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一百六十七章:五毒教,请你们保持严肃
    贼人休走一石击起千层浪,天下合围李盗圣第一百六十七章:五毒教,请你们保持严肃在校场之中的寂静里,这个略显清淡的声音显得很是清楚,虽然不重,却借着内气传入了每一个人的耳朵。

    站在这个声音之前的江湖人回头看去,随后他的神情怔住,瞳孔放大了一些,身子不自觉地让到了一旁。

    他看到的是一个穿着白衣白裘的青年人,双手白净,嘴角带着一点温和的笑意。他认识这个人,因为从前,他曾在淮阳关远远地见过对方一次。这人叫做李驷,盗圣李驷。

    李驷,他在这里做什么?

    几乎所有注意到了李驷的江湖人都这样想到。

    他已经很久没有在这个江湖上出现过了,却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

    但即使心怀疑惑,李驷身前的江湖人还是一一地让了开来。毕竟淮阳关一战之后,李驷的名声也曾盛极过一时,江湖人的记忆很短暂,但也没有这么短暂。

    说来也奇怪,一向飞檐走壁,上房揭瓦的李驷,这次居然是走着进来的。

    看着他从人群中走过,角落里,独孤不复微微地皱起了自己的眉头。

    唐重则是继续转着手中的一枚飞刀,默不作声。燕今翎靠在墙角,低头抱着自己的刀,用手指轻敲着刀柄。

    糊涂道人站在武当山的队伍里,看了看李驷,又看了看祭坛上的白药儿,蓦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喃喃自语地说道。

    “李居士,这次您可千万别做糊涂事啊。”

    “让一让,麻烦让一让。”门外,严亭之提着刀挤过了人群,正好看到了李驷慢步走到了一座祭坛之前。

    而等看清了祭坛上的人居然是白药儿后,他也呆呆地立在了原地。

    “你怎么了来了?”祭坛上,白药儿看着停在了祭坛下的李驷,出声问道。

    “我不是说,不要再见了吗?”她的声音似乎是很冷清,但是如果仔细听的话会发现,那里面带着些许的颤动。

    “你也没跟我说,你做了魔教的教主啊。”李驷淡笑着看着白药儿,温声说道。

    “怎么,出人头地了,就不认老朋友了?”

    两人相互看着,静默了片刻。

    半响。

    “噗呲!”白药儿终是没有忍住,低头轻笑了一下,无可奈何地说道:“这算什么出人头地啊。”

    说罢,她又抬起了头来,看向了李驷。

    而这时,李驷是已经缓缓地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开口说道。

    “我今日来,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白药儿也不再笑了,点了点头回应道。

    “你有没有滥杀过无辜?”李驷认真地看着白药儿,却只是问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

    “没有。”对此,白药儿也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做出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回答。

    “好,那我知道了。”李驷应了一声,然后便转过了身来,迎上了场中众人的视线。

    他相信白药儿,因为白药儿是他的朋友。

    所以他会帮她,不需要别的理由。

    “咳。”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李驷看着身前的众人,笑了一下说道。

    “诸位,魔教怎么样我不管,魔教的人怎么样我也不管,但是这位姑娘是我的朋友,所以恕我,不能将她交给你们处置。”

    话音落下,场中一片哗然。

    因为只是这样一句轻飘飘的话,就表明了李驷的立场。

    李驷的身后,白药儿愣愣地站在了那里,看着眼前那个略显单薄的背影,她握着剑的手不自觉地松开了一些。

    她没有想到,即使变成了这样,李驷还会帮她。

    这个家伙,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她现在,可是魔教的教主啊。

    “李驷,你莫要自误,速速退开!”人群之中,华山派的掌门岳长峰神情严肃地出声叫道。

    他很看好李驷,所以不想见他在这里送了自己的前程。

    唐重手里的飞刀停下来,不得不承认,他有些为难。

    如果是其他的情况,他或许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站在李驷的那一边,但是此事,终归是与魔教有关。

    “丝。”安抚着盘在手臂上的毒蛇,五毒教的教主苗凤兰倒是欣赏地抬着头,看着人前的李驷。

    半响,她微微侧过了身子,对着身边的弟子低声说道。

    “看到没,以后要找男人,就要找那样的。”

    对于这样彪悍的发言,她身边的弟子自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躬下了身来,擦着汗应道。

    “是,弟子知道了。”

    圆念低着头没有说话,他毕竟是少林寺的代表,此时能做的,也只有不对白药儿动手而已。

    “完了完了,这下全糊涂了。”糊涂道人颓然地摇着头,望着李驷恍惚地说道。

    而这时,峨眉派的还仪是已经提着剑走向了李驷。

    “那我就先将你拿下!”

    说着,她的剑锋一指,身影已然穿过了一片虚光,来到了李驷的面前。

    那寒气四溢的剑锋直逼李驷的胸口,没有半点停留。

    李驷病了,这事还仪听说过,所以她不相信此时的李驷能够躲开她的这一剑。

    她不会杀了李驷,但她会让他记下这个教训。

    可惜,李驷虽然病了,却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教训的。

    他确实没有躲开还仪的剑,他只是将手放入了自己的怀里,接着又拿了出来。

    “当当当!”

    只听得三声清脆的声音凭空响起,还仪便披散着头发,飞身退到了一旁。

    她的脸上带着一片震惊的神色,和一条浅浅血痕。

    而她手里的剑,是已经脱手而出,落在了地上。

    校场里没有了声音,远处的人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而近处的人是都说不出话来。

    刚才,就在还仪的剑快要刺到李驷的时候,李驷瞬息射出了三柄飞刀。

    第一柄打开了还仪的剑刃,第二柄打落了还仪的剑柄,第三柄打断了还仪的发簪,还有其中的一柄,割破了还仪的脸颊。

    只用了三刀,李驷便击退了这位峨眉派的掌门师太。

    他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手段?

    看到了这一幕的人无不这样想到,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还是第一次见到李驷用暗器。

    “啪。”抬手接住了那三柄飞回来的飞刀。

    李驷将它们重新收进了怀里,然后紧了紧身上的裘衣,抬手捂住着嘴巴,无力地咳嗽了一声说道。

    “咳,还有谁,想与在下讨教一番的吗?”(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