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一百一十八章:这是一个已经好久都没有出过场的人物了
    眼下的长乐门是怎么样的付长乐很清楚,因为朝廷的打压,各地的管事不少都有脱身出去自立门户的打算。

    现在的长乐门就像是一颗枯树,眼看着就要倒了,而树上的鸟兽亦将一哄而散。

    付长乐甘心吗,自然是不甘心的。

    想当年他也是一时的风云人物,道上的交情遍布五湖四海,江湖上谁见到他不会给三分面子,这也是他能召集各地绿林组建起长乐门的原因。

    但是如今,他却是成了江湖上的笑柄,被人叫做付三子,他又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该说他毕竟是从草莽上打拼起来的,身上的那股匪气到现在依旧还在。

    身为一个贼匪最讲究的是什么,对于付长乐来说,最讲究的就是一个“搏”字。

    搏赢了酒肉富贵,搏输了,也不过就是烂命一条。

    所以付长乐是打算再搏一把,但是要怎么搏呢?

    座上,付长乐缓缓地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封信来,眼里闪烁着些许戾色。

    朝廷,这是你们逼我的。

    ······

    建德十二年末,北地初雪,大雪下了整整三天,覆盖了城楼,覆盖了山野,覆盖了目光可及的每一处地方。

    淮阳关上,一个身披衣甲的老将负手而立,束目望远,身后的披风垂在地上,沾着一些泥雪,随风微动着。

    他就这样站了许久,直到身后又走来了两个人,他才微微侧目,回头看了一眼。

    那是两个副将打扮的男女,男的面容英武,身材健硕,穿着一身军中打扮更是显得神武不凡。

    见到老将时,他微微地躬下了身子,语气恭敬地说道。

    “父亲,天气冷了,早些回营休息吧。”

    女的则是一脸的桀骜不驯,将一柄长矛扛在肩上。头戴一顶红翎银束冠,身穿一件鲜衣明镜甲,身材比之男子要稍微娇小一些,但也不乏修长挺拔,样貌俊美,眉眼间带着几分凌厉,神容里露着些许傲气,当是称得上一句英姿飒爽。

    “就是。”听了男子的话,她笑着应了一声,走到了老将的身边说道。

    “您一直在这里站着,金国的那些鼠辈又怎么敢来呢?”

    “小妹。”见她这幅没大没小的样子,同她一起来的男子无奈地出声提醒了一句。

    回头看一眼的男子,被叫做小妹的女子扯了一下嘴巴,放下了自己肩上的长矛,算是站得得体了一些。

    没有去管他们的这些小动作,老将摸了一下自己的胡子说道。

    “金国心存虎狼之意已非一日之久,攻关不过是早晚的事情,你二人都当以小心为上,却莫大意。”

    “是。”男子当即躬身应道。

    女子见状,也只好躬下了身来,语气拖沓地应了一句:“是。”

    老将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了,只留下了男子和女子继续站在城楼上。

    待到老将走远,男子才直起身来,走到了女子的身边叹了口气说道。

    “小妹,起码在军中你该待父亲该恭敬一些,否则你要叫下面的那些将士们怎么看?”

    “我管他们怎么看?”女子随意地摆了一下手,说着回过了头来,将手里的长矛指向了北边,咧开了嘴巴冷笑着说道。

    “我只管等那些金兵来了,再领着他们杀个痛快便是。”

    看着女子这幅比男儿还要豪迈的模样,男子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他明白,他这小妹从小就是如此。

    武功谋略无不比他出色,看似行事莽撞,但实则比谁都要懂得顾全大局。

    就是这性格实在是太恶劣了一些,否则她也不会至今都找不到什么夫家。

    “对了。”说起夫家,男子又拍了拍女子的肩膀说道。

    “实话同我说,那个杨家的公子你看得怎么样了,此番回去,娘亲就该给你说亲了。”

    “啧。”说到这,女子的神情是又难看了下来,摆出了一副不情不愿的脸色说道。

    “就那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我伸手过去拍一下都怕把他给拍晕了,怎么当我的夫婿。这事你们能不能就不要管了,我的夫家我自己会找的。”

    你自己找?

    照你的找法,这普天之下就没男人了。

    听着女子的话,男子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

    不过他也没敢把这话给说出来,毕竟从小到大,他是已经被欺负怕了,以至于现在看到自己这小妹,他都不敢大声说话。

    “那我回去的时候帮你同娘说说吧。”男子最终也只得这样和女子说道。

    “够兄弟!”女子像是颇为感动的重重地拍了两下他的肩膀。

    “咳咳。”男子被拍得咳嗽了两声,连忙躲了开来,抬着手说道:“好了好了,为兄可吃不消你那力气。”

    同时他的心里是苦笑不止,一直以来,他和他小妹的关系确实就像是兄弟一样。

    问题在于,在大多数的情况下,都是他小妹是兄,他是弟。

    ······

    雪下得越来越大了,边关附近,一伙流民在外徘徊着,也不知道他们是要去往何地,他们只是四处游荡,以流民的模样,在这附近久久不去。

    ······

    金国。

    长安一事的败露,让金王本打算放缓一阵出兵唐国的计划,但是一封来自中原的信却是让他又有了一些另外的打算。

    金国的王宫里,金王坐在座上,笑着拿着手里的一封信看着,半响,抬起了头来,对着外面唤道。

    “来人。”

    那天,一队金国的轻骑披着马匪的衣服离开了城中。

    人数不多不少,大约一千人,方向不偏不斜,直奔着边关而去。

    他们要去做什么,其实也不难猜,他们要去打探消息。

    但是他们却做错了一件事,他们本不该穿马匪的衣服的。

    如今的边关一地,是几乎已经没有马匪了。

    ······

    大漠里,一个黑衣剑客抱着剑走着,他的脸上满是胡须,身上的衣袍褴褛,在无垠的大漠之中,他的身影显得很是渺小。

    可是他走过的地方,却是风尘四起,带着滔天杀意。(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