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一百二十章:血衣楼办事总是非常直接
    (ps:上一章的结尾,小女孩的那一段我之后做了一些修改,在看这一张之前大家可以先去看一下哦。)

    很显然,给金王写信的人便是长乐门的付长乐,而金国,也就是付长乐找的另一条出路。

    他将数队亲信伪装成了流民,在边关附近暗中探查天策府的布防,同时将其中的薄弱之处分批次寄给了金王。

    虽然第一次的骑兵没有回来,但之后几次的调查都证实了付长乐的所言无误,金王也就暂且相信了他。

    逐渐的,两方书信互通也有了更加隐秘的渠道,长乐门更是明确了在金国入唐时会给予一定的帮助。

    对此金王是很满意的,他并不在意付长乐告诉他的那些边关布防,哪怕这些布防第二天就有了改变他也不介意。

    他真正需要的,是一个在唐国内部稳定的消息来源。本来他想的是风雨楼,但很明显,长乐门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有了这个基础之后,建德十三年春,金国起兵。

    集兵马三十万,由大将阿不罕莫领兵,直攻唐国边关。

    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只用了五个月的时间就让淮阳关附近的天策府军队陷入了苦战。

    他们就像是预料到了天策府所有的部署一样,通过分兵而行的策略将淮阳关逐步孤立,若非天策府所部骁勇善战,及时做出了应对,恐怕此时的边关是已经失守了。

    但哪怕如此,现如今的淮阳关也已经是孤木难支,在向朝廷请求援兵的同时,天策府也动用了一条他们原本并不打算动用的下下策。

    建德十三年九月,天策府借助风雨楼之消息,发布了一次天下召集令。

    江湖曾经欠天策府一个很大的人情,为了还这个人情,在大约一百年前,以江湖各大门派为首的江湖人,铸就了一块令牌赠予了当时还身为天策府上将的李世宗。

    这块令牌,就名为天下召集令。

    此令只可以使用三次,但是行令一出,天下的江湖人都会听其号召。

    除了谋反叛乱,伤天害理之事外,江湖人可以没有理由的为天策府做一件事。

    当李世宗继位之后,他就将这枚令牌赠予了天策府长史苏长谏,直言自己已经不是天策府之人,此令当由天策府掌管,那时这件事还成为了一时的美谈。

    很显然,天策府是已经被逼到了危急存亡的关头,才会动用到这件东西。

    于是,在平静了将近一年之后,江湖里又被丢下了一块大石头,一时间波澜四起。

    对于这枚天下召集令,江湖里持各种态度的人都有,有的人认为这枚令牌是上一辈的事情,与他们无关,他们也没必要去管。

    有的人则是还在观察事态,似乎是想看一看其他的人会怎么对待。

    也有的人选择了直接动身去了北边。

    但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最早动身前往北地的,并不是武当少林那些名门大派,而是一个最开始谁都以为不会插手此事的组织,血衣楼。

    在穆武返回中原的那一段时间,他就已经写了一封信回血衣楼。

    信上交代了他这段时间做的所有事,也说明了他此次回来的理由,他要领一队人,去北地杀人。

    至于原因,他说得很简单,只是因为他想。

    在穆武回到血衣楼的当天,血衣楼的十三管事都坐在楼里的大堂内等着他。

    有的人在喝酒,有的人在闲聊,有的人静默无声。

    直到等到大门打开的一刻,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转头看了过去。

    外面的天光大亮,穆武站在门口处提着剑,对着所有人沉默了半响,接着说道。

    “愿意来的,就跟我来。”

    说罢,他便转身走了出去。

    楼里的十三个人没有一个人说话,只是提起了自己的兵刃,跟上了穆武。

    他们都是和穆武一同从草莽中拼起来的人,一起过过刀口舔血的日子,一起喝过酒,一起吃过肉。

    今天既然穆武要杀金人,他们自然也要一起去。

    那一天,血衣楼里,数百个黑衣人背上了刀剑去往了北地。

    他们不是血衣楼里所有的杀手,但却是最早的那一批。

    他们也都知道,他们要去杀人,杀很多很多人。

    但是那又怎么样,自从加入血衣楼的那一天起他们就明白,这便是他们的归宿。

    他们是杀人的人,结局也一定是被人杀死。

    不过既然要杀,那就要杀到一身血红,杀到天地无光,杀到伏尸遍野,才对得起他们的血衣之名。

    他们是血衣楼。

    他们,只会杀人。

    江湖里一般没有人敢招惹血衣楼,因为在血衣楼那最早的两百多个杀手里,最差的也是江湖上一流的高手,而成名高手更是有一十六个。

    其中,穆武的剑在兵器谱的剑谱中排名天下第二,穆青的刀在兵器谱的名刀中排名天下第三,蛇九的环蛇勾是天下第六的奇门兵器,燕四明的飞刀是天下第八的暗器,孔五的七节棍是天下第四的棍棒。

    还有天下第九的枪,天下第十的重器都在这一十六名成名高手之中。

    谁都没法想象,同时被这么一批人盯上,会是一个怎么样的结果。

    但是金国人,也许很快就会知道了。

    他们会明白血衣楼为什么会被叫做血衣楼,因为他们杀起人来,真的是一身血色。

    ······

    天策府发布了天下召集令。

    当李驷听到这则消息的时候,不是因为风雨楼,而是因为严亭之找上了他。

    严亭之一般不会来求他办事,但是这一次却是来了,而且还带了一壶酒来。

    一壶只是闻到味道,就让李驷馋得挪不开眼睛的酒。

    “说说吧,你此番找我是要做什么?”江南的一座小亭子里,李驷舔着嘴唇坐了下来,对着严亭之说道。

    但是他的眼睛却一直在桌上摆着的酒坛边晃荡。

    对于他这幅丢人的作态,术虎女都下意识的躲开了一些,摆出了一副不太认识的模样。

    严亭之一脸无奈地拍开了李驷不安分的手,斟酌了片刻,才沉着声音说道。

    “我想让你,帮我在江湖里做一件事。”(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