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两百零二章:没有字的标题实在是取不出来
    昏暗的铺子里,无数的人偶被摆放在其中,它们或是静坐在柜子上,又或是静立在角落里,脸上带着各异的神情,保持着无声的沉默。

    而铺子中的两个人,则也像是人偶一样对坐着,不声不响,没有一丝一毫的动作。

    对于和田守来说,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但同时,却也是一个改变了他的人。

    大约在十天前,这个男人打败了他和他所有的部下,并在官兵的围剿中收留了他。

    他为什么要收留他,对此和田守并不知道原因。但是这个男人,那时淡然地对他说了一句话:如果想要以一个武士的方式死去的话,就先成为一个真正的武士吧。

    这句话打破了和田守的死志,因为他确实已经不配再自称是一个武士了,也配不上一个武士的死法。他实在是没有脸面,用这样的一副面目去见他那死去的父亲。

    于是他留了下来,想重新找回他的武士之路。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面前这个能够操控人偶的男人对他提出了一个雇佣。只要他愿意成为他的部下,一个月就可以得到一两银子的工钱。

    整整一两银子!

    和田守已经能够想象到他在这里任命几年,就可以回到和本,风光的迎娶菜子小姐的情景了。

    而从奇怪老人的角度来讲,如今的他怎么说也是在经营着一家铺子,所以确实需要一个帮他打杂的长工。这人需要方便交流,而且需要足够听话。和田守无疑符合了这些条件,所以他就留下的和田守,反正这对于他来说,也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决定而已。

    这段日子,奇怪老人是从头开始教起了和田守唐国的语言,和田守的表现基本还算让他满意,至少大多数的东西不需要让他讲第二次。

    不得不说,这人在语言方面的天赋似乎确实不错。奇怪老人会许多种语言,而唐国的语言在他所认知的语言中也算是比较难的一种了,和田守能够学得这么顺利,也着实省了他不少的力气。

    但是对外,他却还是要求和田守自称他是自学的唐话。而对于和田守的身份,奇怪老人倒是并没有隐瞒的打算,便让和田守直接说,自己是从海外而来的流民就可以了。

    于是在大年三十的这一天,当老罗邀请来了奇怪老人时,李驷等人也就见到了和田守。

    得知了他是奇怪老人招来的长工之后,掌柜的张素素也就没有怎么在意,便连他一起招待了。反正以后都是邻居,总是要处好关系的。

    李驷认出了和田守的模样,微微地愣一下,却也没有道破。他相信奇怪老人有他自己的打算,所以不准备多嘴。

    同样的,和田守也认出了李驷,毕竟这是他用刀砍的第一个无辜之人。对于李驷他抱着很大的歉意,以至于在准备年夜的时候,李驷的活基本都被他抢了过去。

    和田守的唐话说得还不是很好,很多时候都不能完全理解众人的意思,所以在与他沟通的时候还需要配合一些手势。

    当听说了他的来历和准备自学唐话的打算,老罗便让他如果遇到了不懂的地方就来问自己,反正他也想要学一学海外的语言。

    这个年似乎是过得颇为热闹,小曹和小荷在外面张罗着晚上要放的爆竹,老罗铺开笔墨写起了对联,张素素用红色的纸剪着窗花,奇怪老人则是操控着人偶将窗花贴到了窗户上。脏活累活基本都让和田守包了,李驷和半截仙躲到了角落里偷懒。

    郝大有准备着年夜饭,或许是心情不错,他的刀工也比平时显得更加犀利了一些,做出来的菜色顿时就上了不少排面。用他自己话来说,就这些菜,便是放到京城的大酒楼里,那也是排得上号的。

    是真是假众人没去管,总之和田守吃得时候是差点哭了出来,直说自己这辈子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光是这句话便让郝大有将他当做了知己,拍案而起,直呼兄弟。

    点爆竹的时候,和田守被那第一声的炸响吓了一跳,直接就拿起了旁边的一柄扫把挡在了众人的身前。

    众人看着他下意识的反应都沉默了一下,随后就又大笑了起来。

    笑声中,和田守不明所以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可当他看着所有人都在笑的时候,他也不自觉地跟着笑出了声。

    那一天的明州城里,街头巷尾都带着爆竹的声响,很吵闹,使人几乎听不见其他的任何声音。但也是因为这种吵闹,叫人很容易的便能沉入其中,不必再去顾虑平常所顾虑着的东西,可以毫无保留的融入到众人的笑闹里。

    所以,同样也是这一天的人世,少了一分深冬的凉薄,多了一分本就该有的喧嚣。

    长安城的夜空中,又开始绽放起了那种“天火”,自从盗圣将它献给了长安公主之后,这便成为了长安城的一种特殊的庆祝方式。皇宫的楼阁里,一个女子身穿着宫衣,默默地对着窗外张望着。半响该是无果,她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低头苦笑了一下,打开了桌前的一包杏仁糖,取出了一枚放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江湖的风雨之中,一个灰衣女子看着一个倒在了自己身前的江湖人,无声地收起了自己的剑。她侧目看了一眼江南的方向,摸了摸自己腰间的剑柄,又转头走进了更深的风雨里。

    寰青山,那个黑衣剑客还在练着剑,区别是他的身边又多上了一坛酒。

    唐门的唐重对着一个木桩练着飞刀,练着练着,他是叹了口气。少了一个时常闹事的人,这段时间的江湖,是又变得无聊了一些。

    六扇门的严亭之最近在处理着一个大案,忙得根本闲不下来。

    铁慕衣又被他娘拉着说亲去了,江怜儿还在云山避世。

    百花谷里,终于又到了过年的这一天,弟子们将山谷张罗得很热闹,但是花筠君却还是没有参与进去。她只是坐在山谷上的亭子间,拿着一个老旧的香囊看了一会儿,笑了一下,靠在凭栏边,轻轻哼起了一首歌谣。

    “小呀小弟子,出山去出世,师父谨告之,路险有贼子······”

    ······

    唐国的年,给和田守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不止是因为那美味的佳肴,也不止是因为那吓人的爆竹,更多的是因为人们的脸上,那一种由衷的笑容。实话实说,和田守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的人,一起发自内心的欢笑过。

    这真是一个美好的地方不是吗,爆竹声里,和田守是这样想的。他甚至在想,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让菜子小姐也来看一看这一幕。她一定会很开心的吧,如此想着,和田守也默默地笑了起来。

    千家楼中,李驷和半截仙一起闲坐在桌椅旁。

    李驷靠坐在墙边,闭着自己的眼睛。

    半截仙嗑着手里的瓜子,突然看了他一眼,出声问道。

    “你在想什么。”

    “想家······”

    李驷这般淡淡地答了一句,然后,便没有再说一句话。(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