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两百一十七章:李驷永远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惹麻烦
    “差不多了,进去吧。”

    夜里,千家楼的后院。

    李驷用手试了一下面前木桶中药汤的温度,对着一旁的宁采荷说道。

    “好,我知道了。”

    看着木桶里那已然被煮得异常浑浊的药水,宁采荷虽然迟疑了一下,但是出于一直以来对李驷的信任,他还是手脚利索地脱掉了自己的外衣,穿着一条不过膝盖的短裤,蹑手蹑脚地爬了进去。

    半截仙打着哈欠站在一旁,因为男伙计的房间都是两个人住的,所以房间里放不下能用来洗澡的木桶,以至于他们的洗漱基本都是在院子里解决的。小曹就不一样了,她的房间她一个人住,再大些木桶也放得下。

    郝大有坐在角落的柴堆边披着柴,作为一个厨子就连烧火的木柴都得他自己劈,也算是够辛苦的了。

    看着李驷给宁采荷准备的药浴,他扯了一下嘴巴嘀咕道。

    “这东西靠谱吗,闻着就是一怪味儿。”

    “你放心吧。”半截仙靠在一个磨盘旁,又打了个哈欠回应道:“在这方面李驷还是很牢靠的。”

    论对药草药性的把握,李驷在江湖上也算是排的上号了,弄个药浴而已,也不可能害到小荷。

    一泡进药水里,宁采荷就感觉到了一股刺鼻的药味儿,让他忍不住地皱起了自己的眉头。

    但随即,一旁的李驷就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说道。

    “赶紧运功,别浪费了药力。”

    “哦,是。”宁采荷连忙按照心法运转起了内气,紧接着,他就感到了一个温热从他的小腹向着全身蔓延了开来。

    这个温度要比药水的温度高些,但也不至于让人难受,甚至可以说是很舒服,让他有一种全身的穴位都打开了的感觉。而随着他内力的继续运转,这种感觉也越来越明显,隐约之间似乎是还在逐渐加快着他内气的运行。

    他开始感觉到了丝丝的药力正在从他的体外渗入了,将他的全身包裹在其中,而原本积攒在他体内的杂质则是在向外排出着,使得他的内气运行的更加流畅。虽然这个过程很缓慢,但是他确定确实是在进行着。

    李驷站在木桶,感受着小荷体内的变化,点了点头。

    嗯,按照这个速度,最多一年,应该就可以把小荷固化的经脉调整过来了。

    只是这一年的药浴,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

    如此想着,李驷的视线是又若有若无地飘到了半截仙的身上。

    或许是察觉到了什么,半截仙打了一个寒颤,紧了紧自己的衣服,远离了李驷一些。

    “踏。”就在这时,房上是突然传来了一个落足的声音。

    院中的三人目光同时一紧,相互对视一眼。

    郝大有停下了手里的柴刀,半截仙站直了自己的身子,而李驷则是向着房上看了看,半响,对着两人说道。

    “我上去看看,你们看住小荷。”

    郝大有和半截仙同时点了点头,下一刻,李驷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院子了。

    即使是半截仙和郝大有,也没能看清他是怎么消失的。

    柳妈妈本来只是想来看看,那个给了晏子青两百两金子的人,到底个是什么来头。

    要查出那人最后去了哪里似乎并不难,因为对方好像也没有怎么隐瞒,所以她只是简单的查了一下,就查到了千家楼的上面。

    但是眼下,她是才刚来到千家楼,那个院子里的人影就已经少了一个。

    对方去了哪里,她感觉不到,直到她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柳妈妈,这深更半夜的,你来我们这种小地方做什么?”

