们可以找一个人来,找一个爱管闲事的人,让他把这事给管了。”

    找谁呢,萧木秋的心里似乎是已经有人选。(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