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一百七十一章:人总是会变的
    “那你又要如何保证你日后不会步入贺琅的后尘?”

    祭坛下,还仪看着白药儿,抵抗着心中的那丝寒意,有些艰难地问道。在她看来,白药儿终归是一个祸患。

    “我没有必要向你保证什么。”白药儿静静地将视线移向了她,毫不委婉地说道。

    “因为你们拿不下我。”

    “你!”还仪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怒色,却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阿弥陀佛。”这时,站在一旁圆念竖着一只手掌,低头说道:“如此,我们少林愿意退让一步,只要施主你交出当年的魔教中人,我们就不再插手此事。”

    果然是少林派做事的方式,利害分明,一众江湖人看着圆念如此想到。或许,这也是当年圆念为什么会继任少林方丈的原因吧。那年下山历练,只有他一个人真正做到了,不插手一件俗事,对万事万物不闻不问。

    “好。”白药儿看了圆念一眼,点了点头:“那些人可以任由你们处置,之后我也会自己再清扫一遍门庭。”

    在先前观察八苦门的时候白药儿就已经发现了,八苦门中的门众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当年留下来的老人,大多武功高深,而且都是内门弟子。一类是刚纳入的新人,武功参差不齐,负责处理门中的杂物,对八苦门也没有太多的了解,算是边缘人物。而如今,这反倒是成了他们保命的资本。

    有了少林派的表态,唐重第二个说出了自己不想再纠缠此事的想法。少林和唐门接连退出,对于江湖势力来说,无疑是一个很重大的打击。

    于是在白药儿的威逼之下,江湖人也终于开始做出了退让,一个又一个地表示可以接受这个解决方式。最后,就连峨眉也只能低头妥协。

    人群之中,独孤不复的目光在白药儿的剑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严亭之神色复杂地看着这一场变故,他知道,今日之后,江湖中的格局该是又要出现一些变动了。

    带走了可以分辨身份的魔教中人,江湖人逐渐离去,这风波似乎是也逐渐平定了下来。

    但是所有人都明白,要不了多久,江湖上就会出现一个叫做八苦门的门派。他们都已经做好了通知门下弟子的准备,以后千万不能招惹这批人。

    毕竟那第二个贺琅可不是开玩笑的,没有江湖人群起而攻,单打独斗,谁敢说能够拿得下她。

    不过别说,或许还真有。

    ······

    李驷盘坐在一间房间中,平息了自己体内的内息,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浊气。

    他在八苦门中多留了一天,用来调理身体,到现在也总算是压下了身上的旧疾。

    应该是又在房间中闭目静坐了半个时辰,房门被推了开来,一个人影走了进来,李驷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相比于房间中的昏暗,门外的天光有些刺眼。

    推门进来的人穿着一身红衣,俊美清丽的面容中没有太多的神色,腰间挂着一柄宝剑,手里捧着一只粥碗。

    在见到李驷已经醒来的时候,她愣了愣,随后环顾了一圈房间,微微叹了口气,出声说道。

    “连窗都不知道自己开?”

    说罢,她便将粥碗放在桌上,走到了窗边,将窗户推了开来。

    从窗外吹进来的风带走了房间中的闷意,微微拂动着窗边人的衣摆和发鬓,暖色的阳光照亮了她的脸颊,使她的面容显得柔和了一些。

    呼吸着干净的空气,那人回过了头来,看着李驷,温和地笑了一下问道。

    “你喝粥吗?”

    李驷看向她,也轻笑了一声,点了点头。

    “喝。”

    白粥没有什么味道,但还是温热的,入口的时候带着一丝暖意,叫人很是舒服。

    白药儿支着脖子靠坐在桌边,显得有些随性和慵懒。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没有说什么话,只是这么静静地看着李驷,也不知道是想着什么。

    李驷倒也并不在意,不紧不慢地,将手中的粥喝了个干净。

    直到见李驷喝完了粥,白药儿才浅笑着说道:“你变了很多。”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江湖的常态,漂泊其中的人总是会因它而改变。

    “你也变了不少。”李驷放下了粥碗,舒展着眉头回答道。

    这是实话,如今的白药儿与当年的白药儿确实已经有了太多的不同,无论是武功还是处事的方式。

    不过他倒是很释然,因为人都是会变的。

    “昨日你逼退那些江湖人的时候,我着实松了口气,我本以为你会冲动行事的。”

    虽然说得的事态紧张,但李驷的神色却好似只是在讲着一件平常的事一般,低头将粥碗放在了床边。

    “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喜欢胡来吗?”白药儿轻噘了一下嘴巴,似乎是有些不满。

    李驷抬起了头来,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然后似笑非笑地说道。

    “没错。”

    “我······”白药儿抬了一下脖子,但随后看着李驷的表情,自己也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她当年是一个什么样子,她自己还是很清楚的。

    “不过。”

    笑完之后,白药儿的语气顿了顿,默默地移开了自己的眼睛,没有再继续看着李驷,而是对着房间的一角轻声问道。

    “你当时,为什么要上来帮我?”

    “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李驷随意地答道,既然他当年认下了白药儿这个朋友,那他就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这样,白药儿的视线微微低下,眼中似乎是闪过了一丝不明的神色。但接着,她又明媚地笑了笑,点头说道。

    “是,我们是朋友。所以以后,你若是再在江湖上惹了麻烦,可以提我的名字。”

    “你的名字有什么用。”李驷倒是丝毫不给面的说道。

    “至少比你的名字有用多了。”白药儿也毫不留情地回敬了一句。

    她可是还记得李驷的名字的作用的,道上偷东西九五折。

    她现在可不需要偷东西,更不需要九五折。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意思,李驷挑着眉头,老神在在地想道。

    哎,不知道节省,再大的家业也早晚败光。(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