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两百零一章:年
    当官府的捕快们赶到的时候,街上留下的,只有四处散落着的刀剑。因为并没有出现什么伤亡和损失,他们也就没有停留太久,只是同李驷这个当事人简单地了解了一下情况,便收集起了刀剑,出发去追捕那些逃窜的“武士”了。

    临走前,他们中有人看了奇怪老人一眼,但多是被他那特殊的打扮所吸引,也没有多想什么。

    而奇怪老人的铺子里,一个人影此时正躲在柜台的后面,深深地低着自己的眼睛。

    没过多久,官府便发出了已将山贼剿灭的公文。文中说明了,这些山贼多是从一个海外的岛国漂泊而来的流亡人士。本一共二十三人,被官府抓获一十二人,其余的据说是又乘船逃离到了海上,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古怪的山贼一事似乎是就这么解决了,李大婶的那一箩筐衣服也被找了回来。对于明州城这一座偏远的小城来说,这件事就像是一枚石子,被丢进了一潭平静的湖水中一般,掀起了些许波澜,却又很快的平息了下去。

    但是明州城的官府与百姓却怎么也想不到,这件看起来并不算大的事情,却引出了后面的那一件大事。

    “所以,为什么我总是觉得明州城的官府做事要比别人慢上一拍?”这一日的午后,李驷坐在桌边与小曹一起吃着新买的柿饼,该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如此说了一句。

    上次招亲的事是这样,这次山贼的事又是这样,官府的捕快总是要等事情都结束了才能赶来,这又能解决什么事情呢。难不成他们平时巡街的时候,都是坐在哪个角落里偷懒吗。

    “哎,这话不能这么说。”小曹啃一口手里的干柿饼,一边嚼着一边说道。

    “我们城里先前是有一个捕头的,但是因为公务出差这段时间都在外面没能回来,所以城里的捕快现在都散漫了一些。等他回来了就好了,我跟你讲,他这人,帅得一塌糊涂。”

    “哼。”看着小曹花痴的模样,李驷轻哼了一声,自信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再帅能有我帅?”

    小曹侧过了头来,像是认真地上下打量了李驷一遍,然后压着自己的嘴巴,极其诚恳地点了点头说道。

    “嗯,美确实是没你美。”

    “找打!”李驷的脸色一黑,伸手就要去敲小曹的额头。

    哪知这丫头溜得倒快,一把抱起了桌上的柿饼袋子站了起来,略得一声对着李驷吐了一下舌头,然后就转身跑走了。

    “别跑,把我的柿饼还给我!”

    见这人还顺走了自己的柿饼,李驷当即便翻过了桌子捉了上去。

    小贼,偷东西居然偷到你贼祖宗的头上来了。我看你就是饿狗下茅房,找死。

    “掌柜的,李驷打人啦!”小曹一边跑得欢脱,一边高声地叫着。

    叫得张素素也无奈地从楼上走了下来,看着满堂跑的两人叹了口气说道。

    “你们稍微安分一点,别把店里的东西给砸了。”

    不过这几天大过年的,店里也没什么客人,她也就随他们闹了。

    待到走到了堂中,张素素便看向了柜台里的老罗,随口问道。

    “老罗,咱们过年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嗯······”老罗简单地翻看了一下账本,出声说道:“基本都置办地差不多了,到时候我再写两张对联贴到门上就是了。”

    “嗯,还是你办事牢靠。”张素素瞥了一眼尚在店里追打的李驷和小曹,摇了摇自己的头,像是又想起了什么说道。

    “哦对了,到时候你也写一幅对联给对面的奇怪先生吧,再问问他过年要不要来一起过。明天就大年三十了,他一个人过怪可怜的。”

    “哎,我自是省得。”老罗摸着自己的胡子应道,看他那不经心的模样,应该是已经开始琢磨起了对联的内容。

    另一边,小曹自知跑不过李驷,直接就躲到了刚才后院里出来的半截仙的身后。

    “老何,救我一命,我柿饼分你一半。”

    自从知道了李驷就是盗圣之后,半截仙这个大盗的“表哥”同样会些武功的事情也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听说有吃的可以分,半截仙的眼睛当即一亮,也不问是什么状况,直接就应道。

    “成交。”

    说时迟那时快,他的话音才刚落下,李驷的手就已经探到了小曹的面前,眼见着就要将小曹手里的袋子给抢了过去。半截仙却突然抬起了手来,恰到好处地一掌推在了李驷的手腕上。

    “砰!”只听得一声闷响,李驷的身子就被推得偏向了一边。

    可李驷也不是吃素的,一脚踏在了地上,腰身一转,整个人在半空中打了个旋,接着便是一脚踢向了半截仙的胸口。

    “嚯!你是想拆了我这把老骨头不成。”半截仙看着那逼至胸口的一脚,立马摆开了架势,直直地打出了一拳,撞在了李驷的脚心上。

    “砰!”当又是一声闷响。

    李驷的身子如是一张纸片一般倒飞上了半空,然后又缓缓地落下,飘落在了一张桌子上。

    “老何头,这是我她之间的事,你不要管。”

    虽然只是过了两手,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半截仙的武功确实有些出乎了他的预料。

    两人都没有认真,但是两人也都探到了对方的几分虚实。

    眼见这大盗“目露杀机”,半截仙却是不惧不畏,挡在小曹的身前,正气凛然地摊开了一只手掌说道。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江湖道义,我让不开。”

    “好,那就莫怪我下手无情了。”李驷的双目一收,身上的青衫无风自动,该是有股股的内气翻涌,张开了双手便摆出了一个白鹤亮翅的姿势。

    “哼,难道我还怕你不成?”半截仙“冷哼”了一声,运起了内气便将手脚伸展了开来,做了一副恶虎下山之态。

    “好了不要闹了。”这时,张素素是终于忍不住了,在一场江湖情仇大戏就要上演之前,她及时地开口制止道。

    “谁再闹扣半个月工钱。”

    “咳。”桌上的李驷闷咳了一声,赶紧散了内气从桌上跳了下来。

    半截仙也悻悻地缩了缩自己的脖子,拿起了一边的扫把开始扫起了地。

    “小曹你把柿饼给大家分了,真是的,都这么大的人了,几个柿饼还能这么争来夺去的,小荷都比你们懂事。”

    看着张素素提着裙子,絮絮叨叨地又走回了楼上,才刚安分下来的三人转眼就又闹了起来。

    站在柜台里的老罗摇了摇头,继续看起了自己的书。

    古话说的好,事不关己休多管,少吃咸鱼少口干。而且他的牙口也不好了,是吃不了柿饼这种太甜的东西了。

    ······

    千家楼里的众人各自准备着年夜,而同一时间,布偶铺里的两个人,却是静静地对视着。(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