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两百一十一章:我,李驷,打钱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便又是两天的时间匆匆过去。

    “滴答,滴答······”

    这日,门外的雨声没个停歇,想是又到了一年的开春的时节。这般常是小雨纷纷的日子里,总是难得一个晴天。

    千家楼的青瓦下滴着雨点,断断续续的“珠帘”之后,是江南朦胧的薄街凉巷,错落屋檐。

    李驷倚靠在门边,有一句没一句地招呼着路过的行人进来坐坐,闲来无事时,他便打量着那远处的江南雨景,默默地出神。

    雨天的客人不多,店里的伙计也是悠闲散漫。

    湿气带着一点凉意弥漫在空气里,让每一个人都打不起精神来。

    这时,千家楼的门里是走出来了一个人,一个穿着紫红色裙装的女人。

    她刚从张素素的房间里走出来,下了楼便来到了门外,想来是打算离开了。

    这段时间,这个女子总是来,每每来的时候,她都红着一副眼眶,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青楼的女子可以这样随意出门的吗,关于这一点,李驷有些不解,于是小曹告诉他,这是因为万花楼的妈妈很好说话,而且待姑娘的态度也好。

    这一次也同往日一样,当女子走到了门边时,李驷就已经看到了她那发红的眼睛,和没有血色的嘴唇。

    她的面色病白,神容憔悴,应该是刚刚哭过,两眼还有些肿胀。

    可能是感觉到了李驷的视线,她在离开前,回头看了李驷一眼。

    同样的,李驷也在用他的那双死鱼眼打量着她。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半响,女子低下了眼睛,轻轻地躬了躬身子,便打开了手里的纸伞,冒着雨离开了。

    “滴答,滴答,滴答······”

    街道里,雨是还在下着,敲打着青石板,敲打着屋瓦,敲打着石阶。偶有一两滴,敲打在李驷的脸颊上,凉凉的,不太好受。

    小曹和半截仙又在抛石儿,上次被李驷骗了一袋瓜子,她是想从半截仙的身上赢回来。

    老罗在教宁采荷认字,每到这种时候,他都教得很认真,大概是想起了些从前的往事吧。

    郝大有给自己蒸了个馒头,坐在角落里啃着,也不知道他吃了这么多,为什么都不会胖。

    店里的众人都显得有些无所事事,直到张素素走出了房来,她的眼眶也有些泛红,想是因为方才那个紫衣女子的关系。

    提着裙子缓步走到了楼下,她是才抹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对着堂里叫道。

    “小驷,还有各位,都过来一下。”

    听到了她的唤声,众人都转过了头,并围坐到了张素素落座的一张长桌边。

    “掌柜的,怎么啦?”小曹看着张素素明显有些神伤的模样,小心地问道。

    “你们知道,子青她最近为什么经常来吗?”张素素用袖口掩着自己的鼻子,轻轻抽泣了一声问道。

    她说的这个子青,自然就是晏子青,那个紫衣女子。

    对此,众人都是摇了摇头。每次这个女子来的时候都不会多说话,只是径直地走进张素素的房间,他们哪知道发生了什么。

    “因为她出阁的时候要到了。”张素素轻声说着,眼睛是又红了一些。

    出阁,通常都是出嫁的意思。但是这世的青楼里,这两字可不是那么好听的。它们代表着的,是卖身的意思。

    晏子青一直是万花楼里的清倌人,卖艺不卖身。但是再怎么样的清倌人,也终归是风尘女子,只要肯花钱,那都是可以买下来的。

    就在前段时间,一个富商用一百两金子将她给买了下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三天后,她就会被打扮好,送到那富商的府上去。

    而只要被送了进去,晏子青应该也就出不来了,从此以后,多半只能被深锁在那府中,供富商玩乐。毕竟她不是妻,甚至不是妾,只是被卖做了一个婢女而已。

    所以,晏子青是来找张素素道别的,以后两人该是很难再见到了。

    听着张素素的讲述,李驷也了解到了一些其他的情况。

    张素素和晏子青两人从小就认识,晏子青比她小了不少,所以她一直把晏子青当作自己的妹妹来看待。可惜两人的身世都不好,张素素后来“克死”家人,而晏子青呢,更是直接被养父卖进了青楼。

    那之后,张素素和晏子青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很多。但是偶尔,张素素还是会去看看晏子青,看她过得好不好。也是因此两人的关系非但没有疏远,反而是更加亲近了不少。

    所以当晏子青说她要出阁了的时候,张素素的心里就像是针扎了一般的难受。

    她让晏子青去求求青楼里的妈妈,可得到的答复却是,除非晏子青也拿一百两金子给自己赎身,否则,那妈妈也没办法。

    一百两金子,张素素自然是拿不出来的,而晏子青当然更加拿不出来。

    于是张素素想到了一个下下策,这也是她叫来众人的原因。

    “小驷。”桌前,张素素内疚地低着眼睛,好久,才对着李驷说道。

    “不然,你想想办法吧。”

    她的意思很浅显,在座的众人也一下子便听了个明白,她是想让李驷用特别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

    李驷的名头众人都是知道的,如果他出手的话,一百两金子,或许真的不是什么问题。

    李驷坐在一旁,苦笑了一下说道。

    “可是,我已经很久没偷了啊。”

    “我知道,但是我不能就这么看着子青······”张素素说着,忽然说不下去了,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将身子抵在了桌子上。

    她的肩膀颤抖着,好像是在哭,却又死死地忍着,没让众人看到。

    她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每一个人都能看得出来。

    她的父母、丈夫,早年都已经离世,如今唯一一个从小到大的玩伴又要被卖进别人的府中做奴婢,这件事对她的打击有多大,不用想也知道。

    默默地看了张素素一会儿,李驷终是微微地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

    “好吧,我想想办法吧。”

    ······

    对于李驷来说,他很少真正意义上地偷东西。多是借去玩两天就会还回去,大多数的时候,还会留下字条。

    无论怎么说,偷东西总归是错的,他明白这一点。所以除非是他真的看不过眼,想要略施小惩的人之外,他很少直接拿走别人的钱财不还。

    包括这一次,他也不想通过的偷的方式来解决。

    毕竟他已经不是一个从前的那个贼,也不该再用贼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所以,他想到了另外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日的雨是还在下着。

    明州城的街上,李驷穿着一身黑衣,举着一把红伞,走进了一家茶楼。

    他知道这里是风雨楼的一个据点,因为萧木秋上次拉着他来过。

    当他走进了茶楼的时候,店里的小二看着他,该是愣了一下,随后,才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走上了前来问道。

    “这位客官,不知道你想要些什么。”

    李驷收起了手里的红纸伞,从怀里掏出了一枚玉佩来,将之放在了一张桌上说道。

    “我,李驷,打钱。”(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