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一百九十三章:一条街上三个老鬼,这明州城里还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最近,江湖上出现了两个叫得江湖震动不休的女子。一个是八苦门的门主白药儿,她继承了贺琅的武功,一手剑术出神入化,内气更是深厚得难探究竟。而且她手段也同样强硬,做事雷厉风行,这段时间八苦门在她的带领下,已经有了一些要重新在江湖上立足的势头。

    而另一个,则是明州城的李思思。相传这女子是盗圣李驷的妹妹,比之于前者,她的武功无疑更高,却更擅长拳法。曾以一招名为庐山升龙霸的拳法,将天下第一剑客独孤不复一拳给打晕了过去。虽然对此,大多数的江湖人都认为是独孤不复叫女色迷了心智的原因,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李思思的拳劲确实十分霸道,颇有一番舍我其谁的魄力。以至于一时间,江湖上用拳的高手都纷纷效仿,创出了一系列类似的拳术。

    同时她的轻功也极其迅猛,丝毫不比她的兄长李驷差。两人同样的快,她少了李驷的一分灵动,却多了一分强横,这使得她更加难以阻拦,也更加叫人不想招惹。

    不仅如此,对于李驷的这个妹妹,江湖上是还有一则传闻。传说她生得极美,有倾国倾城,闭月羞花之貌,叫得见过她的人都念念不忘。甚至有人在离开了明州城之后,还连续在好几天的夜里都梦见了她的样子。该是因为难以忘却,这人便把她的样子画了下来,并将之流传到了江湖上。见过那画的江湖人都说,此中面目确实不似凡间人物。于是在一些好事者的推波助澜之下,这李思思被评为江湖第一美人。而那画的价格,更是被炒到了千金之多。

    这使得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路边的画摊上几乎到处都是这幅画的仿品。真迹到底何去何从,再难寻觅,但是江湖人却都因此记住了这李思思的模样。许多的少年多情,也因此而起。

    萧木秋是在半个月后回到风雨楼的,路上的时候,他顺便派人将独孤不复送回了寰青山。听说,独孤不复醒来之后什么也没说,只是没日没夜地练起了剑,是比以往更加没命了一些。但是他到底因何而练,却没人清楚。唯独听人讲,他后来下过一次山,买了一坛酒,然后醉了一场。

    ······

    天气越来越冷了,岁末也越来越近,转眼,是又到了一年的新年。

    这日,千家楼里的客人并不多,只有三三两两的酒客坐在一起,喝着几两温酒,聊着几许闲话。

    酒至兴处,他们的言语也就带上了几分醉意,却又多是苦楚和萧索,话到嘴边,终是欲说还休,紧接着便又尽一杯。

    这显然已经成了最近酒楼里客人常态,不过也是,这段时间,但凡是有个去处的,又有谁会在酒楼里呆着呢。

    还能够待在这里喝酒的,也就只有这些漂泊在外,独在异乡的醉汉了。

    因为很闲,半截仙坐在店门前的一张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悠悠地喝着。

    小曹倚着扫把,仰头看着二楼上的那个洞发呆,到现在她依旧很后悔,那天她为什么没能将眼睛睁得再大一点,好能将独孤不复的模样看得再清楚一些。可惜那天独孤不复飞得实在是太快了,没有留给她太多的时间······

    这时,店门外李驷提着一袋东西跑了进来。新年,他也买了一身新的衣服,那是一件青色的宽衫,平平无奇,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除了脸上半截仙给他画得那到疤痕之外,他是越来越像一个普通的店小二了。

    将手里的袋子随手丢在了桌上,李驷坐了下来,揉着自己的肩膀抱怨着说道。

    “块糖、果子饼、小米、红豆、杏仁、芝麻、红枣,还有爆竹这些我都买回来。我的个天,现在外面的街上实在是挤得不行,摊子边前前后后到处都是人,桥边的老刘头还少找了我两文钱,给他说他还偏说没有,怎么的,我还能骗他不成。跟他讲得嘴皮子都秃噜了,他就是不肯找给我。”

    听着这些,小曹还是站在楼梯边发呆。她正在缅怀她的偶像,这种两文钱动静,还没法转移她的注意力。

    半截仙则是不紧不慢地转过了头来,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李驷问道。

    “你还能被挤到?”

    在他的印象里,就算是满街都是人,那跟李驷也没有什么关系,毕竟这人都是飞过去的。

    “我没用轻功。”甩了他一个白眼,李驷活动着自己的手臂说道。

    这段时间,他已经很少再用自己的武功了,甚至连修炼都已经搁置了下来。毕竟他的内功心法和轻功都已经达到了最高层,怎么看都有一种走到尽头了的感觉,所以暂时也就不想再去管了。

    而且他现在只是一个酒楼里的店小二,总是用轻功飞来飞去的那像个什么模样。

    低调点,也能少惹些事情。

    他如今也已经被自己惹事的能力弄得有些怕了,在家里喝凉水都能成为众矢之的,天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总之,少做些多余的事情,尽量不着招惹那些江湖人,这就是他最后总结出的经验。

    半截仙坐在桌边,上下打量了李驷一眼,最后抿了一口茶水,笑着说道。

    “你还真是变了许多,起码,你不总是笑了。”

    “不总是笑了?”该是也觉得有一些口渴,李驷一边诧异地问着,一边从半截仙的手里抢过了茶壶,同样给自己倒了一碗白水说道。

    “这话什么意思,我笑不好吗?”

    “哼。”半截仙短促沙哑地轻哼了一声,咧着自己的嘴巴,露着那一口黄牙说道。

    “看别人笑倒也还好,但是看你笑,却真不怎么样。不知道你留心过没有,以前你笑的时候,就只是在那笑,但是眼里却什么东西都没有。那表情,啧啧,真是要多古怪有多古怪。”

    听着半截仙的话,李驷默默地倒着水,半响,抬了抬自己的眉头,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只是没有回答。

    这时,半截仙却又突然转移了话题说道。

    “哎,不过你听说了没有,我们隔壁好像要开一家新铺子了。”

    “什么铺子?”李驷大概还没回过神来,放下了手里的茶壶,随口问了一句。

    “布偶铺。”半截仙晃了晃自己的茶碗,侧过了眼睛来看着李驷,平淡地说道。

    而李驷的手,也顿在了那里。

    (本章完)(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