    几乎是下意识地,柳妈妈转身便踢出了一脚,这脚留了几分力道,但却也有要把对方逼退的李驷。

    “砰!”房顶上的劲风一卷。

    李驷随手抬起了一只手,挡住了柳妈妈踢来的一脚,四散的内气吹鼓着两人衣袍,但是两人都没有后退一步。

    李驷的脚下,两片青瓦碎成了数瓣,可他却依旧温和地笑着,牢牢地站在原地。

    而柳妈妈则是眉头一紧,最终收回了踢在李驷手上的脚步,往后退了半步。

    “哼,我说这小小的明州城里什么时候又出了一个高手,原来是你啊,盗圣李驷。”

    她的这个猜测并不是没有缘由的,刚才李驷落在她身后的时候,直到出声之前她都没有察觉到李驷的存在。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高手之间的胜负,往往就是在毫厘之间,何况是这么大的纰漏。如果方才李驷出手了,她现在可能已经败了三招了。

    当然她也不是没有后手的,只是李驷那神鬼莫测的轻功实在是叫人头痛就是了。

    而这也是她能够猜出李驷身份的原因,这个世上轻功能到达这种地步人并不多,只要做几个简单的排除法就够了。

    而且眼前这人的笑也确实讨人厌,就像是传闻中的一样,一脸贼兮兮的模样。

    “说笑了,我可算不得是什么高手,只是暂时在这里落脚的罢了。”李驷可不知道柳妈妈对他的评价,只是继续笑了笑,站在原地,不紧不慢地放下了挡在身边的手掌说道。

    柳妈妈冷着眼睛又看了李驷一会儿,终是平息了内气,站直了身子说道。

    “怪不得最近的明州城里风雨不定,有你这个祸患在,那就说得通了。”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江湖上有了一种说法,那就是李驷到了那里,祸事就会波及到哪里。因为他在江湖上混迹的那几年,江湖上的风雨就没停过。

    对此,李驷只能无奈的表示,那些江湖人什么时候安分过了,根本就是他们自己闹腾,不要什么事情都怪到他的头上好不好。

    无力地抬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李驷没有在意柳妈妈言语里的讽刺,只是叹了口气继续问道。

    “那柳妈妈你今日来,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无他,不过就是来探探你的身份的而已。如今探也探完了,我也该走了,以后都是邻居,大家好好相处便是。顺便麻烦你给下面的老鬼带一句话,上次在万花楼赊的账,他也该结了。”

    说罢,柳妈妈就露出了一个老鸨该有的笑容,扭着腰从李驷的身边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不过,你可别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了。我们楼里的子青可不是什么善茬儿,你自己,自求多福吧。”

    作为一个几乎算是看着晏子青长大的人,柳妈妈自然知道晏子青的性格是什么样的。这姑娘的控制欲实在是有些太过强烈了一点,正常的男人根本就受不了她。

    柳妈妈本来还想着,那个富商虽然看着肥头大耳的了些,但是为人还算不错,性格温和惧内,背后也没有什么黑钱,对于一个青楼女子来说也算是一个好的归宿了。

    但谁知道最后居然会闹成这样,所以她也不打算多管了,就由着晏子青去吧。

    说完了这些,柳妈妈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运起了轻功便凌空踏去,消失在了夜色里。

    李驷的身边是还残留着些许胭脂水粉的香味,如果不是刚才那位的女子身形实在是太过臃肿,今夜倒也算是撞了一桩艳福。

    半截仙这老鬼,口味当真是挺重的。

    暗自这般想着,李驷纵身跳回了院子里。

    “怎么样,她跟你说了一些什么?”站在一旁的半截仙连忙问道。

    他自然知道那来的人是谁,这么重的胭脂味,他隔着老远就闻出来了。

    “她让你早些把上次赊的账给结了,你可以的啊,逛青楼都能赊账。”

    说着,李驷神情鄙夷地瞥了一眼这个老汉。

    听着这话,坐在柴堆边的郝大有看着半截仙的脸色是也变得诡异了起来。

    “咳咳!”半截仙的那张老脸顿时涨成了通红。

    “这不是上次没有带够钱吗,我都跟她说了下个月一定还上,催得这么急做什么。”

    当真是一点也不给她男人面子,这种事情是能跟外人说的吗。(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