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一百四十五章:所以说不要随便取笑别人
    淮阳关一战结束了,李世宗封赏了天策府众将,也上次赏赐了参与了此战的一众江湖门派。至于那些在野的江湖人,只要是随着天策府回来的,亦都可以去军功处领赏。

    虽然江湖人是响应了天下召集令而来的,但是这个人情,李世宗还是记下了。

    赏赐的那一天,长安站在附近的宫楼上满怀期待地张望了许久。李驷也参与了这一战,她听说了,所以她想也许这次能够见到他,又或许还能聊上几句。

    可惜一直等到傍晚,她都没有见到那个熟悉的人影。她以为是她错过了,宫楼上,那个人影孤单地倚在凭栏边站着,显得有些空落落的。

    淮阳关一战中的传闻,同样在江湖上流传了一段时间。

    这种传闻有许多,传的内容也各有不同,有关于唐门的那个天罗地网大阵的,也有关于宫不器的那柄锤子的,还有关于道士们做的饭的。

    总之,江湖人最喜欢聊的闲话,只要有趣,他们就荤素不忌。

    而这其中,被最多提起的,自然还是那个整个江湖里惹事最多的贼。

    李驷那天从天外而来的一剑被许多人看在了眼里,传开之后,自然也被许多人评判了起来。

    有人说,他已然将要天下无敌了,还说从前所有人都看轻了他,他根本就不只是什么天下第一的快,他就是天下第一,他的快已经到了无坚不摧的地步。

    这是一个在酒楼里高谈阔论的行脚客说的。

    有人则说,听说他在阵间昏倒了过去,猜测他是天资太高,叫得老天忌讳了。恐他白日飞升,所以打算早早的收了他,让他再入轮回。

    这是一个在路边坑蒙拐骗的江湖算子说的。

    还有人说,他现在在百花谷,在治病。

    这是一个穿得跟粽子一样的剑客说的,说完,就转身走了。

    江湖里还是一如既往,众说纷纭。

    而对于李驷来说,他现在是难得的清静。

    自从他醒来之后又过了四个月,此时的他是在百花谷安心的养病。

    平日里没事的时候,他就教术虎女练练剑,得不得承认,术虎横最后的那三招着实很难,难到术虎女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学会。

    至于他最后说的那些话,李驷也如实的转述给了术虎女听。

    听完之后,术虎女没有说什么,只是更加用心的练起了剑术。

    同时,李驷偶尔也会帮百花谷的弟子们照顾一下药草,顺便替她们讲解一下这些药草的药性,就当是补偿一下她们从前替他受的过了。

    在药草这一方面,李驷自认为还是多有了解的,毕竟这些药草他大多都亲自吃过,而且是许多次,所以他一说起来就没个完。

    但百花谷的弟子们大多都听的认真,有些时候,一些路过的弟子们也会留下来一起旁听,到后来,甚至有人会带着纸笔专门前来听课。

    她们从前都不知道,这个讨人厌的贼居然懂得这么多,如此看来,他倒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加上李驷又是个好脾气,平日里总是笑呵呵的,渐渐的,百花谷的弟子们也不再躲着他了。有的时候见到他一个人在外散步,还会上前扶着他走上一会儿。

    对此花筠君是很不满,她总说要是再这样下去,她整个门派的弟子就都要被李驷拐走了。

    李驷也没办法,只好站在一边苦笑,是不知道自己又错了什么。

    ······

    “刺!”

    一间小院里,剑气划破了空气,卷起了地上的几片落叶。术虎女翻身落下,将长剑横握在身侧。

    “咳。”院子的一边,李驷坐在屋檐下咳嗽了一声,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兽皮披风,对着术虎女笑着说道。

    “可以了阿女,过来休息一下吧。”

    她是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有休息过了。

    “好。”术虎女回过头来看了李驷一眼,听话的收起了手里的剑,向着院子边走来,坐在了李驷的身旁,拿起茶壶,给他又添了一杯茶水。

    李驷身上的兽皮披风是独孤不复带来的,他这个四个月已经来了四次了,也不知道寰青山和百花谷的路是不是真的有这么近,能像饭后散步一样的来。

    现在的天气是又转凉了,李驷的身子不能受凉,所以独孤不复就把这件兽皮披风给了他。

    有人说,每一个人最终都会活成自己讨厌的样子,但李驷也不会到为什么,他却活成了自己取笑的样子。

    他现在是也变成一个粽子了。

    听说他得了病,铁慕衣也来了百花谷两次。

    一次是逃出来的,那时候他娘还在罚他抄经,他花了好大的力气才从书房里溜了出来。

    一次是带着他娘一起来的,看到李驷的样子,铁大娘直接红了眼睛,一个劲地骂李驷不懂得照顾自己,就只会胡来。

    但是她就只是骂,一边骂,还一边帮李驷整理了院子。只因为她说得了病了的人,见不得灰尘。

    江怜儿带着云儿来过一次,来的时候,云儿帮李驷煮了一锅红枣粥,不得不说,云儿煮的粥还是李驷最喜欢吃的。

    柳冉寄来了一幅画,画里是他一个人独立在雁山湖旁,湖上,有一群飞雁连结着飞远。

    画边写着:群雁终南去,亦当向北归。

    这话是什么意思,李驷没去细想,反正这些读书人说话,都是这么弯弯绕绕的,他也懒得多想。

    值得一提的是严亭之也来过一次,但他并没有进来,只是在门外同花筠君了解了一下情况就离开了。不过他走的时候,似乎是显得有些落寞,冒着小雨,驾在马上独自出了山。

    “这段时日,你的剑术是已经练得不错了。”

    屋檐下,李驷喝着茶,轻笑着对着术虎女说道。

    “再熟练一番,应该就没有问题了。”

    “嗯。”术虎女轻声应到,抬手帮李驷把披风拉紧了一些,今天的风是有些大的,李驷本来不应该出门。

    看着低着头帮他整理着披风的术虎女,李驷静默了片刻,脸上的笑容淡去了一些,开口说道。

    “阿女,如果哪天你想离开的话,就直接离开吧,找一个安定的人家,也好不要在江湖上漂泊了。”

    领子间,术虎女的手顿了一下,随后,她放下了手来说道。

    “我是不会走的。”

    她也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不是吗。

    听这个回答,李驷没再作声,他只是看着术虎女,半响,默然地移开了自己的眼睛。

    风是又变得大了一些,术虎女抬起了头来,看向了李驷说道。

    “天冷了,我扶你回房休息吧。”

    “嗯。”李驷无奈地笑着点了点头,抬手扶住了术虎女的肩膀,站起了身来。

    十月,这江湖的秋意,是又变得深了一分。(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