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修真小说 > 贼人休走 > 第两百三十六章:独孤不复的心灵冒险
    李驷到底是男是女,自从那日从小城里采买了东西回来之后,独孤不复就一直在思考着这一个问题。

    这使得他每日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就连指导李驷剑术的时候都显得“心不在焉”。

    脑子里想着的,尽是怎么从李驷的身上看出个究竟来。

    要是放在以前,就算李驷的长相再怎么俊美秀气,他也不会有这样的疑问。毕竟在江湖上面貌生得俊似于美的男子有许多,即便李驷在其中也算是极端个例了,但他终归是有喉结的,胸口也算是平的,怎么说也与一个女子扯不上关系。

    但是自从见过李思思的模样之后,独孤不复就再难确定这一件事了。因为李思思是没有喉结的(感谢半截仙吧),而且胸口也有着微微隆起(垫了半截仙特制的东西在里面)。

    无论怎么说,独孤不复都很难相信,那样的一个女子会是一个男子扮成的。

    相反,要说李驷其实是一个女子扮成的,反而更加有说服力一些。

    这也就是独孤不复为什么会这么纠结的原因,他的固有观念已经几乎被完全颠覆了。

    但是他又不可能真的去偷窥李驷来验证心中的想法,因为无论是出于交情,还是出于本心,他都不会去做这种令人不齿的事情。

    那若是直接去问李驷呢,想起李驷提起李思思时那要杀人的眼神,独孤不复最终还是暂且放下了这个念头,他可不想再被人抬着送回寰青山。

    如此,眼下的他也就只能先选择暗中观察了一番再说了。

    观察什么呢,独孤不复简单地思量了一下,大致择出了三个方向:一是观察李驷平日里的行为习惯,二是观察李驷的穿着打扮,三是观察李驷下意识的动作和不自觉露出的神情。

    如果李驷真的是一个女子的话,那么在这三个方面,她就一定会有些许与寻常男子不同的地方。

    这样的观察一连持续了数天,持续到连李驷和术虎女都察觉到了异样。

    ······

    最近的独孤不复很奇怪,李驷和术虎女都是这样觉得的。

    具体奇怪在什么地方呢,细说起来的话,大致是在以下的几点上。

    首先,独孤不复总是在盯着李驷看,无论是在早起洗漱的时候,还是在吃饭的时候,或者是在休息闲聊的时候。等到李驷被看得受不了,问他在看什么时,他就又会匆匆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然后什么都不说。

    其次,就是有事没事的,独孤不复总会待在李驷的身边。便好像是他自己没事做似的,李驷喝茶的时候他在一旁呆着,李驷吃点心的时候他在一旁呆着,李驷修炼内气的时候他还在一旁呆着。直到惹得李驷都恼了,他才会悻悻地离开。

    再者,还有练剑的时候,独孤不复总会有意无意地打量着李驷的身子。这一点李驷倒是没怎么在意,毕竟指导剑术这种事,不在一旁看着也是不可能的。但是术虎女却是警惕异常,因为她发现独孤不复总是在盯着几个地方看,一个是胸口,一个是腰背,一个是大腿。腰背和大腿,你说是要看看李驷用力的技巧也就算了,但是你总是看他胸口做什么,你是用那里使剑的吗?

    术虎女很想揪着独孤不复问问,但是出于几个人关系的考虑,她终归是忍着没有说出口。

    这日,李驷又在练剑,独孤不复站在一旁,指导着他出剑的姿势。

    李驷是看过许多的剑谱没错,但是论用剑,他着实还是一个新手。

    习武以来他摆弄这东西的次数不超过十次,这也使得他出剑收剑的时候,模样总是有些变扭。

    “手再抬高一些。”独孤不复站在李驷的身后,看着李驷用剑的架势开口说道,并伸手抬了一下李驷的手腕。

    入手的感觉有些凉,还有一些嫩滑,这让独孤不复又微微地失神了一下,下意识地瞥了李驷的胸口一眼。

    很平,看起来确实不像是一个女子,难道真的是我多想了吗?

    这样想着,独孤不复再次缓缓地皱起了自己的眉头。

    坐在一旁的术虎女看着这一幕,是终于有些受不了了。只见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站起了身来,面色阴沉地走到了独孤不复的面前,并抬手拿开了他搭在李驷手上的手掌说道。

    “独孤先生,这些基本的东西我来教就行了,你先休息一下吧。”

    “啊,没事······”独孤不复回过了神来,正想说自己还不累。但是下一刻,他就看到了术虎女那阴沉得几乎能够滴出水来的脸色。

    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犹豫了半响,他还是从心地点了点头说道。

    “那就麻烦术虎姑娘了。”

    说罢,他便退到了一旁的院边坐下。

    “怎么了?”李驷不解地看向了术虎女问道:“怎么感觉你突然很生气的样子?”

    “没你的事,好好练剑!”术虎女不客气地回了一句,同时也在心中埋怨李驷就是个呆子,被人占了便宜还不知道防备着一点。

    生生地被吓了一个哆嗦,李驷将剑练得更加卖力了些,他还以为是自己愚钝,才惹得术虎女生气的。

    另一边,坐在屋檐下的独孤不复缓缓地叹了口气。

    他很苦恼,因为经过这几天的观察,他发现李驷无论是行为举止,还是穿着打扮,都与寻常的男子一般无二,甚至还要更加不修边幅,大手大脚一些。显然,这也是为什么他从前从来没有想过李驷可能是个女子的原因。

    虽然他怎么也忘不了李思思的那副模样,但是亦不能否认眼前的事实。

    或许,真的是我多虑了?

    独孤不复如此想着,无奈地摇了摇头,是不打算再想了。

    他觉得这段时间,他的心中是起了太多的杂念,再这样下去恐怕会影响剑道的修行。

    还是早些屏除将此些的好,心无旁骛,方能念头通达。

    想到了这里,独孤不复的心思似乎是也轻松了不少,长长地吐出了一口郁气,一时间着实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种感觉一直维持到了傍晚,当李驷和术虎女练完了剑,重新坐回了院子边的时候。

    “呼!”

    猛地灌了一口凉水,李驷放下了茶碗,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瘫坐在地上拉扯着在自己的衣领说道。

    “这天气,也真是越来越热了。”

    透过被他拉起的衣领,能看到他的胸口上正绑着几圈布条。

    哦,不要误会,这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一些普通的白布而已。

    说及它们的来处,就要说起前段时间李驷和老和尚打得那一架了。

    在给屁股上药的时候,李驷才发现自己的背后也收了伤,那是一条足有一掌长的口子,大概是撞断哪棵树后留下来的。

    于是他就在自己的胸口上缠了几圈白布,便当是包扎了。

    因为口子有些大,所以到现在也还没有好,平时行动的时候,也总是有些不便。

    但是独孤不复哪知道这事,他听着李驷的抱怨,淡淡地向着李驷看了一眼。

    然后,他便看到了那几圈布条。

    天见可怜,谁知道独孤不复在这一瞬间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心灵冲击。

    只见他的眼睛顿时就睁大了一圈,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思,也直接又乱成了一团。

    那,那是什么?

    他呆呆地看着李驷用手拉着领口,眼角接连着跳了三下。

    裹,裹布?( 贼人休走 http://www.xiashu7.com/4_4875/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