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两百二十四章:众所周知,李驷是一个正派角色
    因为小曹受了惊吓,所以今天去集市上采买东西的事宜就交给了李驷。

    说实话,李驷是本身是不想去的,因为他昨天也没睡好。但是老罗是账房,郝大有又是唯一的厨子,现在店里唯二能方便出门的成年人也就他和半截仙了。而他又欠着半截仙银子,情面上就落了下乘,所以没有多少推脱的余地,李驷便耷拉着眼睛走上了街。

    集市上颇为热闹,人来人往,小贩叫吆。

    刚出摊的王婶见着了走在街上的李驷,便把他唤了过来,送了他一个包子。

    对于李驷这个在千家楼里把红姑娘给顶走了的人,街坊邻里的妇人们还是相当待见的。

    毕竟要不是这个小伙儿,那个狐狸精到现在都还在祸害她们家的男人呢。

    而且她们还听说,那狐狸精不止祸害男人,还祸害女人,只要被看上一眼,就连女人的魂儿都能给勾了去。那哪还得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千年的狐狸修成的精,如此的要命。

    所幸后来叫江湖人一闹,那千家楼的红狐狸也算是走了,来了李四这么个愣头愣脑的小子,看着虽然凶了点,但是性子还算憨厚老实,总比那狐狸精安稳得多。

    于是在这些妇人们的眼里,这明州城的太平,是有李四的一份功劳在的。

    走在街上,咬着嘴里的包子,李驷也不知道自己先前到底是做了什么,使得一直以来,街上的这些妇人们看他的眼神都是笑呵呵的。

    不过有免费的包子吃,倒也不算是一件坏事,他也就懒得多管了。

    一个包子堪堪下肚,李驷舔了舔自己的手指,却突然感觉到了人群里,一个视线似乎正在盯着自己。

    装作未觉地又往前走了两步,那个视线依旧没有离开,李驷这才抬了抬自己的眉头,转身走进了一个小巷里。

    二、三。

    三息之后,左良平也跟着走进了小巷,却见李驷已经站在了那里,将身子靠在墙边,双手环在胸前,用手指有一下没有一下地轻敲着手臂,懒洋洋地出声问道。

    “左捕头,这大白天的你不去官府做事,跟我做什么?”

    “呵。”扯着嘴巴干笑了一下,左良平倒也没有被人发现了正在尾行的尴尬,接着话茬儿继续说道。

    “闹市之上,还能察觉到有人随行,李兄弟你果然不简单。”

    “自幼耳朵比较而已。”李驷不冷不热地答了一句,却也没有多做解释。

    “希望真是如此吧。”左良平意味深长地看了李驷一眼,随后幽幽地叹了口气,将两手抱在身前,开口说道。

    “在下,想请李兄弟帮个忙。”

    帮个忙?

    李驷诧异地看着左良平,半响,他该是笑了一下,站直了自己的身子问道。

    “我能帮你什么?”

    而他的心里则是在想着,这小子怎么和严亭之一个模样,一有事就找贼帮忙,这是六扇门的什么传统吗。

    没能去计较李驷腹诽,左良平低着头接着说道。

    “相信李兄弟昨晚也见过了,这几日的明州城确实出现了一些不明来路的东西。左某惭愧,自知不是那妖物的对手,而李兄弟既然能驱走妖物,想来定有不凡的手段。眼下妖物作乱,左某欲还明州城一个太平,还望李兄弟,能助左某一臂之力。”

    这句话说来简单,但是对于左良平来说,却是很难开口的。

    找李驷帮忙,是他无可奈何的一个决定,自从那晚被打晕了过去后,左良平就很清楚,他远不是那妖物的对手。想要解决此事,他就必须找一个帮衬才行。

    六扇门是来不了的,先前也说了,他现在还不是六扇门的正式捕快。只有真的发生了大事,他才能通过严亭之调来六扇门的人马。而妖怪这个理由,显然是不够的。先不论这事大不大,一个异谈奇说一般的东西,有多少人会信都很难说。

    而明州城里的其他捕快,显然就更没法成为什么助力了。他们多是一些普通人,几个练过武的,也只有三流左右的水平而已。要是带着他们,遇见妖怪的时候左良平恐怕还得先护着他们才行。

    于是思来想去,左良平最终也只想到了李驷这么一个可以帮他的人。

    毕竟在他看来,李驷虽然是一个贼,但起码还是有一些底线的,至少不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在如今这般的形势下,想要对付妖物,临时与李驷联手,是也无不可。

    然而他现在也不能确定,李驷究竟会不会出手相助。

    虽然在他从小到大听过的话本里,李驷与六扇门联手的故事也不是没有,但是话本终归是话本,真正的李驷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性格,左良平也拿捏不准。

    若是他不肯出手,那此番我也只能自己搏一搏了。

    左良平低着头这般想道。

    下一刻,李驷站在左良平的面前说道。

    “所以,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帮你?”

    果然,对于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他也不想多做理会吗?

    左良平这样想着,眼神一黯,不得不承认,他有一些失望。

    他是听着李驷与严亭之的话本长大的,他向往刚正不阿的严亭之,但是同样的,他也不完全否认逍遥自在的李驷。

    他一直都很清楚,话本里面的李驷是做过丑化的,所以他也一直认为,李驷身为一个义贼,和大多数的贼应该都是不同的。

    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想要抓住李驷的理由,李驷和严亭之一样,都是他从儿时起就一直在向往着的目标。

    一个是他想成为的人,一个是他想追捕的人。

    然而现在他却觉得,如果眼前的人真的李驷的话,那他或许也没有那么的不同。

    可能一直以来,都只是他自己多想了而已。

    “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

    没有多做强求,左良平躬了躬身子,沉默着就准备离开。

    但是紧接着,李驷却是突然搭住了他的肩膀说道。

    “倒不如,你将这件事情全权交给我吧。有我在,我保证那些妖物伤不了百姓的一根毫毛。”

    左良平愣了一下,抬起了头来,见到的却是李驷那“正气凛然”的目光。

    “仗剑自当替天行,荡尽乾坤证我心。左捕头,其实我学过一些奇门盾遁术,对付妖魔这般的事情,本就该是我的职责,你只需要安抚好城中的百姓,莫让他们受到妖邪的波及就好。平日里,你为了城中的百姓已经做了太多,此番,就且看我,斩妖除魔便是。”

    说罢,李驷重重地拍了拍左良平的肩膀,一脸正色的向着外面走去。

    巷子外的天光照亮了他的身子,使得他的身上,好似有一股浩气翻涌。

    左良平回过了头来,看着巷子外、天光中的李驷,一时间,目光恍惚。

    他当然不会相信李驷的鬼话,什么奇门遁术,什么斩妖除魔,在他看来,这些都只是李驷的借口而已。

    他知道,李驷只是想要找一个借口,独自一人去面对那些妖邪罢了。

    紧紧地握住了自己腰间的刀,左良平只感觉自己的目中一热,接着,便深深地躬下了身来,两眼通红地对着李驷沉声吼道。

    “左良平,替明州城百姓,谢李前辈大义!”

    “不必了,请回吧。”

    街道上,李驷背对着左良平,淡淡地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走进了人群里。

    离开的时候,他的脸上带着些许若有若无的笑意,似是有几分洒脱,似是有几分决然。

    他知道,奇怪老人的事情。

    妥儿了。(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