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两百零五章:太过普通,就是特别
    前往官府交完了公文,左良平便先行回了自己的家。他还要整理一下自己的行李,按照职务调度的速度,他在明州城最多应该还能再待一两个月。该带走的他都会带走,毕竟以后,一年估计也就只能回来一两次了。

    不过事实上,当整理了起来的时候左良平才发现,他其实根本没有什么需要带走的东西。爹娘死后,他一直都是一个人住的,去了京城估计也是一个人。桌椅家具那边显然都会准备,父母的灵位也还是放在祖宅的比较好,如果想要祭拜的话,到时候在那边再设一个就是了。如此想来,简单的带上几件换洗的衣服和路上的盘缠,应该也就差不多了。

    大概也就是半个时辰,左良平就已经收拾好了行囊,顺便还把自己的家中又打扫了一遍。坐在有些空荡的堂上,他沉默了一会儿,看了看桌椅,又看了看堂外的院子,良久,神色恍惚地叹了一口气。

    他当是想起了一些什么,但左右无人,自然也无人相问。

    只留得了一声叹息,久久地弥留在堂间,迟迟不去。

    鲜衣怒马披袍红,此去将别此门中。

    腰刀自有千斤重,却忧屋堂百日空。

    ······

    收拾完了屋子,左良平便打算去做他此番回来要做的最后一件事,去祭拜一下他的父母。游子远行前,总是要去告知父母一声的。何况他的父母下葬的也地方不远,就在城外的后山里。

    后山中,当是推开了一片草木,左良平看着眼前的陵墓,缓缓地走到了那两个墓碑的前面。

    他伸出了一只手,搭在了其中的一个墓碑上,半响,轻轻地开口说道。

    “爹,娘,我要进六扇门了。严捕头说,我的底子不错,值得打磨,想要亲自教导我。他人很好,就跟爹说得一样,刚正不阿。以后我可能不能常来了,你们也不用担心我,在外面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等我回来了,我就和你们说说京城有多大······”

    那个下午,左良平说了很多话,该是把他一年想说的话都给说了出来。

    他说他想要去抓盗圣李驷,但是在那之前,他会先好好打磨自己的武功。最多再过两年,他应该就能突破成名高手了,到了那时,他一定能帮严捕头把那李驷给抓回来。然后,他会继续去追捕天下的恶人。他还说他想晚点成婚,一是现在他还没有遇到一个看得对眼的人,二是因为,他不想耽误了人家女子。毕竟他是一个捕快,天天风里来雨里去的,跟着他很难有什么安生的日子过。

    或许是一直说到了斜阳西沉,左良平才离开了后山。

    离开前,他答应了他爹娘最后一件事,明年的这个时候,他还会回来。

    傍晚的明州城,通常都有两副模样,一副是染着金灿余晖的楼阁屋瓦,一副是明暗交替的城中街巷。

    千家楼里,宁采荷半死不活地趴在了桌子边喘着粗气,一边的张素素难免有些心疼地替他揉着肩膀,同时还对着正坐在一旁喝茶的李驷翻了个白眼抱怨道。

    “小驷,你说你也是,练得这么狠做什么,小荷又不是真的要去闯江湖。他要学武功,你就随便教他些简单的不就好了,干嘛这么较真。”

    “唔。”李驷咽下了嘴里的茶,放下了手里的茶碗,无辜地摊了摊自己的手掌说道。

    “我可是和他说了的,学轻功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是他自己要学的,这能怪我吗。”

    “这事确实不能怪驷哥。”趴在桌子上的宁采荷也帮忙说道:“是我求他这么教我的,我怕我笨,随便教我学不会。”

    “那你也不能这么练啊。”张素素责怪地伸手拍了一下他的头:“要是把身子练坏了怎么办,你现在可还是在长身体的时候。”

    “掌柜的,你就放心吧,我下手有分寸。等晚上小荷自己用内气蕴养一下身子就好了,不会留下身上病症的。”看着张素素那担忧的模样,李驷倒是心大地说道。

    对于他来说,这样的锻炼确实也只能算是小打小闹而已。

    哪知听着这话,张素素是又白了他一眼说道:“你有分寸,别以为我没闯过江湖,就不知道你的那些事了。又是偷天火又是盗玉镯的,你能有什么分寸就怪了。”

    不得不说,李驷当年闯下的名头真的很大,即使是张素素这样的闺中女子,也多少听过一些他的事迹。

    但是张素素没有告诉过李驷的是,当年她待嫁闺中的时候,也曾经幻想过有哪天,这个名扬江湖的盗圣会落在自己的窗前。

    毕竟哪个少女没有过一个怀春的年纪,可惜,如今的李驷也算是把她的那点美好的幻想全部打碎了。

    “盗玉镯那是因为我喝醉了和别人打了个赌,偷天火是什么事,我可没做过啊。”

    李驷一边又端起了茶碗,一边给自己开脱着罪名。

    这时,他的身后是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什么偷天火?”

    张素素听到这个声音,向着李驷的身后看了一眼,应当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喜笑颜开地招呼道。

    “哎呀左捕头,你回来啦?”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后院也传来了一声大叫:“左捕头!?”

    接着就只见小曹手忙脚乱地推开门跑了出来,当她看到了那个站在门边的男人时,立刻就傻笑着倚在了楼梯的扶手边,手脚无力地摆手招呼道。

    “你好左捕头,好久不见啊。”

    “是,好久不见。”左良平也笑着对着店里的众人点了点头,然后就把目光落在了依旧背对着他的李驷的身上问道。

    “却不知这位兄弟是?”

    李驷这才端着手里的茶碗转过了身来,与这位叫他闻名了许久的明州城捕头对视了一眼。

    他暗自上下打量了一眼左良平,同样的左良平也在打量着他。

    最终,李驷的目光停留在了左良平腰间的腰牌上,而左良平的目光则是停留在了李驷的手上。

    见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诡异,张素素连忙开口说道。

    “哦,他我们新招的伙计,叫做李四,木子李的李,一二三四的四。”

    “李四。”听着这个名字,左良平看着李驷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

    “这个名字还挺特别。”

    “是吗?”李四扯着自己的嘴巴笑了一下:“我倒是觉得蛮普通的。”(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