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一百四十二章:了无牵挂
    战场中到处都是逃窜的金兵,李驷站在术虎横的尸体前,许久没有离开。

    倒不是因为他不想离开,而是因为他的胸口实在是闷痛的厉害,所以他根本没有办法动弹。

    刚才与术虎横交手,是消耗了他太多的内气,以至于现在,他已然有些压制不住自己的病情了。

    他该是病得很厉害的,李驷知道这一点,很早就知道。

    但是他不在意,就像是他不急着去看大夫一样,他并不介意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死了不是吗。

    早些死,他也能早些回去,喝了那碗上次忘了的孟婆汤。

    只不过,他是没想到,这病会疼得这么厉害。

    “咝。”轻轻地吸了一口寒气,李驷苦笑着看着身前,喃喃自语道。

    “这感觉,还真是难以消受啊。”

    说着,他的视线就慢慢地黑了过去。

    远处,独孤不复看着李驷,握着手里的剑。

    他能感觉得到,李驷是又变强了。

    无论是那从天外飞来的一剑,还是那杀死了术虎横的一剑,他都没有把握一定能够接下来。

    他愈加地想要和李驷比上一场,只可惜现在显然还不是时候。

    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今天的李驷显得有些古怪,但要说哪里古怪,站得太远,他是又看不出来。

    突然,他看到了李驷的身子摇晃了一下,然后就闷头倒了下去。

    下一个瞬息,独孤不复就出现在了李驷的身边,扶住了他软倒的身子。

    与此同时,站在另一边的江怜儿也看到了这一幕,纵身赶了过来。

    “他怎么了?”江怜儿微皱着眉头,看着已然昏死过去的李驷问道。

    独孤不复神色凝重地抓起了李驷的手,探知了一下他体内的状况,开口说道。

    “气血皆虚,内息紊乱,经脉阻塞······”

    说道最后,独孤不复神色是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他抬起了头来,看向了江怜儿说道。

    “他病了。”

    “病了?”江怜儿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面色一沉,眉头也皱得更深了一分。

    因为他知道,在武功步入成名之后,人就很难再生病了,由于平日里内气的温养,普通的寒暑根本不能可能再造成什么侵扰。

    但也是因为如此,这种情况下的人一旦得了病,那就通常都是要命的大病。

    李驷居然病了,他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两人没再多做停留,当即带着李驷回了淮阳关。

    ······

    战事结束了,大部分残余的金兵都被俘获,只有少部分的几股逃了出去,流窜向了北边。

    这一日的淮阳关是难得的显得吵闹了一些。

    江湖人坐在一起聊着闲话,天策府的士兵们打扫着战场。

    唐门的一些弟子面色苍白地坐在一边,许多人是刚刚吐完。这一战里他们杀的人最多,而且杀的方式最为凶残,这对于许多刚入门不久的弟子来说,无疑是一种心志上的折磨。许多老弟子只好坐在他们的一旁,替他们开导着心结。

    百花谷的弟子们有了用武之地,她们到处忙碌着,给受了伤的人包扎着伤口。不过这次花筠君却是没有来,带队的是百花谷的大弟子闻香巧。

    武当派和青城派的道士们给众人做着饭。别的不说,这些小道士们做起来饭来,倒是轻车熟路得很,没过一会儿,便已然是飘香四溢。

    四处都很热闹,只有一处帐篷里显得很是安静。

    “我没有办法。”一张床边,百花谷的大弟子闻香巧松开了放在李驷手腕上的手,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

    “他病得很重,可能要我们谷主亲自来看才行。”

    江怜儿坐在李驷的身后,给李驷渡着内气,他的内气是在场的众人里最深厚的,即使如此,他也只是才堪堪的止住了李驷病情的恶化。

    “你们谷主现在在哪?”独孤不复抱着剑,浑身散着寒气问道。

    闻香巧显然是有些被吓到了,结巴了一下说道:“她现在,是还在谷中闭关。”

    “好。”独孤不复点了点头,冷着一张脸应道。

    “我会带他去找她的。”

    “嗯。”闻香巧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态,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纸说道。

    “我先给他配副药吧,虽然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但多少能够缓解一下症状。”

    她终归是一个医者,眼下虽然慌乱,但还是治病最为重要。

    “说来也真是。”宫不器抱着手,靠在营帐的一个角落里说道。

    “这毛贼明知道自己病了,居然还敢这么乱来,真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不成?”

    “他一直都这么乱来。”唐重站在另一边,转手里的一柄飞刀,低着头回答道。

    他手里的飞刀忽快忽慢,看得出,他的心情也是同样烦躁。

    他可不想李驷就这么死了,那样,他的飞刀就没有要追的人了。

    “我担心,这病恐怕同他的功法有关。”这时,站在门边的燕今翎突然说道。

    听着这话,除了江怜儿之外,另外的几个人都将视线聚集了过去。

    燕今翎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众人,倚着刀说道:“你们不觉得,李驷的轻功实在是太快了吗?”

    “没有一种东西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李驷快到那种程度,就连宫不器铸的剑都撑不住,又何况是他自己的身子。”

    燕今翎说着,看了一眼地上,那柄已然满是崩口的藏锋,收紧了眼睛说道。

    “恐怕今后,李驷只要还在出手,他的病就会一直恶化下去。”

    营帐里沉默了下来,因为众人都明白,如果一切真如燕今翎所说,那李驷就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那他为什么还在出手呢,难道,他真的已经有死志了吗?

    没人知道,也没人明白。

    ······

    其实早在一年前,李驷就已经发现了他的功法会对他的身体造成影响,特别是在他的修为愈加精进之后,这种影响也就变得愈加明显了。

    他的轻功很快,原因是他运功方式与所有人都不同。他是逆行运功的,这种方式会对经脉造成很大的负担,所以他需要用大量的药草蕴养身体。

    但是既如此,他肺部那些细小的经脉也不可能承受的住这越来越大的压力。

    因此,他的身体出了问题,而且只要他还在运转轻功,这个问题就不可能会好。

    李驷明白这一点吗,他很明白。

    不过就像是他说的那样,他不在意,他并不在意自己会死。

    因为他在这个世上,了无牵挂。

    ps:以防万一这里说一句哈,李驷的轻功是不会废的,只不过是需要减少出手的次数而已。而且这个病以后会有办法治好,至于是什么办法呢,大家可以猜一猜,文中其实已经有提到了,具体的答案会在下一个故事里揭晓。(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