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一百四十三章:平静的人并不一定是真的平静
    术虎女是在夜晚的时候抵达淮阳关的,她难得的没有听李驷的话乖乖的在城外等候,因为她始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所以她最终还是赶了过来。

    事实上她的直觉一向很准,这次也是如此。

    当她来到淮阳关的时候,正好遇见了独孤不复将李驷从营帐里背了出来。

    看到独孤不复背后昏死着的李驷,术虎女的神色当即慌乱了起来。

    她匆匆地走上前出声问道:“他······”

    可没有等她说什么,独孤不复就已经打断了她,开口说道:“他病了,我们要去一趟百花谷,你跟着我们就是。”

    说着,独孤不复就已经从术虎女的身边走了过去。

    只留下术虎女一个人站在那里,有些无措地低下了头。

    她是没想到李驷会病得这么厉害。

    等到过半响,她才失神地回过了头来,转身跟上了独孤不复。

    路上的时候,她看到了独孤不复的腰间挂着的藏锋,这柄剑此时已然显得破败不堪。

    这是李驷的剑,因为经常会叫她帮忙擦,所以她自然认得。

    但是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呢,她不知道原因。

    ······

    江怜儿也随着独孤不复和术虎女一起去了百花谷。

    一路上,他一直用内气帮李驷温养着经脉,但也是因此,他愈加的明白了李驷此时经脉的虚弱。

    特别是这人胸肺处的脉络,简直就像是稍微用上一点力气就会断去一样。

    如此居然还在强行运功,根本就是在胡来。即使是温和的江怜儿,发现了这一点时也忍不住地骂了一句。

    独孤不复坐在一旁,沉着脸冷哼了一声。

    而术虎女只是低着头烧着篝火,什么话也没有说,因为她什么也做不了。

    ······

    日月交替,时光流逝。

    当李驷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他是正身处在一个山洞里。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而浓烈的药草味,让他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我这是,在哪?

    他这样想着,四下看了几眼。

    他发现自己正**着身子,躺在一个木桶里,而木桶中则是装满了浸泡着药草的温水。

    怪不得药味这么重,李驷看着桶里满满的药草,苦笑着摇了摇头。

    与此同时,他还发现了这应该是一个药洞,因为无论是地上。还是四面的石壁上,都生长着各种珍奇的药草,数量之多,几乎铺满了整个洞穴。

    药草间有一条小路,应该是通向着外面,同时洞顶上还开了个圆形的口子,使得天光和风能够从外面透了进来。

    他听花筠君说起过这种洞穴,这是一种专门用来培育特殊草药的山洞,对于环境的要求极其严格,即使是在百花谷里也只有那么几处。

    难道我这是在百花谷?

    李驷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只觉得是还有些不清醒。

    接着他抬起了自己的双手,扶住了木桶的边缘,应该是想撑着自己的身体站起来。

    但是随后他就发现,他的手脚上是没有一点力气,无力到连站起来都成了一种困难。

    反复尝试了几次,最终都只能在水里泛起一些波纹,李驷不得不放起了站起来的想法,无奈地倚靠在了木桶一边。

    “你醒了?”这时,山洞的入口处传来的一个声音。

    李驷侧目看去,见到的是花筠君正神色平静地拿着一些药草,外面走了进来。

    果然,我是来到了百花谷。李驷的心里暗叹了一声,抬着眉头笑着看着花筠君问道。

    “我昏了多久?”

    “三个月。”花筠君回答道,走到了李驷的木通边,将水里一些已经发黄的药草捞了出来,然后又把新的药草放了进去。

    见到李驷依旧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她白了李驷一眼,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

    “有什么好笑不出来的。”李驷勾着嘴角,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说道。

    “人生在世数百载,多笑一载是一载。”

    “尽说着一些胡话。”看着他那没正行的样子,花筠君摇了摇头,收敛了自己神情,低下了眼睛问道。

    “你知道你现在的情况如何吗?”

    对于这个问题,李驷沉默了一下,没有回答。

    花筠君替他回答道:“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最多还能再活三年。”

    山洞里安静了下来,花筠君站在李驷的背后,一株一株地将药草放进了水里。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两人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直到花筠君放完了最后的一株药草,她才开口说道。

    “我不是让你在外在行走小心一些吗,怎么还会弄成这个样子的。”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点颤抖,这让李驷没敢回头去看她。

    洞外的天光照了进来,落在了李驷身前的水面上,水中倒映出了花筠君的身影,却没有倒映出她的面容。

    过了半响,李驷感觉到了一滴温热的东西滴在了他的背上。

    那是水滴吗,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他没有分清。

    却也没有等他去分辨,花筠君就背过了身去,将手里装药草的木盘放在了一边,继续说道。

    “我用药草调理了你的经脉,你用内气吸收了这其中的药力,应该就会好一些了。但我现在还治不好你,所以在没有解决的办法之前,你就先不要与人动手了,知道吗?”

    说完这些,花筠君该是准备离开了,她还要去给李驷熬一些汤药,用来梳理他的气血。

    “我会治好你的,给我一点时间。”临走前,她这样说道。

    但其实她很明白,这个病,她应该是治不好的。

    李驷自然也同样知道这一点。

    或许是想缓和一下气氛,又或者是不想给花筠君造成什么负担,他笑着,开了一句玩笑说道。

    “其实像我这样的人,死了也没有什么关系,你不用那么费心的。”

    但是这一次,他身后的花筠君却是彻底的沉默了下来,那是一种持续了很久的静默无声,笼罩在山洞之中,久久不去。

    直到一声再也忍不住的低泣声打破了寂静,花筠君背对着李驷,咬住了自己嘴唇。

    她忍着发红的眼眶,眼泪却止不住的顺着脸庞流下,滴落在地上的药草间。

    “李驷,你混蛋。”

    她用那哽咽的声音出声骂道,却只是骂了一声,就再也骂不下去了。

    只剩下了单纯的哭声,留在了山洞之间。(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