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一百三十七章:血光万丈
    应当是正午时分,在第一声战鼓敲响,叩击着人心的时候。

    淮阳关外,出现了一片烟尘。

    那烟尘遮天蔽日,裹挟着一面面旗帜,伴随着呼啸的朔风涌动不止。

    随后数不清的人影在那其中浮现,踏过了黄沙向着城关走来,他们手持着弯弓刀剑,身披革甲,带如同野兽一般的蛮横气势,默不作声地前进着。

    战车碾碎了地上的石子,随着车轮滚动的沉闷声响撞破了沙尘;战马不安地晃动着自己的脑袋,发出了声声好似低吼一样的声音;长梯搭在士卒们的肩上,将像是没有尽头的军阵连结在了一起。

    金军再一次来了,而且这一次,他们应该是动用了几乎全部的兵力。

    随着那军阵的迈进,战鼓的声音越来越重,直到地面都好像开始随之震动。

    淮阳关上,天策府的将士们已经聚集在了城头,他们或是拉开了手里的弓箭,或是架好了城上的长枪,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厮杀。

    苏红络依旧站在那城楼前,手里的长枪伫立在身边,枪刃下的红缨迎风卷动着,为这漫天尘沙染上了一抹血红。

    她的手臂上扎着一块染血的白布,应该是前几日留下的箭伤还没有好。

    苏长武握着一柄长剑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城下走来的金军,半响,轻笑了一下说道。

    “小妹,等会儿你只管跟着我便是,我会护着你的。”

    苏红络横过眼睛瞥了他一眼,像是有些不屑地扯了一下嘴巴。

    “别到时候又让我救你就好。”

    苏长武被她说得面色一僵,但随后,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摇了摇头,笑出了声。

    “呵呵,说起来,我们好像从小就是如此。”

    “是啊。”苏红络转过头来,看向了城下,淡淡地说道:“从小就是如此。”

    那时候的苏长武虽然生得人高马大,但性子却很呆,所以总是被人欺负。而每次只要他被欺负了,苏红络就会去帮忙打架,他们总能打赢,所以对方也总会告到家里。

    然后苏长武就会一声不吭的接受父亲所有的责罚,无论怎么问,也不提及苏红络半句话。

    但有一次,他们打输了,那时的苏长武死死地抱住了苏红络,将她护在身下,任由着身上被人拳打脚踢,也没有一点要松开的意思。直到那些人都打累了,渐渐散去,苏长武才坐起了身来,看着呆呆的苏红络笑了一下,问道。

    “小妹你没事吧?”

    那一天,两人一起受了罚,谁也没有说一句话。

    苏长武只是跪在那傻笑,而苏红络,只是一言不发。

    ······

    城楼上,风声越来越紧,苏长武突然笑着对苏红络问道。

    “你说,这次我们能活着回去吗?”

    他们的身旁,天策府的旗帜抖动着,猎猎作响。

    “能。”苏红络平静地回答道。

    “嗯,”苏长武点了点头,看向了城外的金军,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手里的长剑微微倾斜。

    “我信你。”他说道。

    而就算不能,他也会护着她的,就像是从前那样。

    金军的军阵里。

    阿不罕莫骑在一匹战马之上,左手牵着缰绳,右手握着弯刀,仰头看着远处的淮阳关,默不作声。

    这座雄关依旧立在那太阳升起的方向,刺目的天光让他有些睁不开眼睛。

    但是今天,他就会攻破这里。

    他的身边,一个腰悬长剑的中年男人也骑着一匹战马走在一旁。

    对于这个男人,阿不罕莫知道得不多,他只知道他叫做术虎横,是一个常年陪在金王身边的剑术高手,而这次,他是以助战的理由前来的。

    对此阿不罕莫很是不屑,在他看来,这不过就是金王监视他的一种手段而已。

    不过就算他知道是这样,他也不能说出来,相反,他还得好生礼遇这位术虎先生才行。

    这样想着,阿不罕莫笑了一下,对着术虎横说道。

    “术虎先生,你觉得此时是否可以攻关了?”

    术虎横看了阿不罕莫一眼,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点头说道。

    “全凭将军做主就是。”

    “嗯。”阿不罕莫该是也猜到了术虎横会如此回答,应了一声,转过头来,看向了军阵的前方,举起了手里的弯刀,出声吼道。

    “全军听令!”

    “砰砰砰砰!”战鼓在他的令下擂动。

    鼓声里,所有的士卒停下了脚步,等待着号命。

    “攻关!”一声喝令响起。

    阿不罕莫手中的弯刀同时落下,明亮的刀刃上映过了无数的人影。

    下一刻,那些人影同时向着前方冲去,伴随着地动山摇一般的威势,喊出了杀声震天。

    这一刻人们的耳朵里仿佛听不见其他任何的声音,能听到的,只有那震耳欲聋的巨响。

    淮阳关里,天策府的将士们也握紧了手里的长枪,弓弩手们松开了早已拉满的弓弦。

    无数的羽箭飞上了半空,好似飞蝗疾雨一般,落向了城下的人群里。

    一个又一个的金兵在箭雨中倒下,但他们就好像是杀之不竭似的,前赴后继地冲向了城关,最终冲到了城墙的脚边,将长梯搭在了城墙之上。

    所有人都知道,真正的厮杀就要开始了。

    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变数,也将在这一刻产生。

    当第一个金兵攀上城头的时候,天策府一个士兵也举起了长枪,可那柄长枪还没有来得及落下,一个黑影就已经一闪而过。

    没人看清发生了什么,但金兵的喉咙上被开了一个口子,鲜血止不住地流出,染红了他的衣甲。

    直到死前的最后一刻,那个金兵的眼睛都还圆睁着,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死。

    天策府的士兵也发着愣,可下一刻,无数的黑影就已经先城头上掠过,伴随着的是无数的金兵从城上摔下。

    直到第一波金兵被杀了个干净,那些黑影才停了下来,立在了城墙上。

    这时,人们才看清了他们的模样。

    那是一个个身穿黑衣的蒙面人,手中拿着各式各样的兵刃,身形高矮胖瘦各有不同,唯一相同的,是他们的身上皆是满身血气。

    那是一种几乎用闻就可以闻到的血味,连同着他们眼里冰冷的杀意,足以叫人遍体生寒。

    城墙上静默了片刻,可能是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接着,一个不轻不重的脚步声在他们的身后响起。

    有人回头看去,看到了一个衣着褴褛的黑袍男人,手拿着一柄破剑走来。

    “血衣楼。”男人一边走着,一边平静地开口说道,他的声音不重,却清晰地出现在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在!”城墙上,那数百个黑衣人影同时应道。

    “来者皆杀。”男人穿过军阵,走到了城前,抽出了手里的那柄破剑,淡淡地说道。

    “诺!!”一众黑色的人影也随之将兵刃举起,齐声喝道。

    “血衣楼,杀!杀!杀!”

    一个杀字落下,杀气滔天。

    两个杀字落下,寒意刺骨。

    三个杀字落下,那城楼之上,仿佛已经是血光万丈。(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